唤醒自己 脱离中共(二)
 
2007-7-16
 
【人民报消息】(接前文)

反华势力(1)

共产党清楚,稍微上一点年纪的人也都知道,一句“帝国主义亡我之心不死”,就足以使许多国人拒绝全部现代文明,完全丧失思考能力。一句“被反华势力利用”,就足以把要打击的对象置于汉奸、叛徒的境地,死无葬身之地,同时使国人的思想完全被控制。

共产党,你说与中国建交的国家有近200个,我们的朋友遍天下,为什么没有一个国家和地区,包括港澳,要自愿取缔和迫害法轮功呢?那些反华势力,反华的国家和地区,反对迫害法轮功是必然的,可以不去理它。你们的那些朋友,为什么也不支持你们?那些想支持你们的国家和地区,也找不出理由来支持你们,他们的痛苦为什么也被置之不理?

人们可以暂时丧失思考能力,但不会永远丧失思考能力。他们可以认为人权大于主权,但不会因此就赞成侵略战争;他们也可以认为主权大于人权,但不会因此认为,当政者的人权迫害就不该受到世界的谴责。美国在人权方面是进步的,我们应该学习;美国在人权方面仍有问题,我们也可以批评。但无论如何不能有这样的思考和结论:你美国士兵可以虐待几个囚徒,我中国政府就可以虐待几千万法轮功人。

我们看到的事实是,法轮功人不惜失去工作、家庭、自由和生命去散发传单,然后坦然地面对被抓进劳教所、看守所和监狱的结果,这样的人,需要什么样的东西,才能够收买和利用?

显然,外国利用的不是法轮功人,而是共产党取缔、迫害法轮功人的事实。更显然的是,他们利用迫害法轮功的事实,不是要反对中华民族和中华文明,而是在反对共产党。最明显的是,共产党没有利用法轮功改善自己的形象。你如果允许法轮功存在,像世界上任何一个国家和地区一样,全世界都会说,共产党向着信仰自由、言论自由迈出了一大步,你也可以因此带上尊重人权,保护信仰自由的桂冠。

共产党为什么就不能善待法轮功呢?

反共

我们都清楚,所谓的反华势力,实际上是反共势力。因为他们既不反对中华文明,也不反对中华民族。之所以称他们为反华势力,是因为共产党清楚,民族主义比共产主义更有号召力,也更能迷惑人。

1949 年以后,除台湾外,国内没有反华势力,也没有反共势力,就是那些被共产党打倒的人或团体,也都是忠于共产党的,是拥护和热爱共产党的。如:刘少奇、邓小平、四人帮、张志新等。左派拥护共产党,右派也是拥护共产党的;造反派拥护共产党,走资派也是拥护共产党的;镇压学生运动的士兵是拥护共产党的,参加六四事件的学生也是拥护共产党的。他们都是为了共产党好被打倒的。

法轮功人开始上访,也是对共产党的一种肯定。是认为公安部门背离了共产党的宗旨在胡闹,请共产党制止。在五年多的时间里,他们并没有反对共产党,他们认为镇压法轮功只是江泽民、罗干、李岚清等少数人的问题。直到共产党用大规模的、长时间的残酷镇压唤醒他们,才于2004年出现《九评共产党》,把矛头指向共产邪灵和共产党。

法轮功人终于认定,迫害法轮功的不仅是个别人,更是共产党,是江泽民和共产党互相利用的结果。因为,不管共产党代表什么,总书记总是代表共产党的。江泽民制定了这个政策,胡锦涛2002年就任总书记,2004年就任军委主席,至今仍没有中止这个政策。八年大规模的、系统的迫害,很难完全说是几个人的意志。

反党,在国外是很正常的。有执政党,就有反对党,反对某个党派的政策和主张,是每个人的政治权力。但在中国,这就是一个历史的转折点。在此之前,没有哪个团体敢打出反党的旗帜。这也是最大的慈悲,把矛头指向共产邪灵,是为了救度那些还可以救度的党员。

历史将证明,共产党的灭亡不是因为有人反党,而是因为没有人反党。所以,它才能在如此短的时间内,把一个无人反对全民拥护的党,演变成现在这个样子。

反华势力(2)

毛泽东有词《沁园春•雪》:“望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

想想文化大革命,回忆一下从未停止过的大批判,源远流长的中国文化大河是不是“顿失滔滔”?中国人的精神世界是不是“惟余莽莽”?就是现在,改革开放30年了,问一下年轻人,对中国文化中华文明知道多少,是不是依然“惟余莽莽”,眼睛里茫茫,心中亦茫茫。

一般人如此,国学研究院院长、中央文史研究馆馆长,也直言不讳说:我一向认为,国学不能救中国,也不能引导中国走向现代化。但现代化过程中必须重视国情,包括历史、学术、文化传统。因为他们是“一国固有之学问”。

就好象要改造和尚,必须重视佛经一样。就好象要对基督教搞统战,必须重视圣经一样。

我们说中国,说中华,当然离不开文化。这是中国之所以是中国,中华之所以是中华的根本。唐朝韩愈在《原道》中说:“孔子之作《春秋》也,诸侯用夷狄之礼则夷之,进于中国则中国之……今也举夷狄之法,而加之先王之教之上,几何其不胥而为夷也。”就是说,在孔子看来,诸侯中有用夷狄之礼的,就把他当作夷狄。夷狄中有用中原之礼的,就把它当作中原国家。现在却将夷狄的观念、制度凌驾于先王教化之上,用不了多长时间,不就都变成夷狄了么?

反对中华文化才是真正的反华势力。把共产邪灵凌驾于中国文化之上,甚至要狂妄地清除中国文化,才是真正的反华势力。

大师

温家宝总理问:现在的学校为什么培养不出大师?希望他能看看这篇文章。

今日中国为什么出不来大师,因为中国文化已经死了。只要比较一下犹太文化与中国文化,就可以很清楚地明白这一点。我们可以列举一下犹太文化名人。

耶稣和保罗 -基督教创始人
弗洛伊德 -精神分析学之父
大卫•李嘉图 -古典政治经济学创始人
基辛格 -美国前国务卿
奥尓布赖特 -美国第一位女国务卿
爱因斯坦 -相对论创始人
波尓和波恩 -量子力学创始人
费米 -原子物理学大师
海涅 -著名诗人
贝多芬 -音乐大师
毕加索 -著名画家
卓别林 -戏剧大师
……

犹太文化产生了一批又一批的大师,而且还在源源不断地产生着大师,中国文化却没有了这种生生不息的能力。因为中国文化被共产文化代替了。中国五千年的文化被冰封雪藏。正所谓“长城内外,惟余莽莽;大河上下,顿失滔滔。”冰天雪地之上只剩下上蹿下跳的红色,里外都透着妖气。正所谓“红装素裹,分外妖娆。”

因此中国只能出共产文化的“大师”,中国也确实出了这样的“大师”。所谓现代的马列主义,当代的马列主义,马列主义的思想家、政治家、军事家,可惜的是他们都不被世界公认。而被世界公认的是共产党中敢说常识的人。象说“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的毛泽东,象说“贫穷不是社会主义”的邓小平。问题是,能说“资产阶级就在共产党内”就是思想大师,能说“贫穷不是共产主义”就是理论大师,整个社会还需要什么文化。

因此,中国只能出“政治”大师。因为在中国,经济问题不是经济问题,而是政治问题;文化问题不是文化问题,而是“政治”问题;教育问题不是教育问题,而是“政治”问题;宗教问题不是宗教问题,而是“政治”问题。那些经济学家、人口学家、教育学家、宗教领袖、艺术大师……只要学不会马列主义,成不了“政治”家,就别想成为大师,连饭碗也别想。但是,他一旦学会了马列主义,一旦用政治观点指导自己的研究和工作,他们就会成为本行业的小丑,成为业内人人都恭维却人人都瞧不起的小丑。

这是一个不需要大师也产生不了大师的时代,这是一个需要群众也产生了最好的群众的时代。党需要公有制,农民就成了公社社员,工人就成了领导阶级,资本家也都拥护公私合营;党需要改革,农民都搞家庭承包,工人大都下岗失业,企业也都变成了私有财产;党需要英雄母亲,全民族都多生快生,形成一个又一个生育高峰;党需要控制人口,所有夫妻都拥护一孩化,还有7%~10%的夫妇患上了不孕不育症。党不但要管干部,还要管人才,你听话肯定成不了大师,你不听话更成不了大师。因为你的对手力量太强大,而它的思想又太渺小,它决不会跟你进行思想上的交锋,而你也觉的它的思想不值得批判。

所以,犹太文化还是活的,既产生了“打你左脸,就把右脸也给他”的宗教,也产生了斗争学说;既产生了上帝创造世界的迷信,也产生了众多的科学家;既产生了一批又一批的富翁,也产生了一批又一批的诗人、画家、音乐家和戏剧大师;既产生了一批经济界的奇才,也产生了一批政治界的领袖。而我们的文化已经死了。因为没有了自己的文化,我们学会了很多思想,唯独不会自己思想;我们拿来了很多主义,唯独没有自己的主意。

没有中国文化的复兴就不会产生大师。

搞政治

在中国,只有共产党可以搞政治,只有共产党的党魁可以搞政治。别人要想搞政治,或者被指责是在搞政治,就死无葬身之地。所谓“讲政治”,实际上是“讲控制”,“讲服从”,并不是真的讲政治,更不是真的搞政治。

在共产党眼里,一切都是政治,政治就是一切。政治、经济是政治,文化、教育也是政治;天道、天性是政治,人道、人性也是政治;你喜欢政治,加入共产党是政治,你不喜欢政治,拒绝加入或者退出共产党更是政治。所以,共产党说法轮功人是在搞政治,全世界都很容易理解。

只有法轮功人不知道什么是政治,所以,他们在被镇压后,还不断上访,还想让各级党委、政府明白真相,直到他们认识到,这是不可能的。他们转而向民众讲真相,用几份传单,几个条幅,对抗铺天盖地的电视、广播、报纸、文件的诬陷,仍认为镇压法轮功的是江泽民等少数几个人。但镇压一天也没有停止,终于让法轮功人明白,镇压法轮功的是江泽民,也是共产党。于是,《九评共产党》问世。

反对共产主义和共产党还不是搞政治吗?江泽民终于可以向全党证明他的高瞻远瞩,法轮功终于被证明是搞政治的了。而共产党却突然不会搞政治了。既不批判《九评》,也不制定法律说传播《九评》犯罪,掌握着几百万军队警察,掌握着所有的法庭监狱,掌握着电视广播报纸等所有媒体,却完全没有了回应能力。共产幽灵和共产党,你为什么花这么大的力气,自取其辱,自取灭亡?你的敌人,再搞阴谋诡计陷害你,都不可能如此天衣无缝,鬼斧神工。

既然你花了如此大的气力,终于教会法轮功人搞政治了,终于使人认识到法轮功是在搞政治,那么你就应该立即把法轮功人释放。因为,你自己说,中国现在是法制社会,中国现在没有政治犯。

思考

中国有整整几代人,自40年代到60年代出生的人,是从文化的荒漠中走过来的。中国文化是封建主义文化,西方文化是资本主义文化,苏联东欧是修正主义文化。他们没文化,他们只会批判,18岁时象个孩子,38岁时象个孩子,58岁时还象个孩子。他们现在有47-67岁,正是主宰这个世界的时候。

马列主义、毛泽东思想成了他们的思想。不仅是指导思想和统治思想,而且是全部思想。所以,与其说他们有了思想,不如说是被思想拥有了,成了一种物质力量,成了奴才,一种会赞美奴役和迫害的奴隶。

他们好象学会了思考,实际上却被一套思维方法控制着,选取它认同的现象和事实,摒弃它不接受的现象和事实,批判对立的现象和事实。这套思维方法变成了人们的大脑,成了决定人们思维和行动的东西。

而真正的发现和创新,从来就是产生于理论解释不了的现象和事实中,产生于主体的惊奇和神秘感中,个体的觉醒更是如此。爱因斯坦说:我们所能体验的最美妙的情感就是神秘感,它是一切艺术和科学的源泉。一个人没有这种情感,他就不再好奇,如同行尸走肉,跟死了一样。

人有小的时候理解不了的东西,有一生理解不了的东西,也有一代人甚至几代人都理解不了的东西。如老子、释迦牟尼,如宇宙、生命,如天道、人性。理解不了,应该保持一份敬畏。理解了,会使自己的人生得到升华。牛顿说,他的成功是有幸站在了巨人的肩膀上。人们都说牛顿谦虚,而事实上,能站在巨人肩上的,都是巨人。这是非常不容易的。

只有小人得志时,只有理解不了别人又要统治别人时,才会妄想打倒那些文化巨人,把民族推向灾难。自己很低,又要统治别人,不打倒那些高人怎么办?不打倒基督、打到释迦牟尼、打倒老子,那些神父、和尚、道士,怎么会接受“三代表”的领导呢?

神通

法轮功讲神通(特异功能),也承认修炼法轮功可以成神成佛。有些修炼者因此走進修炼的大门,很多人也因此指责法轮功是迷信。法轮功从1992年传出,到 1999年被镇压有7年时间,从镇压到现在又过去了8年时间,我们没有看到神通大显的事情。特别是被镇压之后,迫害每天都在发生,我们也没有看到法轮功人神通大显。

如果他们可以神通地出入任何地方散发传单,如果他们可以神通地出入监狱,解救那些被迫害的同修,如果他们可以神通地处罚那些迫害法轮功的恶人,人数不要太多,只要有十人,中国也早已经天翻地覆。但是,我们没有看见,也没有听说这样的事情。这可以有两种解释,或者他们根本没有神通,或者他们有神通但没有施展。

如果他们根本没有神通,他们应该感到上当受骗,从而退出法轮功,这样的人是有的。但是其余的人呢?那些根本没有神通也不追求神通的法轮功人,靠什么继续留在法轮功中呢?人间的一切都不要了,神通也没有,他们要的是什么呢?

如果有神通而不施展,别人就会认为没有。从孙中山开始,就说没有神,证明的方法就是砸碎神像,说:有神可以报应我,可以惩罚我,结果没有。这种证明方法传到共产党手里,文化大革命里砸了那么多神像,受惩罚的事都被掩盖起来不许流传,所以很多人都以为没有受惩罚的事。相反,人看到,受到惩罚的反而是那些想保护神像佛像的人。

然而,你却不能用这种方法证明魔鬼不存在。你不能毁掉希特勒、斯大林的塑像,也不能毁坏毛泽东、萨达姆的塑像,然后说,有魔鬼你就惩罚我,报应我。那样,你就真的会被杀,被流放,被打入地狱。

如果他们没有神通还相信法轮功,这真是个奇迹。如果他们有神通,在受迫害时还不施展神通,那就更是个奇迹。他们拿定主意用血肉之躯面对共产党,八年之后还依然存在,这对共产邪灵和共产党来说,也是从未见过的奇迹。

真、善、忍三字,真有如此神通?

胜败

江泽民说:我就不信共产党战胜不了法轮功。他把法轮功当成了敌人,当然要战胜。但是,法轮功唯一的要求就是修炼,包括炼功、看书、用真善忍约束自己。这样一件事情能被战胜吗?

法轮功被镇压后,还有人坚持在公园炼功,被抓起来了。有人上访,向各级党委反映情况,被抓起来了。有人散发传单,被抓起来了。现在公开炼功的没了,上访的也没了,传单也不会永远发下去。谁都知道法轮功是公开的,是共产党把它变成秘密的了,变成地下的了,共产党就胜利了么?一些人就是不放弃法轮功,认为炼功没有错,上访没有错,讲清真相没有错。你把他关进监狱,就胜利了么?一些人害怕被开除公职,害怕被关监狱,被劳教,写了悔过书、保证书,共产党就胜利了么?

看看历史录像:在文革中,寺庙里的和尚胸前挂一个大牌子,上面写着“什么佛法,全是放屁!”共产党就胜利了么?这是愚蠢的胜利,是把别人摔在地上,也把自己的人格摔在地上,是兴高采烈地欢呼自己被钉在历史的耻辱柱上。

不知道共产党能不能明白,这样的胜利不是胜利,也不是失败,而是自杀式的灭亡。表面上看,共产党是从胜利走向胜利,社会主义改造胜利了,大跃进胜利了,反右胜利了,文化大革命胜利了,镇压六四学生胜利了,镇压法轮功胜利了。而正是这一个胜利加上一个胜利,使自己欢呼着走向灭亡。

没有对手,没有失败作为对立面,只好由胜利和灭亡构成对立统一。共产幽灵,你一个西方过来的外国幽灵,能明白这个道理么?

神话

共产党心里明白,现在承认没有战胜法轮功会很没有面子,但宣布战胜了法轮功会显得更加愚蠢。所以只好把脑袋埋在沙子里,全面彻底地回避这个问题。虽然如此,但要说法轮功会战胜共产党,你肯定认为是在痴人说梦。

说发几张传单,就能推翻共产党,连共产党都不信。共产党相信的是“枪杆子里面出政权”。在历史上,官兵有长枪大刀,老百姓有铁锹镐头,改朝换代还有可能。现在解放军有飞机大炮原子弹,老百姓有铁锹镐头,想推翻政权根本没有可能。何况法轮功人不杀生,你给他刀枪他也不会用,全国迫害死了这么多法轮功人,也没听说一起报复案件。说法轮功人能推翻共产党,除了痴人说梦,根本没有别的词汇可以形容。

共产党要灭亡,只能是天灭中共,神灭中共。可是,在中国,共产党就是天。而神根本不说话,神就是说话,也是“神话”,人们也是不信的。

天灭中共,神灭中共,是说共产党在自己毁灭自己。如果少数地方和部门腐败,人们只反贪官不反“皇帝”,还会对皇帝和清官寄予希望。如果大多数地方和部门都腐败,甚至司法腐败、吏治腐败,人们会想换一个“皇帝”和一批官吏,还会对共产党的理论寄予希望,期待实践这个理论的真共产党。如果思想和理论都腐败了,那就没有一块净土了,就腐朽了,就要灭亡了。

在共产党的理论中,共产党存在的基础是社会主义,如果要搞资本主义,就不需要共产党领导。而社会主义的基础有三:经济上的公有制,政治上的工农联盟,思想上的马列主义。

现在,只要睁开眼睛,就会知道全民所有制快没有了,县一级没有了,地市一级也没有了,省部级的也在日益减少。代表最广大人民群众根本利益的共产党的领导人,没有一个人敢站出来,向全民所有制的主人们说一说全民财产的去向,说一说是谁允许他们把全民所有制改成国家所有制,又把国家所有改成政府所有、官员所有。

只要睁开眼睛,就会承认那些下岗的国有企业职工根本不是主人,既不是国家的主人,也不是企业的主人,而工农联盟早已被官商勾结代替。所谓权力属于人民,权力是人民给的,也看不到一点影子。在台湾,你可以看到贿选,看到那些官员讨好百姓;而在大陆,你只能看到和听到买官卖官。

只要睁开眼睛,你就会看到各级党校,那些马列主义的殿堂正在贩卖文凭。你说是假文凭,他是真的党校,是真的公章。你说是真文凭,它的持有者确实是花钱买来的分数、买来的文凭。

一边腐败一边宣传形势大好。形势越好越能掩盖腐败纵容腐败的发展,腐败越严重越需要形势大好来掩盖,二着互为因果,互相促进,还有比这更快的灭亡之道吗?

奇迹是符合规律的现象,我们也知道这个规律,但还是认为很神奇。就象共产党灭亡,我们知道恶有恶报,知道思想腐败了就会腐朽,腐朽了就会灭亡,但还是认为很神奇。

(待续)

(明慧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