抹不去的帶血記憶 (圖)
 
作者:顧嵐
 
2006-5-20
 



【人民報消息】今年適逢文化大革命四十周年,中宣部、新聞辦、公安部等統一口徑:各級黨政機構,不舉辦反思文革活動。電視、電臺、報刊,把好不追憶文革的審查關。但在民間、透過互聯網和海外網站,中國百姓追憶文革歷史悲劇的勢頭不可阻擋。

對“文革”一無所知的年輕一代

為什麼中共強力淡化民間反思導致中國兩百萬冤魂、兩億人受衝擊的十年歷史浩劫?為什麼在“文革”四十周年之時、反思這段歷史卻被中共媒體一律禁聲?中共懼怕什麼?

我的孩子是20歲出頭的這一代年輕人,他對文革幾乎是一無所知,相信許多的年輕人和他一樣,他們只是從父母那裏了解到這場運動發生的枝節片斷。據報導,在北京大學法律專業一個20多歲的學生對於文革知之甚少。而北大在文革中發生過許多重大事件。這位學生說:“我的感覺就是,現在這個逐漸過去了,然後官方又在淡化這個問題,所以逐漸在遺忘。”而對於今天上了年紀的人們,追憶文革這段歷史的注意力已經基本上被轉移到其它問題上去了。

記得當年趙紫陽因反對“六四”開槍鎮壓而被中共罷黜後,從此被軟禁在北京富強胡同6號十六年,所有報導趙紫陽的內容均被禁止,所有想對趙紫陽的採訪都被拒絕,至死方休。以至於去年趙紫陽去世的時候,許多中、老年人回憶起趙紫陽時,都感覺是很遙遠的事情,年輕的一代對趙紫陽更是什麼都不知道。這也正是中共慣用的抹去人民記憶的手段。

共產黨的歷史,就是一部割裂人民記憶的歷史,是後一代不知道前一代真相的歷史,是億萬百姓生活在對共產黨過去的咒罵、與對共產黨現實的期望這種巨大矛盾之中經歷磨難的歷史。然而,“文化大革命”這段給中華民族帶來巨大災難的歷史是每一個中國人必上的歷史課。

此刻反思“文革歷史”絕非偶然

據觀察家分析:在文革四十年之時,海內外及民間深刻反思“文革歷史”體現出的是一股不可阻擋的力量。這也正是今天,人們比任何時候都更具擦亮認清中共惡黨本質的雙眼,特別是世人通過“九評共產黨”這本書,更看清了中共罪惡的來龍去脈。中共惡黨已經導致中華民族的“脊梁”無以負重這巨大的民族災難。

當回溯文革歷史時,更是令我們觸目驚心。作家秦牧曾這樣評述文革:“這真是空前的一場浩劫,多少百萬人顛連困頓,多少百萬人含恨以終,多少家庭分崩離析,多少少年兒童變成了流氓惡棍,多少書籍被付之一炬,多少名勝古跡橫遭破壞,多少先賢墳墓被挖掉,多少罪惡假革命之名以進行”。據《建國以來歷史政治運動事實》的報告總結的數字說:“1984年5月,中共中央又經過兩年零七個月的全面調查、核實,重新統計的文革有關數字是:420萬餘人被關押審查;172萬 8千餘人非正常死亡;13萬5千餘人被以現行反革命罪判處死刑;武鬥中死亡23萬7千餘人,703萬餘人傷殘;7萬1千2百余個家庭整個被毀。”而專家根據中國縣志記載的統計,文化大革命中非正常死亡者至少達773萬人。

而歷史走到今天,中共已經導致中華民族的母親河黃河源頭,淪為沙塵暴第五大發源地。數億的中國農民,大多數生活仍處於艱辛之中。廣西青州(音)的百餘名被迫害者──失地農民說,他們是欲哭無淚,他們被群體剝奪了最後的生存條件──即原本僅能維持生存的土地。他們說:當官的就是逼著讓我們去死,我們已精疲力盡,已經是走投無路了,我們已經沒有了其它路可走,我們該怎麼辦。

此刻海外和中國民間深刻反思“文革歷史”絕非偶然,這預示的是覺醒中的中國人民從心中摒棄中共惡黨,從根本上解體中共的決心都在順應著天意而動。

結語:

“結束這個凶殘的暴政,結束共產黨的狗命,現在幾乎不需要多少大規模的心理動員,就是說大家都是在等機會、怎麼做的問題,誰都不需要出來跟我們講道理說,應該不應該相信共產黨的話,他們說我們早就不相信它們的鬼話了。”──高智晟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