老江鲁行趣絮!这事在过去咋也不能发生两次(多图)
 
姜青
 
2006-5-5
 

江鬼在16个国家被起诉!
【人民报消息】昨天看到一个新闻,说江癞游泰山又挨了一回骂。警察满山遍野、如临大敌,上山游玩的行人必须全部避让,连老外都被掐着脖子按在大石头后面蹲着,并且不许站起来探头探脑。结果整个泰山上上下下骂声一片。

看起来江癞挺摆谱儿的,后来一问才知道还不是那么回事。全部避让的根本原因是江泽民怕人看见他行走困难,被人半架半抬的「机密」传出去。

其实捂着盖着没什么用,百脉泉、龙泉寺那边早就嚷嚷开了,说接到命令,为方便江的轮椅通过,让把所有台阶都用木板改铺成坡路。都衰成这样了,江还到处跑,看来形势逼人啊!

据悉,四月中下旬以来,江迫不及待的把亲信曾庆红、吴官正、周永康等人招到山东,密谋如何处理好法轮功问题,省委书记张高丽积极配合,提供一切资源和安排。

江走到哪里,坏事做到哪里,那些地方一定遭灾,这已经是一个规律了,这次当然也不例外。

据齐鲁晚报报导,四月廿六日夜间至廿七日凌晨,冰雹袭击菏泽、济宁,雹粒大如鸡蛋,巨野、东明、单县、成武、金乡五县同时遭袭,五十万亩农作物受灾,经济损失达五十亿人民币。四月廿八日下午,白天骤黑如夜,十级狂风携雨袭击济南,临沂、枣庄、济宁等地区也出现大风和冰雹天气。在济南,近百米长广告牌的铁制骨架被风吹下,砸在楼前停车带上,至少八辆小汽车被砸坏;在临沂,狂风卷走了办公室;在枣庄市,马路护栏被吹倒在地,路上二十余年的树被刮倒;济宁市部份地区也出现强流天气,一时间乌云压城,大风骤起,广告牌、树木被吹倒。

2006年可不是2000年那时候的形势了,这几个人神色慌张、行迹诡秘,不敢在一个地方久留,一会在烟台、青岛,一会在潍坊、淄博。嘴上说在烟台开全国安全会议,参加潍坊风筝节和寿光蔬菜节,实际是亲自检查尚关押的法轮功学员的处置问题,以应付国际上越来越大的调查压力。

据悉,他们4月29日至济南,住南郊宾馆,5月2日到章丘市明水镇的龙泉寺,5月4日住在青岛八大关宾馆。

按理来说,这几个家伙,除“三个代表”江猪媳外,现在不是政治局委员就是政治局常委,但行踪却一点保密性都没有,不管走到哪里,行程都让人给泄露出去,都臭到这种程度了!


2002年,江去德国让把车队经过
路边的井盖焊死。
最能说明江泽民四面楚歌的是,5月4日晚9点25分至50分之间,《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简称「追查国际」)两名调查员居然分别直接拨通了江房间的电话。

这可是天大的事啊,过去江住在哪个宾馆都很难让人事先和当时知道,更不要说把电话直接接到江的宾馆房间里。

记的2002年5月,江带着江绵恒去香港参加「财富论坛」会议,连与会记者上厕所都有人跟踪,而且厕所水箱都用封条封住,江乘坐的船经过的河里事先都检查过,并用强光24小时照着河底,连一只小癞蛤蟆通过都看的清清楚楚。那时候江泽民的惊恐是全世界出了名的,江去德国达到了登峰造极的程度,连车队经过的街边阴沟盖都要焊死。

现在江泽民不害怕了吗?当然是越来越害怕,否则他坐着轮椅到处窜什么。那么宾馆前台怎么能随便就把电话接到老江的房间里呢?这把他当什么了?保镖都干什么去了?过去江到深圳参加个会,都是坦克车在内圈护卫,外加3000名特警把守在外圈,怎么现在一警也不警,一圈儿也不圈儿啦?

不仅如此,《追查国际》报道说,接电话的就是江本人,电话还录了音。

“你是江猪媳吗?”

“是的。你是谁?”

“我是《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代表。你迫害法轮功犯了‘群体灭绝罪’!……”

江挂断电话。

再打,江接起一听找他,立即挂断。再打不接。


江猪媳惊慌失措!
这在过去能发生两次吗?一次江泽民就拍桌子把接线员轰回家去,把饭店经理给革职了,现在,谁听他的,没辄,干没辄!呵,呵呵……

接着让江猪媳胆寒的是,《追查国际》报导说:北京时间22时多,青岛专线局的人被连夜找去,为江换了房间的电话号码。

了如指掌!咋整???

咋整也整不了,真是绝门儿了。江的随行人员听到江泽民亲自接到《追查国际》的电话,震惊的目瞪口呆。

5月6日晚江一行外出,很晚才归。 《追查国际》得知江已经回宾馆的消息后,再次拨通了仍在青岛八大关宾馆江泽民住的房间电话,注意──是新换的电话号码哎!江不敢接电话。这回他没嚷嚷着要换号码,他知道内部有人帮忙法轮功,换号码也没用。据说那晚他吃的安眠药加了剂量。

由于《追查国际》掌握江所有随员的房间直拨电话号码,就拨通了一连串其随员电话,第一个是江的秘书尹庆林。调查员问:「你是尹秘书吗?」「你是谁?」「我是《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代表。请你帮忙转告江泽民……」,对方没哼出一个音,就挂断了电话。另一个江随员神经更脆弱,调查员刚说:「我是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调查员」,「什么?!」 对方惊叫一声,只听到啪啦一声,电话断气儿了。

调查员再拨通另一随员的电话:「我是《追查迫害法轮功国际组织》的代表。请你帮忙转告江泽民……」 对方立即语无伦次的结巴起来:「你,你别跟我说,我…我…我不住那个楼,」接着耍赖说,「我也不给你转, ……」 调查员严肃的说:「请你转告江泽民:他迫害法轮功犯了‘群体灭绝罪’!无论天涯海角,无论时日长短,必将追查到底!定要将他绳之以法!……」 对方听完了才挂断了电话,可见心理很复杂。

几年来,都是江泽民派人跟踪这个跟踪那个,他哪里会想到自己这么快就品尝到在别人手心儿里拿大頂的滋味。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