破迷奧運真來歷(多圖)
 
張傑連
 
2008-7-25
 


中共耗費鉅資大手筆興建的奧運主館“鳥巢”是個沒有蓋的覆巢。(AFP PHOTO)

【人民報消息】網路曾盛傳美國一位時空旅行者的預言:2004年的雅典奧運會是最後一屆奧運會。其實,此神秘客並沒有胡說,只不過現今的人們不知道這句預言背後的故事。

2004年的雅典奧運確實是人類傳統奧運會的最後一屆,今後也不會再有。因為百年來奧運藏著一個大謎,直到中共操刀辦起奧運,“奧運”也就此破謎。

中共實為奧運正名

“奧運”經過百年轉到中共手裏,人們突然發現全變了味道,外界戲稱為“政治奧運”、“血腥奧運”、“恐怖奧運”,就連中共自己都完全失控,從“辦一屆歷史上最好的奧運會”到“辦一屆有特色、高水平奧運會”,其間又有“綠色奧運、科技奧運、人文奧運”出臺,最後乾脆提出最新目標叫作“平安奧運”,用官方自己的話講是“‘全民皆兵’保奧運安全,北京打造‘銅墻鐵壁’”。

顯然北京奧運已經和百年來人間的奧林匹克脫軌,事實上,北京奧運恰恰是中共在為奧運正大名,“奧運”緣起天上為中共量身定做的一場“懊喪的運”。

奧運真正的來歷

中共的角色在眾神眼裏就像個吸塵器裡的垃圾袋,表面一通噪響之後,最後必然和裝進來的敗物一起被丟棄銷毀。其實,能被中共吸走的都是被宇宙視為將要淘汰的垃圾物件,對生命來說這是個可悲的陪葬過程,故而世間的大法修煉人一直不斷的在警醒世人,脫離中共,方能遠離厄運。

中共垃圾袋的命運就是這樣,越瘋狂吃進之時,就越接近消亡廢棄,其最後的時日,蓋因其對抗佛法而必定在無比的懊喪中滅亡。

“懊喪的運”縮稱為“懊運”是上天為中共安排的最終宿命。

然而,如何能卡在人間天滅紅魔之時,讓中共自己公開的頂著“懊運”哭喪,以此最大的啟悟眾生,就又有其他的神安排了另一番人類奧林匹克運動的起源以及百年輪回的接力等待,只等有一天,把“懊運”回轉於中共,奧運成事結局。

一系列的安排保證了中文翻譯後的“奧運”與天意“懊運”的同聲同效,並在此時分毫不差的在中共滅亡前夕讓其背上奧運,以“奧運”行“懊運”,中共越喊越衰。

這就是為什麼北京奧運如此怪象橫生的真正原因。人類的奧運與北京的奧運,的確不是一回事。

可以說,歷史上的奧運是上天為中共所安排“懊喪的運”的承載並因此而生發出的人間副產品,而北京奧運則是真正的“懊運”天意的回歸,是配給中共的獨門喪運。

看幾個北京“懊運”的片段,可能會幫助你理解深刻。

希臘大火燒了奧運采火點

自2007年8月24日開始,幾十年來最兇猛的一場大火使半個希臘陷入了一片火海。希臘南部伯羅奔尼薩半島的大火8月26日直逼奧運聖火的發源地——奧林匹亞古城遺址。古城遺址神奇般倖免於難,而每年奧運會舉辦前舉行採集奧運聖火儀式的地方卻被徹底燒毀。

據當地的消防人員透露,現代奧林匹克運動發源地內的神廟,四周是松木蔥郁的山林和高草,大火一度逼近距離保護地只有數米之遙。有人形容火勢最兇猛的時候,三分鐘就燒了六公里,簡直如同地獄,但是面對神廟,火卻不可思議的戛然止步,轉向而去,可是那個在2008年3月要為北京奧運採集奧運火種的儀式舉辦地卻被徹底的燒毀。

據說,在上屆奧運會閉幕前,火炬就有點苗頭不祥。2004年雅典奧運會上,聖火傳到雅典奧運組委會主席達斯卡拉基手中時卻意外地熄滅,當時現場所有人目瞪口呆,因為在奧運歷史上,火炬各種原因加在一起也就熄滅過五次。這是第六次不明熄火,下屆等著接火的北京最犯嘀咕,難道是在說無“火”可延。

果然,希臘大火更是燒得北京六神不安,倘若三尺頭上真有神靈的話,這不是明擺著,那些住在神廟裡的希臘諸神硬是以山火斷奧火,是存心與北京共爺過不去嘛。

奧火始終“火”不起來

北京奧運開局不利,接下來就一發不可收拾。2008年3月,北京奧運在希臘奧林匹亞城的彩火儀式,三次彩排,兩次點不著火兒。接下來是3月24日上午舉行的北京奧運點火儀式,天氣預報說有雨,只好把中午12點的活動改到11點。當天現場取火拚未成功,而是借用了預選準備的火種。當北京奧運組委會主席劉琪在希臘奧林匹亞城的彩火儀式剛發言時,包括記者無疆界秘書長RobertMenard在內的三名記者在眾目睽睽之下,突然展示其專為北京奧運製作的手銬五環圖,並高呼“自由、自由”,要求國際社會杯葛北京奧運,轉播被緊急煞車。

當天央視奧運頻道直播在希臘的北京奧運“聖火”彩火儀式的畫面上,居然有4秒左右居然清清楚楚的出現了一個鬼影怪異的圖像。其實央視奧運頻道剛開通就出事。2007年12月28日,央視體育頻道改名為奧運頻道新聞發布會召開。著名主持人張斌(原重慶書記張德鄰之子)的妻子、北京電視臺主持人胡紫微突然沖上主席臺,從張斌手裏搶過麥克風,沖直播鏡頭大叫,指責張斌在婚外和另外一名女性保持不正當關係。由於這是一次意義非常重大的新聞發布會,而且現場有眾多中外記者,現場實況錄像視屏很快在網絡流傳,境外媒體在第一時間都進行了相關報導。央視主持人的醜聞傳遍全球。



北京奧運火炬在法國傳遞遭遇激烈抗議,5次熄滅,
火炬手之一法國前網球手Arnaud Di Pasquale手持已
熄滅的奧運火炬,茫然若失。(AFP)

奧火愛滅沒商量

希臘奧運火炬接力開跑,第一棒是尼古拉澤斯,傳遞途中遭到一名西藏婦女的抗議。第二棒是前奧運游泳冠軍羅雪娟,到羅雪娟交棒時,才發現原定跑第三棒的希臘人沒到場。據新華網報導說,3月24日、25日都是陰雨連綿,怕熄火,火種車緊在前面帶路。剛駛入山區之時,又遇濃霧封路,十米之內伸手不見五指。

在以後的國外傳遞中,在巴黎傳遞時突然變了天,下起了小冰雹加雨,並遭遇大量法國民眾抗議,火炬五次被迫熄滅。在馬來西亞的吉隆坡傳遞時下起傾盆大雨來。在澳大利亞首都堪培拉的最後一棒點火儀式上,火焰神秘地自動熄滅。在日本,開始傳遞時沒有任何下雨徵兆,傳到途中下起雨來,火被大雨澆滅。在泰國選擇的火炬手都是老年人,無風無雨,慢跑而行,但還是持續不斷的熄火,外界倍感怪異。

有人搞了個北京奧火熄滅的部份統計,各位可以評估一番。

4月7日法國巴黎:遇激烈抗議,熄五次;4月11日布宜諾斯艾利斯:局勢失控主動熄火;4月18日印度:火炬多次無原因熄滅;非洲、日本、馬來西亞、泰國:火炬接受暴雨考驗多次熄滅;4月24日澳大利亞堪培拉:火壇無風自滅;5月2日香港:火炬兩度自動熄火;5月3日澳門:火炬再次自動熄火;5月4日海口:境內首棒火炬熄滅;5月7日廣州:火炬四次熄滅;5月8日深圳:因人群擁擠幾次熄滅火炬;5月27南京:跑太快了只好熄火等待;5月31日武漢:人多失控火炬熄火;6月6日桂林:火炬自己熄滅;6月15日重慶:火炬多次熄火;6月19日新疆石河子:28號火炬突然熄滅;6月20日西藏拉薩:珠峰火種突然熄滅。

奧運歷史上,從1976年起到2004年間的28年裏有記錄的火炬熄滅才6次,北京這一次大幅改寫記錄,全部熄了多少次,準確記錄已經無從認證,而北京使用的火炬卻是有據可查,採用了最先進的航天技術,可抗8級大風,萬米高空摔下火頭無損,卻是一路愛滅沒商量,奧火真懊火。

奧運福娃成巫娃

為配合奧運的5個圓環,2005年11月北京公布了奧運吉祥物5個“福娃”,分別命名為“貝貝”、“晶晶”、“歡歡”、“迎迎”、“妮妮”,取諧音“北京歡迎你”。

有網友將中國一連串的災難與福娃對應起來,說五個福娃分別代表著中國邁向奧運之路的五個大災難:帶有一個風箏形頭飾的福娃妮妮則代表了山東濰坊4月28日份發生的重大奧運宣傳火車相撞事故,該城正是以風箏而聞名;靈感來源於西藏藏羚羊的福娃迎迎代表了拉薩3月14日的流血鎮壓;頭部帶有火焰的歡歡代表了火炬傳遞過程中的抗議;熊貓形狀的福娃晶晶代表了大熊貓之鄉四川5月12日的大地震;藍色的魚形福娃貝貝象徵了6月間的南方洪水及北京贈送給香港象徵奧運五環的其中一條國寶中華鱘意外死亡。

西方媒體,稱之為“福娃詛咒”,這個福娃變巫娃的傳言在互聯網上被廣為流傳。北京以“8”字作為奧運吉祥數字,結果天災人禍的日期時間都與“8”字有關,更巧的是,出事日期是根據北京的先後順序完全倒轉過來,天下竟有這樣的巧合?



北京北頂娘娘廟位於朝陽區大屯北頂村,奇蹟般被
保留下來,作為了奧運景點之一。

北頂娘娘紅顏一怒

說起來奧運變懊運,北頂娘娘廟就是見證。

娘娘廟位於朝陽區大屯北頂村,北臨“水立方”、東臨“鳥巢”,是規劃之中必須拆除的破落戶。

2004年8月27日下午3點,當然未經娘娘點頭,幾個工人就被派去執行拆遷任務。結果剛拆了廟門,突然昏天黑地,一陣大風就開始狂刮,這一刮不要緊,竟然平地刮起了龍捲風。報導說,一股旋轉的黑色風柱在半空中席卷了整個“水立方”(國家游泳中心)工地,風柱有七、八米高,三、四米粗,旋風卷著黃沙將工地圍欄的鐵皮卷起十幾米高。狂飆把剛剛建好可抗7級風力的臨時建築物幾乎全部摧毀,整個建設工地夷為平地,現場陷入癱瘓狀態。44名工人受傷,2人死亡。

當時現場拍攝的錄像,重現大風狂掃的驚險過程。鐵皮像紙片一樣被風柱捲到高空,在水立方上空旋轉。幾十米高的不銹鋼旗桿折斷,一幢辦公樓也被風刮得整體傾斜,鐵架倒下砸在樓下的10多輛汽車上;還將一座工人宿舍整個卷了起來,又摔到地上,夷為平地,另有一幢辦公樓的整個屋頂被刮走。據說,這股旋風在工地的工棚停滯旋轉20分鐘左右。

這場百年不遇突然刮起的圓柱形怪風為“塵卷風”,把官府鎮住了,面對“塵卷風”襲擊區內卻完好無損、毫髮未傷的北頂娘娘廟,所有人都開始犯嘀咕,有許多工人怕真的冒犯了神仙,趕緊離開了“水立方”不幹了。當局也怕了,於是決定“保留這座具有文物價值的明朝娘娘廟,並撥款重新修復”。



綠藻蔓延奧運奧帆場地,藍海變“綠地”。

“綠色奧運”喊來綠藻

北京當局號召辦“綠色奧運”,結果真招來一片茫茫綠,卻是綠得人發慌。6月中旬,一直在監視中的奧運帆船比賽舉辦地青島海域,突然綠藻瘋長,原因不明,很快覆蓋了整個海岸線。面積延伸到海岸外數百米處,蔓延海域已達24,000平方公里(約相當於24個香港的總面積),1/3的比賽海域受影響,當地多個著名泳灘也是臭氣熏天。

當局開始動員學生、政府職工手工清除水藻,後來看到離奧運時間太近了,趕緊出動軍隊參與,當局還出動逾萬清潔工和志願者每日打撈,而正在青島受訓的一些外國運動員也加入了打撈行列,直至最近都尚未完全解決。

青島從來沒有見過這麼兇的綠藻,還偏偏要在奧運前刻泛濫,青島市長夏耕坦言:“規模之大,時間之長,其治理難度之艱鉅,歷史罕見”。

註定懊喪的鳥巢

奧運鳥巢的造型是個覆巢,俗話說,覆巢之下豈有完卵。鳥巢最怕的就是風雨,而鳥巢最初的封頂設計無法實現,不管是為了省錢,還是擔心承重,鳥巢的頂最後卻是沒有了蓋,說白了,是老天不讓其有蓋,為什麼?留給世人自己悟一悟吧。

有時間,大家都來見證鳥巢的懊喪之運。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