江力薦"婊子陳" 賀國強泄高層機密(多圖)
 
林立
 
2007-4-5
 

習近平任上海市委書記。(爭鳴)

【人民報消息】北京(北平)和上海兩個城市在國民黨當政時期就是中國最受重視的城市。北平是首都,而上海是巨富們的集居地,有很多獨立的西洋式花園洋房,就連上海灘都是黑社會老大們的最愛。到了共產黨建政以後,北京上海是直轄市,比起其它省市來不但市長權力大多了,而且連城市待遇都比其它省市優越。上海動輒就伸手向中央討錢,讓其它地方諸侯看了就暈氣。

上海也是鄧小平、李先念等共產黨大佬們的最愛,鄧小平最後一次公開露面就是在上海。所以上海高官最容易找到機會見這些大佬們,也最有機會把他們侍候舒服了,好借機往中央活動。

江澤民當市委書記時就因為給李先念的小妾送了一個生日蛋糕,而大博李的歡心,在89年5月誰來代替趙紫陽當總書記的關鍵時刻為江使了一把力。

按照中共的規定, 北京以及上海市委書記被任命的同時,也就在政治局委員的位子上了。所以這倆通向最高權力機構的位子各派都爭搶的非常厲害。

江氏人馬夕陽西下

江澤民從上海爬到中央,過去的15年中,他不但把自己的人馬帶到北京,而且在上海及其周遭省市的最高位置都安上自己人馬。胡錦濤接班後,雖然名義上黨政軍三魁首帽子戴在頭上,但發出命令還要看江系人馬曾慶紅、賀國強把持的中央書記處同不同意下發。

幾年前,胡錦濤就動腦筋讓黃麗滿離開深圳,陳良宇或韓正離開上海,削弱江在這些地區的勢力。均不成功。

但是,隨著越來越多人拋棄共產黨(團、隊),中共內部也在不斷發生著微妙的變化,黃麗滿從丟掉深圳市委書記的位子開始,接著急拋豪華別墅銷贓,而黃菊得了倍受折磨的絕症。在上海替江澤民硬挺並向溫家寶叫陣的陳良宇下臺、受審;曾在幕後發號施令的江澤民被安排在北京不許隨便走動,他的兒子江綿恒兄弟的護照被上級「保存」,想逃跑不那麼容易,除非整容……。

黃菊人將死,其言仍惡

中國有個詞「垂死掙扎」常常被使用,但用在黃菊身上是再合適沒有了。

三月四日,黃菊違反政治局決定,帶著老婆私自坐專列到北京出席五日的人大開幕式,亮相三個小時,八日堅持見完上海代表團成員又乘專列返滬入住空軍醫院。僅僅這一次啟動專列,就耗資六十萬元,還不包括隨行醫療人員以及其它的開支。

黃菊不是去懺悔的,是去給上海幫打氣的,黃菊說:上海近年建設、發展,對全國的貢獻,是有目共睹的。上海幹部隊伍整體是好的,是能經受審查的。上海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協領導班子整體是好的,上海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滿意度是公開的。上海的發展和業績是不能抹殺或否定的。

黃菊最後說:我的生命已經走到盡頭,也許是最後一次會見,有什麼要求、有什麼意見就提出,不要有精神上的壓力。

有位代表事後說:「人將死,其言也善」怎麼在黃菊身上一點兒體現不出來呢?都快咽氣兒了,還要鼓動別人折騰。

上海市委書記人選各派較力

據爭鳴雜誌4月刊報導,去年十月中旬,中共十六屆六中全會前夕,中央政治局常委會各派提出自己的上海市委書記人選,包括王剛(中辦主任)何勇(中紀委常務副書記)、習近平(浙江省委書記)、李源潮(江蘇省委書記)。

曾慶紅全不同意,他提出,韓正代書記可以在適當時候轉正。吳官正馬上反對說,中央檢查組、中紀委調查組所掌握的韓正的問題也不少、不輕,上海官場甚至稱:韓正是陳良宇第二。雙方僵持不下,交中央政治局討論,被擱置。

今年一月初,中央政治局第二次討論、審議上海市委書記人選。為了自己人馬能在上海當第一把手,曾慶紅提出在原來的四人中再增加臭大街的中組部長、原重慶市委書記賀國強。結果票數分散,僅何勇、習近平各有十一票贊成,賀國強得六票、李源潮得七票。

江必須瞎折騰


侵吞國庫,江不能不肝兒顫!(動向)
失去左膀右臂黃菊和陳良宇,坐在輪椅上的江澤民驚恐萬分,如果不是自己人把持上海,那麼江氏家族在上海的一切不法行為遲早要清算。當江澤民、宋平、喬石、朱熔基、李鵬、尉健行等人被徵求意見時,宋平提了何勇、習近平,尉健行贊成宋平的提議。李鵬、喬石表示贊成政治局常委會大多數人的意見。曾任上海市長的朱熔基一個也沒看上,不表態。

江澤民提了鐵桿兒嘍嘍賀國強和老姘陳至立。在江澤民看來,賀國強再高舉三呆婊,也不如1989年上海《世界經濟導報》事件中決心替他背黑鍋的零距離老姘。但是從政治局可能接受的程度上講,賀國強比陳至立的官職高,通過的障礙相對小,而政治局的人聽到江的提名,都楞住了。其實不是江神經了,他明知道陳至立根本不可能被選上,但是只要有億萬分之一的可能,江就要進行百分之二百的努力,江已經到了這個份兒上了。可憐見兒的。

有人總罵胡錦濤跟江澤民斗,不斗恐怕也難,要讓江說了算,「婊子陳」當上海市委書記,比陳良宇還要惡百倍。

韓正滿身污垢

3月8日黃菊去兩會上海代表團分組會上鼓動12分鐘,韓正說:「老書記上京出席會議,體現了不凡的意志、毅力和信念,也對外界各種政治謠言、蓄意挑撥,是有力一擊」。

韓正還一臉無辜的說:我現在的壓力主要來自社會,來自輿論,都提出:韓正會乾淨嗎?怎樣解釋都困難。

3月16日人大閉幕,3月23日,中央政治局召開會議,一個重要主題是確定上海市委書記人選。

表決前,胡針對韓正是否轉正、是否乾淨做了明確回答,胡指出:鑒於韓正同志的情況,是不適宜於擔任黨的領導工作,他本人也已經多次提出,希望離開領導班子,搞他所學的專業,或退休。當然還是要發揮韓正同志的專長,同時對韓正同志的違紀行為、工作上的失職、瀆職,要幫助、批評和必要的黨紀處分。

這個調子一定下,韓正的上海市長職位不保,曾慶紅也不得不夾起尾巴,那些替江家幫敲邊鼓的媒體都可以喘口氣兒歇歇腳兒了。此時候選人賀國強暗自高興。

賀國強犯紅眼兒病


中共高層都去看過亡黨石!
3月23日會上,由吳官正代表中央政治局常委會,把從多方面對習近平作了考察、審核後,提議習近平到上海任市委書記的意見作了簡介匯報。隨後進行了表決。十六票贊成,二票反對(賈慶林、賀國強),四票棄權。根據中共的規矩,人事任命和重大議題,政治局24名委員需三分之二多數票贊成,所以十六票贊成剛剛獲通過,少一票都不成。

3月24日,曾在任重慶市委書記期間,把別人選票唱到自己名下的賀國強實在嚥不下這口氣。跑到上海添油加醋的渲染中央政治局關於討論上海市委書記人選的內情。

那天下午,紅眼兒賀國強在上海市區、局級幹部大會上說:中央任命習近平任上海市委書記,是幾經討論、比選、醞釀的,云云。實際就是想挑撥上海幹部,習近平來了別聽他的,上頭很多人都沒看好他,說穿了就是給習近平今後的工作製造障礙。

中共存在的唯一價值

按照中共給國人的判罪尺度,賀國強有意泄漏中央政治局內情,挑撥離間、製造分裂,最少應該判20年。但是他還當中組部部長,還在中共中央書記處當書記。曾慶紅也一樣,讓國安特務給高官們秘密錄音錄像,可他自己與江澤民勾結在黃海陰謀暗殺胡錦濤。

現在,無論誰去籌劃什麼十七大、十八大,中共注定得滅亡,它現在存在的唯一價值是,給那些曾經宣誓為共產黨奮斗終生的人──不管他是總書記、省委書記、市委書記,還是普通黨員──一個機會──與禍害中華民族半個多世紀的中共毅然決裂。

(人民報首發)

聽我的,看新唐人晚會,你將得到意想不到的收獲!

新唐人全球華人新年晚會精彩簡介及全球32城市售票

新唐人電視臺隆重推出「全世界中國舞舞蹈大賽」


誰有幸參加這個舞蹈大賽,誰有大福氣!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