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突然意識到我早已上了FBI名單(圖)
 
李建中
 
2007-6-25
 
【人民報消息】中共駐外使領館對留學生及訪問學者的監控已經是長期以來的一個公開的秘密了。尤其是早期的留學生都是公派,因此當地的使領館就成為了這些公派學生學者的上級機關。很多海外的中資企業也是屬當地使領館監控。對於學生會的監控曾經在1989年的“六四”運動中癱瘓,但是近幾年又在逐步加強。

我曾經在1996年擔任美國加州理工學院華人聯誼會的主席並且擔任美西南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的常務理事兼首席學生代表。幫助中共駐洛杉磯總領館做了很多不該做的事情。由於當時幾乎所有在南加州的中國學生的活動都是由總領館指派我和我的一個大學同班同學去安排的,因此我當時在洛杉磯的華人區裏一直是“小有名氣”。

我對於總領館如何監控學生很清楚。我的親身經歷也是給那些至今仍然不悔悟還在跟著共產黨跑的學生會幹部一個借鑑。

“大部份學生根本不知道我們在幹什麼”

第一,我想要告訴大家的是這些人為什麼想要做學生幹部。雖然有些學生會幹部確實想要給學生做點事情,但是大多數學生幹部都是為了個人利益而打著學生會的旗號。

就拿我個人來講,我當時真正的動機是想要發財,出名也是想要發財。對於一個沒有雄厚資金做支持,沒有顯赫地位的父母做炫耀的留學生幹部來講,學生會就變成了他們手上所能利用的工具。我們經常打著學生會的名義出現在各個場合,其實大部份學生根本就不知道我們在幹什麼。

學生會幹部常用全體學生名義在媒體發表言論

當我們以他們的名義發表聲明的時候,他們還都被蒙在鼓裏。當然當他們聽說這些都是領館的指示之後也就很少說什麼。很少有來自大陸的留學生敢於挑戰領館的權威,那對於他們的親屬,他們的護照延期以及回國探親都會帶來災難性的後果。

大部份參加學生會的同學都只是想要跟其他中國同學保持聯繫,增加一些課餘生活。他們從來沒有給我們任何授權來代表他們發表任何觀點,而我們這些學生會的幹部卻經常用全體學生的名義在報紙,廣播和電視中發表言論。

對親共僑領存戒心 領館認為學生“可靠”

第二,我要談的是為什麼領館要利用學生幹部。記得有一次領館的教育參讚把他們的真實想法告訴了我。他說他們從來就不相信當地的僑團首領,只有學生最可靠。

尤其是涉及到安全問題。比如就拿當年的美國加州僑界老大“陳文英“來講。總領館雖然經常讓她坐在僑界第一把交椅上,甚至連江澤民到洛杉磯訪問都稱她為最值得信賴,可是實際上領館一直對她抱有戒心,懷疑她是雙面間諜。

僑界社團往往虛張聲勢,名號很大其實就幾個人,而且內部勾心鬥角為一點小利而相互暗算。這些人很多都對美國社會和法律有所認識因此對總領館布置的任務陽奉陰違。他們不像學生那樣容易欺騙,很多人都是在給領館演戲看。尤其是在法輪功問題上他們大多數都知道是中共在撒謊,但是在利益的驅使下又要昧著良心為共產黨說話。

因此很多人都是在背地裏告訴我們實際上同情法輪功。比如陳文英曾經告訴我說她在大陸高層的了解認為法輪功遲早會被平反的。當陳文英作為間諜被抓,羅文正升任僑界老大之後跟我說:“他也不同意中國對待法輪功的做法,但是作為美國公民他不能干涉中國內政”。還有更多的現任僑領都在不同場合把他們的真實想法告訴我。

一個曾經公開批判法輪功的僑領還於一年前在大會上公開宣布退出共產邪黨。因此對於領館來講,僑界領袖是靠不住的,欺騙並利用大陸學生也就成為他們必須努力的方向。

所有大陸中國學生會都有總領館的資助

第三,我介紹一下領館是如何監控學生的。他們主要的方式是通過學生會的幹部。因此學生會的資金,學生會的章程,學生會幹部的選舉, 以及學生會的活動就成為他們所監控的目標。

所有大陸中國學生會都有總領館的資助,在他們向學生會提供資助的同時,他們要求學生會幹部去領館匯報工作。很多學生會的章程都必須經過總領館批准,比如哥倫比亞大學中國學生會的網站上所登載的會規中明確註明是得到總領館認可的。

為防止學生會失控,很多學生會幹部的選舉都在小範圍中進行。比如像哥倫比亞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的章程中就明確規定學生會的主席是由執委會選舉產生,而新的執委會又是新主席任命。這樣他們就可以不斷加強總領館的控制。感覺就像照搬大陸的那套體制。

而真正占大多數的留學生卻被排擠在選舉及被選舉之外。這種在美國施行大陸的集權做法很不得人心,因此部份學校學生會開始施行民主選舉制度讓總領館很惱火。就拿加州理工學院來說,學生們為了脫離總領館的干涉不僅拒絕了總領館所規定的“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的稱號,而且採取公開選舉的方式,甚至還曾經選舉出香港同學和臺灣同學擔任會長,使得總領館在一旁乾著急。他們曾經對我說:“就你們學校最難管”。

為了盜用中國學生的名義,總領館後來又召集了部份值得他們信賴的人員成立大西南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企圖以此來代表各個學校的學生會。然而,這種非法的活動遭到學生的抵制,沒有多少學生配合。因此當我看到紐約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抵制中國舞蹈大賽的征簽信的時候,第一感覺就是領館在玩把戲,把學生會幹部當炮灰,欺騙大多數的學生。

學生會活躍份子早成FBI注意的對象




1997我第一次接到來自FBI的電話。從談話中我了解到這些學生會的積極分子及僑界的所謂僑領都早已在FBI的注意之中。

第四,在美國,共產主義是遭唾棄的,學生會的活躍份子往往成為FBI注意的對象。我第一次跟FBI打交道是1997年美國洛杉磯舉行香港回歸慶祝大會上。我作為安全方面的負責人與前來“支援”的FBI官員見了面。

那時候感覺他們很神秘。沒想到一年多之後我第一次接到了來自FBI的電話。當時心裏很緊張。在約談的餐館,FBI的探員直截了當的問我為什麼一年多沒有露面。在幹什麼。我回答說我剛剛學習了法輪功受益很大,不想再為金錢,名氣活著。想要認認真真的修煉自己做一個好人,不再參與任何政治活動。並且把我當時對於真善忍的理解講給他。

“我這時突然意識到我早已上了FBI名單”

我這時也突然意識到我早已上了FBI的名單當中。這個探員顯然對法輪功這個陌生的名詞不感興趣,因為那時中共對法輪功的迫害還沒有開始,甚至連洛杉磯的個別領館官員都想要學法輪功。

他感興趣的是我們當時的學生會主席的情況,和天津海外聯誼會會長的情況(我當時雖然仍然是副會長卻早已不再參加任何活動)。從談話中我了解到這些學生會的積極份子及僑界的所謂僑領都早已在FBI的注意之中。

中國,中國人,華人,中華民族,中華文化,中國文化,共產黨,共產文化,真正的中國歷史和現在書本所講的歷史這些概念在很多華人尤其是剛剛從大陸出來的年輕學生中仍然比較模糊。很多人以為被共產黨篡改了的文化就是中華文化,把幾千年的中華文明當作糟粕去批判,把共產黨的集權統制當作合法的中國人的代表。

其實真正摧毀中華文化的正是這些打著愛國主義旗號幹著為私為己,強掠民膏的共產邪教分子。要想讓中華大地重見光明,要想讓中華兒女在世界舞臺中以古老文明,禮儀之邦來樹立我們自我感到榮耀的形象,首先要做的就是清除共產邪黨以及它灌輸在我們每一個人頭腦當中的共產流毒。


---------------------------------------

新唐人電視臺隆重推出“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