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拋棄無謂爭執 肩負起時代的歷史使命
 
——──即中共黑幫圍堵我全家的第244天
 
2006-7-30
 
【人民報消息】今日中國社會,已形成了兩大搏弈陣營態勢已屬既存現實。以中共內部的、以維持反動的專制統治為核心目的而形成的反動勢力陣營,和已徹底認清了中共的邪惡本質、不再相信中共反動勢力、內心不再存有絲毫恐懼且願為徹底擺脫這個古老民族苦難而捨棄一切眼前利益、甚至是自由、健康、生命的那部分可敬的中國人,由他們長期的承受苦難的共同經歷、以及他們對人類固有尊嚴價值的堅持及堅決捍衛的共同勇氣為核心價值,歷史的演化形成的、今天聲動天地的、已堅不可摧、銳不可擋的中國人民的維權抗暴運動陣營。根據當下雙方持續搏奕已形成了的總體的、客觀的態勢,國內維權運動已到了一個必須清醒的、現實的面對我們陣營的權利訴求目標及其實現途徑的時候了!

趙昕先生在最近的一篇文章中明確的提出推進維權運動目標的兩個途徑即:非暴力化,街頭運動化。這是正確的!但維權抗暴運動若不明確我們的核心目標,仍繼續不願正面、公開表達自己的堅定,不僅將是中國人民維權抗暴運動歷史性價值的嚴重缺損,今天被視作是國內維權運動領軍式人物的一大批中國人,將來是承擔不起這樣的有涉整個國家、民族命運責任的。未來的歷史不僅僅是會回過頭來責怪我們,今天的歷史則更會無情的懲罰和拋棄我們。

中共反動勢力在其利益訴求上的堅定及為維護不法利益在實現手段上的堅決是國內維權運動陣營所不能匹比的。不清晰的認識並時時的調整之,目前這批被視作是維權運動領軍式人物是不會成就大作為的,而清晰的認識到這一點,並適時應勢調整的條件,就是這批人的舍「利」字、棄「怕」字。

中國維權運動此前明確的目標是爭權利。這種訴求在它的初始階段是有足夠的存在理由的,但中共內部的那些反文明勢力近年來,尤以最近一段時間以來,他們以持續的、堅定的邪惡及卑劣手段表明著他們的清晰立場,那就是:想通過文明、理性和平的法律手段來達到維護權利的目的是此路不通。中共反動勢力最近一系列的動作再明顯不過的表明了這樣的不容懷疑的態度。去年的陜北油田事件、太石村事件、汕尾事件、晟智律師事務所被停業事件,尤以近年以來司法機關公開以黑幫規則打壓維權人士,即以黑幫規則處理案件,已到了一種不再顧及任何人倫底線的地步。諸如他們對國內絕食維權運動對付的手段不再帶有一絲政權和文明人的印記,汽車摘牌照,人則遮面隱名,黑來黑往,大若京城,小象沂南的東石鼓村,如出一轍,可謂黑遍全中國。楊天水事件、陳光誠事件、尤以最近至為惡劣的沂南「7.20」暴力事件、周葉中案的反法律判決,以及對《世紀中國》這樣的溫和網站的關閉事件這樣的事態再明顯不過的告訴中國人,有中共在,你中國人就休得來談利益。權利被他們視作是他們非法權力的當然附屬品。至於法律的明文規定,那從來都是假的,誰若將之當真的對待,楊天水、陳光誠被非法迫害的處境即為你準備了打壓的模式和樣板。面對如此一個流氓無賴群體,繼續圖謀通過法律維護自身權利,並使這樣的政權在法律面前馴服,說文雅一點,那是無知,更確切一點的說法也是兩個字,是胡扯!

中國的維權運動至今天,即應明確這樣的運動對權力的堅定訴求,當惡人們非法控制著國家權力,控制著屬於我們這些社會公眾的權力,並將之變異成他們殘酷迫害我們及不斷加增他們不法利益的邪惡工具時,我們維權的核心價值顯然應當是盡一切和平的、符合現代法精神的手段,以改變這種由歹徒們非法控制國家權力的非正常狀態,以結束中國社會今天這種壓迫和非公義的現狀,使國家和民族早日獲得文明、健康的長久的發展常態。

因此,在今天的中國,或中國各大區域業已獲得相當的維權名聲認可的,已公開了身份的這批人,諸如範亞峰、林牧、孫文廣、劉曉波、張祖樺、高智晟、焦國標、趙昕、郭飛雄、滕彪、許志勇、胡佳、鄭恩寵、張鑒康、任畹玎、馬文都、齊志勇、浦志強、劉荻、楊在新、李和平、江天勇、李芳平、劉正友、莫建鋼、呂邦列、姚立法、嚴正學、黃崎、李柏光、趙達功、老梟、小喬等獨立作家筆會中的那些精神獨立者和孫不二、張啟們的泛藍聯盟成員,應當適時應勢準確研判形勢、拋棄一切與維權抗暴價值無關的私利、雜念及技術和方法的無謂爭執,肩負起時代迫使我們這批人繼續擔負的歷史使命,堅定的投身到力促歷史性的擺脫民族災難命運、完成國家和平轉型的行動中來。聯合體制內一切文明良心人士,聯合法輪功修煉群體,聯合中國家庭教會和一切宗教信仰團體及個體,聯合海外民運組織或人士,聯合工人、農民、下崗職工和上訪群體,明確的朝著結束專制暴政,在中國歷史性的創建自由、民主、法制和憲政制度的方向邁進。

而實現這樣的目標的過程,除了趙昕先生最近提出的「非暴力化」和「街頭化」外,將要到來的階段,我們不能再回避「政治化」、「組織化「(並不是指成立所謂的什麼組織)和戰略性策略,即:非暴力化、政治化、組織化和街頭化。

政治化,即是徹底的解決公共權力的為民所授、為民所用、為民督監。改變中國幾千年一貫的以權制民的非正常狀況,使權力徹底的為民願所制的文明政治在中國建立。

街頭化,沂南7.20事件模式是也。對於中共反動勢力的無知、頑固及不通人性,任何死到臨頭之前的和平和文明的語言都不能作用於他們。任何精神層面的文明批判、聲討及精神運動,都會被他們讀判為對他們的懼怕,他們截至今天之前的惡行持續的告訴著中國人,停留在精神和言辭層面上的抗爭,再持續一百年,也不會改變這個流氓政權本質的絲毫。捍衛我們的尊嚴、權利只有走上街頭,和平、卻是堅定的表達我們對野蠻專制制度的不認同,不合作及改變之的決心和力量。胡錦濤7 月24日的講話已再次明顯不過的表明,中共反動勢力是決不會自動棄惡從良,更不會文明的退出歷史舞臺。時至今日,它仍然強詞奪理的說它的中共是先進的,而且還要以中共在長征中的匪行和暴行作為先進的精神食糧來繼續「教育廣大幹部,教育廣大群眾」。無賴嘴臉昭然!鑒於此,若沒有漸進漸趨的街頭化和平抗爭行動,我們這批人將會成為歷史的笑料。

關於組織化問題,成立什麼組織,並非社會運動組織化的必備條件。現在在中國成立什麼政治性組織,就等於替中共簽發了捕殺通知單。這裏的組織化,是專指傳導、動員社會及社會運動朝著既定目標流轉的技術性的、松散的、且功能性極強的起傳導作用的環節和手段體系,類似今年的絕食維權抗暴運動所表現出的廣泛的、迅速的動員和疏導機制(令人痛心的是,之一時間成了鼠目寸光的「精英「者與在這一問題上頭腦出類的清醒著的中共反動勢力「合力」剿殺的對象),其最大的特點是廣泛性和快捷性。

最近,供職於中共全國人大常委會的一位老友托朋友帶過話來,說:體制內的許多人正密切關注並評估著中國維權運動的前景和方向,同時對中國維權運動群體之間發生的爭論、掣肘感到失望,並直言提醒我們,歷史的無情規律同樣會作用於我們這批人身上,歷史有能力拋棄中共,同樣就有能力拋棄我們這批人。這位老友還轉述說:「今天的中國歷史,決不會給你們中任何的投機者以不該有的報償!」我們這批人應當清楚,這也是絕大多數中國人的心聲。

我們這批人中間沒有人不明白,面對中共今天這樣的邪惡專制行徑,非政治化的維權無異於與虎謀皮,依然做出相信的樣子是因為我們過分悲觀的低估了民間力量。私利、懼怕捆鎖了我們的雙腳,這話是有些難聽,我們今天還有多少資本來互說好聽的話中閑庭信步呢!我們為什麼看不到連做夢都想壓制、乃至禁絕中國維權運動的中共反動勢力卻無法在我們面前獲得完勝結局的這樣的局面呢?為什麼不明白我們這批與各階層利益聯繫緊密者的結盟前行的力量能量呢!

最後,在這樣的時刻,我也想和我的海外民運同胞們商榷幾句,以將你們的行動價值與國內維權運動緊密聯繫在一起。做一些能做的具體的實事,諸如民主中國憲法大綱草案的起草,民主中國過渡政府的政綱及結構設計,創設中共反動官吏名錄網站等工作。國內維權者所處的惡劣環境,你們中的大多數人都非常熟悉!恕我說句逆耳的話,那種動輒即施展算計能耐、長於投機、怠於做實事者,實則是正在認認真真的朝著邊緣化自己的方向邁進。你們去國多年故土難歸,付出的已實在足夠多,當然這只是在我們看來。

2006年7月28日 在有特務圍堵的日子裡於北京家中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