奧運難題 當鳥巢遇到傾盆大雨(圖)
 
李天笑
 
2008-7-24
 


中共耗費鉅資大手筆興建的奧運主館“鳥巢”
就像一個大鐵籠。(AFP PHOTO)

【人民報消息】奧運本是中國人的機會,卻成了中共的噩運。京奧火炬在西藏屠殺後頻頻熄火。但因為火炬傳遞形式是柏林奧運希特勒為玄耀國運而首創,中共想盡辦法,如縮小規模、更改路線、罔顧震災等,硬著頭皮把這一傳統繼承下來了。

隨後又發生奧運火車撞車、甕安抗暴、楊佳殺警、昆明巴士爆炸等。“史上最好奧運”早已灰飛煙滅。“平安奧運”看來也難保住。歷經一連串丟臉顯醜,中共現在可能有點悔不當初,患上“奧運焦慮症”勢在必然。這場奧運結果會如何?中共遇到重重難題。

中共一貫高喊人定勝天,但這回碰到的首道難題偏偏是:當鳥巢遇到傾盆大雨怎麼辦?根據北京地區氣象資料分析,開幕式當天鳥巢上空的降雨概率為41%,整個北京地區的降雨概率接近50%。鳥巢沒屋頂,場內又禁止打傘。如果奧運開幕式下小雨,算是不祥之兆,而大雨則無論穿雨衣或淋成落湯雞都將導致連鎖敗興效應。如果幾天連續下雨,加上鳥巢有漏水毛病,對觀眾、運動項目和整體奧運都是致命威脅。

老天爺要玩玄的,人工驅雨也擋不住。國家氣象中心首席預報專家在回答記者提問時強調,人工影響天氣處於實驗和研究階段,像毛毛雨那類的天氣,可以影響一下,但傾盆大雨,估計誰也幫不了忙。中共放出可能下雨的敗興消息,雖仍心存僥幸,但為噩運自我心理減壓的成分居多。

史上28次奧運都沒有採用鳥巢設計。這次提出的89個預案中偏偏選中鳥巢。但為什麼建造中又取消了屋頂?僅僅是為了省10%的成本以及15,000噸鋼材嗎?即使沒有屋頂,鳥巢還是耗費了45,000噸鋼材。有沒有嚴重的安全隱患?這隻有中共心裏清楚了。

中共遇到的第二道難題是全面的社會危機。這恰恰是“鳥巢遇到傾盆大雨”的社會喻意。中共面臨的黨內退黨、民眾抗暴總危機已經展現出來。中共本欲籍奧運讓國際社會來驗收獨裁專制創造的“繁榮”,為其非法執政塗脂抹粉,以加固其搖搖欲墜的統治。但中共為防止總危機在奧運期間爆發,用接連出臺的專制措施,用軍警、防空導彈和紅袖章把京城圍成密不透風的鐵桶,卻註定要把京奧開成史上最恐怖的奧運。也可以說,“恐怖份子”做不到的事,中共做到了!

有人說,“平安奧運”實行準軍事化管制,是反恐軍演。否。這是地地道道的恐怖軍演。一般國家舉辦奧運也有安保措施。雅典奧運啟動了二戰以來最大的軍事力量,包括大量作戰飛機、艦艇、戰車和防空導彈。那是為了對付真正的國際恐怖份子。但中共與公認的“邪惡軸心”國如伊朗和北韓結成盟友,與巴勒斯坦、黎巴嫩和阿富漢的恐怖主義組織組成統一戰線。這些國際恐怖份子對中共一點威脅也沒有。中共的“反恐”完全是對付國內對中共暴政積怨甚深的民眾,同時為已經到來的全民抗暴進行演練。

這樣,中共向國際社會展示的非但不是“和諧社會”,而是驚恐萬狀的處處與民為敵的國家機器以及類似伊拉克的不安全感。中共雖能“為外國友人讓出暢通大道”,但北京城戒備森嚴的恐怖氣氛,包括手持衝鋒槍的黑衣特警、北京周邊的道道檢查線、滿城盡戴著紅袖章的大爺大媽們,卻透露了警察大國的真正內涵。

中共遇到的第三道難題是空氣和江河的污染。前者已引發美國向奧運代表團600多名成員發放高科技口罩。後者已導致青島賽區藍藻泛濫。為了減少空氣污染,北京當局在奧運會期間實行車牌單雙號行駛。但長期的污染很難在幾天內淨化。於是中共用混淆國內與世衛空氣質量標準來蒙混過關。

在環境問題上,中共奧運向國際社會展示了缺乏環保意識、不顧人民健康、只要面子工程的醜陋面目。

中共遇到的第四道難題是奧運虧損問題。北京奧運投資已超過420億美元,創歷屆之最。中共政治掛帥,不重經濟效益。儘管多數舉辦奧運城市都難逃奧運後的“低谷效應”,但奧運期間大量人員湧入會帶動消費需求刺激經濟。中共實行政治高壓和恐怖措施,收緊入境簽證,北京四星級以下酒店的訂房率不足五成,出現了奧運期間遊客下滑的奇特現象。

此外,中共官員監守自盜的醜聞不斷。一些奧運工程確乏長期價值,如鳥巢在奧運後沒有明確的用途。中共已在重蹈史上“奧運陷阱”的覆轍。

中共在奧運上碰到的都是長期沉積的難題,一直處在“不辦奧運輸、辦奧運也輸”的痛苦煎熬中。越臨近奧運,中共的恐懼感就越強烈。唯獨武力和施暴才能給它一絲安寧感。這就是中共要將中國籠罩在一片備戰恐怖氣氛之中的原因。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