MIT校友就中共特務問題致留學生公開信
 
2007-6-21
 
【人民報消息】

親愛的學弟學妹們:
你們好!

八年前,當一場慘烈的腥風血雨在神州大地肆虐時,你們可能還在忙著升學考試,也許聽家長朋友們提到過,也許從撲天蓋地的宣傳中聽到過,關於法輪功的種種傳說……

隨後,你們很快淡忘了那一切,因為每日的功課繁忙,因為花一樣的年紀裏,有太多美好的東西讓你們沉浸其中。然後,你們通過自己的努力,幸運地來到了這片自由的土地。

你們人在美國,是否心也在那邊?是否希望世界不但驚異於我們的經濟發展,更希望我們五千年文明古國的精華與傳統,能一點點地融入西方人的心田,讓他們打心眼裏佩服我們、敬重我們?

有一天,當一家華語電視臺,將一臺傳統古典的歌舞晚會,送至五洲四海,成為東西方人共同拍手叫好的盛宴時,你說我們是該高興自豪,還是去打壓誣衊?

有一天,當有一個團體竭心盡力,第一次將古典的中國舞蹈,搬上了世界舞臺,是該為之擊鼓而呼?還是隨著少數人的號子,人云亦云?

你們從 NYUCCC 的網站上,看到了關於對新唐人全世界中國舞大賽以及法輪功的滿紙荒唐言。說實在的,除了鎮壓之初及後來中領館發布的資料裏,我們還真沒看到過這樣徹頭徹尾的仇恨宣傳和經不起任何推敲的謊言。

我們也是和你們一樣,都是留學以後留美工作的,我們知道學校的CSSA(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或 CCC是怎麼回事,因為我們也曾經身在其中,也做過 CSSA 主席或跑腿的。正常一點的,就是那些熱心的、喜歡張羅的,建個聯絡網,給身在異地的學子們解解鄉愁,幫幫忙,這些都屬於一個學生社團的正當活動,無可厚非。

但不正常的,當超出一個學校的學生社團的性質與宗旨範圍時,他們就會有人假藉 CSSA 的旗號,執行一些“特”殊的任“務”,簡言之,就是幹著“特務”的事情。誰都知道 CSSA 是拿著中共使領館錢的,領館每年給個幾千上萬的活動經費,這已經是不爭的事實。

每屆的學生會主席是換的,可有一些“元老”卻常常不換,說白了是有意識、有目的地待在那裏,所謂鐵打的“元老”流水的“主席”。他們可能不是什麼主席、副主席,可是學生會的事情,尤其是與政治問題相關的,常常都是他們說了算,因為和中共使領館的特殊關係,他們總是能在第一時間聽到旨意,奉命而行。

舉二例為證:2003年麻省理工學院 CSSA 在網上公開的年底結餘經費就有2萬5千多美元,學生學者們一不繳會費,二不會捐贈,那麼,剩下的錢都有這麼多,哪裏來的?拿人銀兩,聽人使喚,不聽話能行嗎?哈佛大學有一位 CSSA“五朝元老”,據說哈佛 CSSA 的事情,經年以來都是他在幕後主使。

最好的試金石,就是反觀從鎮壓法輪功開始,世界各地的 CSSA 中的個別頭頭腦腦,是如何隨著中共使領館的魔棒而起舞,竭盡誣衊、誹謗、干擾、破壞之能事。一個單純的學校社團,卻常常站在了中共政治運動的風口浪尖,還反過來說別人在“搞政治”,這不是在做特務──執行特殊任務嗎?

這次 NYUCCC 詆毀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連文字材料都完全是中領館給準備好了,他們只是負責將它公布出來,還假藉著全體中國學生學者的名義。中共也總是說它代表中國,一個殘害了八千萬中國人民、摧毀了五千年華夏文明的西來幽靈,它代表的了嗎?

這次,紐約大學校方出來說話了:NYUCCC 的所為,不代表校方的立場。據近日來接觸了不少 NYU 中國學生學者的朋友講,許多學生明白真相後,對 NYUCCC 的行徑也是嗤之以鼻。

NYUCCC 在聲明中,對於舞蹈大賽不許用歌頌共產黨音樂的規則,表示了是可忍孰不可忍的憤怒。生長在中國的百姓,包括中共內部的大多數,都早已以身為共產黨類而恥了;受過高等教育的一群人,居然在海外為不唱中共的頌歌而再做憤青,如果不是受人指使,實在是找不出更好的原因。

學弟學妹們,我們來到這裏,是父母的期盼,親友的驕傲,他們更希望我們在學到現代知識與技術的同時,也在西方社會立足,擁有美好未來,這樣就需要學到西方價值理念,成為我們國家將來真正的棟梁之材。CSSA 如果墮落到了甘做特務機構的地步,我們參與一般性質的活動,無可厚非。可是當他們真正做了特務的勾當時,我們是否應該不理他,不跟隨他,並從心底輕輕地鄙視他一下?

多從身邊的朋友那裏了解一下,CSSA 到底在幹些什麼?新唐人在為誰而呼?法輪功到底是怎麼回事?畢竟,我們都已不再是容易輕狂或親信的小孩子了。

更何況,公道自在人心,清者自清,濁者自濁。

專此 順頌
夏祺

一些海外老留學生 謹致
2007 年 6 月 20 日

(大紀元)


---------------------------------------

新唐人電視臺隆重推出“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