座驾蹊跷被焚 韩正仕途被黄菊惨毁(图)
 
辛馨
 
2007-3-25
 

韩正的政治局委员梦彻底醒了!

【人民报消息】人代会3月5日开幕,韩正的两辆轿车前一天(3月4日)在上海蹊跷被毁,两会开完没几天,他的代理市委书记就被撤销了。难道这是个预兆?

3月4日,韩正已经带队去了北京,晚上他的停泊在上海市委一号车房内的两辆专用「奥拓」轿车突然起火燃烧。现场没有人。

为了避免人说三道四,上海官方刚开始说是油箱漏油引起燃烧,可是咋那么巧,两辆车都漏油、都燃烧,还都是韩正的车出问题?所以又马上改口说是值日警卫离岗吃宵夜,如果真是这样,当时是警卫自己临时起意,还是有人调虎离山,官方没有描。反正结果是发现车房内起火时,车已经烧的差不多了,虽也报了警但黄瓜菜都凉了。

接着,黄菊5日带着老婆私自坐火车去北京亮相,人代会开幕时上了主席台,但因为没有通过政治局常委会,所以除了三俩好的,其余没人和他打招呼,新华网也没报导,好象什么也没有发生。

黄菊的目地没有达到,接着向政治局要求8日去上海代表驻地,说是提出申请,其实是迫各位政治局常委委员就范。黄菊说,哪怕半小时也成,理由是「不要使我增加遗憾的一页」。话到这个份儿上,谁还能说什么呢?

结果,黄菊停留了12分钟,去之前,清场声势巨大。黄菊在胡温清查上海之际,拼死要见上海代表就是要给他们打气,说:上海近年建设、发展,对全国的贡献,是有目共睹的。上海干部队伍整体是好的,是能经受审查的。上海市委、市政府、市人大、市政协领导班子整体是好的,上海人民生活水平提高、满意度是公开的。上海的发展和业绩是不能抹杀或否定的。

既然上海这么好,整顿上海班子岂不是大错特错了?

黄菊还说:我的生命已经走到尽头,也许是最后一次会见,有什么要求、有什么意见就提出,不要有精神上的压力。

黄菊真为那些上海市委的贪官污吏忧虑吗?他是怕自己咽气后这些人拿他老婆开刀。所以开些根本无法兑现的支票。让他们对自己和家属手下留情。有什么要求、有什么意见跟黄菊说有什么用呢?他去上海代表驻地还要申请。

在这12分钟里,韩正真找不着北了,他说:「老书记上京出席会议,体现了不凡的意志、毅力和信念,也对外界各种政治谣言、蓄意挑拨,是有力一击」。谁蓄意挑拨?对谁有力一击?韩正还说:「黄菊对上海鼓舞和期待」。鼓舞什么、期待什么?

当时清场后,只留下新华社和殃视两家记者。所有对话都被录进去,其中包括上海人大主任龚学平,边用纸巾抹着眼泪边说的话:我们要争气!上面、下面、周边都盯着上海,不服上海,不信上海……。言外之意上海不应该整顿,上海是贡献最大的直辖市。

其实龚学平早在2002年5月因生活淫乱被举报,让「四季发情」的黄菊和「中国最雄伟」的曾庆红保了下来,所以那天见到保护伞要歇菜,情不自禁的悲伤起来,这也正常。

不正常的是黄菊,自己往死里扑通那么一下,躺下了,直到现在也没有动静,可是却把韩正也折腾的在政坛上岔了气儿。

3月16日人大闭幕。一个星期之后,新华网正式发出消息《中共中央决定:习近平同志任上海市委书记》。报导说,新华网北京3月24日电 日前,中共中央决定:习近平同志任上海市委委员、常委、书记;韩正同志不再代理上海市委书记职务。

到目前为止,中共政坛上极少有刚「代理」没多少日子就被空降者呛了行的,除非有特殊情况。韩正就是属于被黄菊「鼓舞和期待」大发过劲儿的。

一个陈良宇好容易弄下去,胡锦涛不会再和另一个韩良宇玩儿几年。所以,垂死的黄菊不在病床上趴着,想鼓动韩正接着斗,小胡没给机会。


(人民报首发)

听我的,看新唐人晚会,你将得到意想不到的收获!

新唐人全球华人新年晚会精彩简介及全球32城市售票

新唐人全球中国舞舞蹈大赛详介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