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家廖祖笙七一退黨:中共已亡 只剩軀殼(圖)
 
辛菲
 
2008-7-1
 
【人民報消息】今天是“七一全球退黨日”。近日退黨人數在加速增長,越來越多的體制內外官員、學者和民眾選擇退出中共。廣東作家廖祖笙今天正式公開聲明退黨。他今天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表示,聲明退黨,是因為我已經從忍氣吞聲被逼得走到忍無可忍這一步了。

廖祖笙表示,在中共所謂的“黨的生日”的今天聲明退黨,就是想告訴人們,中共已經消亡,只剩一個軀殼。他說,我自身的經歷,以及我親眼見證的中國老百姓的種種苦難,使我認清中共沒有人性的本質。雖然思想上早就不認同共產黨,而且早就不交黨費了,但還是覺得有必要正式公開聲明退出,作為一個見證。“蒼天為證,我已同它決裂!”。

廖祖笙表示,聲明退黨後,心裏反倒變得輕鬆和坦然了。他說,中共如果來抓我,只能進一步證明它的愚蠢和殘忍。我已經受夠了欺騙和愚弄,受夠了淩辱和恐嚇,我已經流盡了血流盡了淚,我已經沒什麼可害怕的了,我已經沒有什麼更多的可失去的東西了!我已經沒有什麼怕失去的東西了!

廖祖笙:閩籍作家,定居廣東多年。當過兵,經過商,上過大學,作過編輯、記者,以筆桿立過軍功,有多部散文隨筆集和長篇小說出版,在多家報刊開設過專欄。近幾年來,廖祖笙在網上連續發表多篇批評時政,社會亂象的文章。他原本寄望文字能起到改良社會的作用,在他痛斥教育積弊、筆鋒直指教育系統最高長官之後,獨生子廖夢君慘遭殺害,殺人兇手迄今逍遙法外,廖祖笙夫婦在為兒申冤上訪中多次遭到非法綁架和關押。




廖祖笙與兒子。

廖祖笙公開聲明退黨

廖祖笙在他的退黨聲明中寫道:“我──作家廖祖笙鄭重聲明:從即日起,我從形式上到精神上正式鄙棄錘子鐮刀幫,與中國共產黨一刀兩斷、再無關聯。血和淚凝成的現實,令我深刻意識到自己加入少先隊、共青團、共產黨的過程,不過是一個不斷受騙的過程,同時也是一個深受共產主義恐怖統治殘害的過程。在被篡改過的 ‘黨的生日’,我謹以此聲明紀念該黨在我內心的死去,同時,也向我慘烈遇害的獨子廖夢君表示深切的哀悼和痛惜。”

廖祖笙表示,這兩年期間,我更看清中共的罪惡,親眼看到很多人間的苦難,比如在北京,看到很多訪民多少露宿街頭,冒死上訪,不僅冤案得不到任何解決,而且被四處追打。另外,今年中國的很多地方都發生了多起流血事件,許多生命明顯死於變相的殺戮;有些信仰團體長期遭受當局殘酷的迫害,為持有不同的信仰而失去自由甚而失去生命者大有人在。

廖祖笙表示,種種事實、種種苦難,讓我更加認清中共的本質,決心退出中共,以明心志。他說,“我們從未邀請或推選過哪個組織來奴役自己,中國共產黨憑什麼一次次這般對待人民?人人有拒絕謊言欺騙、抵制暴政奴役的自由和權利,更有不甘遭受殺戮和迫害的自由和權利!每個人都是國家的主人,而非任何勢力的奴隸!”

“蒼天為證,我已同它決裂!”

廖祖笙自述,20歲參軍,次年立功,隨後入黨。回地方後,他漸漸發現這個黨成了腐敗、殘暴和謊言的代名詞,於是不願再繳納黨費並過所謂的“組織生活”。移居廣東的次年,他在所在支部的催促下,寄出了200元的黨費,之後就再未繳納過黨費。前不久有人對他說:“你應該也還算是一名共產黨員。”另外,有人要他補交黨費。

他說,雖然思想上早就不認同共產黨,而且早就不交黨費了,心裏已不是共產黨員了,但還是覺得有必要正式公開聲明退出,作為一個見證。“蒼天為證,我已同它決裂!”

他說,同時也是表明我的一種態度,老百姓是不可以任意被淩辱的,雖然我們沒有活路,但是我們可以選擇不與血腥中共為伍。

中共已亡 百姓忍無可忍

廖祖笙表示,我選擇在今天“黨的生日”退黨,就是想告訴人們,事實上中共已經亡黨了,只剩一個軀殼在那裏。雖然有的人因為利益被捆綁在裏面,但是背地裏都在罵共產黨,各個階層的老百姓更是對共產黨怨聲載道。

他說,“中共對老百姓的長期的紅色恐怖統治,已經完全黑幫化了,使中國人遭受諸多苦難。我本來是為它做過貢獻的人,也被它整得這麼慘。我已經從忍氣吞聲被逼得走到忍無可忍這一步了。”

廖祖笙表示,很多老百姓都在罵共產黨,也在起來反抗共產黨。這兩天發生的貴州百姓抗暴事件就是官逼民反的典型例證。他說,儘管中共多年來用暴力和謊言欺壓百姓,但是老百姓一直以來都是忍氣吞聲的活著,不過是想求得一個活路而已,但是現在很多人被逼得毫無生存的空間,被黑惡勢力任意折磨淩辱,因此很多人已經到了忍無可忍的狀態了,大規模的群體事件越來越多。

他說,別說將積蓄更多的社會民憤,別說群體性事件將層出不窮,就是哪天真的逼出了一場暴力革命,也是無需驚詫的。

“我已經沒什麼可害怕的了”

對於自己的公開聲明退黨,廖祖笙表示,無懼中共打壓。他說,我已經沒什麼可害怕的了!中共如果來抓我,只能進一步證明它的愚蠢和殘忍。

他說,我莫名其妙家破人亡,我兒子的冤案快兩年了,我曾經苦苦哀求,本來是1+1=2的事情,卻始終得不到解決。而且在國內我被公然非法剝奪著表達權和生存權。這個黨到底是一個執政黨,還是錘子鐮刀幫?如果是一個黨派,而非一個幫派,怎會黨惡佑奸到這般地步?!

廖祖笙表示,一個家庭被迫害成這個樣子,我已經被逼到絕境了,我還有什麼可怕的?!我已經受夠了欺騙和愚弄,受夠了淩辱和恐嚇,我已經流盡了血流盡了淚,我已經沒什麼可害怕的了,我已經沒有什麼更多的可失去的東西了!我已經沒有什麼怕失去的東西了!


***************************************************************

新唐人2008年全世界系列大賽公告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