惊醒世界媒体的呼声(图)
 
黎轩
 
2006-4-27
 


最近一直和王文怡女士奔波于国际媒体和美国国会的揭露苏家屯活摘法轮功学员
器官惨案的两位证人安妮和彼得也一同出席了王文怡的新闻发布会。(大纪元)

【人民报消息】2006年4月20日,这是一个值得人们记住的日子。一个看似纤弱的女子,在布什和胡锦涛白宫会面时,喊出了“停止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停止迫害法轮功”等口号。她的呼声打破了美国及世界主流媒体在中共对法轮功的迫害和群体虐杀、活摘器官和焚烧活体的沉默,历史在这瞬间定格,摄像机镜头以及媒体的目光同时在此刻聚焦。她的名字――王文怡被维基百科全书收录。

七年来,中共倾国家之力,用老百姓的血汗钱对以“真、善、忍”为宗旨的法轮功修炼团体实行“名誉上搞臭,经济上截断,肉体上消灭”,“打死白死,打死算自杀”的群体灭绝的政策,众多法轮功学员被打死打伤、妻离子散、流离失所,亿万法轮功学员的家属、亲朋好友和同事受到不同程度的株连与洗脑。不完全统计2870多名法轮功学员被迫害致死,6000多人被非法判刑,10万多人被非法劳教,数千人被强迫送入精神病院受到破坏中枢神经药物的摧残。特别是苏家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曝光后,中共当局更加变本加厉,抓紧销赃灭迹,杀人灭口。而苏家屯只是冰山一角,而类似的集中营目前在中国大陆至少36处之多。而对这样惨绝人寰的有系统的谋杀,对这样的大是大非,世界主流媒体一片沉默。在苏家屯事件曝光三周后、中共把罪证转移灭迹后,美国派人到苏家屯走马观花转一圈,无意中帮了中共的倒忙。

在这种情况下,王文怡出于一个医生的责任和良知,出于“想挽救生命”的慈悲,唤起国际社会的关心和世人的善念,适时的发出了正义的呼喊。王文怡说,我清楚这样做的后果,但是我知道救人更重要。我知道人性超越一切。

华盛顿时报于上周四(4/20)评王文怡为一周的“高尚”人物。华盛顿时报在文章中说,“王文怡博士,以民主的方式欢迎中共主席到美国,她是本周的高尚人物。”

王文怡说,那些证人由于逃避和恐惧灭口,他们虽然和我们密切接触,但是不敢站出来。他们都在关注美国和国际媒体媒体对此事的态度,因为他们需要一个可以保护他们的举报环境。正因为如此,我意识到让美国和世界了解这件事的严重性非常重要。

王文怡说,我最近接受一家国际媒体采访前,也发生过制作人通知我:“不能提器官移植问题。”到目前为止,关于中国大陆劳教所发生的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仍没有在国际社会上被广泛揭露出来。我为何在此重大场合呼吁,媒体仍然没有详细的报导,但这恰恰是问题的关键。

王文怡实现了一个正义、善良的人应该做的,当然这需要非凡的勇气。生存权是人的最基本权利,天赋人权是与生俱来的,人权的普世价值应该是被普遍接受的。任何压迫人权的行为都应受到谴责,更何况这种灭绝人性的杀戮以及丧尽天良的摘取活人器官的事情呢?

对于美国联邦政府对王文怡的威胁外国官员指控,法轮功发言人张而平说:她是一名47岁、看来脆弱的妇女,一位医生、两个孩子的母亲,威逼一位统领四百万军队的领导人?他还有军队或保镖护驾。事实恰恰相反,是中共政府威逼、强制和扰乱自己的人民。

王文怡的辩护律师波斯说:没有任何证据显示王文怡曾经企图恐吓或骚扰中共政权主席胡锦涛。

草庵居士认为:胡锦涛访问白宫的过程中,整个会议秩序没有被打乱,整个场地及参加仪式的人并没有任何骚乱或动乱。无论是人或物质均无损失,……事实上,在白宫,记者并未被禁止讲话,王的行为仅仅是讲话大声而已。

高智晟律师认为,中美的人权对话进行了30年,在这样的对话过程中,美国非常清楚,中共是一个人权恶棍。但是呢,这本身不是他要关心的,他关心的是在这样的过程中,我不断的和你谈,你就得不断的给我好处。这种情况下,美国政府是双赢,一边赢得了人权斗士的美誉,另一边他获得了源源不断的浸印着中国人鲜血的美钞。在这样的过程中,中美各有所得。

王文怡的呼声也表达了这样一个信息:中共存在的历史,即是持续血腥杀伐人民的肉体到精神,及道德、善良和基本权益的恐怖暴力以及谎言的历史。对它的任何姑息和纵容都是非常危险的。联想到迟浩田的核捆绑,“就是说核武器把整个世界的安全捆绑在一起,……就是我们党的命运与整个世界的命运捆绑在一起,如果我们共产党完了,中国就完了,世界就完了。”“是保全几亿中国人的生命重要还是保全我们党的生命重要?我们只能选择后者。……党的生命就是高于一切!”还有战争狂人朱成虎以牺牲西安以东的城市为代价,即准备死掉10亿中国人来维持中共的独裁政权,凸显了中共对生命的蔑视和对人类生存的威胁。

尼莫拉牧师(Martin Niemoeller)说过,起初,不管纳粹抓谁我都不说话,最后他们来抓我时,已经找不到为我说话的人了。人溺就是己溺,人类的道德、正义需要大家共同维护。对邪恶的姑息和纵容就是对良善的犯罪,其最后受害的必然是自己。

罗莎.帕克斯在公交车上拒绝歧视性让出座位而被捕促成一场大规模的黑人人权运动。她的“我受够了让出座位!”这一句话竟然改变了美国。她赢得了美国人民的尊重,被全世界誉为“民权之母”。美国国务卿莱斯在帕克斯的追悼仪式上说的一句话:“没有帕克斯,我就不可能今天以国务卿的身份站在这里。” 被外界认为最有代表意义的一句话。

今天,王文怡博士以一个医生的职责和良知,为救助那些时刻会被切除器官、惨遭杀戮的无辜民众,为了维护人类的道德、唤起人们正义感,为了维护天赋人权的普世价值,发出了正义呼声,同样值得我们敬佩!她的呼声震撼着每一个善良的人,应该使沉默的媒体惊醒了。

(人民报首发)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