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在天滅中共的最後時刻充當共產炮灰
 
徐菁
 
2007-6-25
 
【人民報消息】日前,一則由紐約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在中共駐紐約領館的授意下發表的、阻撓新唐人首屆“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的征簽信引起人們的關注。一直以來新唐人 “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是中共外交部要執行“打壓”政策的重點專案。由於新唐人電視臺的獨立敢言和長期以來關注包括法輪功人權在內的中國人權狀況,中共一次又一次竭盡全力的打壓。二零零七年從新唐人宣布舉辦全世界中國舞大賽開始,中新網就開始發表中國反×教協會致中國舞蹈家協會的信函,對新唐人電視臺及其“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竭盡誣蔑誹謗。新華網早在二零零七年四月三十日也刊登了詆毀新唐人“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的文章。眼看舞蹈大賽即將開始,中共又操縱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作為特務組織來進行干擾。

其實,中共對海外留學生會的操控早已經不是什麼秘密,特別是一九九九年對法輪功的迫害以來,利用、挑唆、威脅留學生會,企圖破壞法輪功的合法活動。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之類組織的一些負責人在中共的威脅利誘和欺騙下淪為特務,執行中共使、領館布置的政治任務,無端挑起不明真相的其他學生們的仇恨,把迫害輸出到海外,再利用新華社等喉舌媒體“出口轉內銷”,混淆視聽,加重在中國大陸的迫害。這裏,就列舉三個海外大學裏留學生會被操控的事實,來剖析中共操縱海外中國留學生會來迫害法輪功的手段:

背後挑唆:頭目隱身在後,指示學生謾罵法輪功學員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四日,名為“中國新的群體滅絕”講座在美國著名的芝加哥大學舉行,加拿大著名人權律師大衛•麥塔斯(David Matas)、明尼蘇達大學人權與健康專家科克•艾利森 (Kirk Allison)、及亞洲研究學會主席張而平先生就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問題做了演講,近百人參加了講座,講座內容引起人們對中國人權問題的廣泛關注。

然而,就在研討會召開之前,幾個年輕的中國留學生到處向聽眾發放什麼“根本沒有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他們騙人”內容的傳單;當學員們上前制止並講真相的時候,這幾個學生根本聽不進去,言語裏只有謾罵和惱怒,而在這幾個跳出來的學生背後,即站著一位一語不發的男子,注視著這一切。當有法輪功學員提出照相時,學生們一幅無所謂的樣子,而這位男子立刻躲了起來。奇怪的是當這個男子走了以後,法輪功學員要求學生們到警察局把事情說清楚的時候,這幾個學生也一改“趾高氣揚”的有理樣子,似乎完成了任務,一個個的全都跑了。後來一位學校的保安站在了研討會的門外,幾個中國學生遠遠看到後,臉色驟變,後來還上前詢問保安為何這個活動把你們也請來了。看起來,他們似乎計劃是要大鬧一場。後來偷偷的跑了,再也沒有靠近。

一位經歷了這件事情的法輪功學員表示:對於這幾個搗亂的年輕學生,我真的覺的可惜。他們沒有機會了解法輪功真相,面對“活摘法輪功學員器官”這樣的罪惡,不僅無動於衷,反而甘願被中共及其特務利用,一方面是在給他人“表演”;一方面因為不明白真相而無端仇恨法輪功,很可憐。而且,還是能夠看出他們內心的虛弱,還沒有面對警察,就心虛的跑了。

破壞搗亂,指使學生與法輪功“鬥爭”

美國明尼蘇達大學中國學生學者聯誼會(以下簡稱學生會)二零零四年二月的主席選舉是一個很典型的例子,由於是中領館直接操控的一場鬧劇,在當時受到當地華人的廣泛關注。之後學生會九人辭職。明大校方在接獲為數可觀的投訴後介入調查。明大中國學生會前主席、民運人士尤雲慶,以及前委員、主席候選人王曉丹在接受《大紀元時報》採訪時回顧了當時的內情。

據尤雲慶透露,中領館操控六十多個學生會,直接向學生會布置“與法輪功作鬥爭”等政治任務,操縱反法輪功人擔任學生會主席,委派中共特務紮根美國大學,並直接給學生會主席私人錢,並要求學生會用錢雇人參加歡迎中共領導訪問等活動。

尤雲慶層在二零零二年到零三年擔任明大中國學生會主席,零四年任常委。據他介紹,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六日,芝加哥總領館教育組程家財和教育組領事江波請學生會十幾位常委及委員吃飯,其中包括兩位法輪功學員王曉丹和遲學東。尤雲慶說,江波是專門負責打壓法輪功的文化參讚。他詢問每個在座學生的姓名和背景,包括中文名字的具體寫法、哪個大學畢業的、國內的住址、父母的情況、將來是否回國等,並詳細記錄下來。

據尤雲慶介紹,王曉丹和遲學東離開後,程家財開始攻擊法輪功,並要求學生會不可以和法輪功產生任何關係,還要主動跟他們鬥爭。程家財說,“法輪功在學校辦活動,你們要去抗議以表示你們的反對。你們在美國只有領館是你們的靠山,你們在美國出了任何事,只有領館才能代表你。”

王曉丹說,“大家都知道我是煉法輪功的,所以領館的人當著我的面,從來不透露什麼,都是在背地裏搞鬼。”在參加主席候選人選舉當天,王曉丹和一個叫黎明的競選。來了一百多人,比往年多出很多。當天黎明發言時,煽動在場學生,說什麼“法輪功要占領學生會”。王曉丹發言時,現場有人帶頭起哄。一位非法輪功的女士投了王曉丹的贊成票,還被當場攻擊成聯誼會裏隱藏最深的法輪功分子。結果黎明當選。黎明此前曾表示,他站出來主要是阻止王曉丹的當選,因為王曉丹修煉法輪功。

尤雲慶說,“突然間跳出一百多號人,平時哪會有這麼多人,不要說選舉,連放電影都不會有這麼多人來。原主席張小勿辭職、黎明突然跳出來,都是領館事先布置好的。選舉前一天晚上,領館還在一個個打電話給學生會委員們。

他說,“很多學生會的負責人都很坦率的告訴我,他們有家人在大陸,不願意讓他們受到牽連。”

尤雲慶表示,那次選舉,我是支持王曉丹的,因為她在學生會裏擔任了兩年委員,熱心為大家做事情,為學生們提供了很多幫助和服務。

“黎明在學生會沒有做過什麼事,他在我當主席的前一年當副主席。他們有一批人一直長期控制學生會的主席,當時的學生會是很小的一個圈子,主席今年你做,明年他做,都是跟領館有直接關係的那批人。他們在我當選主席以後就退出去了,就沒有再參與進來。”

“這次突然跳出來是因為他反對法輪功而被領館選中。因此,這個結果是個政治結果,而不是廣大學生要的結果。”

王曉丹說,那次選舉,有幾個學生起哄,罵髒話,那種行為讓你覺的不可能是中國高校通過正當途徑考出來留學的人的素質,而是像國內大街上的流氓、地痞無賴的樣子。我很驚訝,明大怎麼會出來這種人物?

後來王曉丹聽人說,這些人總是在學校晃,總也不畢業,從這個專業蹦到那個專業。中共派這種人在各種學校紮根,專門執行他們的任務、拿錢養著他們,不幹別的活,專門從事特務活動。尤雲慶表示,我也聽說,領館在每個學生會裏面,指定一兩個在大學裏,聽從他們的命令,從事特務活動。

威脅利誘:利用國內親人關係恐嚇留學生會主席

如果說芝加哥大學和明尼蘇達大學因為所在地理位置和中國留學生人數眾多而受中領館的重點控制,那對於一些偏遠大學,留學生人數並不多的學校,中領館又是如何控制呢?

曾擔任佛羅里達大西洋大學(FAU)留學生會副主席的法輪功學員徐先生在回憶九九年法輪功被非法鎮壓後,在學校裡的經歷時說:“因為我擔任過學生會副主席,是了解學生會的運作情況的。FAU是比較偏僻的一所普通大學,在休斯敦中領館負責的範圍內,但在九九年之前,中領館基本上不管我們,給一點經費組織看看電影什麼的,僅此而已;但在九九年以後,我們這個大學也受到了影響。”

“九九年以後我已經不再擔當學生會的副主席了,但作為義工,經常參加活動。這裏的學生們都知道我煉法輪功,因為大家對我的了解和信任,以及我們經常在學校組織洪法講真相活動,可能也是遠離中領館的原因吧,開始時,這裏的留學生們和我們相處的依舊很好;後來,當時的留學生會主席莫名其妙的找到我,勸我放棄修煉法輪功,我當然拒絕了,並和他講了法輪功的真相,最後,他為難的說: ‘你要不願意放棄,我只好把你報到休斯敦中領館去了,那裏找我要名單。’”

“從那以後,本來很好的一個朋友,再和我見面顯的很別扭:比如法輪功學員報名參加學校國際學生節,獲准可以上臺進行功法表演;這個主席知道後如臨大敵,三番五次的到學校和組織者挑撥是非,說什麼也不許我們參加。甚至說:‘你這樣做是不想回中國了,但我還有親人,我自己還打算回去。他們說我要是不這樣做,連我都要受到牽連,我只有把你報上去,我才脫的了幹系’。我明白,這個‘他們’,就是來自中領館直接的威脅人,真的令人厭惡,利用無辜留學生國內的關係和他本人的將來來威逼利誘學生,從而達到迫害法輪功的目的。”

“令人欣慰的是,在法輪功學員們的努力下,我們不但照常上臺表演,還獲得一個展位進行洪法,活動很成功,學校方面對我們也很滿意,明確表示歡迎每年都來。” “在我畢業前,當時也參與此事(阻撓法輪功學員表演)其中的一位學生會負責人主動找到我,向我和我們這裏的法輪功學員們表示歉意。”

“我畢業後搬到了芝加哥,在申請護照延期的時候,芝加哥中領館的一個叫葉臻的領事曾打電話詢問我是否是從FAU來的,後來無理拒絕了我的護照延期,由此可見,當時的學生會主席確實是充當了搜集學員情況並上報給中領館的角色。”

這個例子我們不難看出,在淪為中共的棒子後,表面的經費,頭銜後面所付出的代價是什麼,陰險的威逼下和來自背叛心靈的雙重壓力,讓多少人失去理智,最後付出更沉重的代價,這不正是特務的寫照嗎?

讓留學生們向中共說“不”

就像法輪功學員王曉丹所說,“學生會本是服務和幫助學生的家園,卻受中領館操控,淪為特務組織,拿著領館的錢與學生做交易,而經他們煽動後,有的學生盲從。這很可悲,也很令人擔憂。我希望中國學生能認清這個事實,走出這片陰霾,呼吸到清新自由的空氣,過一種陽光的生活。在美國不僅僅學習科學知識,也應該學習西方文明的思想和獨立辨別是非的能力。”

一位不願意透露姓名,曾參加了二零零二年江氏訪美歡迎隊伍,來自德州農工大學(Texas A&M University)的一位留學生表示:我拿了三十五美元和免費午餐,還有免費雨衣,站在雨裏歡迎,可我和我的很多同學們卻很羨慕站在對面(抗議)的法輪功學員。他們的神態、他們的黃雨衣都讓我說不出來的羨慕。後來我說什麼都不再去了,我給學生會主席的回話就是:“去‘歡迎’江的人已經很多了,不是嗎?”他知道我說話的含義,只是苦笑。後來我又半開玩笑的說:“你看對面的法輪功,人家的雨衣全是黃色的,多好看;你看中領館給我們的紅雨衣,一下雨就掉色,把我的衣服都染了,質量也太差了,你叫我怎麼再去?”後來,這個留學生明確的說,一件雨衣都能看的出誰會笑到最後,我是再不參加這種活動了。

兼聽則明,在海外呼吸自由空氣的年輕的學子們,更應看清中共的邪惡本質,了解中國五千年來真正的正統文化,熱愛我們的祖國而不是中共,向海外展示真正的中國青年人的風采。新唐人舉辦的“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可以說正是再續中華傳統文化的輝煌,是引導世界回歸屬於人類正統文化的又一壯舉,為引導人類人心歸正又一次邁出了重要的一步。讓人們了解解體中共後,未來人類應該有什麼樣的文化?人類的文化又應該向何處發展?所以說新唐人舉辦的“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是即將走入新時期人類文化的奠基石。

中共這樣無恥的利用、挑唆不明真相的海外年輕的留學生們的卑劣行徑只能是加速其滅亡。如果每一個在海外的學子到了海外還不能自由的呼吸美加的空氣,而被那些學生會地下特務頭目利用,豈不是真的很可惜?奉勸每一個有良知的優秀學子們勇敢的向中共說 “不”,千萬不要在天滅中共的最後時刻還充當中共的炮灰、成為中共的殉葬品。


---------------------------------------

新唐人電視臺隆重推出“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