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要解決問題 叫臺灣的陳水扁來辦
 
——──中共黑幫圍堵我全家的第255天
 
2006-8-8
 
【人民報消息】深圳居民楊圳彪不幸被人暴力毆打致殘。然而,更大、更持久的不幸才據此開始。告狀,在中共黑幫治下的今天的告狀,等待他的不是正義和撫慰,而是更大的災難和苦不堪言。楊的遭遇在中國極具普遍性。下面是楊圳彪給我來信當中的部份內容:

「2002 年9月29日,我被深圳市政法委、深圳市公安局授權成立的福永鎮鳳凰治安隊的人毆打,當場將我的脾臟打得破裂,造成五級傷殘。當時我用手機 (13168706171)向深圳市110警察報警求助,報警不低於30次,但拒不受理。後經120搶救,方保住了性命。傷情稍有好轉,我便向深圳市公安局,保安分局等單位投訴,要求法辦兇手,但均拒不立案。在此期間,反而曾多次遭到他們的辱罵恐嚇:『我們就是不管,深圳是共產黨的天下,看你能怎樣。』在深圳公安局李鋒局長全力壓制下,這個案件最終都無人敢問津。

2002年11月1日,我拖著殘病的身軀向省公安廳投訴後,投訴後才給做了司法鑒定,卻不抓兇手。我於11月15日再次到公安廳上訪,於11月,深圳市保安分局才在11月18日將兇手抓捕歸案。深圳保安檢察院多次威脅、恐嚇要我私了此案,『否則你一分錢都別想拿到』,我拒不妥協。檢察院於8月20日做出了本案不起訴的決定,從此兇手又逍遙法外。8月29日我向深圳市檢察院去申訴,檢察官說:『申訴無期限,一兩年答覆你也正常。』更可恨的是,8月30日我再次遭到不明身份人的暴力襲擊,險些命喪黃泉,報案至今無人問津。在此期間,我同時向人大、政協、政法委、政府、公安以及新聞機構反應,仍無人問津,他們還揚言:『深圳是我們的天下,是我們說了算。』

2003年9月我向最高檢察院申訴,引起保安政法委阮開江的不滿,其於11月27日大罵最高檢察院的檢察官是路邊博士和垃圾博士,並說:『讓你走完司法程序已經夠仁慈的了,你一分錢也休想拿到,要想抓兇手自己去,再告,你性命難保。』

深圳公安局不欲立案偵察,我被逼於2004年1月9日去南方日報跳樓自殺,後被消防人員救起,最終仍無濟於事,同樣誰都不管。2004年1月14日在省委上訪後才將兇手抓獲,深圳消滅人權集團不甘就此羆休,他們相互勾結,同流合污,濫用職權,唆使保安法院不讓我和我的律師複印證據,再次逼我去法院跳樓。該院於3月2日審理此案,在審理中法官嚴重枉法瀆職,我於3月9日向保安檢察院投訴,不但不管,反而再次遭到他們的暴力毆打,報案後照舊無人管。我於15日向省委反應他們違法和打擊報復行為,深圳市政府於3月23日以我越級上訪,嚴重影響司法形象為由,將我勞動教養18個月,並懸賞一萬元抓拿我,還派多名殺手追殺我。

2004年6月10日,保安市法院做出了枉法的判決,民事賠償不足以支付我喪失器官後的醫療費用。該判決書還不送達我,讓我喪失了參加訴訟的權利。萬般無奈,我於11月27日在北京天安門冒著生命危險來堵住中共溫家寶總理的車,反而被北京市崇文分局,以違反交通管理法為由拘留10 天,且在拘留期間不給任何洗滌用品,拘捕期滿後,他們勾結深圳市政府,於12月6日把我捆綁押回深圳駐京辦事處的深圳大廈,非法拘禁起來,受到他們慘無人道的折磨。那些折磨我的警察揚言:『要解決問題去叫美國布什總統,去叫聯合國安南秘書長,要解決問題就叫臺灣陳水扁來辦。我們是受總理的指示,我們共產黨一貫就是靠殺人和打人起家的。』

12月7日,他們用繩子捆綁我的四肢,並用透明膠布封住我的嘴巴,把我押上飛機。到了深圳後,他們又把我非法拘禁在深圳保安黨校105號房間關押11天,並派黑社會打手24小時看守,非法限制人身自由,通訊自由,多次威脅、恐嚇:『如果你再申訴、控告,我們就立即取你的性命,我們是受總理的指示,要滅你九族。』現在我懷著最後一絲希望向民主國家和民主人士求助,當正義被玷污,公正被扼殺,良知被泯滅,我將會被那些執法犯法、胡作非為、消滅人權集團的深圳市公安局李鋒局長,政法委孫彪書記等人給害死,以達到讓我悉數罷訪的目的,他們還非法凍結我的私人財產,簡直是滅絕人性,喪盡天良,如今已把我逼上了絕境,走投無路,特向民主國家緊急求救。拯救生活在水深火熱之中的人們,現在我由於脾臟喪失,身體健康每況愈下,卻得不到救治,每時每刻都有生命危險,誰能救我們呢?」

2006年8月8日,在有特務圍堵的日子於東營市姊姊家中

(根據錄音記錄)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