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在聯合國會議上砸鍋了(多圖)
 
李曉
 
2006-9-22
 

中共代表團害怕談活摘器官的問題,竭力在聯合國攪局。

【人民報消息】在聯合國發生這種事情並沒有什麼奇怪的,因為都知道中共不是個東西,但卻因為經濟利益而選舉共產獨裁政權任常任理事國,讓它在聯合國會議討論重大問題時有權攪局。

不管如何,中共決想不到有一天,邪黨活摘器官的事能夠在聯合國會議上討論。

9月20日聯合國人權理事會第二次會議,第三天會議討論了包括酷刑在內的3個議題。這個議題不能不涉及中共,也就是說如果中共不存在了,這個議題也就不存在了。酷刑和中共是連體,再高明的醫術也無法把它們分開。


李肇星歪嘴邪眼,準備開打。
中共是什麼東西,看看派到聯合國的官員,那兩眼都長的咧裡歪邪的,瞧,鼻子眼睛都不在應該呆的位置上。

聯合國「酷刑問題」特派專員諾瓦克教授首先發言,在他的發言中報告了他去年到中國調查的結果,並做出了「酷刑在中國是普遍存在的」結論。在接下來的第四天對諾瓦克教授報告的討論階段, 《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調查報告》的起草人之一,獨立調查官之一大衛-喬高發言,進一步指證中共針對法輪功學員的酷刑迫害已經到了令人髮指的地步。

中共是「偉光正」,不,雖然在聯合國不能稱霸「偉光正」,但耍流氓的伎倆,不分男女,派出的官員,一律都手段簡單而暴力旺盛。這不禁讓人想起文革時期,毛澤東在天安門城樓上對宋任窮的女兒宋彬彬說:「要武嘛」!出任聯合國官員的這幫人基本都是玩兒武斗槍林彈雨的那一代人。不讓他們斗,那他們還能幹什麼呢?「惡斗」簡直就是他們生存的強心劑。

按照大會議程,在接下來的國家代表回應階段,每個國家有3分鐘發言時間對前面的發言進行回應,然後在議題的最後討論階段還有2分鐘的額外回應時間。一共有兩次發言共5分鐘。

然而,9 月21日,製造慘無人道酷刑的中共的代表團在回應時,蠻橫的要求6分鐘的回應時間,並且一次用完。遭到了執行主席的拒絕,他強調說大會的規定對每一個國家都是平等的,不能隨便改變規定。但是如果當天日程允許,大會主席可以安排在會議結束前給中共代表團額外2分鐘發言時間。這已經非常寬容了。

但是中共代表團不接受主席的安排,堅持要求馬上進行6分鐘的發言時間,並稱他們有權利要求延長時間,甚至向大會主席要求15分鐘暫停,舉行特別會議,來討論是否可以使用6分鐘時間進行回應。

呵,用15分鐘來討論是否給他們6分鐘時間?這說明他們根本不需要時間去回應,他們需要時間來攪局。

經過十多分鐘的胡攪蠻纏,中共一直不肯放棄所謂權利並威脅下一個發言國家伊朗不讓他們進行發言,大會主席最後不得不暫停會議5分鐘。


中共常駐聯合國日內瓦辦事處
代表目光狠毒。
連聯合陣線伊朗都被威脅了?!這次中共不是驚嚇的尿了褲子,而是大小便都失了禁。

十多分鐘的糾纏,再加上5分鐘暫停,休會後,會議繼續進行,中共代表團認為達到了轉移視線的目地,於是按照規定用了3分鐘時間進行回應。

中共代表除了例行的否認活體摘取器官的指控,而且宣稱中國是一個法制國家,不存在活體摘除器官的事情。

當天,會議廳裡坐著的大多數都是法制健全的國家,他們不是來自薩達姆和本-拉登統治的社會,所以中共攪局看起來是件壞事,視線暫時被轉移了,但是這對那些長期生活在民主社會的彬彬有禮的官員紳士們確實是件大好事。他們哪裏有機會免費看送上門來的共產無賴的大活人表演啊,今天送到他們眼前來了,你看也得看,不看也得看。

看了好,那些中共官員扭曲的臉烙在腦海裡,中共再花多少錢去美容都抹不掉。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