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周永康迅速黑化警群 給胡佳一個建議
 
——──2006年7月29日絕食感言
 
高智晟
 
2006-7-30
 
【人民報消息】在寫這樣的抗議文字時,中共特務對我一家的黑幫式的圍堵、跟監、騷擾已進入第245天。

正在胡佳門口以黑幫手段幹著圍堵、騷擾、恐嚇一個公民這種非法勾當的、中共通州區國保支隊的頭子何德祥,看到這樣的文字時定會大怒,他甚至會認為這樣的文字侵犯了他的「合法」權益,發怒是人性尚存的標誌!尚存人性的何德祥們,請你們在施行下流行徑的間歇想一想,一群十人以上的流氓群體,整日圍堵在你的家、或者你的父母家及你的親人家門口,非法限制你們的自由,跟蹤你、你的母親、你的妻子,24小時蹲守在你們的家門口進行騷擾恐嚇,你們的心裡會有何感想!

胡佳的善良、愛心、公義感動著千千萬萬個普通人。按照中國社會的傳統,胡佳應算得上是一位地道的好人,何德祥們對此更是心知肚明,這正是何德祥們令人厭惡和不可饒恕的可恥!他們,一群男人,一群不亮明身份的公職人員,幾個月來,尤以最近為甚,他們持續的做著下流的事的目地就是一個:迫害一個好人!

胡佳的真誠、善良及愛引來了何德祥們的幾近喪失了人性的仇視和恐懼,這種失態的仇視和恐懼至今年2月份達到巔峰。脫掉制服的中共惡徒們乾脆以最原始的黑社會伎倆綁架了他,惡徒們非法囚禁了身染疾病的胡佳四十多天。中共政權的流氓無賴本質和他們無法無天的嘴臉昭然。胡佳被中共惡徒們放回來後檢查發現,其肝病因此耽延而導致了嚴重後果。

在一個制度文明社會裡,這樣的事件是臭不可聞的。公安內部,上至總頭子周永康,下至具體執行綁架的惡徒,必會對這樣的駭人醜聞付出代價。但今日中國,是中共黑幫控制著的中國。周永康任警察頭子幾年,給中共警察群體帶來最為明顯的變化即是警察迅速的黑幫化。邪惡的中共反動勢力認準了周永康的這種邪惡「專長」,擬提舉其為下屆「黨和國家領導人」的核心成員,以使其邪惡「專長」發揚光大!

今天,何德祥們每天不低於十人的、脫下警服的中共警察們,正 24小時的、具體的貫徹著周永康的對中國社會的黑幫控制行徑。他們從7月28日起,又非法將胡佳24小時的軟禁在家裡,胡佳的妻子曾金燕的外出、工作等一切活動都被八名左右的流氓特務跟蹤和騷擾,依然是不告知剝奪他們自由的理由,更不會出具任何書面的手續。胡佳只要一出門,何德祥們就會以暴力阻止他下樓,雙方肢體衝突無數。一個明顯的規律是,這群連自己的警服都不敢公開穿的惡徒們,在每次暴力阻止胡佳下樓時,按胡佳的話是:「他們每次阻止我,和我發生暴力衝突過程中都是會亮一下底牌的,他們每次都會說,我們只是執行決定的,做決定的是不會守在這裏來受這份罪的,我們只是執行任務的。」

這絕對成了每起中共反動勢力野蠻迫害事件的執行者的「理直氣壯」的說辭。中共野蠻控制中國國家權力五十七年,其所行罪孽正所謂罄竹難書,大至反右運動暴行,文革十年浩劫,六四屠殺和鎮壓法輪功這樣驚駭天地的罪惡,小若今天在胡佳門口的迫害事件,無論大小,這樣罪惡的實現,毫無疑問都是由:邪惡的決策行徑和對這種邪惡決策完整的執行行徑兩部分組成,二者互為實現條件,相輔相成。決策和執行,構成了所有中共罪惡得以實現的兩個結構性的方面。邪惡的決策者沒有邪惡的執行過程,其罪惡則無法實現,就邪惡的本身而言,決策者和執行者是沒有區別的!它們都是一個完整的罪惡得以生成的、必不可少的條件。它們之間的區別不在罪惡而在罪責的程度方面,執行者的罪惡同樣不能被饒恕。另一方面,何德祥們背後的指揮者,同樣又是另一個環節中的執行者,故此,做壞事者則都可以說自己是執行者,豈不是都可以逃避未來的追懲嗎!

何德祥可被視作是罪惡的執行者。但每一個具體罪惡事件中,被迫害者只需也只能記住何德祥們的名字或面孔即可!記住了何德祥們,即不必擔心將來找不到何德祥們背後的層層黑手。

今天被何德祥們的惡行軟禁在家中的胡佳,我建議你每天應有一段記述騷擾、圍堵者們的惡行的文字公諸於眾。這樣揭露罪惡的文字是十分必要的,這本身也是一種理性的維權抗暴方式,把這群男人的下作行徑通過你的文字晾曬在陽光下,是對他們行為的應有「報償」。

當然,根據我的經歷,你若持續寫公開中共惡徒們醜行的文字,你即很快會招致中共特務以及那些向中共特務們搖尾乞憐的文人們的破口大罵。近半年裡,《自由中國論壇》上,在中共特務們的張羅下,相當一部份脊梁骨已經進化到與地面平行了的中國人,好似在沒有自由的中國突然發現了一種「自由」的快感,即自由的幫他們的特務主子們辱罵高智晟的精神快感!對我的文字揭露的中共特務們的下流行徑,內心深處充滿膽怯的他們假裝驚訝和不相信,轉而扮作出一副憤憤不平狀,爭相替中共特務抱打不平,他們假裝出迷信人間常理,以常理推導出我的文字中揭露的特務們的醜行是不可能發生的,進而和特務主子們遙相呼應,搖尾乞憐狀至忘我的境地,據說這群軟體動物的東西至今仍樂此不疲!

當然這中間也不能排除確有對中共特務的下流行徑不願意置信者,所謂眼見為實嘛。我身邊就發生過這樣的情形,那次在四川成都火車站茶座候車大廳,我從衛生間出來描述特務們圍觀我解手的過程事實時,馬文都先生聽完後一臉茫然,我笑曰:「釋疑你的困惑過程很簡單,請先生到衛生間走一遭!」文都君入廁,特務們尾隨並「完滿」的為我澄清了事實。

我的經驗是,應對網特及其爭相獻媚的那些軟體東西的攻擊、謾罵之上策即是:不惑,不憂,不懼及不理睬!今願說出來與胡佳夫婦共勉!

今天,我們在固定的絕食日繼續絕食,除了繼續抗議中共警察針對各地和平抗爭公民的野蠻暴行外,同時表達我們對長期遭受中共秘密警察迫害的胡佳夫婦的聲援及對惡行的執行者何德祥們的抗議!

2006年7月29日 在有中共特務圍堵的日子於北京家裡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