前馬來中國留學生揭露被“同學”監控經過
 
2007-6-26
 
【人民報消息】紐約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合會干擾“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一事引起軒然大波,引發外界對中領館操控海外各大學的中國留學生會,利誘學生會的頭頭充當中共特務等問題的思考。曾在馬來西亞留學的中國學生吳先生,也是一位法輪功學員,他在接受大紀元採訪時講述了他在馬來西亞公開了法輪功學員身分以後,持續被一些中國學生監控和騷擾的經過。

大紀元記者李茹嵐6月26日吉隆坡報導,吳先生曾於03至06年就讀於馬來西亞一所私立大學。他表示一些本來是很普通的中國學生,在知道了他煉法輪功以後,開始不尋常的密切關注他的一言一行。他說之前他也跟這些中國留學生來往,沒有什麼異樣的感覺。

他在念書時通過同學介紹,開始修煉法輪功。在他的法輪功學員身分公開後,他就發現這些平日一起相處的同學對他有了不一樣的態度,對他行蹤進行監控。

“其實我剛來馬念書不久,就有一部分中國留學生倡議成立中國留學生學生會,並且還跟中共大使館教育部門的官員接觸,請他們幫助,但校方沒有批准,後來這件事就不了了之。但是根據我觀察,我發現他們還跟大使館的人有來往。”

即使沒有成立學生會,但他們還是利用學生的身分對中共認定的目標人物進行監控。 “他們還監聽我的電話。我怎麼發現的,因為我在馬來西亞打電話回家一分鐘四毛五。但後來我發現打電話花費量顯示一分鐘九毛錢,表示兩個人同一時間內使用同一部手機。此外,我打電話回家,家人聽見電話裏有吵雜聲、其他人的說話聲,我卻聽不見。我就懷疑我的手機是否被監控。”

“給我印象最深的事,在我快要畢業,學生簽證快要到期的時候,他們最關心的是我什麼時候回國,有什麼打算。反覆的提,有機會就問。”

他表示,當他們反覆追問關於他的未來動向,以及他對法輪功信仰的堅定程度等問題時,他就覺得有點厭煩,並察覺他們有問題。

吳先生說,其他一般的中國學生並沒有被這樣監控,而他的同是法輪功學員的女朋友和另一位中國學生被這樣密切注意行蹤。

這些“中國留學生”還會利用其他國際的外國學生監視吳先生的行蹤。“當我注意到他們很關注我的一言一行後,我也比較注意他們,他們也開始覺察到,就採取另外一些措施對我進行關注。他們利用一些跟我住在一起的外國學生對我監控。當我出去時,他們會問我到哪裏去啊、幹什麼啊、背包裏有些什麼東西啊等。

“有時他們也會拐彎抹角的問我對法輪功的看法、最近在做什麼、對中共的看法等等。還問,畢業後是留在馬來西亞還是回中國。他們都通過外國學生的渠道,以比較隱密的手段,得到一些他們想要得到的信息。我覺得我的人身安全受到威脅。”

吳先生懷疑這些所謂的中國學生也欺騙其他外國學生,讓他們對法輪功產生敵對態度。“跟我住同一棟公寓的外國學生,其中一些國家政府跟中共來往比較密切的,開始他們對法論功的印象比較好,但後來我看見中國留學生跟他們接觸比較頻繁了以後,他們的觀點慢慢在轉變,對我態度不太友好。”

“以前他們都會關心我學習的情況啊,中國的文化等方面,對中國很感興趣。後來我公開我煉法輪功,他們跟那些中國學生接觸以後,就很關注我對法輪功的看法,問我為什麼煉法輪功,還有我以後會不會回國、回國會不會再煉等一些關於我人身安全的問題。感覺到他們言辭態度不友好,並非出自對朋友的關心,而是想要得到一些信息。”

吳先生呼籲這些被中共操控、利用來為中共做事的學生,不要被中共利用了他們的愛國情操,來為它們做事。“中國”和“中共”是兩個不同的概念,愛國不等於愛黨。


******************

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詳介


誰有幸參加這個舞蹈大賽,誰有大福氣!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