布什曾宣布為她降半旗(多圖)
 
2006-4-23
 

獲得尊榮的Rosa Parks。(Getty Images)
【人民報消息】(人民報記者張荔4月23日報導)2005年10月24日非洲裔婦女Rosa Parks(羅莎.帕克斯)在睡夢中安詳去世,親友陪伴在側,享年92歲。經美國國會提案通過,Rosa Park女士的遺體安放在國會大廈大廳供民眾瞻仰,她是獲此殊榮的第一位女性。這種特殊禮遇通常只有美國總統,像林肯,約翰.肯尼迪等卓越政治人物才能享有。布什與夫人和其他白宮高層官員於10月31日前往致哀,布什並且下令在11月2日羅莎帕克斯下葬當天,全國下半旗,以示哀悼。這項命令還將擴及美國駐外大使館、軍事基地及駐防在外的軍艦。

據美聯社報導,國會大廈警察女發言人紀蘇白(JessicaGissubel)軍士說,超過3萬人來到圓形大廳瞻仰和哀悼羅莎.帕克斯。

Rosa Park,這位瘦弱、滿頭白髮、帶副大眼鏡的老人為什麼會獲得如此之高的榮譽?

她被全世界譽為“民權之母”。她的故事在民主國家廣為人知。

洛杉磯時報記者艾.馬丁尼(AlMartinez)在2005年10月28日寫道,在歷史的關鍵時刻,有人面對邪惡的力量敢於挺身而出,從而改變了歷史和文化。這就是羅莎.帕克斯(RosaParks)遺留給我們的精神財富。

羅莎.帕克斯1913年出生在阿拉巴馬州的塔斯奇基。父親是木匠,母親是老師。父母親把她送到蒙哥馬利的女子工業學校讀書。帕克斯說,在黑人沒有民權以前,黑人面對的是生存問題。19歲時,帕克斯嫁給一名理髮師,她的丈夫熱衷爭取黑人民權和投票權。羅莎.帕克斯後來上了一所小型的黑人大學,並在蒙哥馬利選民聯盟工作,這是全國有色人種促進會的青年組織,她也在其它市民組織和宗教組織服務。1943年她被選為全國有色人種促進會蒙哥馬利分會的秘書。帕克斯說,所作的是設法向當權機構知道他們不想繼續當二等公民。但那時他們並沒有取得多大成果。

接下來的20年,羅莎.帕克斯為了幫助家計,在家作縫紉,作過家庭打掃,也當過短暫的保險經紀人。

為了尊嚴和體面 拒絕給白人讓位


布什總統與夫人和其他白宮高層官員前往教堂
為rosa致哀。(Getty Images)
1955年12月1日,羅莎.帕克斯在蒙哥馬利一家店裏做完縫紉工作,搭城市公共汽車回家。她坐在11排,在特別為白人乘客保留的座位區的後面,當時蒙哥馬利市的種族隔離法規定黑人坐在11排以後的區域。但是這個城市的法律也說,如果前10排坐滿了,白人乘客可以要黑人讓位。

羅莎.帕克斯回憶說,記得當時汽車很擁擠,幾個白人上車後,其中有一名白人告訴司機說他需要一個座位。司機於是要求帕克斯和其他3名黑人乘客讓出座位。其他黑人不情願的站了起來,但是累了一天的帕克斯拒絕讓位。

羅莎.帕克斯說:“其他人起來了,我還坐著,司機問我讓不讓位子,我說不讓。他說如果我不站起來,他就要叫人逮捕我。我對司機說逮捕我好了。汽車司機果真把警察叫來了,他對警察說,有白人乘客需要座位。他指著我對警察說:‘這個人不站起來。’兩個警察走到我的身邊,其中只有一個人跟我交談。他問我司機有沒有叫我起來,我說有,他問我為什麼不讓座位。我說,我不認為我應當站起來。我問他,你們為什麼欺辱我們?他說:‘我不知道,但是法律就法律,你被捕了。’”

帕克斯說,她不讓位是因為想得到體面和有尊嚴的對待:“我不希望受到這種待遇,因為我付出的車費跟那個男子一樣多,他沒有比我多出一分錢。我工作了一天,記得當時很厭煩,覺得很不方便。我也決心以這種方式來表示,我認為不論是在這個汽車上還是在任何別的地方,我都應當受到體面的對待。”

令人想不到的是,羅莎.帕克斯的被逮捕促成一場大規模的黑人人權運動。也沒有人能夠預料到,“我受夠了讓出座位!”羅莎.帕克斯的這一句話竟然改變了美國。

一句話改變了美國

帕克斯的教區牧師就是著名的美國民權領袖馬丁.路德.金博士。帕克斯的非暴力不合作原則,得到金牧師的立即響應,他率領黑人民眾展開了381天的抵制該市公車的行動,並引發了轟轟烈烈的民權運動。1956年11月13日,美國最高法院裁決種族隔離違憲,美國的種族歧視制度被正式廢除。這股風潮一直延伸到六十年代,在民權運動的大力推動下,少數族裔、婦女等各種弱勢群體的權利,也開始逐步得到法律的保障,美國的社會寬容與人權意識得到極大的深化和鞏固。

可以說,美國的今天,在很大程度上就是六十年代形塑出來的。帕克斯也因此被美國國會命名為“民權之母”。

你是火花 點燃了自由運動

在罷乘運動結束後不久,帕克斯一家就搬到了密西根州的底特律市。

羅莎.帕克斯後來擔任密執根眾議員約漢康葉爾斯的秘書和行政助理。幾年後,害羞的帕克斯克服了對大眾演說的恐懼,成為民權運動議題的發言人。


已超過3萬人來到國會大廈圓形大廳瞻仰和哀悼
羅莎.帕克斯。(AFP/Getty Images)
後來,幾所大學頒贈帕克斯榮譽學位,她還獲得民權運動組織頒發給她的不同獎章。底特律市用帕克斯的名字命名了一條街道。1989年著名的美國歌唱團體NEVILLEBROTHERS寫了一首歌“羅莎姐妹”獻給羅莎.帕克斯。歌中說“謝謝你羅莎小姐,你是火花,你點燃了自由運動”。

羅莎.帕克斯說,她希望人們記得她是“一位想要自由以及想要其他人自由的人士”。

最感激帕克斯的當然首先是獲得能夠和其他人一樣擁有尊嚴的美國黑人。

一個人可以改變一個世界

美國國務卿萊斯在帕克斯的追悼儀式上說的一句被外界認為最有代表意義的話:“沒有帕克斯,我就不可能今天以國務卿的身份站在這裏。”

在美國,帕克斯深受黑人和白人民眾熱愛,因為她為黑人爭取權利的運動同時塑造了美國的社會正義與公正精神,為所有美國人爭取到了一個平等、寬容的生活環境。美國民眾呼籲將每年12月1日定為“羅莎·帕克斯日”,以紀念這位“民權之母”。波士頓已於2005年10月26日率先通過決議,將此日定為羅莎帕克斯日。

洛杉磯時報記者艾.馬丁尼(AlMartinez)於2005年10月28日寫道,在歷史的關鍵時刻,有人面對邪惡的力量敢於挺身而出,從而改變了歷史和文化。這就是羅RosaParks遺留給我們的精神財富。

帕克斯的尊榮來自這樣一個簡單的事實:一個人可以改變一個世界。

帕克斯式的東方女性:王文怡博士


善良又高貴的王文怡博士。
2006年4月20日,美國白宮南草坪上,美國總統布什和中共黨魁胡錦濤正在舉行歡迎儀式,站在記者區的一位華裔女士王文怡博士,當著全世界媒體的面前,用英文高喊:“中共掩蓋勞教所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法輪大法好”、“布什總統,阻止他迫害法輪功”等語句,並用中文向胡呼喊:“如果繼續迫害法輪功,你所剩的時間不多了。”她同時展開法輪功的橫幅,隨後被帶離現場,並被控企圖“恐嚇、脅迫、驚嚇或騷擾胡錦濤起訴。

王文怡的辯護律師波斯指出,王文怡被控的這些罪名,使美國憲法保障言論自由的第一修正案“憑空消失”。波斯強調,法庭宣讀文件中陳述的這些行為,不足以支持王文怡被控的罪名。波斯說:沒有任何證據顯示王文怡曾經企圖恐嚇或騷擾中共政權主席胡錦濤。

波斯提交動議,請求法官撤消王文怡被控的罪名,但法官羅賓遜駁回波斯的請求。本案將於5月3日上午9:30重新開庭聽證。

4月21日,王文怡博士在提出個人擔保後獲釋。她在美國華盛頓地區法院出庭應訊後說,“這不是犯罪,而是一個公民不服從的行為。”

羅莎.帕克斯因為不服從當時美國的種族歧視法律,為了尊嚴,拒絕給白人讓座,而成為美國的「人權之母」。

而今年,王文怡女士的呼喚是在中共六年多殘酷迫害法輪功的前提下,在3月8日連續2位證人揭露了中共活體摘取販賣法輪功學員器官的證詞下,在世界媒體的依然沉默下,挺身而出呼籲總統布什幫助停止在中國大陸正在發生的迫害,呼籲胡錦濤立即停止群體滅絕罪行,她是我們時代的英雄!

4月21日,在DC的聯邦法庭上,一個美國記者對法輪功發言人張而平先生說,他把王文怡醫生和Rosa Park女士相提並論。

Rosa Park女士因一句話改變了美國,使美國成為以尊重人權、社會寬容著稱的國家。而王文怡醫生向布什和胡錦濤發出呼喊的意義更加深遠,因為從表面上看她是為了拯救中共屠刀下眾多信奉「真善忍」的修煉者的生命。而實際上是對整個人類社會敗壞、墮落的靈魂的拯救。

這個意義豈只是非凡!


胡錦濤講話時,王文怡當面呼籲布什要胡停止迫害法輪功!



王文怡呼籲布什要胡錦濤停止迫害法輪功!


王文怡呼籲布什要胡錦濤停止迫害法輪功!


正聚焦兩位領導人的世界記者們立即掉轉鏡頭和目光!(美聯社)


胡錦濤演講時的表情夠人喝一壺!


演講完後,胡錦濤一度走錯方向,被布什總統拉了回來。

(資料來源:美國之音)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