曝光杨爱伦丑闻:竞选违法商业欺诈道德沦丧(多图)
 
2008-7-25
 


杨爱伦5月26日在法拉盛图书馆旁凯辛那大道,法拉盛事件现场。(大纪元图片)

【人民报消息】纽约州众议员杨爱伦、纽约市议员刘醇逸公然以中共代理人的姿态跳出来,袒护在法拉盛事件中被纽约警察逮捕、起诉的中共帮凶和打手。人们不禁好奇:刘、杨到底是什么样的人而能够被中共相中?

大纪元记者辛菲7月25日报导,纽约州众议员杨爱伦、纽约市议员刘醇逸被中共收买作中共帮凶曝光后,大纪元接到更多关于这两个人在社区违法、作恶的民众举报材料。根据民众的举报,大纪元记者近几日走访了法拉盛各界居民,包括纽约政要、前市议员、资深媒体人士、社区活跃人士、商家客户、巴士公司、被杨爱伦欺诈打压的受害者,以及熟识杨爱伦20多年的知情人士等。

经过不同渠道查证,获知杨爱伦20多年来恶行累累、劣迹斑斑。其中包括选举舞弊、强索捐款、商业诈骗、打击报复、分裂社区、生活放荡等等。这些指控包括受害者亲身的受害经历和经年累月采证得来的证据,并且一些证据都以公证过的受害人真实姓名提交给了皇后区检察院等部门以及纽约市议员等政要。而杨爱伦在这些事件中,很多是发生在她做刘醇逸办公室的社区主任之时,直接或间接得到刘的开脱、包庇、保护、甚至同谋。

被民众举报的此二人,特别是杨的恶行中,很多是早先被媒体曝光的。在过去的这些年中,也有很多受害者状告杨爱伦。人们不禁要问:如此令人发指的罪行、如此确凿的证据之下,为何杨爱伦至今未被绳之以法?用当地民众的话说,“除了她的狡辩和抵赖、打压和报复外,就是因为知情人没有联合、把零的材料汇总整理;另外就是中共在背后为了栽培这两个代言人,不惜血本收买相关人士,杨逍遥法外,受害民众沉冤未雪。”

鉴于众所周知的原因,大纪元在目前不公开这些举报人和查证人,他们表示手中有确凿证据,必要时,他们都愿意面对调查人员并出席法庭作证。



《世界日报》2006年5月23日刊登的“参选人简介”。

学历造假

据不同渠道证实,杨爱伦在学历上作假。《世界日报》2006年5月23日刊登的“参选人简介”中,明列杨爱伦的学历是“台北德明管理学院副学士”,这显然是杨本人提供的。据知情人披露,其实当年杨爱伦就读和毕业时,所在的“德明行政专科学校”只不过是“职高”(职业高中)或“中专”,根本没有资格颁发任何学位。杨爱伦毕业以后很长一段时间,该校才升格为“大专”。

有法拉盛居民向大纪元记者举报,杨爱伦在年纪轻轻时就不学无术,是个臭名昭著的“小太妹”,经常胡作非为,高中都考不上,只上了个中专。

一位与杨爱伦认识20多年的社区活跃人士明确的向记者表示,“杨爱伦不是大学学位”。

大纪元记者向德明查证,教务处工作人员表示,该校成立于1962年,当时名叫“德明行政专科学校”。该校在1974年改名为“德明商业专科学校”、 1990年改为“德明管理技术学院”、2007年改为“德明财经科技大学”。教务处职员介绍,只有“技术学院”和“科技大学”才能授予学士学位,在此之前没有学位,只有英文叫做“Diploma”的毕业证。

这位职员还介绍,在1990年以前,专科有“二专”和“五专”之分,“二专”是高中毕业后考取,上两年学;“五专”是初中毕业后考取,上五年学。“二专”和“五专”都没有学历。而且“副学士”这个名称是最近两年才有的学历,在杨爱伦的时候根本没有此称号。

这位职员还说,杨爱伦是属于“五专”的,学的是保险,至于后来还当了议员,大概是后来“努力”的结果吧。

不过法拉盛居民表示,州议会是严肃的立法机构,杨爱伦这样一个没有学历、而且劣迹斑斑的人,却在刘醇逸等的支持下当了州议员,是天大的笑话,也是对美国立法机构的侮辱。

2006年竞选、初选中的种种违法作弊事件

许多当地居民说,把杨爱伦这样的人选入州议会,是对华人社区的污辱,对华人参政热情的打击,对民主的亵渎,也会让民主党丢脸。一位来自台湾的社区名人曾表示,“大部份台湾人知道杨是个坏女人,所以都不选她;倒是大陆同胞对她不知底细,才选她。”

据悉,杨爱伦在初选中通过横征暴敛比她主要的竞选对手多花了4、5倍的竞选费用,她的人马几乎控制了22选区所有的投票站,曼哈顿中国城的大陆社团还时不时跑到法拉盛来为她摇旗呐喊;然而她只不过比她的主要竞选对手多赢了区区71张票,而且这是她和她的人马在选举当日搞了一系列违法作弊的事情后才得到的“战绩”。

据知情者透露,杨爱伦在初选日大约一周前,就把预定在22选区几乎所有选举站工作的其他两位侯选人指派的工作人员统统扫地出门,全部换上了自己的人马。这破坏了选举的制衡机制,为杨爱伦及其人马以各种手段操控整个初选过程打开了方便之门。

有居民见证,在9月12日初选日当天的上午,杨爱伦曾多次跟随投票人进入20小学投票站大门前严禁拉票的区域,手拿侯选人在选举机上所在位置的示意表和竞选资料,对投票人鼓动说:“我叫杨爱伦,我的名字是在这个位置上,请投我一票”。州选举规则明令严禁在投票站入口处方圆100英尺的范围内以及投票站中进行拉票和竞选活动,也都在显眼处挂着警示标志。而杨爱伦却明知故犯。

当地一家中文电视台在报导初选日情况的新闻节目中,有这样的清晰画面:坚定支持杨爱伦的市议员刘醇逸手中高举着竞选资料,口中喊着:“请大家选杨爱伦!”他的面前是几位老年男女选民,而他的身后就是某投票站的大门。这同样是严重违规的,很快就有一些观众提出了质疑。

有选民指证,杨爱伦本人曾随选民进入投票亭“帮助选民投票”。候选人严禁进入投票站,更不用说进入投票亭了。这更是明目张胆的违规行为。

据当地一份英文报刊报导,一些投票站的翻译违反了只能提供客观公正的翻译功能、不能介入投票的规定,鼓动选民投杨爱伦的票,甚至陪同选民进入投票亭自行操作起投票机来。而这些翻译都是杨爱伦团队安排的。

几位选民亲眼目睹,在138中学投票站,杨爱伦的选工故意阻止本来符合规定、但却是支持其他候选人的选民在投票机上投票,诱导他们改用填写“纸票”的方式投票。这种无理要求吓走了一些不想投票给杨爱伦的选民,也是严重违反投票站工作人员职责的行为。

还有一些指证揭露,有些老年选民遭受到了杨爱伦团队的骚扰、威胁甚至恐吓;杨爱伦的选工明明知道投票机已经坏了,却还让支持其他候选人的选民继续在投票机上投票,从而剥夺了他们的合法投票权;杨爱伦的选工拒绝依规定向其他候选人的监票员提供有关投票的情况……种种违法违规事例五花八门,不一而足。

选后经查实,有300多张“纸票”因漏填生日或党派等技术性问题而被选举局判为废票。2006年的官方《选举工作手册》在第46页上明文规定:选工的责任是在纸票投票的整个过程中协助选民准确、完整地填写选票,保证纸票得以被统计在内,从而确保投票人的选举权利能够得到完全的保护和履行。民众怀疑,如此众多废纸票的出现是杨爱伦选工的故意作为。

知情人士指出,初选当日如此众多而广泛的违法违规现象,使22选区成为皇后区最为乌烟瘴气而声名狼籍的选区。这一切都与杨爱伦及其团队控制了22选区几乎所有的选举站是密不可分的。

当地居民指出,如果没有违法违规行为,杨爱伦可能根本赢不了初选。选民们责问:杨爱伦已经参加过多次竞选和选举了,显然对选举法规已了若指掌,但她却敢明目张胆、肆无忌惮地任意违反,说明她傲慢到了不把法律法规放在眼里的地步。

记者在社区向一位知悉杨爱伦内幕的资深媒体人士求证杨的违法行为,这位人士没有否认这些举报的情况,并对记者获悉如此多的内幕表示震惊,她并半开玩笑地说,“你们像是情报局的”。

与此同时,资深媒体人士还极力撇清与杨爱伦的关系。她对记者表示,她和杨来往并不多,一些事情也都是听说的。“我很少跟她接触,没有什么关系,我自己做自己的事,我做的事情都跟她没什么关系。”

她还说,“政治这东西就是肮脏的,复杂的,不择手段。我很单纯的,对政治一点兴趣都没有,我都不参与这些事情。”

非法献金和强索捐款

美国法律规定,只有美国公民和绿卡持有人及其在美国注册的机构才可以为候选人进行政治捐款,否则为非法献金。而且,捐款应出于自愿,量力而为,不得强索硬派。

经查实,杨爱伦所提供的捐款人名单中,有不少人的姓名和(或)地址是假的,也根本查不到他们申请过和得到过公民或绿卡身份的证据,这些“幽灵捐款”很可能是境内不够资格者和国外来源的捐款。杨爱伦以前曾接受过境外政治团体的现金捐赠。有迹象表明,这些大宗捐款中,也有从国外流入的。这些都属于非法政治献金。

《纽约社区报》在其2006年7月22日的报导中写道:“杨爱伦因有刘醇逸办公室的资源,凡是曾经向刘醇逸寻求协助的,在刘醇逸办公市留有记录的民众,都是杨爱伦写信或电话筹款的对象。社区知名人士和社团负责人,更是杨爱伦筹款的对象,并且要求最高额的3,400元上限。除了请他们个人赞助外,还会要求部份人士的公司甚至配偶也捐助”。杨爱伦不是让人自愿捐款,而是主动出击,索要捐赠,这显然是违规的。

法拉盛的一些商家抱怨连连,说杨爱伦及其团队的人软磨硬泡,非要让他们捐到$3,400的上限不可,不达目的不罢休,他们只好忍痛放血。一位捐款人指证,杨爱伦当场撕开信封看到支票后就说:“才$1,000啊?不行,不行,太少了。还是捐$3,400吧”。直磨得他不得不按她的要求做。

初选后不久,杨爱伦的积极支持者在媒体上不无感慨地说:“大家是不知道竞选中的辛苦,有时候为了一张捐款支票,我跑了六次才拿到”。居民表示,常言道:“事不过三”,可见捐款人士多么不情愿。难怪有人抱怨,给杨爱伦捐款就好像被黑社会强征保护费一样。

对支持对手的个人和商家威胁恐吓、打击报复

来自法拉盛居民的事证表明,杨爱伦对敢于公开支持其他候选人以及未按最高限额给她捐款的商家和个人进行过威胁,或以隐晦的手法打击报复。比如,通过她能施加影响的单位无端给商家连续开罚单,她本人或假他人打匿名电话或写匿名信进行威胁,甚至想断人家的财路等等,不一而足。

有当地居民披露,杨爱伦曾指使人把支持竞选对手的一家饭店砸了。一家当地商家工作人员对记者也披露说,杨爱伦曾经对不支持她的商家进行打击报复,砸人家店里的玻璃。

这位工作人员还说,“我们是商人,好坏人都卖给他东西,但是好人我们会去帮他,坏人就不理,给他卖了东西就打发走了。一些事就是知道也不能在店里公开说,说不定啥时候你店的玻璃就被人砸了。”

大纪元记者了解到,当年杨爱伦在刘醇逸的支持下、利用种种舞弊行为不择手段地当选成为州议员时,令当地知悉杨根底的人震惊。

一位来自台湾的移民表示,这种货色怎么能当选州议员呢?她表示,根本就没想到这样恶劣的人会当选,所以当初就没站出来说话;要知道是这样的结果,一定早就出来揭露她了,真后悔!

在华人社区中搞分裂 制造族群对立

据知情人士透露,一次在109分局的警民联席会议上,杨爱伦在说“台湾和香港实行的是民主和法治,中国没有民主法治”之后,大放厥词地说:“所以华人社区里的违法犯罪事件都是来自中国的移民干的。”

居民指出,当时杨爱伦是刘醇逸办公室工作人员,却如此不负责任,信口雌黄。这是在华人社区中搞分裂,制造族群对立。

很多媒体都报导,2004年9月6日,在法拉盛邮局前为郭登琪竞选造势的活动中,杨爱伦向在场观众大喊:“这是美国,不懂英文就回去!”时至今日,她从未认错道歉过,而且她还把自己的错误嫁祸于白人玛莎,事后杨爱伦还跑到一家中文报社大发雷霆,无端指责如实详细报导该事件的记者。



《侨报》2004年9月13日“纽约社区动态”栏目。

《侨报》在2004年9月13日“纽约社区动态”栏目中,刊登了一位名为“余音”的读者于同月9日写的信件。信中描述了该名读者亲眼见到这一幕的情景。

信中披露说,当郭登琪讲话时,有一华裔男士提出不懂英语,让他讲中文。同时有人问道,郭不会中文,怎么当华人的代言人。刘醇逸的办公室主任杨爱伦立即用英文高声喊道:“This is in America. If you don't know English, go back!(这是美国,不懂英文就回去!)”紧接着又喊了一句:“Go back!”。

读者说,杨爱伦“Go back!”的喊话究竟是什么意思,在场华人的智力完全能理解,他们也没有理解错。杨爱伦的无理、傲慢惹怒了在场的人,顿时群情激昂,众人群起而攻之。刘醇逸眼看着无法控制场面,手搭上杨爱伦的肩膀,护送着她急忙离开了现场。本来刘醇逸是为郭登琪造势的,这时也顾不上郭登琪,与自己的爱将先走了。

事后刘醇逸郭登祺团队掩盖和狡辩地宣称“Go back!”的话不是杨爱伦讲的。刘醇逸甚至说,“即使”有人说过“Go back!”的话,全意也应为“Go back to your headquarters”即“回到自己的阵营中去”。

该读者还说,“后来我把当时的情况跟一些美国同事讲了以后,不管是白人、黑人、还是拉丁人,反应居然是一致的:‘Go back!’在那种语境下是很强烈的侮辱性和种族歧视性的指责,他们解读不出别的意思来。”

这名读者还指出,“在场的华人多数心里都很清楚,杨爱伦的气、火和恶意主要是针对这些年来的新移民的。真是不知道当时在那站台的大陆侨团的领导人们听了杨的喊话后有何感想。开句玩笑,套用大陆的一句老话:在大是大非的问题上,可不能迷失方向,讲错话,站错队。”

《明报》2004年9月7日对此事也做了相关报导,题目为“‘Go back’!回哪里去?--郭登琪、孟广瑞法拉盛竞选造势引发种族纷争”。

用虚假的生意项目搞商业欺诈和勒索

据不同渠道的消息以及早期媒体的报导,杨爱伦伙同其前夫于八十年代后期至九十年代初诈骗了至少八位、甚至多达十几位早期台湾移民的大笔横财,他们专挑那些有些钱财又急于解决长期身份的人作为自己的猎取对象。杨爱伦利用其在律师事务所当助理的便利,以承办移民申请的空头支票诱骗一些有相当实力的申请人把钱投到她前夫的虚假项目上;或者其前夫用吸引人的项目作为诱饵,把钓上来的人再介绍给杨爱伦以投资办身份来骗取钱财。被他们以这些办法行骗的受害者中,有些人既失去了钱财又没办成身份,只好含愤返回台湾。

一位庄先生于1985年7月被杨爱伦夫妇以买店办绿卡骗走了$50,000。此后在所谓“等待批准”期间,杨爱伦又以各种借口多次找庄夫妇“借”钱,$3,000、$5,000的,先后不下$10,000,这些钱她从未归还过。买店之事根本就是莫须有,杨爱伦也未按承诺帮庄先生办成绿卡。庄先生发现上当受骗后,曾多次找杨爱伦夫妇要求还钱未果。他不得不另找律师,顺利办到了绿卡。

1996年庄先生和其他苦主组织了债权人联盟,状告杨爱伦夫妇欺诈。据悉法院曾做出裁决:$50,000须退还庄夫妇并外加利息。杨爱伦前夫因涉另案而逃走,杨爱伦则以他们已经离婚、废支票乃她前夫签名、她本人并未参与欺诈等为由拒不执行裁决。实际上,事发当时杨爱伦与其前夫是法律上的正式夫妻,她至少应承担连带的法律责任。而且他们是密切合作的“夫妻档”,杨直接参与了整个的欺诈过程。

另一受害人纪太太1985年在办身份时认识了在某律师楼工作的杨爱伦,杨又以投资其前夫的在建公寓楼为幌子骗走了她$50,000,结果身份没给办,承诺的一套公寓也打了水漂。骗的$50,000是纪太太和她三个幼子的活命钱,他们因此而过了好多年极为清苦的日子。

仅此两例,杨爱伦夫妇就诈骗了10万多美元。还有一对年轻的留学生夫妇也被骗惨了,太太快生孩子了,钱要不回来,伤心地当众痛哭。

同一时期,杨爱伦夫妇还利用其前夫“大使综合大楼”的虚假项目,骗天津某公司驻纽约机构的人员投资办身份,直到把这家机构的钱掏空破了产,人员不得不黯然回国。

还有一桩更大更离奇的诈骗案。1990年杨爱伦夫妇购得了一批马年和熊猫纪念银币,镀金后,以假金币作为抵押,又用金钱和女人贿赂了某银行贷款部经理,贷得了一大笔款。不料这位经理不久于人世,接任者发现抵押金币全是假的。东窗事发,其前夫被判入狱,一年后借假释逃逸。直接参与此案的杨爱伦又因签字人是其夫而得以逃脱惩罚。一家曾为他们夫妇代卖部份假金币的珠宝店,也因此而倒闭了。由此可见杨爱伦夫妇的诈骗到了何种疯狂的地步。

违反职业道德的泄密行为

据查证,杨爱伦在一家律师事务所当助理时,私自挑选出有经济实力的申请人的资料,偷偷复印后交给其前夫,再据此诱骗他们“投资”来诈钱。当这些客户发现个人资料和隐私被泄露后,状告了根本不知情的律师。律师一气之下解雇了杨爱伦。

知情人士指出,这再一次证明了杨爱伦的无法无天。她视职业道德和行为操守为粪土,为私利毫无顾忌就违反。

利用移民项目欺骗和勒索客户

还有居民透露,杨爱伦被律师扫地出门后,办起了她自己的“杨爱伦移民顾问公司”,继续进行欺骗和勒索的勾当。

2001年11月,一位周先生找杨爱伦为妻儿办来美申请,一次交足了$1,500的服务费外加申请费。2002年他去询问进展情况时,杨爱伦称她现在做政府工了(指担任了刘醇逸办公室的助理),没时间再办了,如果他想要继续办完,必须再交$2,500。周先生要求她退回未办理部份的服务费,遭到拒绝。周先生多次找她要钱,她均不予理睬。而周先生另找的律师只收了$750就给顺利办成。

杨爱伦的客户普遍抱怨,她的收费不仅大大高于别处,而且不认真给客户办理,赖着不还该退的费用,还想利用刚获得的权力勒索更多的钱。还有一位夏女士,交了钱后却迟迟不见杨爱伦提供与入籍面试相关的服务。她找杨爱伦要求退还未提供服务的费用,杨却恶狠狠的说钱是绝对不会退的,叫夏女士马上离开,并拿起电话报警。

有一位老人曾在当地一电台上揭露,当初他在杨爱伦的公司花$300买了一盒有关入籍的英文录音带,拿到家一听根本没有声音,立即返回请求调换。杨爱伦把面孔一板,说不换也不退钱,把老人气的说不出话来。



《星岛日报》2006年9月4日在纽约大都会版报导,杨爱伦公司代办入籍涉诈骗。

《星岛日报》2006年9月4日在纽约大都会版报导,杨爱伦公司代办入籍涉诈骗,两华人持支票当证据。该报导说,两名据称在杨爱伦开办移民服务公司期间,涉嫌被杨爱伦“拿钱不做事”的夏生美和周祺,9月3日主动出来,在“郝理升华人之友会”上诉说当年委托杨爱伦代办入籍,所交费用分文未获退还。

手持1998年委托杨爱伦移民服务公司两张额外付款支票的夏生美,表示她对杨爱伦涉及的诈骗的说话,愿承担法律责任。她指当年交了400元办理入籍,但其后接到移民局追补25元不足的费用,她向杨爱伦查询,杨爱伦要她自己支付。夏生美又说,她后来搬家,要求杨爱伦代向移民局办理迁址手续,杨爱伦以不包括在所交的手续费内,要她多付200元。夏生美表示,她认为不合理,后来自己办理入籍成功,要求杨爱伦退款,却被喝令“滚出去”。

另一位称杨爱伦拿了钱不办事,怀疑被骗去1,500元的华人周祺说,他2004年8月9日曾向下额欠债法庭追索,在最后法庭以“杨爱伦移民公司倒闭”拒绝受理,至今没有讨回这笔钱。



《星岛日报》2002年9月7日报导,华裔状告杨爱伦“拿钱不办事”。

《星岛日报》2002年9月7日也曾报导,华裔状告杨爱伦“拿钱不办事”。报导说,一名位于雷哥公园的华裔男子因一年前的移民事务纠纷,昨(6日)召开记者会,特意选择在离民主党初选不到四天的实践内丢出“选举炸弹”,欲告22选区民主党地区代表候选人杨爱伦,在其担任市议员刘醇逸办公室主任前,曾开设移民顾问公司“拿了钱,不办事”的恶行。

该报导说,来美约四十年,目前已退休的酒店老板周祺昨日(2002年9月6日)拿着法庭告状及有杨爱伦签名的收费收据向媒体揭露杨爱伦在当上市议员助理前,在仍是打理移民事务公司时收了他的钱不负责任的行为。周祺表示,自己持有美国公民身份,去年想将配偶及欲升大学的儿子申请成为公民时,因为认识当时还是移民顾问身份的杨爱伦,顺水推舟就让她受理这个案子。周祺说,杨爱伦表示以公民身份申请家属成为美国公民批准时间较短,只需二到六个月应当就有回音。在帮助周祺填完所有相关表格与办理手续后,杨爱伦在2001年11月15日送件移民局,并交给周祺一张收据单,上面清楚写明有关移民案件已以挂号信寄出,有问题可随时“赐教”,并列出1,500美元的收费收据。

周祺说,从此以后,每当他一有问题想找杨爱伦,她总是以“现在很忙”为借口,避不见面。在这之间,周祺不断收到移民局寄来需要补充资料的通知信,由于有许多程序相当复杂,周祺多次联络杨爱伦均无法得到满意答覆,一直到今年年初杨爱伦担任市议员刘醇逸办公室主任后,周祺指出杨的移民公司“恶性倒闭”,她亦不再涉及移民事务,对周祺的问题更以“我现在非常忙,而且政府规定身为公家机关人员是不能有第二份工作!”对周祺采取“完全漠视”的态度。周祺说,一直到今年7月份,他都找过杨爱伦,但眼看儿子欲以公民身份今年升大学无望,便将整个案子转交给华埠一位侯姓律师重新办理。

周祺气愤的表示,本来并不想将事情闹大,但自己周围亦有朋友同样是受害者,很多人“因为没有合法身份而不敢伸张,只好吃了亏算自己倒霉”。而他本身则是从报纸上看到杨爱伦要出来竞选地区代表,气不过地才决定将真相公诸于时,“难道华裔没有其他人可以代表社区,为社区服务了吗?”周祺更说“像她这种不负责的人是不能出来竞选的”。周祺质疑“刘醇逸是政府官员,代表亚裔的心声,然而用这样的人当助理到底是什么用心?”

周祺表示,已透过朋友向法拉盛前市议员哈里逊求助,而哈里逊亦给了周祺皇后区检查官的联络方法。

《明报》2002年9月7日也报导,杨爱伦公司代办移民捱告,涉经济纠纷,客户求索小额法庭。《侨报》2002年9月7日亦报导,周祺控以“恶性倒闭”手段敛财骗人。

收买商家和个人贿赂

据居民举报,杨爱伦很善于用手中的权力为自己谋私利。自从她能操纵政治权力后,更是热衷于以权谋私、权钱交易。在法拉盛的一些华人商圈中,杨爱伦索贿受贿是公开的秘密。当事者和见证人害怕杨爱伦借用公权力打击报复,人身遭受攻击,甚至毁了自己的生意,对她无可奈何。

不少商家都听到过杨爱伦向他们抱怨,自从在市议员刘醇逸办公室任职以来,她政治地位是提高了,但收入却减少了。商人一听就知道她在暗示什么。有些商家先拿着支票去试探,杨爱伦倒干脆直白:“我只收现金”。脸上不屑的表情也让他们立即明白了,她是嫌支票上所写的数目少了。

圈中的商家差不多都在暗地里贿赂过杨爱伦,不仅是现金,还有贵重的珠宝等等。这些输送都是以现金和宝物进行的,杨爱伦以为这样就不会被查出来。

这些商家无奈而又感慨,为了在激烈的竞争中生存下去,不得不拿辛苦钱去贿赂,而她又常常狮子大开口。杨爱伦对商家支持的程度,往往取决于他们进贡的多少。圈中人都心知肚明,哪个商家更硬气,就是哪个商家放的血更多。谁敢不服,杨爱伦就给他颜色看。

有人告状,不是没有了下文,就是接踵而来的威胁和恐吓。杨爱伦曾警告过那些有怨言的商家:“你们还想不想在法拉盛做生意了?如果不想,那就尽管继续告好了。”俨然是一个强征保护费的老大。

放荡的生活方式和不齿的伦理行为

华人社区中年长一些的人披露,杨爱伦放荡成性。她早期的一些打扮就像是一个“street girl”(行街妓女),身边从未断过男人。就是在今天,支持她的人中也有这样的感慨:“她离不开男人,看来她是改不了啦。”有些人提起杨爱伦就称她是“whore”(野鸡)。

法拉盛居民告诉记者,一位台湾来的移民,在上班时要路过杨爱伦的家,这位移民经常看到有不同肤色的男人送杨爱伦,在她家过夜。

杨爱伦还有勾引有妇之夫的嗜好。在一家律师楼工作时,她勾引老板,害得人家老板的夫人寻短自杀,差一点命丧黄泉。

记者在社区向一些民众求证有关事实,一位知情人士谈起杨爱伦的道德败坏时讽刺道:“单身汉饿不了肚皮啊。”

据一位熟知杨爱伦20多年的社区活跃人士向记者揭发,杨爱伦大约在84年至88年期间,曾在某个组织担任娱乐理事,嗜好唱歌跳舞。这位人士透露杨爱伦和很多男人有不正当关系,而且到现在也不清楚杨爱伦到底有几个丈夫,也不知道这些前夫们现在在哪里,但其中有一个当年是犯罪逃回台湾的。

还有社区名人披露,很多人向他们组织的理事寄揭发杨爱伦黑幕的信件。

还有人披露,十多年前她曾在一家夜总会当过一段伴舞女郎,她曾亲口对别人讲那是她的正式职业。最近有一位西方人拿出一张他给杨爱伦、又由杨爱伦兑出的支票,指称这就是当年她以性换钱的证据。据信,这张支票已交皇后区地检署,暂不公开,以保隐私。

这位知情人士表示,按照定义,凡以性换取金钱者,不论是公开的还是私下的,也不论是职业的还是业余的,皆应为妓女。

法拉盛社区一位华人女士向记者披露,一个大陆来的做“二奶”的女人很羡慕杨爱伦,说她“了不起”:当年陪不同的美国男人跳舞,一边跳舞,一边做各种过份的动作。能搞定这么多美国男人,不简单。也有人说,杨爱伦是社区的著名坏女人,所有坏女人具备的条件她都具备。

杨爱伦当选州议员时,法拉盛社区很多台湾人流传一句话:到了州议员办公室,杨爱伦只需要躺着办公就行了。

居民说,这些事若是查实,杨爱伦就可能更创历史了,还真不知道美国历史上是不是有这样的人当选过议员。

杨爱伦离婚的内幕

杨爱伦多次在公开场合以其是所谓的“家暴受害者”和“单亲妈妈”博取同情。

根据知情者提供的材料显示,杨爱伦的第一任丈夫得知,她利用家暴受害者身份骗取同情、骗钱、骗选票,愤愤不平。他写信向多人揭发了杨肮脏、耻辱的过去。

他在信中说,“杨爱伦于1977年来美国。她为了取得在美国的合法身份,于1978年跟我结婚。没有想到,杨爱伦是个不守妇道、放荡成性、不知廉耻的女人。她经常跑出去偷汉子,从她的律师老板到各种男人她统统睡,让人眼花缭乱的更换着性伴侣,俨然就是个妓女,放肆至极。”

“杨爱伦一直让我不断戴绿帽子,我颜面尽失,愤怒难忍。无数次劝说和正告无效后,我确实揍过她。后来我们就离婚了。”

“为了捞取政治资本和同情心,杨爱伦一直恬不知耻的宣传她是家庭暴力的受害者,是独立抚养女儿成长的单亲妈妈。实际上,这一切都是她淫乱放荡的秉性和不安于平静、本份的家庭生活的浮躁和野心所造成的,是咎由自取。”

他在信中最后说,“我谨希望我的这份证词能为那些还不了解实情的人们提供一个真实的依据,从根本上认识杨爱伦‘家庭暴力受害者’说的虚假,认识到她是法拉盛的公害。”

就杨爱伦的各种恶行,大纪元记者打电话到杨爱伦办公室时,一名工作人员表示不作回应:“No comment”。另一名工作人员则称,杨爱伦出车祸了,行动不便,最近不在办公室。当记者询问对方对这些丑闻的看法时,对方称,“我不是本人,怎么回应?”

刘醇逸和杨爱伦沆瀣一气

社区民众提起杨爱伦的丑行,人们总是会自然提起另一个华人议员刘醇逸。民众们说,这两个人就像一根绳上的两个蚂蚱。

首先,杨爱伦在骗得州议员之前就是刘醇逸办公室的社区主任。居民质疑,刘醇逸对于杨爱伦的底细不可能不知道,这样一个能歌善骗、品行恶劣的女人能够在被他召进办公室工作,最初的动机就值得调查。

此外,杨爱伦的诈骗、选举舞弊等很多犯罪行为就发生在她任刘醇逸办公室社区主任期间发生的,直接或间接得到刘的开脱、保护、甚至同谋。上述民众举报的、媒体报导的事实中不难看到这一点。

居民说,杨爱伦也是刘醇逸行犯罪之事的马前卒,两人互相利用,狼狈为奸,是一丘之貉。

一位社区华人告诉大纪元记者,两年前,刘醇逸、杨爱伦、杨爱伦的女儿在法拉盛大桥下面为杨爱伦选举造势,让人们支持杨爱伦。一位大陆来的在桥下摆摊儿的中年男子表示,他不会选杨爱伦。这时杨爱伦的女儿就要对着这位男子拍照,这位男子不愿意被拍照,就拿报纸挡住自己的脸,刘醇逸和杨爱伦马上一起指责他,“你为什么打人?”其实这位男子根本没有打人。结果在第二天的报导中,就出现这个男子“罪行”的描述,他非常生气,但是没有办法伸冤。

民众说,刘、杨在社区做的恶事、丑事磬竹难书,加上利用权力打击报复,把法拉盛变成一个黑社会。民众害怕他们手里的权力,敢怒不敢言。

民众:皇后区检察院难辞其咎

法拉盛民众说,很多居民状告杨爱伦,而且罪证确凿,但是最后都石沉大海。被民众举报的杨的恶行中,很多是早先被媒体曝光的。人们不禁要问:如此令人发指的罪行、如此确凿的证据之下,为何杨爱伦至今未被绳之以法?

当地民众的话说,“除了她的狡辩和抵赖、打压和报复外,就是因为知情人没有联合、把零散的材料汇总整理,形成强有力的整体。”

“另外,就是中共在背后为了栽培这两个代言人,不惜血本收买纽约各机构的相关人员,使得杨逍遥法外,受害民众沉冤未雪。”

不少民众披露,很多证据都到了皇后区检察院,但是都被检察院压下来了。民众质疑,可能是刘醇逸伙同其他同党人士用特殊关系搞定;也有民众说,是中共花重金收买了检察院的某些人。

民众说,“总之,皇后区检察院难辞其咎。”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赛公告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