公民抗暴法律後援團即將成立 郭飛雄豁出去了!
 
大紀元記者高淩
 
2006-8-11
 
【人民報消息】8月10下午近4點,中國大陸維權法律工作者郭飛雄在韶關前往北京的列車上,遭到7名乘警的暴力毆打致傷,並遭到公開捆綁、扣留。郭飛雄絕食絕水抗議18 小時後,於次日凌晨4點返回廣州家中。郭飛雄接受本報採訪時表示:將對鐵道部門提出訴訟。並聲明將和高智晟、劉正友等法律及民間人士成立「公民抗暴法律後援團」,為失地農民、上訪群眾、家庭教會、法輪功學員等等一切遭到黑惡勢力的迫害的中國公民提供援助,他說:「現在是要實實在在幹點事情的時候了,需要一些徹底豁出去的人站出來!」

* 乘警稱郭持假票 派出所稱其為法輪功

郭飛雄於8月9號下午5:04分乘廣州至北京 798次火車前往北京辦理私事,快到韶關時,一路跟蹤郭的便衣與查票的乘警交談後不久,七名身穿制服的乘警直接要求查驗郭的火車票,並聲稱是「假的」,要將其帶走,遭拒絕後,6、7個人同時把郭飛雄按在地上,拳打腳踢,郭飛雄的額頭、胳膊、腿上和肺部,均被打傷,多處流血,眼鏡和手機也不知下落。郭飛雄堅持非暴力原則,遭受毆打時沒有還手。當乘警將其捆綁帶離火車的時候,郭飛雄向周圍上百的乘客大聲喊:「我不是販賣假票的,在我旁邊的這兩個人是跟蹤我的便衣!推進自由民主無罪!」

據郭飛雄講述:乘警實施暴力的藉口是他所持的車票是假票。但將他帶到派出所之後和扣留我的過程中,警方卻再也沒有詢問「假票」的事情。

記者電話詢問韶關火車站派出所時,對方承認發生了這個事件,因為「他是法輪功」。

* 將起訴鐵路部門 呼籲曝光施暴者姓名

郭飛雄是在7月21日結束了在美國的近3個月的學術後交流返回廣州的。回到家裡兩週的時間裡對他的跟蹤時有時無,對10日發生的暴力毆打郭飛雄覺得非常奇怪,表示無法分析原因。郭飛雄甚至詢問扣押他的警方人員:「是中央的意思?還是廣東的意思?」,但對方不予回答。

接受採訪的郭飛雄表示:「事不過三,而且這第三次打得沒有任何理由,如此凶殘。所以這次我下決心要起訴鐵道部。追究這些打人的個體的犯罪行為。包括廣州前兩次參與打人的警員,國保大隊的周警官及其他的部下。能公布一個是一個。」郭飛雄希望通過媒體發出呼籲:警察內部有正義和良知的人士協助公布這些打人兇手的姓名及照片以及他們準確的警號。

據郭飛雄描述,韶關火車站實施暴力的乘警共有7人,他能記住的至少有3人,一名是798次火車的乘警,另外兩名警察的警號分別為:091522和091485。

對於起訴是否能達到追究對方犯罪行為的目的,郭飛雄表示:「我們不想談得過高、過遠,就是針對這不斷實施暴力的打人兇手,一定要將他們的姓名張榜公布出來。即使現在達不到追究個體罪責的目的,在未來這些起訴仍會起到效力。未來的民主社會一定要追究這些個體犯罪者的責任。」

* 對法輪功群體的迫害已擴散到普通民眾

郭飛雄在今年已經遭受了警方三次暴力毆打,並在今年的2月直接引發了高智晟、趙昕等國內維權人士倡導的接力絕食活動。其中兩次,警方均以「他是法輪功」為名對其監視和騷擾。

郭飛雄表示:「我的兩次親身經歷說明,只要是法輪功學員就可以朝死處打!非常非常可怕的這樣一個社會,針對法輪功群體的黑惡的暴力,由法輪功擴大到對我們,普及到對普通的大眾,不僅沒有隨著時代的進步而收斂,而且越來越深,越來越黑,我們一定要用自己的力量去阻止這種暴力,一定要站出來!」

郭飛雄說:可以這樣說。我從昨天第三次挨打以後,徹底的放開手腳,只要我認為對的,我會盡全力去推動!我已經徹底豁出去了!不是用我的肉體相搏是用我的精神去和黑惡勢力去硬碰,碰到底,因為他們太過分了,已經遠遠超出了人類良心承受的任何底線。

* 成立「公民抗暴法律後援團」

針對最近中國發生的一系列對維權人士、律師、普通公民、包括眾多宗教信仰群體所受到的日益頻繁的非法暴力傷害事件,郭飛雄指出:「這些事件說明中國不僅沒有法治,而且還向著一個反法治的黑社會的方向越滑越遠。胡錦濤有著嚴重的責任,我們看看今天的中共把中國治理成了什麼樣子?今天的中國比黑夜都要黑,比黑社會還要黑,是最黑暗的一個年代,伸手不見五指的年代。」

針對這種不斷蔓延的暴力趨向,郭飛雄透露,他已經和維權律師高智晟、農民維權代表劉正友等人士取得共識:在最近半年之內,成立一個最大規模的公民抗暴法律後援團,不僅僅是由知名維權人士或律師組成,而是完全對底層的民眾進行開放,所有的受到暴力迫害的人都可以加入,無論哪一個個體受到暴力傷害,都將對其進行援助。

他強調:「我們現在首先要做的就是把抗暴法律後援團組織起來。一定要讓家庭教會,法輪功,上訪群眾都能進來,就站在陽光下,有中國這麼多人援助著,世界輿論關注著,看它們能怎麼著?我希望能有越來越多的人站出來,和我、和高律師或者其他有志者經常聯繫,加入到這個幾千人、幾萬人的法律後援團中間來!」

郭飛雄聲明:「我願意為這個法律後援團作組織工作,要判刑就判我吧,我就是這個後援團的幕後組織者。只要願意參加的就來,多多益善!因為靠著一些知識份子或者一些有名望的人建立後援團有問題的時候大家都不敢出來。最終最可靠的還是老百姓。我們不能最終抗暴挨打,鬧來鬧去只有20幾個人,要向200多人、2000多人、20000多人的方向去發展,只要向底層的民眾去看,人大有所在。我們要鼓勵這些民眾和我們站在一起。捍衛自己的人權不受警察的毆打是天經地義的事情!

* 中國需要一批徹底豁出去的人

郭飛雄表示自己並非一時的衝動才作出決定,而是經過了深思熟慮:「我在美國經過了很多的思考,可以說是深思熟慮了,我們不能再像以前那樣還夾著個尾巴,一定要站出來,該挺的時候一定要挺,要挺在點子上面,通過一些重大的事件組織大家團結起來,不要共產黨說我們不能搞政治我們就不能搞政治,共產黨說我們不能搞組織我們就不能搞組織,就像高智晟所說的,現在就是要組織起來,就是要搞街頭政治!」

他說「沒有任何緣由的說把人打一頓就打一頓,這是和平年代,不是戰爭年代,不是那種叢林的野獸時代!這種打人的時代應徹底終止!不僅在我的身上終止,在失地農民、上訪群眾、家庭教會、法輪功群體等等,只要敢於和我們攜手,我們就會一個一個的幫助過去,我願意把我的全部精力拿出來去幫助那些挨打的人維權。現在到做具體事情的時候了,現在需要有一些徹底豁出去的人站出來!」

「事不過三,上帝已經憤怒了!」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