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英小吻高部長屁股 老江大拍李主席馬屁(圖)
 
撣塵
 
2009-1-9
 



江澤民奴顏婢膝。

【人民報消息】最近網上有一篇文章講,零四年的時候,山東有線臺王英為了慶祝自己當上臺長宴請眾官員。其中,省委宣傳部高部長是大功臣。席間,酒喝到酣處。有人提議,誰能讓高部長喝一滿杯?這時高部長已經喝多了。對眾人的提議加以拒絕。此時此刻,王英提議說,如果你喝了這杯酒,我就當眾親你的屁股。高部長興奮了,舉杯一飲而盡。高部長站起來,把褲子脫了。王英毫不猶豫地在大屁股上親了一口。

看罷此文,我想起了我的一個朋友。年青時一喝酒臉就紅,喝不了幾杯就自己歪到旁邊涼快去了。幾年不見,再見時,此君在酒場上竟能舉杯豪飲,顧盼自若。更令我驚訝的是,有一次陪一個什麼書記吃飯,這位書記年齡稍長,不茍言笑,酒場上的氣氛因他的情緒而起伏。酒飲到後期,看看給領導敬酒都敬的差不多了,我這個朋友站起來,端著一杯酒來到這個書記面前,說了聲:叔,孩子最後敬你一杯酒。說著跪了下去。

我簡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他竟能做出這種舉動來。幾年不見,書生氣不見了,可是那份純真也被這世故的一跪代替了。真想不到在權力場的遊戲中,人竟能將自己奴化到這種地步。他這一跪,使我明白了一個道理,中共官場上只有錢和人是不夠的,有時,還真得把自己矮化。在當今的官場,主子面前心甘情願的一跪,表現出的是對主子的無限忠誠。主子有時所要的可不僅僅是金錢,他要的是自己提拔起來的人能全心全意的為自己所用。

我這位朋友官場上也沒有什麼後臺,更沒有多少錢。幾年功夫,竟能在官場上步步高升,可見他這跪的功夫有多深。

前幾天又見了一面,他是在眾人簇擁下走進來的。當然,中間的位置是留給他的,他也毫不避讓的中間坐定。那種倨傲,那種不可一世和頤指氣使,使我對中共官員的認識有了一個更為透徹的認識:這種一路跪上來的人民的公僕,其奴性已經完全代替了他的人格,能在主子面前畢恭畢敬、隨便認人為父的人,一旦地位轉換,做了主子,就必然表現出奴性的另一面:趾高氣揚和自以為是。

相反的推斷也絕對的成立:越是自命不凡、唯我獨尊,其奴性也就越大,表現出來的暴虐也就更加不加隱諱。

我這個認識是有佐證的。大家想想,林嘉祥為什麼說出“你們算個屁呀,看我怎麼收拾你們”的話呢?我敢肯定,林嘉祥之所以能升到“我是北京交通部派來的,級別和你們市長一樣高”的高位,背地裏不知跪過多少次呢?要不他就不是這副德行了。

其實有的時候,想跪還夠不上級別呢。在我們這流傳很廣的一個真事,市委書記的母親死了,殯了老娘後市委書記面向墳頭跪下磕頭,當然還要說上一些思念老娘讓老娘好好的享福之類的話。他站起來了,一邊站定,跟去的縣委書記們一個個的挨個跪下磕頭,都是開口稱“娘”,悲憫之情和祝娘平安的話一點也不比市委書記說的差,單從語言上你還真分辨不出哪個才是真兒子呢。

再看網上的這篇文章,我猛的意識到,中共官場上普遍存在的這種奴性,早已內化為中共官場上的一條潛規則。《江澤民其人》中對江在這方面的奴性與奴態更是作了充分的描述:

“江澤民明白了,原來不是李先念的小老婆過生日就是小兒子過生日。江澤民當然知道這份禮非送不可,誰都知道“枕邊風”最硬,尤其是“偏門風”更硬。江澤民是為了胡耀邦那事來的,沒想到又出了這麼件事,他壓住自己的懊惱情緒,邊吃飯邊小心翼翼的打探李先念對胡耀邦的看法,當他聽明白李的態度後,馬上態度誠懇的表示李老的話使自己終生受益,自己堅決按照李老的指示辦。李先念大悅。飯後江澤民不敢久留,因為還有一件天大的事沒有辦。

當司機送江回家後,問他還有什麼事情可辦,江說沒有了,讓他回家。望著車子漸遠,江料定司機不會再看到他,連家門也沒進,立即偷偷出去買了一個大蛋糕。雖然天色不早,江還是毫不猶豫,未帶任何人,自己坐計程車再次去賓館。這時李先念正在接見別人,警衛看見江又來了,好心叫他進去,江搖搖頭,恭立在門口。他不怕別的,怕的是別人也知道,也模仿他這樣做,那風頭就不能獨攬。不巧的是那天天氣寒冷還飄著雪花,而江澤民歷來車接車送,第一次去只穿了一件薄大衣,而第二次沒想到會在外面站那麼久,所以凍得哆哆嗦嗦。警衛看江的大衣上雪花越落越厚,多次叫他進去,江只是笑笑一言不發。江澤民知道披著厚厚積雪去見李先念和他的小妾更會增加對自己的好感。手提著蛋糕的江站了整整四個小時,被接見的人還是沒走,江後來在警衛的多次勸說下,只好把蛋糕留下,失望地回去了。

不知又過了多久,那個人終於走了,警衛把蛋糕送進去並說江在外面站了數小時之久,雪花覆蓋了外衣。李先念一時感動得不行,連聲說:“小江不錯,現在這種人很少啦!”

這一次付出讓江澤民在六四前夕得到了最大的回報,替代趙紫陽成為中共中央總書記。”(《江澤民其人》)

說王英一婦多夫,借眾“夫”爬上高位,江澤民一路攀升中,隨他升起來的女人或男人也都權傾一方。其實看遍中共官場,無論是以跪起家的,和以獻身為手段的,遵循的是同一個規則,即奴性規則。靠這種奴性形成的中共官僚集團,在百姓面前就必然是一個窮兇極惡、作威作福、巧取豪奪、官官相護的黑勢力!

江澤民以上海市委書記之尊為了討好李先念的一個小妾而拿起“小架”,可謂曠古未聞,王英以肉體行賄多個官員也可以稱得上是舉世罕有。他們這種獻身精神,是連自己的靈魂一併獻上去的。有一點人格尊嚴的人都知道,他們這種“奉獻”掩蓋著一個最大的私,就是盡可能多的獲取中共的特權,因為中共特權是古今中外最實惠的權力,有了它就有了一切。在中共官場喪失人格和人性的多少,在一定成度上是與官位的高低成正比的

江澤民對法輪功的虐殺與林嘉祥猥褻了女童還口出狂言“你們算個屁呀”的心態完全一致。別看他們在人民面前妄自尊大,飛揚跋扈、耀武揚威,其實是一幫十足的奴才。只有得勢的奴才,才有這種毫無修飾的狂妄表現。

在主子面前做奴才時的表現,用我們老百姓的話說,大家稱之為“裝孫子”,很形象,也很深刻。可是當孫子成了官老爺的時候,他是把他之下的人都當成孫子的。

沒有把主子當成爺爺、把人民當成孫子的變態,要想在中共的官場上混上去,難啊。那麼,中國人啊,你需要這樣的老爺嗎?你需要讓中共把你當作孫子嗎?

其實,中國人在中共的眼中是連孫子都不如啊……


***************************************************************

2009神韻全球巡演時間表及購票信息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