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醒自己  脱离中共(一)
 
2007-7-14
 
【人民报消息】我是何许人也?我曾是一个老共产党员,一个从小就受党文化教育,由共产主义思想、观念塑造的人。我曾经认为我是共产主义的最后一个信仰者。现在看,我是一个在洪劫(巨大的劫难)中的识时务者,一个可以唤醒其他受害者的曾经受害者。

和共产党中的人谈心

共产党何许人也?共产党不是人,它不是一个东西。

共产党是一个组织,更根本上讲是一个幽灵,在人世间的表现,是一套思想、文化和一系列行为(运动)。《共产党宣言》开篇上说的:“一个幽灵,一个共产主义的幽灵,在欧洲上空徘徊。”陈再道第一次翻译这段话时,是:“一个怪物在欧洲漫步,它的名字叫共产主义。”

既然共产党不是人,那么那些仍然相信共产主义,相信唯物论、无神论、斗争哲学,坚持公有制、大公无私、为人民服务,并以此约束自己,自称是真正的共产党员的人,就有必要和他们谈谈了。没有他们的奋斗和牺牲,共产党不可能迷惑这么多人,也不会继续统治下去,那些贪污腐败的共产党官员,也就没有了立足之地。

我想和这样的共产党员谈谈心。那些权钱交易、买官卖官、贪污腐败的党员,不在此列。因为他们早就不相信共产主义了,早就明白共产党是个什么东西了。

不谈

我是曾一个老共产党员,现在我是一个在洪劫(巨大的劫难)中的识时务者,一个可以唤醒其他受害者的曾经受害者。我想和你(们)谈心,但现在也清楚,你们可能不愿意跟我谈。直率点的,可能直接跟我说,你不要谈这些,我很讨厌你说这些。委婉点的,可能说,别说这些了,我说服不了你,你也说服不了我。

如果是这样,我希望你看下去,因为这毕竟不是面对面的谈,你可以随时放下不看,也没有与法轮功人谈话的嫌疑。当然,你也可以立即就放下,扭头就走,那就等你心情好的时候再看。不过,我要告诉你,总有一天,你会到处找法轮功人,求他们给你谈一谈。

如果不是大法师父再三要求弟子们讲真相,救众生,我也绝对不会留下这些文字。为什么呢?这就好象我们谈起希特勒杀害犹太人,我们可以痛恨和指责希特勒、党卫军这些刽子手,也可以同情、悼念犹太种族的受害者,唯独对那些麻木的旁观者无话可说。他们真的不知道自己该听些什么,我们也真的不知道该对他们说些什么。

从根本上说,我根本就无法理解大法弟子为什么就非要讲真相,救众生,为什么非要不惜家破人亡、流离失所,不惜被关进监狱、失去自由、甚至失去生命也要讲真相,救众生,非要跟你们谈一谈。

谈玄

一个共产党员对我说,你不要跟我谈法轮功,我不相信那些玄而又玄的东西,你也别信那些东西了。你吃(共产党)的苦还少吗?

事实上,我跟你们一样,从不相信玄而又玄的东西,但法轮功这件事真的一点都不玄,它是一个事实,一个赤裸裸的事实,一个血淋淋的事实。这个事实包括:

法轮功从1992年传出,到1999年被取缔、镇压,在大陆上洪传了七年时间,炼功者遍布各个角落,在中国无人不知。

1999年7月20日,江泽民代表共产党取缔和镇压法轮功,已经八年了,有名有姓被迫害致死的超过三千人,甚至被活生生地摘取人体器官。更多的法轮功人被关进劳教所,看守所,监狱和精神病院,失去了工作,失去了家庭,失去了自由。

在与中国建交的近200个国家中,这种政策没有得到一个国家和地区的支持,连香港、澳门也不支持,所有的国家和地区,包括香港、澳门,都允许法轮功存在,没有发生一件自杀、杀人事件。

法轮功人是共产党镇压的对象。他们上访也好,发传单也好,挂条幅也好,无非是想说一句话,“法轮功不是邪教”。

这就是事实,这就是真相,一点都不玄的。对于这一点,法轮功人像神明一样清楚,共产党也像幽灵一样明白。所有的中国人都不敢说自己一点也不知道这件事情。过去,毛泽东手大能遮住天,现在,江泽民手大遮不住天了。

法轮功人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在讲真相,他们不会故意散发一个谣言为自己找麻烦,共产幽灵也清楚的知道自己是在掩盖真相,否则它完全有力量粉碎一个谎言而使法轮功人陷入困境。

法轮功人知道真相的力量有多大,共产幽灵也知道真相的力量有多大,但它不知道被掩盖的真相力量有多大,不知道越是花大力气去掩盖真相,真相的力量就会越大。

我知道,你也清楚,那些玄而又玄的神啊、佛啊、灵魂啊报应啊……你们并不一概排斥,你们真正不敢面对的、不想谈的恰恰是这些一点都不玄的事实和真相。

理解

法轮功人要散发传单,就要购买计算机、打印机、复印机、纸张等,花费大量金钱、时间,然后冒着危险去散发,坦然面对劳教所、看守所和监狱,他(她)们到底是为了什么?

法轮功本质上是一个信仰问题,而江泽民和现在的共产党就是理解不了信仰问题。江泽民曾公开说,我就不理解,你们美国科技这么发达,为什么还有宗教。他不觉的这是件丢人的事情。

所以,八年时间了,日本人都赶跑了,法轮功问题却没有解决。他(她)们可能被单位开除了,对单位而言,问题解决了。他(她)们可能被判刑,对法院而言,这个问题就处理完了。但这个问题并没有解决,对法轮功人来讲没有解决,对共产党来讲也没有解决。

如果法轮功是一个人,杀掉就完了。如果是一个家庭,诛灭九族就解决了。这么多人,杀又杀不完,理解又理解不了,所以共产党只能是越来越愚蠢,越来越暴戾,越来越丑陋。

迫害不是强大的表现,而是无能的表现。遥想当年,共产幽灵曾经是多么强大的一种思想,横扫天下,所向无敌,几乎所有的文化无不臣服于它。为什么现在就这样无能了呢?它是不是已经死了!

共产幽灵,现在的共产党,已经没有信仰了。所以,他们也理解不了别人会有信仰。你曾经告诉它们“物质决定意识”。现在,你应该告诉他们:一个没有精神的物质(东西),不可能在社会中存在。精神死了,物质就成了另一种存在了。

党性

我认识一对老党员干部,夫妇二人一生清正廉洁,没有收过别人一分钱。万不得已,收下一些老百姓的农副产品,也总是想尽办法让他们带走些其他物品。他们在顺境下总是想多为老百姓干些事情,在逆境中也从未给上司送礼行贿,以求官运亨通。他们对腐败深恶痛绝,对党的命运忧心忡忡。不与腐败分子同流合污,是他们最后的高贵。

他们的孩子同样清正廉洁,因炼法轮功被抓后,家里的天就塌了。为了救儿子,两位七十多岁的老人,放下最后的高贵,去送礼了,去行贿了,去犯罪了,这是怎样的一份折磨和屈辱。那位老母亲说,有好多次我都想给他们跪下,但最终还是没有跪下。

他们到底为此花了多少钱,他们不肯说。可以肯定的是,他们一生的积蓄都花完了,还借了外债,已经倾家荡产。

他们对孩子修炼法轮功不仅不理解,而且大声反对,竭力制止,是咬牙切齿的愤恨,是心惊肉跳的恐惧,但还是拿出一生的积蓄去救他们的儿子。

共产幽灵和共产党,这回你满意了吧。那些保持党员先进性的官员,坚决地镇压迫害法轮功,是一副什么嘴脸!那些受贿的法官,检察官,可能还有点人性,可能还手下留情,成为这对老党员感谢的对象。而一生信仰你的两位七十多岁的老党员,穿行在他们之间,到处是白眼,到处是斥责,把他们也当成了法轮功的人,却没有一个官员肯出来代表党组织同他们谈一谈。这是什么样的新局面,两位老人体会的是一种什么样的凄凉。

他们的行为当然不是行贿,不是犯罪。因为行贿是谋求非法的利益,而他们仅仅是为了救回自己无罪的孩子。因为信仰自由是宪法赋予的权利,是中国宪法赋予的权利。

“共产主义”

我还认识一位老党员,他的孩子被关进看守所后,一直不肯写悔过书。后来,他就不敢和自己的孩子住在一起了。

他相信共产党的话,认为痴迷法轮功就会走上自杀、杀人的道路。如果还没有自杀或杀人,就是还没有太痴迷。如果被关进监狱还不悔过,就是太痴迷了。一旦李洪志要求,他(她)们就会杀人。我说:这是共产党最想看到的,这是江泽民最想看到的,但是,迫害快八年了,它们还没有看到。

他说:我是个老党员,你也算个老党员了,我们还是应该相信唯物论和共产主义。我说,现在不行了,按共产党的党章,共产党员必须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我现在确实不这样想了,所以,也就不是个党员了。之后,我又加了一句话说,现在还有几个党员要为共产主义奋斗终生。他感到受了奇耻大辱,说这样的党员还有的是,你的话是对他们的侮辱。

共产幽灵和共产党,我也像他一样宣誓为你奋斗终生,也奋斗了三十多年,但现在不行了,因为我明白了。

我毫不怀疑有人愿意为百姓、为人民的利益奋斗一生,有人愿意把自己一生的积蓄和财富捐献给慈善事业。而你,共产主义或者叫科学社会主义,不是贡献出自己的财产,而是用暴力抢来他人的财产搞共产,杀富不济贫。现在真的还有共产党员愿意为此奋斗终生?如果有,我相信他们还算是比较正直的人,他(她)们一旦发现共产主义的荒谬之后,就会退出共产党。

而那些早就放弃共产主义,早就看清共产党嘴脸的贪污腐败的共产党官员,他们才不会退出共产党呢。他们才是注定和共产党同归于尽的人。

中邪

一个大法弟子因为散发法轮功传单和《九评共产党》被抓,至今已经两年多了,一直不写悔过书。两边的老人都认为他中邪了,中毒太深了,工作不要了,孩子也不要了,老人也不管了。“这不是中邪是什么?这不是害人是什么?”

共产幽灵,你看你获得了多大的成功。你成功的制造了群众与法轮功人的这种关系,甚至父子关系、母女关系,也成了这种关系。但是,共产幽灵,你就不想想,人是会思考的。人的亲情是割不断的。人不可能永远被邪恶控制。人们终究会思考这样的事实:把炼法轮功与工作、家庭、自由和生命对立起来的不是法轮功,而是你共产党。只有共产幽灵才会出这样的选择题:是要工作,还是要法轮功?是要孩子,还是要法轮功?是要自由、生命还是要法轮功?

人们和历史终究会作出这样的结论:只有最邪恶的东西才会出这样的选择题。共产幽灵以及共产党,你为什么要花这么大的力气,非要把自己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呢?

灵魂

一位朋友曾当面教训我说,现在都21世纪了,你这样受过正规大学教育的人,怎么还相信灵魂不灭?我赶紧说,不信,不信,我过去不相信灵魂不灭,现在更不信了。因为我明明白白的看到,许多活着的人,已经没有灵魂了。

我一生中看到的最令人毛骨悚然的故事是:在非洲部落中,发生了问题,老巫婆会说,“神”告诉她这个姑娘被妖怪附体了,所以给部落带来了灾难。然后,整个部落的人,就会高高兴兴地把这个姑娘砸死,煮熟以后吃光她的肉。在这个过程中,老巫婆没有灵魂,谁被附体了,是“神”告诉她的。姑娘没有灵魂,或被认为没有灵魂,附体的是妖怪。那些高高兴兴砸死姑娘并吃掉她的人,也没有灵魂。

万万想不到,在21世纪的文明时代,法轮功人会面对这样的局面。江泽民说,法轮功是邪教。法轮功人是被附体的。然后,一大批人就跟着欢呼,高高兴兴地镇压法轮功。被迫害的何止一个人,被迫害的时间何止一天,其残酷程度何止是致残致死。

那些发出迫害指令的人没有灵魂。
那些亲手迫害的黑手们没有灵魂。
那些麻木的旁观者们也没有灵魂。

只有法轮功人相信人有灵魂。而且相信那些麻木的旁观者、暂时的推波助澜者仍有灵魂。所以冒着失去工作、失去家庭、失去自由甚至生命的危险去唤醒他们的灵魂。

他们相信人有灵魂,这个灵魂可能是神佛给的,也可能是大自然给的,也可能是本来就有的。人可以不知道灵魂的来源,但可以确切的感受到它的存在,它被扭曲到什么程度,就会反弹到什么程度。

灵魂,终究是会苏醒的。

迷信

人是迷信动物,这正是人最可悲的一面。

人就是这样可悲,告诉他神佛能保人平安,他跪下就磕头;告诉他神佛是封建迷信,他拿起铁锹镐头,就把神佛砸碎,把庙烧掉;告诉他神佛是文物,很值钱,他就会去偷盗,甚至不惜挖开自己家的祖坟。

一百年前,中国的妓女都不肯接客外国人;现在,我们的大学生、研究生都拼命想找个外国人,不论贫富,贵贱,年龄大小。我们的老奶奶们,为了美,不惜把自己的脚缠成三寸金莲;我们的女儿们,为了美,非要把自己饿成皮包骨,体重正常、身体健康的姑娘们,反而满怀自卑和焦虑。

人就是这么可怜。告诉他人性善,他就会文质彬彬,待人和善,敬天敬地敬皇帝敬父母;告诉他人性恶,他就会认为人的善良都是伪装,都是别有用心,都是阴谋诡计,就只相信严刑峻法,酷吏暴政,遍地刁民;告诉他根本没有人性,人的本性就是社会性、斗争性,他就会去革命、去打倒皇帝、打倒地主资本家、打倒右派、打倒走资派、打倒六四事件的学生、打倒法轮功,就会去战天斗地、毁林造田,就会去污染环境,破坏生态。

一个人一生只迷信一种东西,实在是太幸福也太可悲了。一种迷信破灭,经过怀疑主义的洗礼,再迷信另一种东西,实在是很痛苦,也实在是太珍贵了。

现代科学证明:我们人类可以看得见、摸的着的物质,只占这个宇宙的不足5%;另有20%多,是看不见、摸不着,但可以证实的暗物质;还有70%多的暗能量,不仅看不见摸不着,也不能证实。同时证明:我们人类的所以知识,所有的科学技术,所有的文学艺术音乐,所有的文化和文明,加在一起,仍不足大脑潜力的 5%。

用不足5%的大脑,研究和认识不足5%的世界,果真如此,那个人要是告诉你他已经看破了红尘,他已经认识了社会、世界和人生,他已经什么都知道了,你千万不要迷信他。果真如此,你完全可以站起身来,睁开眼睛去发现自己的世界和人生。

按照共产党的理论,绝大多数人只能生活在一种社会制度下,我们万幸,既经历了半殖民地半封建的社会,又经历了新民主主义社会,还经历了社会主义社会,还经历了大跃进时的共产主义社会,实际上更像原始社会的社会。本来跳过去的资本主义社会,改革开放以后也已经亲身经历。万幸中的万幸,是那些右派分子、走资派、法轮功弟子,还经历了奴隶社会一样的劳动改造。

我们有充份的理由思考得更深刻一点,觉悟得更彻底一点。

科学

宗教太古老了,不仅证明不了上帝,反而常常危害上帝的存在。科学,只有科学,才能把我们引向上帝。日心说开近代科学之先河,科学家讲日心说时,一位老太太说,你们讲的是什么呀?大地,实际上是驮在一只大乌龟上。科学家问她,那么,那只大乌龟站在什么地方呢?老太太说,年轻人,你真聪明,能问出这样的问题。那只大乌龟站在另一只大乌龟上,实际上,这是一只乌龟驮着一只乌龟,一直驮下去的乌龟链条。科学家讲这个故事,是嘲笑老太太和原来的人类是多么无知。

之后,科学飞速发展,牛顿成了第一座高峰。在牛顿的世界里,宇宙是无限的。时间是无限的,过去这样,现在这样,将来还这样;空间也是无限的,否则,因为有万有引力,星球就会聚集在一起。

1929年,哈勃发现了红移现象,一个具有里程碑意义的现象:不论从哪个方向看,远处的星系都在急速地离我们而去。就是说,宇宙没有向一起坍塌,反而在膨胀。向前追溯,一百多亿年前,它们整个在一起,这就是后来的宇宙大爆炸理论。

这样,宇宙就有了一个起点,时间就是有限的了。宇宙还可以坍塌,所以空间也是有限的了。如此,经过几百年的科学发展,我们得到了一个结论:宇宙是一个爆炸膨胀-坍塌聚集-再爆炸膨胀的一个过程。这与一只乌龟驮着一只乌龟,一直驮下去的乌龟链条,有什么区别呢?

而进化论,更是用许多上帝代替了一个上帝。想想看,石头土块这些无生命的东西变成有生命的东西,不需要一个上帝么?水里的鱼变成青蛙,变成两栖动物,不需要一个上帝么?蜥蜴长出翅膀,两栖动物变成鸟,不需要一个上帝么?鸟长出乳房,卵生动物变成哺乳动物,不需要一个上帝么?

如果你相信社会存在决定社会意识,就应该研究一下法轮功产生的社会根源。如果你坚持唯物主义认识论,坚持实践出真知,像毛泽东说的“你要知道梨子的滋味,就必须亲口尝一尝。”就应该允许甚至鼓励党员都炼一炼法轮功。事实上,很多党员,很多久经考验的老党员都炼了法轮功,都打进了法轮功内部,共产党为什么不肯听听他们的看法呢?

科学的对待就会得出科学的结论,理性的对待就会得出理性的结论。

进化

问世间情为何物?直教人以生死相许。问世间权为何物,直教人以生死相搏。问世间钱为何物,直教人以生死相拼。

人为什么活着,说的是人活着的目的,生命的目的、价值和意义。这就是人的命运。弄清楚了,它是使命。弄不清楚,它就是天命。没有这个命,剥夺了这个目的,人就会真的去死,或者感觉自己成了行尸走肉。

人为什么活着,还有另一层含义,说的是人活着的基础。比如,人活着要有语言思维和文明,要有身体和大脑,要有细胞和生物大分子,要有原子、质子、中子等。

科学告诉我们:宇宙已经完成了四次进化,一是核子进化,完成了元素的形成;二是化学进化,完成了小分子到大分子的演变;三是生物进化,从单细胞到多细胞,最终形成高级生命;四是智能进化,完成了人类的创造。

单说生物进化,是在大约30亿年前,地球冷却以后,出现了内有DNA分子的细胞。今天遍布地球的所有生命,都是它扩展和经营的结果。它必须经常犯错误,来完成我们看到的所谓进化,直到产生人类。想想看,一系列的无数的错误产生了人类,这还不是奇迹吗?如果说这一过程是必然的,那肯定需要一个上帝;如果说这一过程是偶然的,那就需要好多个上帝。如果说这一过程是有目的的,那肯定需要一个上帝;如果说这一过程是无目的的,那就需要好多个上帝。

奇迹是违背自然规律的现象。这是一般人的看法,所以,人们会迷信也会否认奇迹。

奇迹是符合自然规律的现象,但这个规律我们还不认识。这是科学家的看法,也是他们研究自然规律的动力。

奇迹是符合自然规律的现象,这个规律也是我们已经认识的,但是我们仍然认为它很神奇,这是觉者的智慧。

人的一生,任何一个人,即使是最卑微的一个人,都是一个奇迹,都有确凿无疑的资格代表地球。他身体里的每一个原子,都可以追溯到太阳系形成前的那一次超新星爆发,他身体里的每一个细胞,都可以追溯到十亿年前的那个真核细胞。生命的长明灯数十亿年不息,何止万岁。

任何一个混蛋都可以中止这个进程,砍掉一个树木,践踏一株花草,杀死一个动物或者人。但是只有那些最优秀的人,才可以延长这个过程,进化成君子、绅士、圣贤,成为一个自觉的人。

这才是天道。所以你看到天兵天将灭亡中共,那不是奇迹。你看见共产党镇压一帮老头老太太,却把自己灭亡了,那才是奇迹。

(未完,待续)

(明慧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