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力荐"婊子陈" 贺国强泄高层机密(多图)
 
林立
 
2007-4-5
 

习近平任上海市委书记。(争鸣)

【人民报消息】北京(北平)和上海两个城市在国民党当政时期就是中国最受重视的城市。北平是首都,而上海是巨富们的集居地,有很多独立的西洋式花园洋房,就连上海滩都是黑社会老大们的最爱。到了共产党建政以后,北京上海是直辖市,比起其它省市来不但市长权力大多了,而且连城市待遇都比其它省市优越。上海动辄就伸手向中央讨钱,让其它地方诸侯看了就晕气。

上海也是邓小平、李先念等共产党大佬们的最爱,邓小平最后一次公开露面就是在上海。所以上海高官最容易找到机会见这些大佬们,也最有机会把他们侍候舒服了,好借机往中央活动。

江泽民当市委书记时就因为给李先念的小妾送了一个生日蛋糕,而大博李的欢心,在89年5月谁来代替赵紫阳当总书记的关键时刻为江使了一把力。

按照中共的规定, 北京以及上海市委书记被任命的同时,也就在政治局委员的位子上了。所以这俩通向最高权力机构的位子各派都争抢的非常厉害。

江氏人马夕阳西下

江泽民从上海爬到中央,过去的15年中,他不但把自己的人马带到北京,而且在上海及其周遭省市的最高位置都安上自己人马。胡锦涛接班后,虽然名义上党政军三魁首帽子戴在头上,但发出命令还要看江系人马曾庆红、贺国强把持的中央书记处同不同意下发。

几年前,胡锦涛就动脑筋让黄丽满离开深圳,陈良宇或韩正离开上海,削弱江在这些地区的势力。均不成功。

但是,随着越来越多人抛弃共产党(团、队),中共内部也在不断发生着微妙的变化,黄丽满从丢掉深圳市委书记的位子开始,接着急抛豪华别墅销赃,而黄菊得了倍受折磨的绝症。在上海替江泽民硬挺并向温家宝叫阵的陈良宇下台、受审;曾在幕后发号施令的江泽民被安排在北京不许随便走动,他的儿子江绵恒兄弟的护照被上级「保存」,想逃跑不那么容易,除非整容……。

黄菊人将死,其言仍恶

中国有个词「垂死挣扎」常常被使用,但用在黄菊身上是再合适没有了。

三月四日,黄菊违反政治局决定,带着老婆私自坐专列到北京出席五日的人大开幕式,亮相三个小时,八日坚持见完上海代表团成员又乘专列返沪入住空军医院。仅仅这一次启动专列,就耗资六十万元,还不包括随行医疗人员以及其它的开支。

黄菊不是去忏悔的,是去给上海帮打气的,黄菊说:上海近年建设、发展,对全国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上海干部队伍整体是好的,是能经受审查的。上海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领导班子整体是好的,上海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满意度是公开的。上海的发展和业绩是不能抹杀或否定的。

黄菊最后说:我的生命已经走到尽头,也许是最后一次会见,有什么要求、有什么意见就提出,不要有精神上的压力。

有位代表事后说:「人将死,其言也善」怎么在黄菊身上一点儿体现不出来呢?都快咽气儿了,还要鼓动别人折腾。

上海市委书记人选各派较力

据争鸣杂志4月刊报导,去年十月中旬,中共十六届六中全会前夕,中央政治局常委会各派提出自己的上海市委书记人选,包括王刚(中办主任)何勇(中纪委常务副书记)、习近平(浙江省委书记)、李源潮(江苏省委书记)。

曾庆红全不同意,他提出,韩正代书记可以在适当时候转正。吴官正马上反对说,中央检查组、中纪委调查组所掌握的韩正的问题也不少、不轻,上海官场甚至称:韩正是陈良宇第二。双方僵持不下,交中央政治局讨论,被搁置。

今年一月初,中央政治局第二次讨论、审议上海市委书记人选。为了自己人马能在上海当第一把手,曾庆红提出在原来的四人中再增加臭大街的中组部长、原重庆市委书记贺国强。结果票数分散,仅何勇、习近平各有十一票赞成,贺国强得六票、李源潮得七票。

江必须瞎折腾


侵吞国库,江不能不肝儿颤!(动向)
失去左膀右臂黄菊和陈良宇,坐在轮椅上的江泽民惊恐万分,如果不是自己人把持上海,那么江氏家族在上海的一切不法行为迟早要清算。当江泽民、宋平、乔石、朱熔基、李鹏、尉健行等人被徵求意见时,宋平提了何勇、习近平,尉健行赞成宋平的提议。李鹏、乔石表示赞成政治局常委会大多数人的意见。曾任上海市长的朱熔基一个也没看上,不表态。

江泽民提了铁杆儿喽喽贺国强和老姘陈至立。在江泽民看来,贺国强再高举三呆婊,也不如1989年上海《世界经济导报》事件中决心替他背黑锅的零距离老姘。但是从政治局可能接受的程度上讲,贺国强比陈至立的官职高,通过的障碍相对小,而政治局的人听到江的提名,都楞住了。其实不是江神经了,他明知道陈至立根本不可能被选上,但是只要有亿万分之一的可能,江就要进行百分之二百的努力,江已经到了这个份儿上了。可怜见儿的。

有人总骂胡锦涛跟江泽民斗,不斗恐怕也难,要让江说了算,“婊子陈”当上海市委书记,比陈良宇还要恶百倍。

韩正满身污垢

3月8日黄菊去两会上海代表团分组会上鼓动12分钟,韩正说:「老书记上京出席会议,体现了不凡的意志、毅力和信念,也对外界各种政治谣言、蓄意挑拨,是有力一击」。

韩正还一脸无辜的说:我现在的压力主要来自社会,来自舆论,都提出:韩正会乾净吗?怎样解释都困难。

3月16日人大闭幕,3月23日,中央政治局召开会议,一个重要主题是确定上海市委书记人选。

表决前,胡针对韩正是否转正、是否乾净做了明确回答,胡指出:鉴于韩正同志的情况,是不适宜于担任党的领导工作,他本人也已经多次提出,希望离开领导班子,搞他所学的专业,或退休。当然还是要发挥韩正同志的专长,同时对韩正同志的违纪行为、工作上的失职、渎职,要帮助、批评和必要的党纪处分。

这个调子一定下,韩正的上海市长职位不保,曾庆红也不得不夹起尾巴,那些替江家帮敲边鼓的媒体都可以喘口气儿歇歇脚儿了。此时候选人贺国强暗自高兴。

贺国强犯红眼儿病


中共高层都去看过亡党石!
3月23日会上,由吴官正代表中央政治局常委会,把从多方面对习近平作了考察、审核后,提议习近平到上海任市委书记的意见作了简介汇报。随后进行了表决。十六票赞成,二票反对(贾庆林、贺国强),四票弃权。根据中共的规矩,人事任命和重大议题,政治局24名委员需三分之二多数票赞成,所以十六票赞成刚刚获通过,少一票都不成。

3月24日,曾在任重庆市委书记期间,把别人选票唱到自己名下的贺国强实在咽不下这口气。跑到上海添油加醋的渲染中央政治局关于讨论上海市委书记人选的内情。

那天下午,红眼儿贺国强在上海市区、局级干部大会上说:中央任命习近平任上海市委书记,是几经讨论、比选、酝酿的,云云。实际就是想挑拨上海干部,习近平来了别听他的,上头很多人都没看好他,说穿了就是给习近平今后的工作制造障碍。

中共存在的唯一价值

按照中共给国人的判罪尺度,贺国强有意泄漏中央政治局内情,挑拨离间、制造分裂,最少应该判20年。但是他还当中组部部长,还在中共中央书记处当书记。曾庆红也一样,让国安特务给高官们秘密录音录像,可他自己与江泽民勾结在黄海阴谋暗杀胡锦涛。

现在,无论谁去筹划什么十七大、十八大,中共注定得灭亡,它现在存在的唯一价值是,给那些曾经宣誓为共产党奋斗终生的人──不管他是总书记、省委书记、市委书记,还是普通党员──一个机会──与祸害中华民族半个多世纪的中共毅然决裂。

(人民报首发)

听我的,看新唐人晚会,你将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

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精彩简介及全球32城市售票

新唐人电视台隆重推出“全世界中国舞舞蹈大赛”


谁有幸参加这个舞蹈大赛,谁有大福气!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