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要在天灭中共的最后时刻充当共产炮灰
 
徐菁
 
2007-6-25
 
【人民报消息】日前,一则由纽约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在中共驻纽约领馆的授意下发表的、阻挠新唐人首届“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的征签信引起人们的关注。一直以来新唐人 “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是中共外交部要执行“打压”政策的重点专案。由于新唐人电视台的独立敢言和长期以来关注包括法轮功人权在内的中国人权状况,中共一次又一次竭尽全力的打压。二零零七年从新唐人宣布举办全世界中国舞大赛开始,中新网就开始发表中国反×教协会致中国舞蹈家协会的信函,对新唐人电视台及其“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竭尽诬蔑诽谤。新华网早在二零零七年四月三十日也刊登了诋毁新唐人“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的文章。眼看舞蹈大赛即将开始,中共又操纵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作为特务组织来进行干扰。

其实,中共对海外留学生会的操控早已经不是什么秘密,特别是一九九九年对法轮功的迫害以来,利用、挑唆、威胁留学生会,企图破坏法轮功的合法活动。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之类组织的一些负责人在中共的威胁利诱和欺骗下沦为特务,执行中共使、领馆布置的政治任务,无端挑起不明真相的其他学生们的仇恨,把迫害输出到海外,再利用新华社等喉舌媒体“出口转内销”,混淆视听,加重在中国大陆的迫害。这里,就列举三个海外大学里留学生会被操控的事实,来剖析中共操纵海外中国留学生会来迫害法轮功的手段:

背后挑唆:头目隐身在后,指示学生谩骂法轮功学员

二零零七年五月二十四日,名为“中国新的群体灭绝”讲座在美国著名的芝加哥大学举行,加拿大著名人权律师大卫•麦塔斯(David Matas)、明尼苏达大学人权与健康专家科克•艾利森 (Kirk Allison)、及亚洲研究学会主席张而平先生就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问题做了演讲,近百人参加了讲座,讲座内容引起人们对中国人权问题的广泛关注。

然而,就在研讨会召开之前,几个年轻的中国留学生到处向听众发放什么“根本没有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他们骗人”内容的传单;当学员们上前制止并讲真相的时候,这几个学生根本听不进去,言语里只有谩骂和恼怒,而在这几个跳出来的学生背后,即站着一位一语不发的男子,注视着这一切。当有法轮功学员提出照相时,学生们一幅无所谓的样子,而这位男子立刻躲了起来。奇怪的是当这个男子走了以后,法轮功学员要求学生们到警察局把事情说清楚的时候,这几个学生也一改“趾高气扬”的有理样子,似乎完成了任务,一个个的全都跑了。后来一位学校的保安站在了研讨会的门外,几个中国学生远远看到后,脸色骤变,后来还上前询问保安为何这个活动把你们也请来了。看起来,他们似乎计划是要大闹一场。后来偷偷的跑了,再也没有靠近。

一位经历了这件事情的法轮功学员表示:对于这几个捣乱的年轻学生,我真的觉的可惜。他们没有机会了解法轮功真相,面对“活摘法轮功学员器官”这样的罪恶,不仅无动于衷,反而甘愿被中共及其特务利用,一方面是在给他人“表演”;一方面因为不明白真相而无端仇恨法轮功,很可怜。而且,还是能够看出他们内心的虚弱,还没有面对警察,就心虚的跑了。

破坏捣乱,指使学生与法轮功“斗争”

美国明尼苏达大学中国学生学者联谊会(以下简称学生会)二零零四年二月的主席选举是一个很典型的例子,由于是中领馆直接操控的一场闹剧,在当时受到当地华人的广泛关注。之后学生会九人辞职。明大校方在接获为数可观的投诉后介入调查。明大中国学生会前主席、民运人士尤云庆,以及前委员、主席候选人王晓丹在接受《大纪元时报》采访时回顾了当时的内情。

据尤云庆透露,中领馆操控六十多个学生会,直接向学生会布置“与法轮功作斗争”等政治任务,操纵反法轮功人担任学生会主席,委派中共特务扎根美国大学,并直接给学生会主席私人钱,并要求学生会用钱雇人参加欢迎中共领导访问等活动。

尤云庆层在二零零二年到零三年担任明大中国学生会主席,零四年任常委。据他介绍,二零零四年一月二十六日,芝加哥总领馆教育组程家财和教育组领事江波请学生会十几位常委及委员吃饭,其中包括两位法轮功学员王晓丹和迟学东。尤云庆说,江波是专门负责打压法轮功的文化参赞。他询问每个在座学生的姓名和背景,包括中文名字的具体写法、哪个大学毕业的、国内的住址、父母的情况、将来是否回国等,并详细记录下来。

据尤云庆介绍,王晓丹和迟学东离开后,程家财开始攻击法轮功,并要求学生会不可以和法轮功产生任何关系,还要主动跟他们斗争。程家财说,“法轮功在学校办活动,你们要去抗议以表示你们的反对。你们在美国只有领馆是你们的靠山,你们在美国出了任何事,只有领馆才能代表你。”

王晓丹说,“大家都知道我是炼法轮功的,所以领馆的人当着我的面,从来不透露什么,都是在背地里搞鬼。”在参加主席候选人选举当天,王晓丹和一个叫黎明的竞选。来了一百多人,比往年多出很多。当天黎明发言时,煽动在场学生,说什么“法轮功要占领学生会”。王晓丹发言时,现场有人带头起哄。一位非法轮功的女士投了王晓丹的赞成票,还被当场攻击成联谊会里隐藏最深的法轮功分子。结果黎明当选。黎明此前曾表示,他站出来主要是阻止王晓丹的当选,因为王晓丹修炼法轮功。

尤云庆说,“突然间跳出一百多号人,平时哪会有这么多人,不要说选举,连放电影都不会有这么多人来。原主席张小勿辞职、黎明突然跳出来,都是领馆事先布置好的。选举前一天晚上,领馆还在一个个打电话给学生会委员们。

他说,“很多学生会的负责人都很坦率的告诉我,他们有家人在大陆,不愿意让他们受到牵连。”

尤云庆表示,那次选举,我是支持王晓丹的,因为她在学生会里担任了两年委员,热心为大家做事情,为学生们提供了很多帮助和服务。

“黎明在学生会没有做过什么事,他在我当主席的前一年当副主席。他们有一批人一直长期控制学生会的主席,当时的学生会是很小的一个圈子,主席今年你做,明年他做,都是跟领馆有直接关系的那批人。他们在我当选主席以后就退出去了,就没有再参与进来。”

“这次突然跳出来是因为他反对法轮功而被领馆选中。因此,这个结果是个政治结果,而不是广大学生要的结果。”

王晓丹说,那次选举,有几个学生起哄,骂脏话,那种行为让你觉的不可能是中国高校通过正当途径考出来留学的人的素质,而是像国内大街上的流氓、地痞无赖的样子。我很惊讶,明大怎么会出来这种人物?

后来王晓丹听人说,这些人总是在学校晃,总也不毕业,从这个专业蹦到那个专业。中共派这种人在各种学校扎根,专门执行他们的任务、拿钱养着他们,不干别的活,专门从事特务活动。尤云庆表示,我也听说,领馆在每个学生会里面,指定一两个在大学里,听从他们的命令,从事特务活动。

威胁利诱:利用国内亲人关系恐吓留学生会主席

如果说芝加哥大学和明尼苏达大学因为所在地理位置和中国留学生人数众多而受中领馆的重点控制,那对于一些偏远大学,留学生人数并不多的学校,中领馆又是如何控制呢?

曾担任佛罗里达大西洋大学(FAU)留学生会副主席的法轮功学员徐先生在回忆九九年法轮功被非法镇压后,在学校里的经历时说:“因为我担任过学生会副主席,是了解学生会的运作情况的。FAU是比较偏僻的一所普通大学,在休斯敦中领馆负责的范围内,但在九九年之前,中领馆基本上不管我们,给一点经费组织看看电影什么的,仅此而已;但在九九年以后,我们这个大学也受到了影响。”

“九九年以后我已经不再担当学生会的副主席了,但作为义工,经常参加活动。这里的学生们都知道我炼法轮功,因为大家对我的了解和信任,以及我们经常在学校组织洪法讲真相活动,可能也是远离中领馆的原因吧,开始时,这里的留学生们和我们相处的依旧很好;后来,当时的留学生会主席莫名其妙的找到我,劝我放弃修炼法轮功,我当然拒绝了,并和他讲了法轮功的真相,最后,他为难的说: ‘你要不愿意放弃,我只好把你报到休斯敦中领馆去了,那里找我要名单。’”

“从那以后,本来很好的一个朋友,再和我见面显的很别扭:比如法轮功学员报名参加学校国际学生节,获准可以上台进行功法表演;这个主席知道后如临大敌,三番五次的到学校和组织者挑拨是非,说什么也不许我们参加。甚至说:‘你这样做是不想回中国了,但我还有亲人,我自己还打算回去。他们说我要是不这样做,连我都要受到牵连,我只有把你报上去,我才脱的了干系’。我明白,这个‘他们’,就是来自中领馆直接的威胁人,真的令人厌恶,利用无辜留学生国内的关系和他本人的将来来威逼利诱学生,从而达到迫害法轮功的目的。”

“令人欣慰的是,在法轮功学员们的努力下,我们不但照常上台表演,还获得一个展位进行洪法,活动很成功,学校方面对我们也很满意,明确表示欢迎每年都来。” “在我毕业前,当时也参与此事(阻挠法轮功学员表演)其中的一位学生会负责人主动找到我,向我和我们这里的法轮功学员们表示歉意。”

“我毕业后搬到了芝加哥,在申请护照延期的时候,芝加哥中领馆的一个叫叶臻的领事曾打电话询问我是否是从FAU来的,后来无理拒绝了我的护照延期,由此可见,当时的学生会主席确实是充当了搜集学员情况并上报给中领馆的角色。”

这个例子我们不难看出,在沦为中共的棒子后,表面的经费,头衔后面所付出的代价是什么,阴险的威逼下和来自背叛心灵的双重压力,让多少人失去理智,最后付出更沉重的代价,这不正是特务的写照吗?

让留学生们向中共说“不”

就象法轮功学员王晓丹所说,“学生会本是服务和帮助学生的家园,却受中领馆操控,沦为特务组织,拿着领馆的钱与学生做交易,而经他们煽动后,有的学生盲从。这很可悲,也很令人担忧。我希望中国学生能认清这个事实,走出这片阴霾,呼吸到清新自由的空气,过一种阳光的生活。在美国不仅仅学习科学知识,也应该学习西方文明的思想和独立辨别是非的能力。”

一位不愿意透露姓名,曾参加了二零零二年江氏访美欢迎队伍,来自德州农工大学(Texas A&M University)的一位留学生表示:我拿了三十五美元和免费午餐,还有免费雨衣,站在雨里欢迎,可我和我的很多同学们却很羡慕站在对面(抗议)的法轮功学员。他们的神态、他们的黄雨衣都让我说不出来的羡慕。后来我说什么都不再去了,我给学生会主席的回话就是:“去‘欢迎’江的人已经很多了,不是吗?”他知道我说话的含义,只是苦笑。后来我又半开玩笑的说:“你看对面的法轮功,人家的雨衣全是黄色的,多好看;你看中领馆给我们的红雨衣,一下雨就掉色,把我的衣服都染了,质量也太差了,你叫我怎么再去?”后来,这个留学生明确的说,一件雨衣都能看的出谁会笑到最后,我是再不参加这种活动了。

兼听则明,在海外呼吸自由空气的年轻的学子们,更应看清中共的邪恶本质,了解中国五千年来真正的正统文化,热爱我们的祖国而不是中共,向海外展示真正的中国青年人的风采。新唐人举办的“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可以说正是再续中华传统文化的辉煌,是引导世界回归属于人类正统文化的又一壮举,为引导人类人心归正又一次迈出了重要的一步。让人们了解解体中共后,未来人类应该有什么样的文化?人类的文化又应该向何处发展?所以说新唐人举办的“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是即将走入新时期人类文化的奠基石。

中共这样无耻的利用、挑唆不明真相的海外年轻的留学生们的卑劣行径只能是加速其灭亡。如果每一个在海外的学子到了海外还不能自由的呼吸美加的空气,而被那些学生会地下特务头目利用,岂不是真的很可惜?奉劝每一个有良知的优秀学子们勇敢的向中共说 “不”,千万不要在天灭中共的最后时刻还充当中共的炮灰、成为中共的殉葬品。


---------------------------------------

新唐人电视台隆重推出“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