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一個十分危險的數字與天津「太石村」
 
——2006年7月15日絕食感言
 
高智晟
 
2006-7-17
 
【人民報消息】最近中共媒體公布了一個所謂的調查數據,中共中央組織部副部長宣稱,經過大規模的問卷調查表明,中國的黨員和群眾有97%的人對黨的「先進性」教育取得的成果感到非常滿意。這不僅是一個令人飯噴的數字,它更是一個十分危險的數字。共產專政的邪惡和恐怖不僅僅在於它欺瞞世人,自我欺瞞、相互欺瞞,最危險的是它們將這樣完全背離客觀實情的數字、狀態、情形等作為「現實的一手調查結果」提供給了它們的最高決策者!這也正是那些像齊奧塞斯庫那樣的、正持續陶醉於所謂的「繁榮、強大、全黨異常團結及人民與黨水乳交融」這種匯報的獨裁者,直到掉腦袋時仍死不明白的玄機所在。這樣的97%的「民意」結果更表明,中共黨員幾乎是整體的不再對中共組織抱有絲毫的責任感,幾乎整體的對黨講假話,也表明了這個黨已經完全進入了純虛幻時代。至於所謂的被調查群眾則更是對中共的這種 「調查」視若兒戲,索性兒戲待之。

廣東的太石村事件一度曾吸引了全世界的眼球,因為有一些國內知名的知識分子的介入,更使得那裏村民的悲慘境遇及中共地方黑惡勢力野蠻打壓村民的正當權利的惡行備受世人關注。事實上,在今天的中國大地,無處不是中共黑惡勢力控制下的「太石村」。但更多的象天津市北辰區西堤頭鎮東堤頭村這樣的、完全被中共的大大小小的黑惡勢力恣意暴虐的村民們可沒有太石村村民的「幸運」。他們不能獲得像太石村那樣的外部文明世界的聲援和支持,他們象動物一樣被驅趕、毆打、長期蹂躪,他們狀告無門,與那些惡徒們的呼風喚雨狀形成明顯對比的是他們處於完全的無助及任人宰割的境地!在此,我強烈呼籲今日中國那些尚有文字行動能力和行動自由的知識分子們關注今天中國農村正在持續發生的無底線剿殺人民生存權的普遍的惡劣現實,給他們以能有的幫助!我們今天的絕食,首先對這樣的被壓迫的同胞以聲援,強烈抗議暴政對農民權益的暴虐。下面是我對今日因揭露中共幹部腐敗而被追殺的逃跑者所交來的控訴材料的部分摘錄,對這樣事件控訴的同類材料在我這裏有幾十起。

「高律師,我們是天津市北辰區西堤頭鎮東堤頭村村民的代表,受五千村民的委託,向你控告區委書記李文喜、鎮黨委書記宋加林、村長羽廣龍利用手中的權利為所欲為,侵吞國家徵地補償款、毀田毀地、侵占集體資產,組成黑惡勢力等違法犯罪事實。他們橫行鄉裡,欺壓村民,為害一方。村民的怨聲載道達到忍無可忍的地步。村長羽廣龍上任兩屆六年時間,個人財產劇增:六年前的的羽廣龍生活平淡,只有三間平房,六年後的今天,羽廣龍擁有上千萬的豪宅三處,百萬轎車數輛,如奔馳、奧迪、本田等系列轎車,每天過著奢侈的生活,消費上萬元。為此,懇請各處對我們控告的情況給予高度的重視,拯救村民於水火之中。

一、2005年8月,因修建京津塘高速公路2線(音),征用我村耕地,實際總面積為 500多畝,而村長羽廣龍在黨員會上說只征用了262畝,按照國家占地每畝補償款為3.5萬元,共計917萬元,其中還貸款300萬元,其餘款項至今下落不明。我們在2006年3月30日,對實際占地進行了現場測量後得出實際占地數值是500多畝,如果同樣是按照3.5萬元補償的話,土地補償款應該是 1750萬元。比羽廣龍說的多出了330萬元,這其中還不包括地上付著物的補償款。如此巨大的補償款究竟流向何方?雖然村民反覆要求公布徵地的實際面積和補償的所有款項,但均遭到區、鎮、村的拒絕。

二、在國家的徵地過程中,區、鎮、村合夥非法變相倒賣耕地,謀取不義之財。他們在170畝的耕地上挖取土方18萬立方米出賣,實際破壞耕地50多畝,現在已成為一個大坑,已徹底破壞了耕地資源。

三、村委會在京津塘高速公路2線工程中,為騙取國家補償款,造假打了52眼假井,騙取國家520萬元的補償款。然而,該補償款至今去向不明。

四、村委會幹部毀壞耕地,侵占集體資產問題

1、自村長羽廣龍上任6年間,他自己無償圈占耕地建工廠,別墅三處約100畝耕地。

2、經區鎮村非法批准,東海液化氣公司非法開發、非法占用農民耕地、建房四百畝。

3、村長羽廣龍未經區、鎮土地管理部門同意,私自將耕地賣給張春河(音)、李玉良(音)和天津水泥構件廠等單位,非法占用耕地640余畝,用於構建廠房。

4、我村河南的3100畝耕地都是村民的口糧田,被村長羽廣龍以每年每畝450元轉包給他人,僅此一項六年就是870萬元,然而村民的口糧田被剝奪6年卻沒有拿到一分錢的補償。

5、我村菜地2200畝,村委會每年向村民每畝收取100元的款項下落不明。在村長羽廣龍的指使下,村委會成員張羽得(音)趁京津塘高速公路2線徵地之際,強行霸占菜地50余畝,自己搞開發獲利。村民賴以活命的菜地被強行占為己有。

6、幾年來,以羽廣龍為首的村委會不斷的占地、賣地,村民賴以生存的好耕地在不斷的減少,已經由2000年的6740畝銳減到5095畝耕地。村民的耕地在不斷的減少,而村民卻不能獲得一元錢的補償。這種狀況繼續下去,這裏村民所面臨的局面是可想而知的。

五、村委會組成的帶有黑社會勢力的團夥橫行鄉裡,欺壓百姓,為害一方。

1、首先村治保會組成人員的張永林(音)是網上通緝犯,劉則鵬(音)是刑滿釋放人員,藍聞良(音)是正在監外執行的人員,張得軍是在大西北服刑12年的刑滿釋放人員。由他們集訓刑滿釋放人員、監外執行人員、網上通緝人員、社會閑散人員組成的黑惡勢力團夥,在近5年的時間裡,以維護村秩序為名,動用私刑、欺壓毆打、恐嚇,有恃無恐,危害一方,到了肆無忌憚的地步。2003年4月23日,馮建深(音)等5人被東堤頭村委會分別騙到村委會,關到治安屋裡,不由分說上來就拳打腳踢後,關到小花園後用鎬把打,之後又在治保會的小屋裡用,在他們每個人的身上按了40多個蘸著鹽水的圖釘。而後,讓他們高舉雙手面向牆壁站了二三個小時後脫掉他們的衣服,又用鎬把打。還讓他們的家屬交一萬元後放人,如不交就要把人送到分局。除了兩人的家屬因分別交了7000元和8000元被放回外,其餘三人被黑惡勢力送到了分局。

2、2006年3月30日的下午,村民在村口議論徵地賠償款下落不明的問題,被藍聞良(音)等為首的黑惡勢力的80多人、駕駛20多輛小轎車,不問青紅皂白,見人就打,打傷了婦女、老人十多人,其中兩名老人已雙殘。村民打110遭到關押等。

3、黑惡勢力已經形成了組織力強,號令統一,人員眾多,聚散能力很強的團夥,他們除了持有打人的工具外,有的還私藏槍隻,其中劉傅齊(音)就藏有五連發短槍。

以上控告是眾多被毆打欺壓的個例,村民遭打毆打欺壓的事例數不勝數(高智晟註:根據寄來的材料看,僅2006年2月30日至6月29日的三個月的時間裡,就發生了16起黑惡勢力暴力毆打村民的事例,16人被打傷打殘)。村民對這些黑惡勢力即恨又怕,卻又無可奈何。村民們不禁要問,在共產黨領導下的中國,我們到處上訪,為什麼到現在他們依然是有恃無恐。這是為什麼呢?

六、2006年6月22日,東堤頭村80%的村民推選了自己信得過的人選,以 2382票比164票的的絕對優勢選出了東堤頭村的第六屆村委會人選,腐敗的前村委會見大勢已去,與西堤頭鎮政府選舉委員會公開作弊的選舉活動,他們全體出動,把全村幾十名黑惡勢力糾在一起,展開了打、砸、賄賂、威脅、欺騙等手段。幾十名黑惡勢力聚眾在村裡示威,叫罵,他們砸毀群眾的宣傳車,毆打群眾,用磚頭砸住戶玻璃威脅村民,一村民的脊梁骨被打斷。他們為了拉選票,連續幾天在村裡大擺宴席,封官許願,用賞金的辦法拉攏一些不明真相的人為他們賣命,夥同黑惡勢力走門竄戶,強行索取戶口本,威脅村民,有的村民只好把戶口本交給他們。他們用騙來和搶來的戶口本到政府那裏領取了選取證,他們把選舉證直接扣留,所以很多村民就沒有選舉證,所以他們直接剝奪了村民的選舉權。本村的五個村辦企業被強迫以『誰不選老村委,就馬上被開除』的脅迫選舉他們;每張選票以 200元的價錢強行收買。6月29日,選舉委員會完全不按程序進行,選舉法第29條明確規定,每一個選民接受委託投票的不得超過三人,而這夥人每人都手持大把大把的選民證入場投票(就是騙取、強搶村民戶口本領來的選民證等)。他們輪番往箱子裡帶票,有的人竟輪番好幾次。選舉委員會成員視而不見,群眾十分氣憤,在群眾幾千雙眼睛的監視下,這夥人就這麼作弊。」

現在,這個村堅持向上級黨組織講真話的所有黨員、群眾都被當地的黑惡勢力追殺,他們已經是有家不能歸,緊急呼籲世人給予幫助。在此,我也再次呼籲國人起來關注這些同胞的命運,關注中國社會快速滑向危險邊緣的惡劣勢頭。

2006年7月15日 在中共特務圍堵我全家的第231天於北京家裡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