曾慶紅發賤!把鼻子穿根繩兒遞到陳太手裡(多圖)
 
門禮瞰
 
2006-7-15
 

2002年12月,港民反對中共惡法23條!(爭鳴)

【人民報消息】被釋放後的鄭恩寵一動,不知是活人還是替身的黃菊必定跟著動。前香港政務司長陳方安生一出來參加個活動,說句什麼話,也讓政治局常委、中共政權唯一副主席、國安頭子曾慶紅睡不著覺,慌忙帶領著中央港澳工作協調領導小組趕緊開會。

有意思吧,中共的鼻子就這麼容易牽著走。

不過要說清楚哎,不是鄭恩寵和陳方安生喜歡去牽那臭不可聞、噁心疤瘌的鼻子,而是這鼻子的主人自己發賤,把鼻子拴個繩兒,遞到人家手裡。嘿,人家還嫌臟哪!

鄭恩寵不是胡錦濤的心病,是曾慶紅的心病,所以小曾讓中宣部大力宣傳黃菊;陳方安生要當上特首,胡錦濤會看熱鬧,因為那是曾慶紅管轄的地盤,在政治局做檢討的當然是姓曾的,呵,曾慶紅這幾年做的檢討還少嗎?不差這一回兩回。

江澤民死拉活拽讓董建華當港首後,現在又換成曾慶紅在香港搞鬼。在曾蔭權當特首前有新規定,得有100名選委支持,才能取得特首選舉資格。於是中共派人在香港軟硬兼施,金錢子彈一塊兒上,威脅利誘選委只許支持曾蔭權,結果其他競選者都沒有得到100名選委支持,因此曾蔭權是在沒有對手的情況下當了港首,還美其名曰是「民主選舉」。

陳方安生叫罵聲中談笑風生

據爭鳴雜誌6月刊報導,五月初,曾慶紅領導的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召開會議,聽了港澳辦、中聯辦、統戰部、公安部、國務院研究中心、外交部特派員公署、總參五局等十八個成員單位組成的部門,對香港特區形勢作的匯報。據說這次匯報內容很不樂觀。

鑒於此情況,今年六月底,曾慶紅借香港主權移轉九周年之際,高調派出大貪官、全國政協主席賈慶林赴港出席CEPA三週年慶祝活動,想讓媒體好好捧一捧。結果遭遇香港市民送黑棺材、砸黑相框、要求賈滾下臺的最佳待遇。


陳方安生的笑容魅力無比,嚇的曾慶紅暈菜!
(動向)
在抬高賈慶林的同時,中共最怕非常有人氣的陳方安生「七一」再度上街,並與泛民主派結盟出選下屆特首,這樣就會使中共難於控制香港的政治局面。但是中共怕什麼就來什麼,陳方安生不但七一和家人一起走上街頭,微笑接受記者採訪,在特務的叫罵聲中談笑風生、不變顏色,還說「感覺很好」!可見她走出來之前已經把中共所能耍的把戲都估算到了。

陳方安生不但走出來呼籲港民參加遊行,而且毫不避諱的批評中央當局過去在落實「一國兩制」方面障礙重重,並鼓勵香港市民站出來爭取普選。香港很多人承認是在陳太的感召下,從新燃起希望,來參加遊行的。最讓中共害怕的是陳太的連串行動表明,她有參選下屆特首的意思。曾慶紅認為在香港整治誰都不在話下,都有招兒對付,只有陳方安生實在太棘手,不知從何處下手。

曾慶紅反對「還政於民」

曾慶紅在中央港澳工作領導小組會上說:「香港局勢比我們所想象的要複雜得多,好在這麼一股勢力的政治圖謀已經暴露在光天化日之下,他們是一股反回歸、反中亂港的敵對勢力。他們想將香港去中國化,他們反特區政府、反特首、反基本法。要使特區政府處於被動,來證明一國兩制並不可行。他們公開要『改朝換代』、『還政於民』,圖謀改變政治現實。他們是有美國和國際反中反共勢力組織作後臺的。他們所對準的矛頭,所要反對的是中央政府這一切已經不容置疑。」


以死抗爭中共釋法!(爭鳴)
曾慶紅明確反對「還政於民」,就是表明要堅持獨裁、要與人民敵對到底,可是他卻罵香港人民「反中亂港」。這樣說話就有些神經錯位了,誰會把曾慶紅們當成是「中」是「港」呢,是吧? 所以,以後曾慶紅不要動不動就說反對共產黨就是「反中勢力」 「反華勢力」,只需讓老百姓明白中共至死不同意「還政於民」就可以了。

曾慶紅說香港人民「反特區政府、反特首、反基本法」,反對從民主制度「回歸」到獨裁制度下,要「還政於民」,當然了,這是港民明確的,毫不含糊的訴求。港民的矛頭不對準十惡不赦的中共邪黨對準誰啊,就是要把中共踢下去,要「改朝換代」。這和大陸人民的目標完全一致,一點不矛盾。好。

從來就不可能有「一國兩制」

有人說,中共幹麼害怕自己的管轄盤子裡有一塊民主蛋糕呢?不就這麼一塊嘛。一塊並不可怕,但可怕的是有一塊擺在那裏就讓人產生欲望,欲望一來可不得了,都想照樣去做,照樣去吃,那會發生什麼事情?

所以,中共各級黨官們越是把自己的親屬子女送到西方民主社會去吃大蛋糕,越是要堅持獨裁,否則兒女們怎麼在民主國家揮金如土啊,那錢還得從獨裁統治下的國庫裡拿出來啊!曾慶紅的弟弟曾慶淮就是仗著哥哥的勢力在香港花天酒地,民主制度行嗎?那樣曾慶紅早被轟回家抱孩子去了。

曾慶紅如此治港


沒有共產黨,才有真自由!(人民報)
曾在會上強調,(一)要加大力度宣傳中共是單一制國家,媒體可以說香港是在一國之下的不同於內地的一制,但具體執行不能玩兒真的,還得按照內地的規定辦。(二)香港在金融、經貿、信息方面有國際影響,所以不能出軌,必須在北京規定的軌道裡走。(三)中央給香港制定的基本法要堅持不能改動。(四)港特區政府領導班子、立法會、區議會領導班子必須選用忠於中共的,不折不扣執行中央精神的人。(五)要堅決反對抗衡北京的外國勢力在港有市場。

世界上還有多少不抗衡北京的外國勢力?曾慶紅如此治港,怪不得見了他的人都說:怎麼老成這樣兒了?

中共視陳方安生為不共戴天的大敵

誰反對獨裁,中共就視誰為不共戴天的大敵。儘管中共在世界上只有幾個小兄弟。

曾說:「在一定時候、某大氣候時,或某政治大事時,敵對勢力會緊密配合,他們的政治資本就是打出所謂『民主』旗號來興風作浪。」

曾慶紅一語道破天機,現在是中共發生大麻煩的時期,所以一個陳方安生上街遊行、呼籲普選,都能讓整個中共嚇得神經錯亂。


天滅中共,總得有人出來幹!(人民報)
中共明白,被譽為「香港的良心」的陳方安生的民望在香港是第一人,得到一百名選委支持、取得特首選舉資格,普選時成為特首,對她來說易如反掌。陳太之所以得到支持是因為她有「良心」,而中共最喜歡的就是泯滅良知的人,兩股道上跑的車永遠沒有交叉點,所以中共不會對陳太抱有幻想,而陳太更從來沒有對中共抱過幻想。

在5月的會議之後,曾慶紅隨即在七一後不足半個月,再召集領導小組會議評估最新形勢,說中共中央要及早摸清楚陳方安生以至其幕後支持者的底細,並制訂應變措施。

幕後支持者是誰啊?天滅中共,總得有人出來幹吧!

不過,曾慶紅可不明白這個事兒,他那份兒賤,所謂的應變措施,也只不過是把自己的鼻孔穿根繩兒遞到陳太手裡,任人家牽著走。不過,人家陳太可不肯牽那根繩兒──你姓曾的願意跟著轉是你的事!


(人民報首發)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