聽眾反響強烈 連說六個「太殘忍了!」(多圖)
 
2006-8-31
 


「人性高於一切」的專題演講現場。

【人民報消息】今年四月在華府白宮南草坪向胡錦濤喊話,要求「立即停止迫害法輪功學員,制止活體摘取人體器官的行為」的王文怡博士,應全盟美國矽谷支盟之邀,於8月27日在南灣文教中心,做題為「人性高於一切」的專題演講。中共活摘器官的血腥屠殺令現場聽眾相當震驚,在場的張信行醫生一連說了六個「太殘忍了!」聽眾們紛紛表示,活體摘取人體器官的罪行,殘暴的中共是幹的出來;參與犯罪的是一個沒有人性的利益團體:它們包括了醫生,醫院,行政機關和警察機關,是一群人在犯罪。

據大紀元記者黃毅燕、梁欣8月30日桑尼維爾報導,全盟美國矽谷支盟的共同理事長李漢雯介紹了王文怡博士。王文怡現年47歲,父母均為醫生,曾被共產黨批斗。她畢業於中國東北白求恩醫科大學,在美國芝加哥大學獲得藥理生理及神經學博士。現在是醫師、<<醫學和生活>>雜誌總編和兼職記者。

一年內被活摘器官的人數高達八萬


王文怡揭露大陸500家器官移植中
心,每年做80,000例移植手術。
王文怡說,無論從醫生的天職,還是記者的職業道德,珍惜生命,維護人權,這都是天經地義的事,讓人們知道迫害真相在哪都沒有錯,這就是她在白宮前向胡錦濤喊話的原因。

王文怡說,從中共的國家移植網站上,瀋陽一個移植中心,用5種語言,表示可以為來自世界個國人士換腎,換心及各種內臟。在2周內可完成組織匹配,腎臟買價6萬2千至16萬美金,眼角膜是3萬美金。

以在天津成立了一所東方器官移植中心(前身為武警醫院)為例:1999年做器官移植手術9例,2000年33例;2001年240例;到了2005年不完全統計1601例。象這樣的器官移植中心在中國有500所左右。一年可以做器官移植80,000例。這麼多的人體器官從那裏來?從過去到現在中共處決的死刑犯是最多的也不過20,000人每年,家屬器官捐贈只占3%,那麼相差的巨大的數字被摘除器官的人是誰呢?法輪功學員。

作為醫生,王博士表示,很容易就知道這裏存在很大問題。為什麼中共的醫院可在一週至兩週可做腎臟移植,而在美國要等3至5年,甚至更長時間?受血型、蛋白標記、基因等因素侷限,要找到與病人相匹配的供體是很難的。為什麼中共的醫生同意做這種傷天害理的手術?王博士表示,一是利益,二是被欺騙。中共政權幾年來對法輪功的妖魔化宣傳使很多不明真相的醫生相信這些法輪功學員都是中共要淘汰的,殺了也無所謂,沒有心理負擔。許多從監獄裡出來的法輪功學員都談到經歷同樣經歷,被強迫抽血化驗而不知理由。

據調查,中共醫院這幾年器官移植手術高倍增加。王博士表示,這裏有嚴重問題,在上次在波士頓舉辦的世界器官移植大會上,對醫生談及此事根本不用說多,只要一說基本數據,很多醫生就馬上說,這一定有非常嚴重的問題,很多人必定是在違背本人意願的情況下被摘除器官的,不可能有那麼多匹配的非正常死亡供體。

王文怡博士說,「在殘忍的迫害面前,每個人應該採取什麼態度,這都是歷史給每個人擺放自己良知的機會。如果我們沉默,中共就會繼續這些罪惡,給它提供犯罪的條件。如果我們能為此說話,就是在扶植正義,就是個好人。」這段時間看到很多美國人站出來支持正義。也有美國的醫生,議員,政府官員站出來聲援王文怡博士,支持正義。

王文怡:迫害到底存不存在?


活生生的被摘取器官,如此血腥的屠殺目前
每天都在發生。每個聽眾的心情都是沉重的。
王文怡博士說,一位親人前不久來美國看她,說中國不存在迫害,610的官員也告訴他不存在迫害。但是,當她把一本《九評共產黨》給他帶回國時,他卻驚呼:「你讓我活不活啦!」可見這是一個活生生的例子,這位親人知道中共迫害的殘酷,但不敢承認迫害的存在。

王博士說,歷次運動中有八千萬中國民眾無辜的死去了。王博士說,她的爺爺在長春只是個生意人,曾替國民黨修過槍。中共說,你怎麼能替中共的敵人修槍,於是爺爺就被抓了,爺爺被逼寫悔過書。那時爺爺已經是個五、六十歲的老人了,但他不願做昧良心的事,後受不了毒打,只好自殺了,喝鹵水,難過的死去了。她父親也受到連累,成為了「歷史反革命」,要天天抄毛選,父親在寫萬壽無疆等大字報時,沒想到不小心寫錯了,寫成了「無壽無疆」,這回更慘了,遭到慘無人道的迫害。去年,她父親去世時,因王文怡修煉法輪功,中共不給簽證,而無法回國為父親送終。

六個「太殘忍了!」


所有有人性的人都應該站出來制止這種罪行。
聽了王文怡博士的演講,在場的張信行醫生一連說了六個「太殘忍了!」他認為,王博士的白宮喊話是不得已而為之的大善之舉。活體摘除人體器官的事情能在中國發生,不是一個人能做出來的,是一個沒有人性的利益團體:它們包括了醫生,醫院,行政機關和警察機關,是一群人在犯罪。它們沒有罪惡感是相當可怕的。

張醫生說,王博士在演講中談到了很多法輪功學員遭酷刑迫害的案例;如被剝光衣服捆在「死人床」上;水牢,丁延,37歲,浸泡在水裡至脖子,還遭毒打,被迫害致死;好人送入精神病院,被強行注射藥物-錄丙芹,該藥物會嚴重破壞中樞神經,使肌肉無力,一直到心臟衰竭而死亡;竹簽插手指,五馬分屍,坐老虎凳等。這些人們想都想象不到的酷刑,中共都能用。比古人有過而無不及。

張醫生還表示,做為一個醫生,可以想象只要在「死人床」這種酷刑下半天就可以把人逼瘋的。

從中國江西來的王醫生表示,她很欽佩王博士的勇敢。在中國發生的活體摘區販賣法輪功學員的人體器官的罪行,令她十分的震驚。她說現在的人性扭曲了,做為醫生應以救人為天職,怎麼可以幹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人體器官的犯罪呢?

來聽演講的陳醫生說,我相信中共是做得出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因為它是一黨專政,是為了一部份人的利益。這樣的罪行一定有可能的發生的。我想所有有人性的人都應該站出來制止這種罪行。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