新加坡挑戰聯合國 多國證人揭露黑暗(圖)
 
2006-9-16
 

證人、提出控告的法輪功學員及律師合影。
【人民報消息】李光耀父子甘當中共幫兇,他們霸占的新加坡政府不但指使當地媒體按照中共的誣蔑手法和詞語對法輪功進行誣蔑,李氏父子還把中共的迫害延伸的新加坡,誣告法輪功學員,挑戰聯合國報告,多方刁難來自許多國家的證人。香港人權律師何俊仁認為「實在是太過分了。」

連接收聽

新加坡法輪功學員因為在新加坡中使館前抗議,被警方告上了新加坡法庭。案子的起因是什麼,案子進行如何呢?

當事人之一黃才華接受採訪時說:「今年的7月20日,我跟余文中去到中領館,拉開一條橫幅抗議中共迫害法輪功。半個鐘頭後,警察來了,把我們強行拘捕。」

黃才華和另外兩名法輪功學員被警方以「展示侮辱性文字進行騷擾」的罪名告上了新加坡法庭。此案的辯方律師拉維(M Ravi)指出,案子的關鍵在於「迫害」是一個事實還是「侮辱性的詞」。「對於法輪學員的控狀是侮辱他人。我問控方警察他們侮辱了誰?警察說侮辱了中共政府。我問警察:如果這些發生在法輪功學員身上的(迫害)是事實,你是否還會認為他們在騷擾。警察說不。我於是拿出聯合國調查報告。聯合國記錄了所有的迫害實例。我交上去給警察以及法庭。我說這是聯合國說的,那你告訴我,聯合國是否在說謊?」

檢控官表示辨方必須請聯合國報告的作者來作證。而初庭的法官卻不願對此置評。當律師上訴高庭求證時,高院的法官朱漢德又把這個問題推回給初庭。

辯方律師拉維說,「我應該要給予機會邀請來聯合國的特別記者,因為檢控官表示我們需要將報告的作者帶上庭。這是聯合國的報告,新加坡的有關當局現在通過法庭挑戰(聯合國此一文件)。我們必須把它記錄在案。我需要聯合國馬上關注此事件。」

法輪功在中國被迫害已經被許多西方媒體報導,也有許多政府和非政府的報告都證明這一迫害的存在。那麼新加坡政府是基於什麼原因不願去面對呢?前中國駐悉尼領事館一等秘書陳用林先生稱新加坡政府受到中共政權很大的壓力。「據我所知,駐新加坡的中共領事館是非常活躍的在參與迫害法輪功的工作。駐新中領館給了新加坡政府非常大的壓力。而且方方面面的在嘗試施壓並遊說新加坡官員限制法輪功在新加坡的活動,特別是在駐新中領館前的抗議活動。」

據悉,在整個案件的進行中,被起訴的法輪功學員以及代表律師受到了方方面面的不公正對待。包括辨方證物被警方無故扣留、控方的主要證物不按法律程序遞交給辨方律師、法庭允許控方證人在還未被傳召前就在庭上聽審、法輪功書籍不被允許帶進法庭等等。

章翠英是來自澳大利亞的法輪功學員,她是以證人身份來新加坡準備出庭做證,以親身經歷證明迫害是事實,但是她也受到歧視。她說:「昨天和今天呢(8月30、31日),當我們去那個高等法院聽證的時候呢,過安全門的時候就不讓我們帶書進去。不但《轉法輪》不讓我帶進去,連我的畫冊也不讓我帶進去。然後我就看了那個門口的牌上寫著攝像機、錄音機、食物不能帶,沒有說書不能帶。」

來自英國的法輪功學員紮亞(Jaya Gibson)是一名企劃經理,他全程協助了律師的辦案過程。他說: 我對今天(8月31日) 的整個審訊感到相當震驚。我出席過英國的庭審,比這裏真實、正式多了。那些程序都跟得很嚴謹。但在這裏,看來檢控官、法官及其他人員似乎覺得可以不用負任何責任。我為新加坡人感到傷心。我不知道新加坡人對這些知道多少,或許他們覺得是正常的,因為他們一直都在這裏生活。

這次新加坡學員被起訴,得到了全世界的關注,從海外來了一百多名法輪功學員到法庭支持。澳大利亞法輪功學員史蒂芬(Steven Smith)說: 「我認為迫害是非常不對的。新加坡人是有權知道真相的。我想要做一點事情來幫忙……」

日本法輪功學員金子容子也是證人之一,她說:「在外表上新加坡也是一個民主自由的國家,和日本是一樣的。但是我在中國被迫害的時候呢,日本從國會到外相到全體國民、各界人士,就是全國吧,都在行動起來對我進行救援。而新加坡呢,在全世界人民都明白真相、法輪大法好的情況下卻做出這種讓人家很不可思議的事情。所以我感到非常遺憾,也非常為新加坡政府擔心。」

新加坡媒體對這件案子的報導方面,帶有很明顯的不公正性。例如當地中文報—聯合早報把滅絕「人性」的迫害,寫成滅絕「忍心」的迫害。

另外一個主要證人戴志珍,也從澳大利亞趕來,她對於新加坡媒體不負責任的報導感到非常震驚:「28號開庭,然後第二天中英文報紙報出來以後呢,我就很驚訝。它那個手法跟中共的手法是一樣的。我舉個例子,我們那個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那個圖片啊,還有那些酷刑的。它(新加坡媒體)上面寫著的是受傷的法輪功學員海報,就這樣。你說那個受傷跟酷刑跟活體摘除,那簡直是天壤之別呀。」

法輪功辯護律師拉維也有同樣的看法:(新加坡媒體)報導嚴重誤導民眾,它不說「迫害」(persecution),而說是「控訴」(prosecution)。

馬來西亞輪功學員李秀瓊談到:「99年中共迫害以後呢,新加坡的媒體都在有意抹黑關於法輪功的事情。新加坡的媒體都多次的來參與我們法輪功的新聞發佈會,我們已經把法輪功的真相非常清楚的告訴他們。可是在他們的報導中,對我們法輪功學員被迫害的事件,卻避而不談。」

香港人權律師何俊仁非常熟悉新加坡的媒體。他說:「就是完全不敢報導。而且甚至有一些媒體看來是寧可做政府的喉舌,為政府來宣傳,為政府來講話,那實在是太過分了。」

據新加坡當地學員稱,當局對於法輪功學員的迫害是從1999年開始的,不論是持中國護照的學員還是本地的學員都受到多方面不公正的對待。

由希望之聲國際廣播電臺記者李陽、余音報導。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