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陆儿童奴工案震动国际 网民怒挞共产党
 
2007-6-17
 
【人民报消息】(人民报记者龚诚综合报导)据外电报导,中国大陆上千名儿童被贩卖至山西、河南砖窑场当奴工。他们由打手与狼狗看管,一天工作超过十四个小时,奴工中,最小的年仅八岁。这些奴工经常被工头拳打脚踢,酷刑折磨,甚至被打死、折磨死,以及惨遭活埋。

据报导,这些奴工部份是在巴士站、火车站被拐骗,有些则当街遭绑架,以人民币五百元(台币两千一百七十五元 )价码被卖到砖窑场,“他们被鞭打、挨饿,在不支薪下被迫长时间工作”。

十七岁爱子去年4月在郑州失踪,之后与其他父母遍寻失踪子女的蔡卫(译音 )说:“在砖窑场内,你看到孩子们身上有着各类疤痕,有些人的伤还在流血。”他表示,某砖窑场奴工因试图逃跑,背部惨遭热砖块烙烫。十七岁奴工张文隆(译音 )说,他去年3月上旬在郑州火车站被人口贩卖集团下麻药迷昏,被卖为奴,每天清晨五时开工,直至半夜,三餐只以腌渍菜与白菜果腹,他亲眼看过有人被打死。

一些父母们在千辛万苦找寻到孩子的下落后发现,在这些手脚并用、头发长得像野人一样的孩子中间,有的已经整整和外界隔绝七年,有的因逃跑未遂被打致残;有的孩子被监工用烧红的砖头把背部烙得血肉模糊。

这些孩子每天工作十四个小时以上,还不让吃饱饭,有时因劳累过度,稍有怠工就会被监工随手拿起的砖头砸得头破血流,然后随便拿起一块破布一裹了之,继续干活。

至于拳打脚踢,棍棒伺候更是家常便饭,有的孩子被打手打成重伤也不给医治,如不能自愈或伤情恶化,奄奄一息时黑心的工头和窑主就把被骗的苦工活活埋掉。

这些孩子身上都因为长期不洗澡,长满了牛皮癣似的皮屑,他们最小的只有八岁,八岁的孩子为了一顿饱餐是那么顺从,每天都干着成人都难以承受的重活。

童工的悲惨遭遇被揭露后,国际社会震动,海内外舆论哗然。大陆网民更是义愤填膺,在网上发出大量网贴跟贴,表达对悲惨童工的同情,以及对中共统治的愤怒。

网民怒挞共产党

有仍在上学的网民写道:看了视频,宿舍哭倒了一大片,希望从此再也别让“三个代表”给代表;再也不相信什么“和谐”;从那时再也没有极其膨胀的民族自豪感了;现在不鄙视反而理解那些死都要移民的人了;现在坚定了我不写“入党申请书”的决心了,坚决不写,死也不写。

部份网上言论更直指中国共产党,有网民写道:这就“伟大的社会主义中国”!这就是“和谐社会”!人民都当家作“奴”了!

一个叫海外客的网民写到:我要问一下中共执政当局:当年你们鼓动老百姓起来推翻了“万恶的旧社会”,现在你们执政的合法性又在哪里?

另有网民说:同胞为什么在自己的国土上成为奴隶?“新中国”成立了快60年了,原来我国还处于奴隶社会,原来我们离西方发达国家的距离不是100年,而是5000年~!

另有网民说:中国啊……让我拿什么来爱你。太心痛了。

有网民干脆直指:一个号称永远不倒的X府只能是暴政,其他都是妄想!GCD(共产党)看来是要灭亡的了~。G*C*D(共产党)早就烂完了,还指望它?

更有网民指出:这样下去,迟早是要官逼民反的,我期等着那天的到来……。这是一个mini版的犹太集中营,看看人家是怎么对付纳粹的!

一位网上作者撰文写道:看到令人目瞪口呆的山西黑窑报导,我不由自主就联想到了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指控。

文章说,黑砖窑被揭开之前,有谁想到过?有谁敢相信?!今天看到网络作家杨恒均的文章《中国再也不需要小说了》。杨恒均说,中国的现实会让他的小说被批评为缺乏想像力,因此他决定不写小说了。在谈到山西黑砖窑事件时,他愤懑的说:“我X它奶奶的!我写了这么久的小说,怎么就没有这样的想像力?怎么就无法幻想出如此泣鬼神、惊天地的惨无人道的故事情节?”

文章说,是啊,生活在所谓的“新中国”或从那里出来的人们,满耳朵灌的都是“祖国的花朵”、“盛世”、“崛起”、 “和谐社会”,怎么能想像到、怎么敢相信这样的事情?因此才有网民们狂风暴雨般的怒吼。这也让我想到高智晟律师的一句“名言”:只有共产党想不到的,没有共产党做不出来的。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