海外麻辣反共的殺傷力
 
趙靜芝
 
2009-10-11
 
【人民報消息】麻辣兩個詞現在的用途很寬泛,其原意是麻木辣燙,現在指戲謔俏皮不正經,麻辣博客、麻辣政客、麻辣明星,最近大陸還出了個麻辣老師,令本來十分嚴肅的職業和領域搞得充滿二人轉的味道。如果深入研究,你會發現大凡沾上麻辣的都是行為處事的表面目的性和最終實際效果大相徑庭的,人們在這種劇烈的反差這中, 或若有所思,或大呼小叫,或裝瘋賣傻,或忍俊不禁。

海外的麻辣反共其實已經進行了經年,只是沒有好好對他們進行盤點,他們以 擁共面目出現,但無時無刻不在做著埋葬共產黨的勾當,他們其實和海外民運等組織所幹的差不多,只是殊途同歸,對於結果不好意思當面承認罷了。如果細細琢磨,我們會發現,這些人比民運分子更加具有殺傷力,他們極有可能是徹底拉倒中共的最後一根稻草,我們從20年前東歐的劇變以及若干年前薩達姆的倒臺就會發現,麻辣反共的這撥人是最會在關鍵時刻出賣主子的,他們比旗幟鮮明和中共當權 者作對的人要陰險百倍。
 
海外的麻辣反共團體這幾年發展比較迅速,據說得益於大陸的快速盛世和立即崛起。其中首當其沖的是紅派,又稱捧殺派。這夥人是麻辣反共的中間力量,大約由三類人群組成。一是中資機構和大陸派出組織,這個不奇怪,吃誰的飯為誰吆喝,天經地義,沒有一點黨叫幹啥就幹啥的思想,還能到海外來混嗎?第二類是和中共有利益關係或者企圖在其口袋裏撈點銀子的人,這些人數目不小,個個屁顛屁顛,生怕有個閃失把皮夾子丟了。其實,有的人最終也沒撈到什麼,但這個過程就很刺激。第三類是海外的親共中文媒體,這幾年大陸中央政府為了打造海外的CNN,已經把大大小小的中文“嘴巴”蠶食得差不多了。紅派的特點是逢共必擁,逢中必拍,往死裏捧,往死裏吹,明明知道這樣屬於見死不救,但為了利益義無反顧,這夥人是所有麻辣反共中最有衝擊力的,因為他們的勇往直前,加速了中共整個體系的功能性衰退,他們是為了利益不顧中共死活的一批猛將。
  
其次是瞎派,又稱忽悠派。這批人以老僑社的一些公公婆婆和被中共洗腦後不能恢復正常思維的叔叔伯伯外加對中國當代史渾然不知的大姑娘小伙子為主,這批人的瞎,主要是瞎子摸象,跟著別人起哄,自己沒有什麼主見,認認真真在做著對中共並沒有什麼利的事情。比如達賴喇嘛來訪,這些人就自掏腰包在報紙上登廣告,與“黨中央保持一致”。比如大陸的反分裂法頒布多少周年,這些人又紮堆來表一番態。這些人中有不少還是孫中山的信徒,有的也是八九六四的參與者,但物是人非,如今在海外越呆越糊塗,以至於已經放棄做中共的諍友,一心一意甘做酒肉朋友了。不少人把每年是否獲邀請前往中領館吃國慶大餐當作衡量自己是否依舊愛黨愛國的標準。說老實話,這夥人就是有點愚忠,以致變成大忽悠,把中共忽悠得自我感覺良好,最終徹底麻痹了自己,自認為為中共好,其實是在中共通往崩盤的路上加了點速度。
  
第三類是行動派,這批麻辣反共分子由老年和青年組成,他們對黨文化進行了集體操練,在海外上演“窩裏鬥”、“排他戰”,而且曠日持久,不獲全勝絕不收兵。這些華人人數不多,但組織能力強,能誘人上當受騙。什麼反藏獨、反妖魔化遊行,什麼反對這個批判那個,都是他們幹的。這些人一般原來都在大陸的機關單位混過,老的,搞“階級鬥爭”都很內行,小的,罵街撒野憤青抓狂是強項,他們打著“愛國”旗號招搖過市,讓主流社會掩鼻而過,他們自以為是“為真理而戰”,其實就是給奄奄一息的共產專制體制踢腳,正是他們出位的表現,才使得人們看清楚“黨文化”對中國人的傷害有多深。
  
第四類是恐懼派。這在海外華人中非常普遍,主要表現是,動輒就自己嚇唬自己,好像做了什麼大逆不道的事情,立馬就上了中共的“黑名單”,然後親人無法相見,情人無法相擁。有的時候,參加了一個會,見了一個人,吃了一頓餐,因為話題或者人物敏感,於是天天疑神疑鬼,搞得魂不守舍,終日慌慌張張。更有甚者,把這種恐懼的感覺到處傳播,令人覺得中共的密探特務線人無所不在。這夥人如此這般的表演,讓人覺得中共極其下三濫,管天管地還管加拿大僑民吃頓飯,不讓賣菜刀不讓放風箏還不讓溫哥華移民開個會。我們也知道恐懼派如此恐懼也不是空穴來風,但四處渲染,就會激起更多人對中共流氓行徑的反感,到頭來恐懼派成了反共的最佳宣傳員,這個結果是始料未及的。
  
海外麻辣反共與民運等組織反共形成了一個麻辣組合,裏外呼應,左右合圍,想必中共也看出了其中的貓膩,如果這樣,對不少人來說真是晴天霹靂。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