美死!風頭上的中共逃稅高官(多圖)
 
林立
 
2006-9-20
 

現在劉曉慶又蹦又跳,江鬼又癱又瞎!
【人民報消息】在中國逃稅鬧的最轟動的是著名影星劉曉慶的那樁案子。

大家都知道此事得從江澤民初進鄧府,見到長著丹鳳眼的劉曉慶,套近乎失敗,樂極生悲、惱羞成怒,忌恨在心說起。雖然後來勾搭上倆眼往上吊吊的宋祖英,但江手握黨政軍大權,卻得不到一個女演員的心,讓他心生殺氣。

江從1993年開始動手調查,沒有查出問題來,就派人打入劉曉慶公司內部,在賬面上動手腳,到1996年鄧小平衰弱無法理政時,開始打擊她。

沒碴兒找碴兒,有碴不找,這是典型的獨裁政權的特徵,究其原因是建政不合法。一個不合法的政府對它提出守法遵法的事情來,就是斷其命根子。

非把你也玩邪了不可

現在,中國這個大環境已經成了個特號大染缸,誰進去都很快被污染。現在那些外資公司都在中國學壞了,中共官場那一套都在外資企業裡運行。說實話,他們不按照中共那一套辦也不行,就等於給自己脖子上下套兒,整天這個部門來查,那個部門來刁難,先不說錢賺的到賺不到,先得讓你吐出一盆血。

所以,全國內地的中外合資、國企、外資、私企公司有幾個不逃稅的?不逃稅你怎麼給查稅的老爺們進貢?沒吃到貢品,就照著整劉曉慶的樣兒整你!所以逃稅是正常的,不逃稅是不正常的。這就和進政治局一樣,越流氓強姦越有資格高升、主管公安系統;越是殺人如麻越把持公檢法;越貪爛越當「政邪」主席,非把你黨外人士也玩邪了不可。

沒人像劉曉慶一樣被整治到無立錐之地


「國家稅務總局」副局長
許善達極度沮喪。
爭鳴雜誌9月刊報導,據國家稅務總局、財政部、審計署、國家發改委的一項調查統計:2000年以來,每年平均逃稅、漏稅、偷稅九千億至一萬一千五百億,其中,中外合資企業,三千億至三千五百億;外資企業,三千億以上;國有企業,八百億至一千億:私有(民企)公司,二千八百億至三千億;機關幹部,三百億至四百億。

每年各類逃稅、漏稅總額,相等於國家稅收的三分之一以上,國民經濟GDP增長的百分之一,就有三百二十億稅金逃漏掉。

光省部級高幹,每年逃稅、漏稅、偷稅九千價至一萬一千五百億元。至七月底,有五百六十多名省部級高幹被列入逃稅名單。

奇怪的是,這麼大金額卻沒有一個人像劉曉慶一樣被整治到無立錐之地。個個都活的挺滋潤的。

當中共高官好處實在太多

報導說,中紀委、監察部已把逃稅列為機關幹部六大最典型腐敗行徑之一。

其他五大腐敗行徑為:(一)利用職權,以各種名目收賄、獲取非法經濟上的利益;(二)侵占經濟建設、教育、環保、衛生等經費作他用,濫發獎金、津貼、福利,(三)利用公款吃、喝、玩、樂、撈;(四)非法截留行政開支、稅收、國土開發資金等存入「小金庫」,留作部分幹部專用;(五)用公款搞經濟實體活動,炒股、炒外匯、炒期貨活動。

怪不得中共前國防部長遲浩田要用一半中國人的命換取中共維持政權呢,當中共高官的好處實在是太多了。

光天化日之下逃稅正常化

至七月底,已有五百六十多名倒霉催的省部級高幹,列入逃稅名單,看來是被選擇上的。紀檢部門說,要嚴格把關的話,不知全國是否能找出五百六十名黨官沒有逃稅。

有的省部級高幹已累積了八年之久的逃稅犯罪行為,而且一直逍遙法外。看來「法」是橡皮泥,中共想怎麼捏就怎麼捏。中央有關部門對廣東省、福建省、江西省、河北省、山東省、重慶市、陜西省的地廳級幹部繳稅情況進行了抽查,有百分之九十逃稅、漏稅。廣東省文化、出版署署長竟說:不搞企業、經濟實體,做老板,還要繳什麼所得稅、薪俸稅?陜西省委組織部常務副部長說:我膽敢發誓,百分之九十以上的地廳級、省部級幹部都逃稅。

文山會海不敢談法律

8月18日,中紀委、中組部、監察部發出《關於黨政、國家機關幹部、退離休幹部必須在限時繳納所得稅》的通知,其內容如下:(一)凡是逃稅、漏稅,被查證,一律撤銷黨政領導 職務;(二)凡是經催繳、補交通知後,仍未按限期繳納者,一律以逃稅、漏稅處理;(三)凡是隱瞞經濟收入,被查證,一律撤銷黨政領導職務,並以逃稅、漏稅條例處理;(四)凡查證是蓄意逃稅、漏稅,有組織集體性逃稅、漏稅,作假報表,應提交司法部門以法查處;(五)退離休幹部,除存實際困難外,凡經催交、補交通知後,仍未按時繳納,從其退離休金中扣除,並予黨紀處分。

這樣的文件下達過多少?哪個被制裁了?真用來當貞節牌坊的都是自己的政敵。

國務委員吳儀在國務會議上說:稅務部門、監察部有職權像雷達似地盯住高級幹部的創收收入、繳稅情況。在中國法例上、規則上,高級幹部及其配偶、子女,不擁有政治上、經濟上的特權和利益。逃稅、 漏稅就是違法。

說是這麼說,稅務部門、監察部那雷達也不敢發動啊。真敢發動的是滿大街的攝像機,鏡頭專門對著老百姓。

不好意思,正在風頭上


深圳前市委書記李灝(右)。
據知,已退離休原政治局常委、副總理、政治局委員、人大副委員長,在國家科研、學術、教育機構演講一場酬金二十萬至五十萬元,參加中外合資企業慶典出場費十萬元至五十萬元,有時以美元支付二萬至十萬美元。

八月初,深圳市前市委書記李灝參加一展覽會開幕式,到場五分鐘,獲酬金二十五萬元。為怕李灝嫌少以後給他們穿小鞋兒,該主辦方某公司董事長連連表示歉意,低聲下氣的賠禮說:不好意思,當前正在風頭上(指抓廉政)。

這筆錢如何下賬?難怪各單位都有幾個賬本,越是大單位、越是富裕地區,越是逃稅正常化。山東省監察廳廳長說:逃稅、漏稅,都在光天化日之下,誰不知道,誰來管,管得住嗎?

聽見了嗎?這才是共產黨的天下。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