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訪高智晟 (33)──拒絕中共收買
 
大紀元記者趙子法
 
2006-4-29
 
【人民報消息】走在中國維權隊伍的前列、義無反顧的律師高智晟在北京家中接收採訪時透露,中共也曾經派人試圖收買過他,被他拒絕。

目前,高智晟仍然繼續遭受中共特務的日夜監控。28日,特務的車距離高智晟不到1米半,特務漸漸拉近距離跟蹤。而高家的電話、高智晟的律師辦公室的傳真、電話、網絡依然被切斷,中共還暗暗威脅高智晟律師辦公室的房主不准續約,在一些維權人士中散發著高智晟只剩下一個「光桿司令「的流言等等。各種跡象表明,從生存方面,從精神方面,中共當局對高智晟的圍困收的越來越緊。

但高智晟坦然的表示:就讓中共把一切都做絕。他們無時無刻的不在幫著我們。

特務監控外松內緊 步步緊逼

在4月中旬回到北京後,高智晟觀察到即往逼到高家的單元門洞內和樓道裡的特務,多躲在他住的樓下200米外探頭探腦的進行監控。高智晟表示,如果中共繼續近距離貼身對他全家進行騷擾的話,那他寧肯繼續外出流落,他也許會親自到蘇家屯等地進行調查。

到4 月27日為止,在每天早晨7點高智晟出去跑步時,總有一個在外面監控了高家一夜的年輕特務蓬頭垢面的和高智晟並肩在公園裡跑步。高智晟向這個特務搭話後,特務驚慌的迅速縮到後面一會,過一會他再跟上來時,「小子!我就那麼可怕麼?」高智晟的再次問話使特務又退了回去。第三次,在特務跟上來後,高智晟神定氣閑的告訴他:「我發現了一個驅除你的好辦法,就是和你說話。」

兩天後,這名特務從並肩跑步換成騎一輛自行車在後面跟隨,高律師開玩笑說,看來特務的體力大概不濟。

從28日以來,跟蹤高智晟早晨跑步的特務從一名增加到三名,特務們距離高智晟二三十米遠。

在近日高智晟陪孩子夫人到公園時,特務們依然是前呼後擁,高智晟說:「我看著家裡的包和玩具,他們盯著我。」

而鄰居老人悄悄的告訴高夫人,現在盯你們並沒有放鬆,他們白天遠些,晚上六七輛神秘的車都停在很近,就在八單元(高家在七單元),每個車裡都有三四個男特務,每個車裡都有一個女人。

跟隨高智晟一路往來的馬文都也透露,他交往三年的女友被當局「關照」,很多人漲工資而她的工資不給漲等。

高智晟持久的擔心成都青年

高智晟表示,在成都火車站被特務毆打和抓捕的四名青年中,唯一看清面孔的是塞給他《甘地傳》的青年。根據高智晟和馬文都的描述,這位青年很年輕,看上去只有二十三四歲,身高1:72左右,身著夾克,短發窄臉,文弱的外表神情自若。

高智晟說:我看到了那張可愛的臉後,我又看到了驚心動魄對他施暴的抓捕過程。老馬看了這一幕後,他變得情緒非常糟糕,一到成都賓館他就要去看病,我說現在外面這麼一番景象,你等一等一會我陪你去,他老人家就態度極其不好的說,這麼多的人被抓,這麼多人的安全得不到保障,現在誰還能管得了誰啊?他顯然使了一點小性子,他認為這麼多人因為我被抓被限制自由。他看病回來之後,才向我道歉說我態度不好,我說在這種情況下,絕不會去抱怨誰,因為什麼人能在這樣暴力面前,去保持平靜的心態呢。

而高律師持久的擔心著這位成都青年的命運。

高智晟的「婦人之仁」和堅求

在目睹成都火車站的中共特務的毆打抓捕後,高智晟強烈的多次希望媒體不要再提前公布他們的行程,以免前來會面的民眾再遭特務們的暴行。

在沒有再提前公布高智晟的行程後,據反饋,武漢的100多名人士,為高智晟馬文都經過武漢,大家卻沒能得以謀面而遺憾再三。

目睹百姓的苦難,痛苦甚至落淚,而不是無動於衷,是高智晟最大的「軟弱」。

一次,高智晟在看到拄著雙拐的受難於當局貪官酷吏的訪民和其他訪民,聽到他們的苦難遭遇過後。在他外出時,看到整日裡無所事事、閑得無聊的特務們正大為興奮,特務車正在開動並跟隨上來時,記者第一次聽到高智晟在電話裡失去了平常的平靜,他咬牙切齒的罵著跟蹤的特務,「一群畜生!」「你們有能耐去解決他們的苦難,成天到晚跟著我幹什麼。這幫畜生!」

過後,高智晟說:我是一個普普通通的人,我沒有野心,尤其別人講的「無毒不丈夫」,我的心象婦人般的柔軟,我常常為具體的痛苦、具體的無權無勢個體的苦難而傷感。但我常常發現在我周圍那些人對這些沒有這種反應。很多人跟我開玩笑說我幹不成大事,所謂的慈不掌兵,因為象你這樣的在個體的苦難面前婆婆媽媽,表現出婦人慈愛的心腸那就不行。但我卻有我的堅求,那就是憲政中國的到來,一個自由民主的中國的出現。

中共也曾試圖收買高智晟

如何看待「婦人之仁」?記者表示,您在呼籲道德回升、推翻中共暴政方面,絲毫沒有所謂的「婦人之仁」,我看到您很堅定。高智晟答:

對!前幾年,尤其是最近兩年,中共他們也搞了很多特務手段,包括影響我和我的家庭的各種手段都施了,但是他們發現我在這方面的心腸是非常的堅定。

記者:他們也曾收買過您嗎?

高智晟:這樣的過程是比較隱蔽一些罷了。因為我不想傷害他們具體執行過程中的一些人。我給人家有承諾。

在記者的採訪中,經常聽到中共收買、利誘維權人士和訪民的行徑。而且即往在北京的南站上訪村裡,就有公安的一些眼線,這些人搜集上訪村的情況向公安通風報信而得到一些報酬、或公安在對上訪村的抓捕中會放過他們開的小旅店等回報。

這些眼線們的通報,導致許多訪民被截訪的抓走,法輪功學員被公安拘捕遭到迫害,訪民抗議活動被公安抓捕沖散等。最重要的是身為懲惡的公安警察,卻公開鼓勵人們為了金錢利益互相出賣,極大的敗壞了已經十分低下的道德。

被投入監獄已近二年的北京維權人士葉國柱在訪民中威望很高,他一呼百應。公安兩次派人許諾可以給他解決被強制拆遷的房屋,但他必須和「政府」合作,遭到葉國柱的堅決拒絕。葉國柱強烈指責中共當局,它們對待反對人士,向來採用軟硬兼施、無所不用其極,手段卑鄙。

而在中共收買威逼利誘高智晟的密切接觸過程中,很明顯中共是不相信高智晟的。他的手機曾離開他九天后特務才還給他。對手機極有可能被當局做下各種手腳的勾當,當時的高智晟不但渾然不覺也不會相信。一天,當他端起茶缸發現比平常要重很多時,他在茶缸裡面看到了他的兩部手機,兩部手機從此作廢。是高智晟的孩子在頑皮時扔到了裡面,或許也是天佑。

美議案不會改變中共反法制的本質 高智晟律師事務所的命運不容樂觀

高智晟:我的辦公室被北京市公安局徹底的廢棄掉所有的功能。我的律師都不能進去,誰進去就要抓誰。而且,它還在我辦公室那個小區的那棟樓裡面,成立了一個民兵連。現在你要是在北京找民兵連,你還得真得拿一把放大鏡,而且你還得把時間倒退20年,而我的辦公樓前面就立了這麼一個牌子。

辦公室的租期7月份到期。房東不給續約,他說你們非常清楚,我們說得更多有什麼好處呢?你們還能在中國生存嗎?不但我不會把房子租給你,你們也休想從任何人那裏租來房子。因為那些去找他的中共特務在他跟前叫囂說,我們會叫他在中國都租不到房子。

有膽量的人都沒有房子,沒膽量的人有一堆的房子。

你現在不管租哪裏,中共特務都會搗亂,他們會公開搗亂,也就是他們會使我徹底沒有辦公室。這樣的情況下,即使11月份中共同意恢復我的律師事務所,也會以沒有辦公室為由,它會取締律師事務所。

一個文明社會肯定會存在對待這樣事情的方式和途徑,中國卻沒有。我自己和其他受害群體沒有多少區別,面對這樣的過程,你說我能怎麼辦?所謂的律管部門──北京市司法局它網上辦公,有一個網上平臺,所有的信息,指令,哪怕是對我們的威脅,你都必須通過網上去看,但是我們這樣的渠道,早在2月15日就被北京市公安局和中共特務給切斷。傳真被切斷,電話別切斷,辦公室任何人不得越雷池半步,它名義上是停業整頓,實際上它做的是等於非法取締了我的律師事務所。我的合夥律師被北京公安局關押12個小時,他們說,你要是想在北京混下去,你就老實一點,以不准你到律師事務所去,去一次就收拾你一次,如果你去的次數多了,你就從北京滾蛋。你說這個律師事務所怎麼能辦下去?

因為我們個人在這樣一個流氓犯罪集團面前是完全的無助,你說著急有什麼用呢?所以我說,就讓中共把一切都做絕,他們無時無刻的不在幫著我們。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