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楊愛倫醜聞:競選違法商業欺詐道德淪喪(多圖)
 
2008-7-25
 


楊愛倫5月26日在法拉盛圖書館旁凱辛那大道,法拉盛事件現場。(大紀元圖片)

【人民報消息】紐約州眾議員楊愛倫、紐約市議員劉醇逸公然以中共代理人的姿態跳出來,袒護在法拉盛事件中被紐約警察逮捕、起訴的中共幫兇和打手。人們不禁好奇:劉、楊到底是什麼樣的人而能夠被中共相中?

大紀元記者辛菲7月25日報導,紐約州眾議員楊愛倫、紐約市議員劉醇逸被中共收買作中共幫兇曝光後,大紀元接到更多關於這兩個人在社區違法、作惡的民眾舉報材料。根據民眾的舉報,大紀元記者近幾日走訪了法拉盛各界居民,包括紐約政要、前市議員、資深媒體人士、社區活躍人士、商家客戶、巴士公司、被楊愛倫欺詐打壓的受害者,以及熟識楊愛倫20多年的知情人士等。

經過不同渠道查證,獲知楊愛倫20多年來惡行累累、劣跡斑斑。其中包括選舉舞弊、強索捐款、商業詐騙、打擊報復、分裂社區、生活放蕩等等。這些指控包括受害者親身的受害經歷和經年累月采證得來的證據,並且一些證據都以公證過的受害人真實姓名提交給了皇后區檢察院等部門以及紐約市議員等政要。而楊愛倫在這些事件中,很多是發生在她做劉醇逸辦公室的社區主任之時,直接或間接得到劉的開脫、包庇、保護、甚至同謀。

被民眾舉報的此二人,特別是楊的惡行中,很多是早先被媒體曝光的。在過去的這些年中,也有很多受害者狀告楊愛倫。人們不禁要問:如此令人髮指的罪行、如此確鑿的證據之下,為何楊愛倫至今未被繩之以法?用當地民眾的話說,“除了她的狡辯和抵賴、打壓和報復外,就是因為知情人沒有聯合、把零的材料匯總整理;另外就是中共在背後為了栽培這兩個代言人,不惜血本收買相關人士,楊逍遙法外,受害民眾沉冤未雪。”

鑒於眾所周知的原因,大紀元在目前不公開這些舉報人和查證人,他們表示手中有確鑿證據,必要時,他們都願意面對調查人員並出席法庭作證。



《世界日報》2006年5月23日刊登的“參選人簡介”。

學歷造假

據不同渠道證實,楊愛倫在學歷上作假。《世界日報》2006年5月23日刊登的“參選人簡介”中,明列楊愛倫的學歷是“臺北德明管理學院副學士”,這顯然是楊本人提供的。據知情人披露,其實當年楊愛倫就讀和畢業時,所在的“德明行政專科學校”只不過是“職高”(職業高中)或“中專”,根本沒有資格頒發任何學位。楊愛倫畢業以後很長一段時間,該校才升格為“大專”。

有法拉盛居民向大紀元記者舉報,楊愛倫在年紀輕輕時就不學無術,是個臭名昭著的“小太妹”,經常胡作非為,高中都考不上,只上了個中專。

一位與楊愛倫認識20多年的社區活躍人士明確的向記者表示,“楊愛倫不是大學學位”。

大紀元記者向德明查證,教務處工作人員表示,該校成立於1962年,當時名叫“德明行政專科學校”。該校在1974年改名為“德明商業專科學校”、 1990年改為“德明管理技術學院”、2007年改為“德明財經科技大學”。教務處職員介紹,只有“技術學院”和“科技大學”才能授予學士學位,在此之前沒有學位,只有英文叫做“Diploma”的畢業證。

這位職員還介紹,在1990年以前,專科有“二專”和“五專”之分,“二專”是高中畢業後考取,上兩年學;“五專”是初中畢業後考取,上五年學。“二專”和“五專”都沒有學歷。而且“副學士”這個名稱是最近兩年才有的學歷,在楊愛倫的時候根本沒有此稱號。

這位職員還說,楊愛倫是屬於“五專”的,學的是保險,至於後來還當了議員,大概是後來“努力”的結果吧。

不過法拉盛居民表示,州議會是嚴肅的立法機構,楊愛倫這樣一個沒有學歷、而且劣跡斑斑的人,卻在劉醇逸等的支持下當了州議員,是天大的笑話,也是對美國立法機構的侮辱。

2006年競選、初選中的種種違法作弊事件

許多當地居民說,把楊愛倫這樣的人選入州議會,是對華人社區的侮辱,對華人參政熱情的打擊,對民主的褻瀆,也會讓民主黨丟臉。一位來自臺灣的社區名人曾表示,“大部份臺灣人知道楊是個壞女人,所以都不選她;倒是大陸同胞對她不知底細,才選她。”

據悉,楊愛倫在初選中通過橫征暴斂比她主要的競選對手多花了4、5倍的競選費用,她的人馬幾乎控制了22選區所有的投票站,曼哈頓中國城的大陸社團還時不時跑到法拉盛來為她搖旗吶喊;然而她只不過比她的主要競選對手多贏了區區71張票,而且這是她和她的人馬在選舉當日搞了一系列違法作弊的事情後才得到的“戰績”。

據知情者透露,楊愛倫在初選日大約一週前,就把預定在22選區幾乎所有選舉站工作的其他兩位侯選人指派的工作人員統統掃地出門,全部換上了自己的人馬。這破壞了選舉的制衡機制,為楊愛倫及其人馬以各種手段操控整個初選過程打開了方便之門。

有居民見證,在9月12日初選日當天的上午,楊愛倫曾多次跟隨投票人進入20小學投票站大門前嚴禁拉票的區域,手拿侯選人在選舉機上所在位置的示意表和競選資料,對投票人鼓動說:“我叫楊愛倫,我的名字是在這個位置上,請投我一票”。州選舉規則明令嚴禁在投票站入口處方圓100英尺的範圍內以及投票站中進行拉票和競選活動,也都在顯眼處掛著警示標誌。而楊愛倫卻明知故犯。

當地一家中文電視臺在報導初選日情況的新聞節目中,有這樣的清晰畫面:堅定支持楊愛倫的市議員劉醇逸手中高舉著競選資料,口中喊著:“請大家選楊愛倫!”他的面前是幾位老年男女選民,而他的身後就是某投票站的大門。這同樣是嚴重違規的,很快就有一些觀眾提出了質疑。

有選民指證,楊愛倫本人曾隨選民進入投票亭“幫助選民投票”。候選人嚴禁進入投票站,更不用說進入投票亭了。這更是明目張膽的違規行為。

據當地一份英文報刊報導,一些投票站的翻譯違反了只能提供客觀公正的翻譯功能、不能介入投票的規定,鼓動選民投楊愛倫的票,甚至陪同選民進入投票亭自行操作起投票機來。而這些翻譯都是楊愛倫團隊安排的。

幾位選民親眼目睹,在138中學投票站,楊愛倫的選工故意阻止本來符合規定、但卻是支持其他候選人的選民在投票機上投票,誘導他們改用填寫“紙票”的方式投票。這種無理要求嚇走了一些不想投票給楊愛倫的選民,也是嚴重違反投票站工作人員職責的行為。

還有一些指證揭露,有些老年選民遭受到了楊愛倫團隊的騷擾、威脅甚至恐嚇;楊愛倫的選工明明知道投票機已經壞了,卻還讓支持其他候選人的選民繼續在投票機上投票,從而剝奪了他們的合法投票權;楊愛倫的選工拒絕依規定向其他候選人的監票員提供有關投票的情況……種種違法違規事例五花八門,不一而足。

選後經查實,有300多張“紙票”因漏填生日或黨派等技術性問題而被選舉局判為廢票。2006年的官方《選舉工作手冊》在第46頁上明文規定:選工的責任是在紙票投票的整個過程中協助選民準確、完整地填寫選票,保證紙票得以被統計在內,從而確保投票人的選舉權利能夠得到完全的保護和履行。民眾懷疑,如此眾多廢紙票的出現是楊愛倫選工的故意作為。

知情人士指出,初選當日如此眾多而廣泛的違法違規現象,使22選區成為皇后區最為烏煙瘴氣而聲名狼籍的選區。這一切都與楊愛倫及其團隊控制了22選區幾乎所有的選舉站是密不可分的。

當地居民指出,如果沒有違法違規行為,楊愛倫可能根本贏不了初選。選民們責問:楊愛倫已經參加過多次競選和選舉了,顯然對選舉法規已了若指掌,但她卻敢明目張膽、肆無忌憚地任意違反,說明她傲慢到了不把法律法規放在眼裡的地步。

記者在社區向一位知悉楊愛倫內幕的資深媒體人士求證楊的違法行為,這位人士沒有否認這些舉報的情況,並對記者獲悉如此多的內幕表示震驚,她並半開玩笑地說,“你們像是情報局的”。

與此同時,資深媒體人士還極力撇清與楊愛倫的關係。她對記者表示,她和楊來往並不多,一些事情也都是聽說的。“我很少跟她接觸,沒有什麼關係,我自己做自己的事,我做的事情都跟她沒什麼關係。”

她還說,“政治這東西就是骯髒的,複雜的,不擇手段。我很單純的,對政治一點興趣都沒有,我都不參與這些事情。”

非法獻金和強索捐款

美國法律規定,只有美國公民和綠卡持有人及其在美國註冊的機構才可以為候選人進行政治捐款,否則為非法獻金。而且,捐款應出於自願,量力而為,不得強索硬派。

經查實,楊愛倫所提供的捐款人名單中,有不少人的姓名和(或)地址是假的,也根本查不到他們申請過和得到過公民或綠卡身份的證據,這些“幽靈捐款”很可能是境內不夠資格者和國外來源的捐款。楊愛倫以前曾接受過境外政治團體的現金捐贈。有跡象表明,這些大宗捐款中,也有從國外流入的。這些都屬於非法政治獻金。

《紐約社區報》在其2006年7月22日的報導中寫道:“楊愛倫因有劉醇逸辦公室的資源,凡是曾經向劉醇逸尋求協助的,在劉醇逸辦公市留有記錄的民眾,都是楊愛倫寫信或電話籌款的對象。社區知名人士和社團負責人,更是楊愛倫籌款的對象,並且要求最高額的3,400元上限。除了請他們個人贊助外,還會要求部份人士的公司甚至配偶也捐助”。楊愛倫不是讓人自願捐款,而是主動出擊,索要捐贈,這顯然是違規的。

法拉盛的一些商家抱怨連連,說楊愛倫及其團隊的人軟磨硬泡,非要讓他們捐到$3,400的上限不可,不達目的不罷休,他們只好忍痛放血。一位捐款人指證,楊愛倫當場撕開信封看到支票後就說:“才$1,000啊?不行,不行,太少了。還是捐$3,400吧”。直磨得他不得不按她的要求做。

初選後不久,楊愛倫的積極支持者在媒體上不無感慨地說:“大家是不知道競選中的辛苦,有時候為了一張捐款支票,我跑了六次才拿到”。居民表示,常言道:“事不過三”,可見捐款人士多麼不情願。難怪有人抱怨,給楊愛倫捐款就好像被黑社會強徵保護費一樣。

對支持對手的個人和商家威脅恐嚇、打擊報復

來自法拉盛居民的事證表明,楊愛倫對敢於公開支持其他候選人以及未按最高限額給她捐款的商家和個人進行過威脅,或以隱晦的手法打擊報復。比如,通過她能施加影響的單位無端給商家連續開罰單,她本人或假他人打匿名電話或寫匿名信進行威脅,甚至想斷人家的財路等等,不一而足。

有當地居民披露,楊愛倫曾指使人把支持競選對手的一家飯店砸了。一家當地商家工作人員對記者也披露說,楊愛倫曾經對不支持她的商家進行打擊報復,砸人家店裡的玻璃。

這位工作人員還說,“我們是商人,好壞人都賣給他東西,但是好人我們會去幫他,壞人就不理,給他賣了東西就打發走了。一些事就是知道也不能在店裏公開說,說不定啥時候你店的玻璃就被人砸了。”

大紀元記者了解到,當年楊愛倫在劉醇逸的支持下、利用種種舞弊行為不擇手段地當選成為州議員時,令當地知悉楊根底的人震驚。

一位來自臺灣的移民表示,這種貨色怎麼能當選州議員呢?她表示,根本就沒想到這樣惡劣的人會當選,所以當初就沒站出來說話;要知道是這樣的結果,一定早就出來揭露她了,真後悔!

在華人社區中搞分裂 製造族群對立

據知情人士透露,一次在109分局的警民聯席會議上,楊愛倫在說“臺灣和香港實行的是民主和法治,中國沒有民主法治”之後,大放厥詞地說:“所以華人社區裡的違法犯罪事件都是來自中國的移民幹的。”

居民指出,當時楊愛倫是劉醇逸辦公室工作人員,卻如此不負責任,信口雌黃。這是在華人社區中搞分裂,製造族群對立。

很多媒體都報導,2004年9月6日,在法拉盛郵局前為郭登琪競選造勢的活動中,楊愛倫向在場觀眾大喊:“這是美國,不懂英文就回去!”時至今日,她從未認錯道歉過,而且她還把自己的錯誤嫁禍於白人瑪莎,事後楊愛倫還跑到一家中文報社大發雷霆,無端指責如實詳細報導該事件的記者。



《僑報》2004年9月13日“紐約社區動態”欄目。

《僑報》在2004年9月13日“紐約社區動態”欄目中,刊登了一位名為“余音”的讀者於同月9日寫的信件。信中描述了該名讀者親眼見到這一幕的情景。

信中披露說,當郭登琪講話時,有一華裔男士提出不懂英語,讓他講中文。同時有人問道,郭不會中文,怎麼當華人的代言人。劉醇逸的辦公室主任楊愛倫立即用英文高聲喊道:“This is in America. If you don't know English, go back!(這是美國,不懂英文就回去!)”緊接著又喊了一句:“Go back!”。

讀者說,楊愛倫“Go back!”的喊話究竟是什麼意思,在場華人的智力完全能理解,他們也沒有理解錯。楊愛倫的無理、傲慢惹怒了在場的人,頓時群情激昂,眾人群起而攻之。劉醇逸眼看著無法控制場面,手搭上楊愛倫的肩膀,護送著她急忙離開了現場。本來劉醇逸是為郭登琪造勢的,這時也顧不上郭登琪,與自己的愛將先走了。

事後劉醇逸郭登祺團隊掩蓋和狡辯地宣稱“Go back!”的話不是楊愛倫講的。劉醇逸甚至說,“即使”有人說過“Go back!”的話,全意也應為“Go back to your headquarters”即“回到自己的陣營中去”。

該讀者還說,“後來我把當時的情況跟一些美國同事講了以後,不管是白人、黑人、還是拉丁人,反應居然是一致的:‘Go back!’在那種語境下是很強烈的侮辱性和種族歧視性的指責,他們解讀不出別的意思來。”

這名讀者還指出,“在場的華人多數心裏都很清楚,楊愛倫的氣、火和惡意主要是針對這些年來的新移民的。真是不知道當時在那站臺的大陸僑團的領導人們聽了楊的喊話後有何感想。開句玩笑,套用大陸的一句老話:在大是大非的問題上,可不能迷失方向,講錯話,站錯隊。”

《明報》2004年9月7日對此事也做了相關報導,題目為“‘Go back’!回哪裏去?--郭登琪、孟廣瑞法拉盛競選造勢引發種族紛爭”。

用虛假的生意項目搞商業欺詐和勒索

據不同渠道的消息以及早期媒體的報導,楊愛倫夥同其前夫於八十年代後期至九十年代初詐騙了至少八位、甚至多達十幾位早期臺灣移民的大筆橫財,他們專挑那些有些錢財又急於解決長期身份的人作為自己的獵取對象。楊愛倫利用其在律師事務所當助理的便利,以承辦移民申請的空頭支票誘騙一些有相當實力的申請人把錢投到她前夫的虛假項目上;或者其前夫用吸引人的項目作為誘餌,把釣上來的人再介紹給楊愛倫以投資辦身份來騙取錢財。被他們以這些辦法行騙的受害者中,有些人既失去了錢財又沒辦成身份,只好含憤返回臺灣。

一位莊先生於1985年7月被楊愛倫夫婦以買店辦綠卡騙走了$50,000。此後在所謂“等待批准”期間,楊愛倫又以各種藉口多次找莊夫婦“借”錢,$3,000、$5,000的,先後不下$10,000,這些錢她從未歸還過。買店之事根本就是莫須有,楊愛倫也未按承諾幫莊先生辦成綠卡。莊先生發現上當受騙後,曾多次找楊愛倫夫婦要求還錢未果。他不得不另找律師,順利辦到了綠卡。

1996年莊先生和其他苦主組織了債權人聯盟,狀告楊愛倫夫婦欺詐。據悉法院曾做出裁決:$50,000須退還莊夫婦並外加利息。楊愛倫前夫因涉另案而逃走,楊愛倫則以他們已經離婚、廢支票乃她前夫簽名、她本人並未參與欺詐等為由拒不執行裁決。實際上,事發當時楊愛倫與其前夫是法律上的正式夫妻,她至少應承擔連帶的法律責任。而且他們是密切合作的“夫妻檔”,楊直接參與了整個的欺詐過程。

另一受害人紀太太1985年在辦身份時認識了在某律師樓工作的楊愛倫,楊又以投資其前夫的在建公寓樓為幌子騙走了她$50,000,結果身份沒給辦,承諾的一套公寓也打了水漂。騙的$50,000是紀太太和她三個幼子的活命錢,他們因此而過了好多年極為清苦的日子。

僅此兩例,楊愛倫夫婦就詐騙了10萬多美元。還有一對年輕的留學生夫婦也被騙慘了,太太快生孩子了,錢要不回來,傷心地當眾痛哭。

同一時期,楊愛倫夫婦還利用其前夫“大使綜合大樓”的虛假項目,騙天津某公司駐紐約機構的人員投資辦身份,直到把這家機構的錢掏空破了產,人員不得不黯然回國。

還有一樁更大更離奇的詐騙案。1990年楊愛倫夫婦購得了一批馬年和熊貓紀念銀幣,鍍金後,以假金幣作為抵押,又用金錢和女人賄賂了某銀行貸款部經理,貸得了一大筆款。不料這位經理不久於人世,接任者發現抵押金幣全是假的。東窗事發,其前夫被判入獄,一年後借假釋逃逸。直接參與此案的楊愛倫又因簽字人是其夫而得以逃脫懲罰。一家曾為他們夫婦代賣部份假金幣的珠寶店,也因此而倒閉了。由此可見楊愛倫夫婦的詐騙到了何種瘋狂的地步。

違反職業道德的泄密行為

據查證,楊愛倫在一家律師事務所當助理時,私自挑選出有經濟實力的申請人的資料,偷偷複印後交給其前夫,再據此誘騙他們“投資”來詐錢。當這些客戶發現個人資料和隱私被泄露後,狀告了根本不知情的律師。律師一氣之下解雇了楊愛倫。

知情人士指出,這再一次證明了楊愛倫的無法無天。她視職業道德和行為操守為糞土,為私利毫無顧忌就違反。

利用移民項目欺騙和勒索客戶

還有居民透露,楊愛倫被律師掃地出門後,辦起了她自己的“楊愛倫移民顧問公司”,繼續進行欺騙和勒索的勾當。

2001年11月,一位周先生找楊愛倫為妻兒辦來美申請,一次交足了$1,500的服務費外加申請費。2002年他去詢問進展情況時,楊愛倫稱她現在做政府工了(指擔任了劉醇逸辦公室的助理),沒時間再辦了,如果他想要繼續辦完,必須再交$2,500。周先生要求她退回未辦理部份的服務費,遭到拒絕。周先生多次找她要錢,她均不予理睬。而周先生另找的律師只收了$750就給順利辦成。

楊愛倫的客戶普遍抱怨,她的收費不僅大大高於別處,而且不認真給客戶辦理,賴著不還該退的費用,還想利用剛獲得的權力勒索更多的錢。還有一位夏女士,交了錢後卻遲遲不見楊愛倫提供與入籍面試相關的服務。她找楊愛倫要求退還未提供服務的費用,楊卻惡狠狠的說錢是絕對不會退的,叫夏女士馬上離開,並拿起電話報警。

有一位老人曾在當地一電臺上揭露,當初他在楊愛倫的公司花$300買了一盒有關入籍的英文錄音帶,拿到家一聽根本沒有聲音,立即返回請求調換。楊愛倫把面孔一板,說不換也不退錢,把老人氣的說不出話來。



《星島日報》2006年9月4日在紐約大都會版報導,楊愛倫公司代辦入籍涉詐騙。

《星島日報》2006年9月4日在紐約大都會版報導,楊愛倫公司代辦入籍涉詐騙,兩華人持支票當證據。該報導說,兩名據稱在楊愛倫開辦移民服務公司期間,涉嫌被楊愛倫“拿錢不做事”的夏生美和周祺,9月3日主動出來,在“郝理昇華人之友會”上訴說當年委託楊愛倫代辦入籍,所交費用分文未獲退還。

手持1998年委託楊愛倫移民服務公司兩張額外付款支票的夏生美,表示她對楊愛倫涉及的詐騙的說話,願承擔法律責任。她指當年交了400元辦理入籍,但其後接到移民局追補25元不足的費用,她向楊愛倫查詢,楊愛倫要她自己支付。夏生美又說,她後來搬家,要求楊愛倫代向移民局辦理遷址手續,楊愛倫以不包括在所交的手續費內,要她多付200元。夏生美表示,她認為不合理,後來自己辦理入籍成功,要求楊愛倫退款,卻被喝令“滾出去”。

另一位稱楊愛倫拿了錢不辦事,懷疑被騙去1,500元的華人周祺說,他2004年8月9日曾向下額欠債法庭追索,在最後法庭以“楊愛倫移民公司倒閉”拒絕受理,至今沒有討回這筆錢。



《星島日報》2002年9月7日報導,華裔狀告楊愛倫“拿錢不辦事”。

《星島日報》2002年9月7日也曾報導,華裔狀告楊愛倫“拿錢不辦事”。報導說,一名位於雷哥公園的華裔男子因一年前的移民事務糾紛,昨(6日)召開記者會,特意選擇在離民主黨初選不到四天的實踐內丟出“選舉炸彈”,欲告22選區民主黨地區代表候選人楊愛倫,在其擔任市議員劉醇逸辦公室主任前,曾開設移民顧問公司“拿了錢,不辦事”的惡行。

該報導說,來美約四十年,目前已退休的酒店老板周祺昨日(2002年9月6日)拿著法庭告狀及有楊愛倫簽名的收費收據向媒體揭露楊愛倫在當上市議員助理前,在仍是打理移民事務公司時收了他的錢不負責任的行為。周祺表示,自己持有美國公民身份,去年想將配偶及欲升大學的兒子申請成為公民時,因為認識當時還是移民顧問身份的楊愛倫,順水推舟就讓她受理這個案子。周祺說,楊愛倫表示以公民身份申請家屬成為美國公民批准時間較短,只需二到六個月應當就有回音。在幫助周祺填完所有相關表格與辦理手續後,楊愛倫在2001年11月15日送件移民局,並交給周祺一張收據單,上面清楚寫明有關移民案件已以掛號信寄出,有問題可隨時“賜教”,並列出1,500美元的收費收據。

周祺說,從此以後,每當他一有問題想找楊愛倫,她總是以“現在很忙”為藉口,避不見面。在這之間,周祺不斷收到移民局寄來需要補充資料的通知信,由於有許多程序相當複雜,周祺多次聯絡楊愛倫均無法得到滿意答覆,一直到今年年初楊愛倫擔任市議員劉醇逸辦公室主任後,周祺指出楊的移民公司“惡性倒閉”,她亦不再涉及移民事務,對周祺的問題更以“我現在非常忙,而且政府規定身為公家機關人員是不能有第二份工作!”對周祺採取“完全漠視”的態度。周祺說,一直到今年7月份,他都找過楊愛倫,但眼看兒子欲以公民身份今年升大學無望,便將整個案子轉交給華埠一位侯姓律師重新辦理。

周祺氣憤的表示,本來並不想將事情鬧大,但自己周圍亦有朋友同樣是受害者,很多人“因為沒有合法身份而不敢伸張,只好吃了虧算自己倒霉”。而他本身則是從報紙上看到楊愛倫要出來競選地區代表,氣不過地才決定將真相公諸於時,“難道華裔沒有其他人可以代表社區,為社區服務了嗎?”周祺更說“像她這種不負責的人是不能出來競選的”。周祺質疑“劉醇逸是政府官員,代表亞裔的心聲,然而用這樣的人當助理到底是什麼用心?”

周祺表示,已透過朋友向法拉盛前市議員哈裏遜求助,而哈裏遜亦給了周祺皇后區檢查官的聯絡方法。

《明報》2002年9月7日也報導,楊愛倫公司代辦移民捱告,涉經濟糾紛,客戶求索小額法庭。《僑報》2002年9月7日亦報導,周祺控以“惡性倒閉”手段斂財騙人。

收買商家和個人賄賂

據居民舉報,楊愛倫很善於用手中的權力為自己謀私利。自從她能操縱政治權力後,更是熱衷於以權謀私、權錢交易。在法拉盛的一些華人商圈中,楊愛倫索賄受賄是公開的秘密。當事者和見證人害怕楊愛倫借用公權力打擊報復,人身遭受攻擊,甚至毀了自己的生意,對她無可奈何。

不少商家都聽到過楊愛倫向他們抱怨,自從在市議員劉醇逸辦公室任職以來,她政治地位是提高了,但收入卻減少了。商人一聽就知道她在暗示什麼。有些商家先拿著支票去試探,楊愛倫倒乾脆直白:“我只收現金”。臉上不屑的表情也讓他們立即明白了,她是嫌支票上所寫的數目少了。

圈中的商家差不多都在暗地裏賄賂過楊愛倫,不僅是現金,還有貴重的珠寶等等。這些輸送都是以現金和寶物進行的,楊愛倫以為這樣就不會被查出來。

這些商家無奈而又感慨,為了在激烈的競爭中生存下去,不得不拿辛苦錢去賄賂,而她又常常獅子大開口。楊愛倫對商家支持的程度,往往取決於他們進貢的多少。圈中人都心知肚明,哪個商家更硬氣,就是哪個商家放的血更多。誰敢不服,楊愛倫就給他顏色看。

有人告狀,不是沒有了下文,就是接踵而來的威脅和恐嚇。楊愛倫曾警告過那些有怨言的商家:“你們還想不想在法拉盛做生意了?如果不想,那就儘管繼續告好了。”儼然是一個強徵保護費的老大。

放蕩的生活方式和不齒的倫理行為

華人社區中年長一些的人披露,楊愛倫放蕩成性。她早期的一些打扮就像是一個“street girl”(行街妓女),身邊從未斷過男人。就是在今天,支持她的人中也有這樣的感慨:“她離不開男人,看來她是改不了啦。”有些人提起楊愛倫就稱她是“whore”(野雞)。

法拉盛居民告訴記者,一位臺灣來的移民,在上班時要路過楊愛倫的家,這位移民經常看到有不同膚色的男人送楊愛倫,在她家過夜。

楊愛倫還有勾引有婦之夫的嗜好。在一家律師樓工作時,她勾引老板,害得人家老板的夫人尋短自殺,差一點命喪黃泉。

記者在社區向一些民眾求證有關事實,一位知情人士談起楊愛倫的道德敗壞時諷刺道:“單身漢餓不了肚皮啊。”

據一位熟知楊愛倫20多年的社區活躍人士向記者揭發,楊愛倫大約在84年至88年期間,曾在某個組織擔任娛樂理事,嗜好唱歌跳舞。這位人士透露楊愛倫和很多男人有不正當關係,而且到現在也不清楚楊愛倫到底有幾個丈夫,也不知道這些前夫們現在在哪裏,但其中有一個當年是犯罪逃回臺灣的。

還有社區名人披露,很多人向他們組織的理事寄揭發楊愛倫黑幕的信件。

還有人披露,十多年前她曾在一家夜總會當過一段伴舞女郎,她曾親口對別人講那是她的正式職業。最近有一位西方人拿出一張他給楊愛倫、又由楊愛倫兌出的支票,指稱這就是當年她以性換錢的證據。據信,這張支票已交皇后區地檢署,暫不公開,以保隱私。

這位知情人士表示,按照定義,凡以性換取金錢者,不論是公開的還是私下的,也不論是職業的還是業餘的,皆應為妓女。

法拉盛社區一位華人女士向記者披露,一個大陸來的做“二奶”的女人很羨慕楊愛倫,說她“了不起”:當年陪不同的美國男人跳舞,一邊跳舞,一邊做各種過份的動作。能搞定這麼多美國男人,不簡單。也有人說,楊愛倫是社區的著名壞女人,所有壞女人具備的條件她都具備。

楊愛倫當選州議員時,法拉盛社區很多臺灣人流傳一句話:到了州議員辦公室,楊愛倫只需要躺著辦公就行了。

居民說,這些事若是查實,楊愛倫就可能更創歷史了,還真不知道美國歷史上是不是有這樣的人當選過議員。

楊愛倫離婚的內幕

楊愛倫多次在公開場合以其是所謂的“家暴受害者”和“單親媽媽”博取同情。

根據知情者提供的材料顯示,楊愛倫的第一任丈夫得知,她利用家暴受害者身份騙取同情、騙錢、騙選票,憤憤不平。他寫信向多人揭發了楊骯髒、恥辱的過去。

他在信中說,“楊愛倫於1977年來美國。她為了取得在美國的合法身份,於1978年跟我結婚。沒有想到,楊愛倫是個不守婦道、放蕩成性、不知廉恥的女人。她經常跑出去偷漢子,從她的律師老板到各種男人她統統睡,讓人眼花繚亂的更換著性伴侶,儼然就是個妓女,放肆至極。”

“楊愛倫一直讓我不斷戴綠帽子,我顏面盡失,憤怒難忍。無數次勸說和正告無效後,我確實揍過她。後來我們就離婚了。”

“為了撈取政治資本和同情心,楊愛倫一直恬不知恥的宣傳她是家庭暴力的受害者,是獨立撫養女兒成長的單親媽媽。實際上,這一切都是她淫亂放蕩的秉性和不安於平靜、本份的家庭生活的浮躁和野心所造成的,是咎由自取。”

他在信中最後說,“我謹希望我的這份證詞能為那些還不了解實情的人們提供一個真實的依據,從根本上認識楊愛倫‘家庭暴力受害者’說的虛假,認識到她是法拉盛的公害。”

就楊愛倫的各種惡行,大紀元記者打電話到楊愛倫辦公室時,一名工作人員表示不作回應:“No comment”。另一名工作人員則稱,楊愛倫出車禍了,行動不便,最近不在辦公室。當記者詢問對方對這些醜聞的看法時,對方稱,“我不是本人,怎麼回應?”

劉醇逸和楊愛倫沆瀣一氣

社區民眾提起楊愛倫的醜行,人們總是會自然提起另一個華人議員劉醇逸。民眾們說,這兩個人就像一根繩上的兩個螞蚱。

首先,楊愛倫在騙得州議員之前就是劉醇逸辦公室的社區主任。居民質疑,劉醇逸對於楊愛倫的底細不可能不知道,這樣一個能歌善騙、品行惡劣的女人能夠在被他召進辦公室工作,最初的動機就值得調查。

此外,楊愛倫的詐騙、選舉舞弊等很多犯罪行為就發生在她任劉醇逸辦公室社區主任期間發生的,直接或間接得到劉的開脫、保護、甚至同謀。上述民眾舉報的、媒體報導的事實中不難看到這一點。

居民說,楊愛倫也是劉醇逸行犯罪之事的馬前卒,兩人互相利用,狼狽為奸,是一丘之貉。

一位社區華人告訴大紀元記者,兩年前,劉醇逸、楊愛倫、楊愛倫的女兒在法拉盛大橋下面為楊愛倫選舉造勢,讓人們支持楊愛倫。一位大陸來的在橋下擺攤兒的中年男子表示,他不會選楊愛倫。這時楊愛倫的女兒就要對著這位男子拍照,這位男子不願意被拍照,就拿報紙擋住自己的臉,劉醇逸和楊愛倫馬上一起指責他,“你為什麼打人?”其實這位男子根本沒有打人。結果在第二天的報導中,就出現這個男子“罪行”的描述,他非常生氣,但是沒有辦法伸冤。

民眾說,劉、楊在社區做的惡事、醜事磬竹難書,加上利用權力打擊報復,把法拉盛變成一個黑社會。民眾害怕他們手裡的權力,敢怒不敢言。

民眾:皇后區檢察院難辭其咎

法拉盛民眾說,很多居民狀告楊愛倫,而且罪證確鑿,但是最後都石沉大海。被民眾舉報的楊的惡行中,很多是早先被媒體曝光的。人們不禁要問:如此令人髮指的罪行、如此確鑿的證據之下,為何楊愛倫至今未被繩之以法?

當地民眾的話說,“除了她的狡辯和抵賴、打壓和報復外,就是因為知情人沒有聯合、把零散的材料匯總整理,形成強有力的整體。”

“另外,就是中共在背後為了栽培這兩個代言人,不惜血本收買紐約各機構的相關人員,使得楊逍遙法外,受害民眾沉冤未雪。”

不少民眾披露,很多證據都到了皇后區檢察院,但是都被檢察院壓下來了。民眾質疑,可能是劉醇逸夥同其他同黨人士用特殊關係搞定;也有民眾說,是中共花重金收買了檢察院的某些人。

民眾說,“總之,皇后區檢察院難辭其咎。”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