大陸出來的我對挪威這點太不適應(多圖)
 
宇晨
 
2006-8-31
 

挪威幼兒園的課堂。

【人民報消息】連馬都會點頭打招呼的挪威是孩子們的樂園。

挪威是一個福利國家,在兒童福利方面,也有一整套系統的福利制度,比如在挪威,每一個孩子從出生之後到18歲之前,每一個月都可以從政府得到大約1000元的兒童津貼。

物質生活的豐富和保障只是一方面,能成為孩子幸福樂園的主要原因是社會提供了一個安全、健康、自由、充滿善良和關愛的成長環境,孩子們在這個環境的成長過程中,善良、同情、互助、寬容、誠實等逐漸融入心靈。


為何面對懷抱孩子的母親,這些大陸人如此
冷漠?好象他們沒有母親,也沒有孩子。
剛來到挪威時,我6歲多的女兒曾上了3個多月的幼兒園。在幼兒園的前三天,幼兒園堅持要家長全天陪同,原因是怕孩子到一個陌生的新環境不適應。其間幼兒園老師的熱情、耐心和友善讓我受寵若驚,她們是真心的在感謝我把孩子交給她們照顧。院長詳細的尋問我,孩子喜歡什麼食品,愛好和習慣等信息,用筆認真地一條條記在本上。最後並一再向我表示感謝。

從中國大陸出來的我對於這一切是太不適應了,因為在中國對老師是誠惶誠恐的,而且現在送禮少了還不行呢。有的老師還強姦和猥褻幼女呢。這裏可全都顛倒過來了。

幼兒園有一個黑人小女孩有殘疾,眼斜、嘴歪,在中國一般人都會用厭惡的眼光去看她。可是在這裏,我看到老師們把她抱在懷裡的那種疼愛發自至誠肺腑,令我的感動直達心靈的深處。

這種善良的自然流露,為什麼在大陸就看不到?


中國孩子是這樣上課的!
我想起了我的童年所受到的共產黨教育,直到現在,只要我一聽到、看到「地主」這兩個字時,就條件反射的充滿恨意。

1975年我上小學一年級,學校召開了一個憶苦思甜大會,一個農民伯伯在臺上控訴萬惡的舊社會地主對他的剝削,內容已記不清了,但當時學唱的一首歌卻記住了,並且一記就是30多年,揮之不去:「天上鋪滿星,月牙兒亮晶晶,生產隊裏開大會,訴苦把冤深,萬惡的舊社會,窮人的血淚恨,前仇萬恨湧上了我的心,止不住的辛酸淚……」

實際上「地主」到底是怎麼回事,我完全不知道,但共產黨把仇恨的種子埋在我心裏,逐漸發了芽結了果。我經常心中有恨,而又不知恨的具體原因是什麼。

30多年過去了,現在中國的孩子們又是怎樣呢?據媒體報導,中國許多地區的幼兒園已經開始強制孩子們佩戴紅領巾,也就是所謂的「紅旗的一角」。開始讓5、6歲的孩子對著惡黨的血旗發誓為它奮鬥終身了!並且這項愛黨教育活動已經和單位、老師的經濟利益掛鉤,開展不利是要扣錢的。

1994年12月8日,新疆克拉瑪依市教育局為歡迎上級派來的「義務教育與掃盲評估驗收團」的25位官員,組織全市能歌善舞的中小學生796人在友誼館劇 場舉辦「專場文藝演出」。 因舞臺紗幕太靠近光柱燈被烤燃而引起火災。

當燃燒的火團不斷的從舞臺上空掉下時,克拉瑪依市教育局的一位官員出來叫學生們:「大家都坐下,不要動!讓領導先走!」

當時,在場二十幾個克拉瑪依市副處級以上官員的位置離火源最近,離逃生門最遠,竟「奇蹟般」無─人傷亡,而且走出劇場門口時還個個衣冠楚楚!

而離火源遠,離逃生門近的796名學生全部陷入火海,323人死亡,132人燒傷致殘;死者中有288人是中小學生,很多都是獨子,父母的心肝寶貝。


孩子們在比豬圈還惡劣的地方上課!
那個高喊「讓領導先走」的官員後來竟提拔為克拉瑪依市市長!當然這也不奇怪,他在黨的考驗下,勇敢果斷的結束幾百個孩子們的生命,證明他是忠誠的實踐和履行了「三個代表」的黨的好幹部。黨就需要這樣沒人性的幹部,當然黨不但接受了這份滿意的答卷,而且為了鼓勵更多的人這樣做,黨才提拔了他。

在善良挪威人的心裏,不但此人是可怕的,而且這個獨裁政權更是斷然不能再繼續存在。

昨天,我的女兒用她稚嫩的畫筆描繪了她夢中的一個大陸場景:一把利劍斬斷了惡龍伸向孩子們的魔爪,惡龍摔死在地上。

身在挪威,和如此善良的人民生活在一起,更讓我惦念著中國大地上成千上萬的生活在驚恐之中的孩子們,我期待著女兒夢中的場景盡早實現。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