中共斬斷羅長福的這根「情絲」(圖)
 
諸葛青
 
2006-9-13
 

叼著橄欖枝的不一定都是和平鴿!(爭鳴)

【人民報消息】對中共抱有一絲絲幻想,它都要把這一根「情絲」斬斷。這是我看到有關對重慶著名網路維權人士羅長福的報導後產生的一種想法。

以「政治犯」被判刑3年的羅長福出獄後,在追討自己那記憶斑斑血淚監獄生活的手稿過程中,重慶國安時常騷擾他。

後來,重慶國安的陳先生兩次邀羅長福在茶樓喝茶,談話中羅長福了解到,原來是國安想發展他當線人。據羅長福後來對朋友講,他同意合作,但原則是不出賣任何人,並保留隨時退出的權利,還聲明屬於合作關係,並將其「合作意向」發到國安的信箱。

別對中共充滿幻想

「線人」是什麼,就是被控制的特務,那條線抓在老板的手裡。讓你搜集什麼情報就搜集什麼情報。出賣他人是做「線人」的基本條件,而且讓你出賣誰你就得出賣誰,因為你幹的就是這個活兒。

中共內部出版過前蘇聯克格勃的真實故事,看了讓人驚心動魄。一位被訓練成特務的美麗少女被派去與西方國家駐蘇使館的官員勾搭,沒想到兩人迅速墜入情網,這時上級命令她向那位官員要情報,她不忍心去威脅他,上級又警告她一次,她還是沒按照指示去做。一個星期之後,她被拋屍郊外。


羅長福展示監獄物品。
做過特共的人都知道,你打算幹這行,就得準備豎著進去,橫著出來。重慶國安請羅長福在茶樓喝茶是把軟刀子,就是要用溫馨的氣氛麻痹人,讓人產生錯覺,感到幫個忙沒有什麼。三年的監獄生活,那斑斑血淚並不一定可以儆醒人,就像很多人數次運動後家破人亡,可是當中共給你點好氣兒,你就又充滿了幻想。

吃一百個豆子不能不記住豆腥氣

有一篇文章關於「吃一百個豆子不知道豆腥氣」這一點寫的最出神入化,文章寫道:「作為讀書人,它(刀下餘生的小狗)讓我想起我和我父輩知識分子的命運:我們在驚恐中活著,即使我們想搖尾乞憐,也沒了尾巴。我們只能默默地舔著自己的傷口,即使這,也變成了一種享受。我們注視著別人的一舉一動。揣摩著別人是高興還是憤怒,是愛撫還是呵斥。當被摸了一下腦袋,我們便歡欣鼓舞,歌頌平易近人,歌頌偉大。」

羅長福品嘗到餿茶

要做不出賣任何人的線人,並保留隨時退出的權利,還聲明屬於合作關係,羅長福太過於天真了。共產黨建政近57年,它和什麼人保持過「合作」關係?別說合作,誰給共產黨提意見,誰就要被消滅,張志新就是一個最典型的例子。

果然,茶樓的香茶變成了餿茶,國安看了他的「合作意向」後大發雷霆。在國安看來,三年的監牢他還沒坐服貼,於是對囉揚言:「我們可以重新抓你」,並說:「只有隸屬關係,得全聽我們的」。

國安沒說錯,中共是獨裁政權,想拿坦克碾誰就碾誰,想拿炸子兒炸誰就炸誰,今天說放你就放你,明天說崩你就崩你。毛澤東說過,共產黨不是搞陰謀,是在搞陽謀,那當然了,手裡攥著刀把子,所有人的腦袋都在它的鍘刀下,還有什麼必要黑箱作業?

解體惡黨力所能及


羅長福做出勝利手勢。
在事實面前,羅長福又一次體會到中共的狠毒,為了不成為中共安排的共特,他選擇倉惶出逃,並帶走了監獄手稿,準備為後代留下一本記錄中國政治犯和家屬生存慘狀的教科書。

2006年9月5日,羅長福準備單身泳渡臺灣海峽到自由民主的臺灣,不過橫渡海峽不是件好玩兒的事情,有些人就被鯊魚吃掉了。況且羅長福並不知道,國安排線人盯著他,所以他在橫渡海峽的過程中,被中共當局抓捕了。他寫就的揭露中共的手稿被搜走了。

這個新聞確實給人以啟示,無論中共用軟的還是硬的手段對付你,都是為了要利用你去傷害別人,做獨裁政權的幫兇。所以,哪怕只剩下一根對中共的「情絲」,都會讓你付出一生的代價,唯一的路就是徹底丟掉對中共的幻想,為解體惡黨做一些力所能及的事情。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