楊愛倫會被“撞”醒嗎(圖)
 
任百鳴
 
2008-7-12
 
【人民報消息】古人雲:禍兮福所倚,福兮禍所伏。比喻壞事可以引出好的結果,好事也可以引出壞的結果,關鍵就看當事人悟不悟。

據媒體報導,華裔紐約州眾議員楊愛倫,7月8騎單車行經法拉盛一百三十八街及布斯紀念大道交會口附近,被一輛由華裔人士所駕自用小客車撞擊,當場人飛了起來,跌到轎車擋風玻璃上,隨即暈倒,經路人報警後送皇后醫院急救,後出院在家養傷。

坐著輪椅的楊愛倫在記者會表示,“從頭到腳,都有傷處”,由於楊愛倫事發時未戴安全帽,頭部撕裂傷部份縫了三針,另外右腳小腿因嚴重撞擊,深及見骨,右腳踝及右關節挫傷,左腳踝、右手肘都有扭挫傷,右腳指頭也受撞擊。

楊遭遇的這場“禍”不算太大,也不能說小,剛好夠楊自省一番。據悉,楊自稱,此事應為單純車禍意外。其實,公眾可以這麼認為,但是,恰恰楊本人不應該這麼想,因為如果不及時找出“禍根” ,公眾可以再看到一場“意外”也無所謂,但楊顯然已經吃不起下一次禍果。

當下,法拉盛事件中楊愛倫與紐約市議員劉醇逸兩人竭力維護中共幫兇的政治醜聞,已經家喻戶曉。楊本人與其老上級劉醇逸一起,對法輪功的態度與中共官員可說是不相上下。

有人自認為聰明,抱定了中共粗腿,表面上看,中共可以通過其海外勢力給你帶來暫時的名與利,可是人看不見的黑色業力也同樣加在了你的頭上,到時候,承擔惡果的卻是你自己,最後一場空。這就是真正的人間道理。

下面兩個小故事,不妨給養傷中的楊議員參悟一番。

明慧網7月12日報導,張警官是山東省某公安機關的一名警官,九九年“七二零”後常被派去參與迫害大法弟子。2001年春,有一次,他參與了抓捕大法弟子並抄家,而且把查抄的大法的書和真相資料拉回單位,從此以後他得了一個頭痛的病、一開始他不以為意,認為是感冒、吃點藥就過去了,可是不但不見好轉、反而越來越重,後來到醫院找醫生看,也沒看出什麼病來。正在他為病發愁時,鄰居家的張大姐來給他講真相,大姐了解了情況後告訴他:你迫害大法弟子、查抄大法的書和真相資料是犯大罪了,這就是惡報!

他當時嚇的汗就冒出來了:那我怎麼辦?還有救嗎?大姐接著給他講了法輪功是什麼、中共邪黨為什麼迫害法輪功,及天要滅中共,退黨保平安的道理。按照大姐的話,他當時就聲明退出邪黨,後來還發表了鄭重聲明,懺悔以前迫害大法弟子的罪行。幾天後他頭痛的病不翼而飛了。

這段不平凡的經歷對他震動很大,他感到大法太神奇了!當年他參與迫害的那個大法弟子從勞教所回來後,他馬上到大法弟子家中看望並道歉,承認錯誤,在以後的時間裏張警官還暗中保護大法弟子,做了不少好事。

最近,還有一則報導,大陸專門迫害法輪功機構610當地的一個頭目在接到海外勸三退的電話後,自煽耳光,並喊“法輪大法好!”,發誓“再不迫害法輪功學員了”。為什麼呢?原來,他們夫妻突然明白了一件折磨他們很久的邪乎事,他們的兩個孩子,一個活到六歲,一個只活到五歲都死了。他們現在又懷了第三個孩子,已經六個月了,心理真沒底還能不能保住。當時,他們一下明白了禍起何處,按那個610頭目的話說,“我真不是人,等於是我害死了我的孩子。” ,的確,是孩子用自己幼小的生命在為他們的父親償還深重罪業,為的就是等待他們的父親某天能夠醒悟,能夠被救度。

九年來,在迫害法輪功的運動中,類似這樣的事例,數不勝數。但願,楊議員悟性尚存,一“撞”而醒,壞事也就成了好事。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