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仍在繼續著的傷痛
 
——──寫在法輪功同胞蒙難七周年之際
 
高智晟
 
2006-7-18
 
【人民報消息】就像中共反動勢力的血腥殺戮使1989年6月4日這樣的日子變得不再普通一樣,1999年的7月20日,這一日子的不凡,同樣肇因於中共對法輪功修煉者的暴虐和殺罰!

他們原本就是生活在你和我周圍的普通的修煉者。這原本就不應該是個問題!但是,當七年前,當時的中共領導人喊出了「要在三個月內徹底解決法輪功問題」 的這樣的話的時候——這變成了一個問題,成了一個永載人類黑暗及罪惡史冊的問題,同時,這已現實的成了讓一切尚存人性良知的中國人持續傷痛的問題。

在法輪功修煉者群體被殘酷迫害六周年之際,我曾寫下過一篇紀念文字,提醒中共的當權者:「向人的信仰宣戰是最為愚蠢的,因為這是在向人性宣戰。人類有史以來從未有過哪種力量曾戰勝過人性的記錄,今後也不會有。」呼籲那些在上掌權的人,結束這場使人性和人類即有文明價值均遭受煎熬的災難。當第七個這樣的令人傷痛的日子到來的時候,這場在人類近代文明史上空前血腥的、殘酷的迫害暴行還在繼續著!這樣的罪惡已開始進入了第八個年頭。所謂「年年歲歲花相似,歲歲年年人不同」。由於對中共鎮壓法輪功罪惡的堅持揭露,今年的我本人,也成了這樣問題的一部分。

不知不覺,我的人生已越過不惑之年,人生苦短!我自己是常懷努力和勤勉之心,至今天,我沒有做過幾件令我心懷自豪的刻骨銘心的事,對法輪功問題的既予關注,已成了我一生中最值得銘記的事件之一,儘管它給我和我的家帶來了中共暴虐罷止之前不能擺脫的麻煩。

我在對法輪功問題關注之前,並未想到這一關注將會成為我生命當中最重要的事件之一。最近一年多來,國內外很有一些朋友對我之「突然」關注這一領域的動機進行了很久的費力揣度。據說,還有一些朋友因很捨得投入熱情和經歷頗出了一些成果。傳說在對我持續關注法輪功問題內心動機的揣度和猜測取得了最前端的成果是說 「他的精神是明顯出了問題」。傳聞這樣的「發現」很讓那類朋友興奮了一些時日。這樣的「發現」以及對這樣「發現」的持續興奮現象,是本不應當成為一個問題的法輪功成了問題後派生出的諸多的病態化的社會問題之一。

我的異行即在於我個人的簡單。一是獲取資訊方式的原始及簡單,諸如:我從不上網,這就決定了我不能知悉關注這一領域的危險程度及關注這一領域人士的意想不到的稀缺。二是我個人對人類基本正義及是非價值判斷的簡單和直接。身涉這一領域後,我才深知國內同胞在這一問題上的沉默和冷漠程度有多麼的令人不寒而慄,但它業已生成了一種社會存在態勢的平衡,即鎮壓者的凶殘和肆無忌憚與國人整體的沉默及視而不見之間生成的平衡。我的異行現實的打亂了這種已維持了許久的已為施暴者和旁觀者泰然接受並默契維系著的平衡,這就觸發了這種平衡的需求者合力對付我的生成條件。時至今日,我不得不承認,面對今日中國社會中的、人性及心理的異常複雜情勢,我個人的頭腦是顯得有些簡單、直接。深涉這一領域時你定會發現,人們能夠在當局對法輪功修煉者的暴虐、殺戮面前整體表現出令人絕望的麻木和冷漠,但同樣是這些人,卻對任何這種麻木和冷漠的批評、憂慮保有著超人的敏感,他們可以並願意持久的接受所有的沉默,卻會群體的對任何不沉默者大打出手,這是我在一年前,甚至是在半年前,都是斷然不會料想到的,這也正是我對這一領域關注價值的生成條件。

中共在中國的出現,是整個民族歷史命運的大不幸,是一個社會的階段性歷史悲劇。始於七年前的這場殘酷鎮壓,再一次把這樣的悲劇推向了巔峰。在這場大悲劇中,根據新近公布的加拿大的獨立調查報告,可能有十數萬、甚至是數十萬無辜的修煉者慘遭殺戮,數以十萬計的人被非法關押,數以百萬計的人次被非法剝奪人身自由,這些人在被關押或被剝奪人身自由期間遭到了血腥的酷刑虐待,數以千萬計的人遭到了不同形式的打壓。

這場仍在持續的悲劇中,這個社會原本脆弱的一點法治資源積累被葬送殆盡。以致七年後的今天,國人對今日的中共已完全的黑社會流氓地痞手段管制社會的惡行大惑不解,沒有多少人願意將之與中共鎮壓法輪功的惡果聯繫在一起,但這卻是擺在我們面前的嚴峻現實。這場鎮壓本身的非法及反道德的性質,決定了它只能以非法及反道德的途徑來實現其目地。而這樣的非法和反道德的手段和過程又是通過執法者假執法的名義和過程來完成的,長此以往,在執法者那裏,合法與非法行為之間,道德與反道德的行為之間已完全沒有了界限。使那些操持法力者獲悉並認同了這樣的信號,即:執法者就是法律、就是真理。最終導致這場遍布中國大地的、執法者絕一色的以卑劣和凶殘的手段執法的反文明、反道德的全局性悲劇性局面。

中共本身在這場喪失人性的鎮壓中也沒有獲得任何真正的好處,而是相反。我接觸過許多人士有一個共同的認識,即:如果沒有這場殘酷的鎮壓,進入21世紀後的中共,仍有20至25年的統治時間,這場鎮壓至少使中共的統治壽命縮短了20年。這場鎮壓,無論對中共內部的良知尚存者而言,還是那些對中共在中國長久統治抱有期望的共產黨人而言,都是一場悲劇。一定意義上而言,法輪功的痛苦承受,大大的縮短了中國人結束災難的歷史。

這場迫害今天還在繼續著,最近的北京、上海、四川、廣西、浙江都有新的抓捕消息傳來。在這樣的日子裡,我們還是要向掌權者提出我們的要求的,那就是立即停止罪惡,尤以胡溫二人。今天之前,你們似乎可以把這樣的罪責盡數推到在江系集團身上,但今天之後,任何這方面的新的罪惡,都會有你們二人的份額在其中。如果停止罪惡也算得上是一種做好事的話,你們二人就應當抓緊時間做出一二件好事來給中國人看看,趁著現在你們還有著這樣的條件的時候。

最近,我偶在朋友家的網絡上看到臺灣的法輪功修煉者群體的宏大的修煉場景不禁感慨萬千,我看到了人類理性力量的堅忍與不屈。聯想到這個群體在過去七年來超乎人類想像的殘酷和被侮辱的經歷,讓人感到這種場面昭彰著的另一種讓人蕩氣回腸的力量:那就是悲壯的力量!使人感到這個群體的一種對美好明天的強大信念,而這正是自知已沒有了明天的中共反動勢力最為悲哀和恐懼的圖景。

2006年7月17日 在中共黑幫圍堵我全家的第233天於北京家中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