毛岸青不要姓毛!一张令人深思的图片(多图)
 
瞿咫
 
2007-3-25
 

毛岸青去世,新华网竟然只能拿出1962年春,毛和毛岸青及其妻子家人的照片。
这说明从1962年以后毛没有再见过儿子。这是怎样的一个父亲?!

【人民报消息】我们发现一个奇怪的现象,只有李敏、李讷的合照,但从来没有傻哥哥毛岸青与两个同父异母的妹妹合影的照片,也没有毛泽东与兄妹三人的合影。

上面这张图片是1962年春拍摄的,地点在中南海毛泽东的家中,是毛与毛岸英、毛岸青妻子的家人的合影。左起:毛岸青、张少林(邵华三妹)、毛泽东、刘松林(邵华亲姐、毛岸英妻子刘思齐,后改名刘松林)、邵华(毛岸青1960年结婚的妻子)、杨茂之(毛岸英死后,刘思齐改嫁的丈夫)。

今年2月18日是中国新年,新年前夕,毛泽东两个女儿、贺子珍生的李敏以及江青生的李讷,向中共中央组织部要求,提取其父毛泽东著作稿酬遗产四千万元,结果获准,各得一千万元。毛泽东稿费累积已达二点零七亿元。

毛泽东的私生子、原中共中央主席、中央军委主席、国务院总理华国锋几次要改姓毛,都被严词拒绝,所以这份巨大遗产没有他的份儿。不知毛和杨开慧的次子、84岁的毛岸青有没有得此实惠。内部人透露,毛眼里的家庭成员只有李敏、李讷和侄子毛远新,而神经失常的毛岸青实际被排除在外。

「红太阳」有自知之明


毛儿子去世和习近平赴沪,
中央放的位置不同。
新华网3月24日报导,3月23日凌晨4时20分,毛岸青因病医治无效,在北京去世。报导说「在长期与疾病作斗争的过程中,始终保持顽强的毅力、乐观向上的生活态度。」死于什么病,没有提及。

「红太阳」的最后一个正牌儿子去世消息,出现在新华网3月24日的滚动新闻里,毫不起眼,这是毛未死前就想到的。

林彪死后,毛多次问周恩来:「我周围还有没有亲密战友式的人物?」周恩来总是跟放录音一样的重复说:「全党、全军、全国人民都热爱毛主席、保卫毛主席,捍卫主席思想,紧跟主席干革命!」毛重覆反问:「是真心吗?我看不是。(对)亲密战友,我,你,都没有发觉嘛!我整了不少人,他们会保卫我,你信吗?」然后,毛会仰头哈哈大笑,发着呆。

一九七六年六月,毛病情加重,七月中共中央决定对丧事预作准备,指定专人起草讣告和悼词文稿。九月九日零时十分,毛死。

据张玉凤向中共中央提供了她个人关于毛泽东晚年的回忆资料以及部分档案资料所揭示,毛在七六年四月至七月中旬,思维还正常,并对身后事有非常冷静的分析。


1976年10月6日,四人帮成了阶下囚。
据张玉凤记载,毛常把毛远新和她叫到身边,说:「小毛(远新)、小张(玉凤),我能交得了心。我死后,可能不出一年,长了不出三、四年,会有翻天覆地。民心、军心,我看不在(我们)这边。你们要信!」

张玉凤回忆,毛病情加重后多次就身后党政军领导班子圈划,但都没有定论,因为毛一生整人,他相信自己死后政局一定会朝着对他亲信不利的方向剧变。

最后,毛圈了、提了五个相信不会害自己的人:毛远新、华国锋、江青、陈锡联、纪登奎。前三个都是毛的最近亲属:一个是视如己出的亲侄子、一个是私生子、一个是现任老婆。谁会想到「红太阳」这么有自知之明。

毛对警卫局长的担心完全不是多余

毛在死前一个多月的七六年七月十五日,曾召见毛远新、华国锋、江青、汪东兴和张玉凤,提出毛后政治局常委班子名单,毛远新、汪东兴、张玉凤作记录。名单顺序为:毛远新、华国锋、江青、陈锡联、纪登奎、汪东兴及张玉凤。

据张玉凤回忆,七六年清明节天安门事件后,毛病情恶化,但头脑、思维还是很清晰的。毛多次召见毛远新、华国锋、汪东兴和她,商议身后的党政军领导班子。


1955年毛和汪东兴在一起研究工作。
毛曾当着汪东兴的面说:「我对你只能信任一半。我死后,你会有野心!」汪东兴听后,即跪着向毛发誓。

这个政治局常委名单是在那五个人的基础上再加上半信任的警卫局长和半公开的妾。毛惨到如此程度!

事实证明,毛对警卫局长的担心完全不是多余,没有警卫局长汪东兴的配合,老帅抓四人帮还是非常冒险和没有把握的。此时江青要打着毛的旗号先下手制住对方,称他们是阴谋颠覆的反革命,实在太容易了,因为那时毛还在神坛上。

江青好幼稚

毛对握有军权的老帅始终非常提防和忌讳,并且对江青搞的四人帮根本不认可。他确认王洪文、张春桥都是为了权力和江青混在一起,而不是看在他的面子上真心尊重和拥戴他老婆。

江青听到七常委名字后,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要毛再重覆一次,并追问道:洪文、春桥呢?

主席当即指着江青说:「你好幼稚!」举手往左右方各斩一刀,说:「老帅,王(洪文)、张(春桥)都不进!」

江青以为她是四人帮老大,其实这些人是畏惧毛。毛一死他们怎么能把江青放在眼里呢?毛生前,江青要见丈夫还要去贿赂毛身边的侍妾;毛临死前一看到她就烦躁不安,就要赶她走,可见她的处境是如何尴尬和窘迫。

忙淫乱毛忙到无法顾及子女

毛一生对自己的亲骨肉没有任何感情,毛岸英之死不过被他视为承传毛家王朝的梦想破灭而已。李敏的女儿在毛生前没被毛允许带去中南海见上一面。实在是人间一大奇闻。毛岸青的衣服要送到毛岸英老岳母家去洗,需要钱要到哥哥的老岳母家去解决,而哥哥早已去世。

毛泽东真是忙国家大事忙到无法顾及子女吗?完全不是。

一次御医李志绥看到江青在中南海湖边独自流泪:「那是在北京的时候,一天傍晚,她一个人在一组后门的中南海木椅上坐着流泪。我正经过那里,吃了一惊。江见到是我,叫我过去,拭干眼泪说:『大夫,不要同别人讲。主席这个人,在政治斗争上,谁也搞不过他,连斯大林也没有办法对付他。在男女关系的个人私生活上,也是谁也搞不过他。』」

在中南海的游泳池边,毛命令建造了一个活动房,在众目睽睽之下,毛竟拉着一些,不是一个,年轻漂亮的女孩子,进去同时淫乱。这些女孩子认为被「红太阳」宠幸是自己的骄傲。

毛岸青不要姓毛


神经失常的毛岸青及妻子邵华只在
1962年春还能接触父亲毛泽东。
一个报导非常生动的透露了毛在中共建政后,有几十个行宫时,也对毛岸青很少理睬。报导说,54岁的毛岸青在1977年去韶山时,熟悉的景物才使他想起一件与「父亲」有关的故事:小时候自己打碎了一个瓷杯,遭父亲训斥。

1997年9月1日《大地》刊登的文章《在毛岸青、邵华家做客(2)》中写道:母亲,在他心中的印象深多了,幼年时代,他一直在开慧妈妈的身边成长,曾用名叫“杨永寿”。当几十年后,他含着热泪来为妈妈扫墓,来到板仓旧居,他在签名簿上写下了「杨岸青」三个字。大伙都以为他写错了,哪里知道他是打开了幼年时感情的闸门!

正牌儿子毛岸青不要姓毛,要改成妈妈的姓,叫「杨岸青」;私生子华国锋多次请求中央,坚决要改姓毛,叫「毛国锋」。不是历史在捉弄人,而是历史在诉说着真实的一切!


(人民报首发)

听我的,看新唐人晚会,你将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

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精彩简介及全球32城市售票

新唐人全球中国舞舞蹈大赛详介


千载难逢的机会别错过!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