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亞洲電臺專訪王文怡(圖)
 
2006-4-24
 
【人民報消息】4月24日,王文怡博士接受了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李靜文的採訪,王博士在採訪中表示,中共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的器官,並且許多調查證實中共目前正在抓緊屠殺法輪功學員來銷毀證據,“我只是基於作為一個醫生應該救人,如果這個罪行如果每個人都表示沉默的話,那才是最可怕的事情。”“這就是為什麼我覺得非常的緊迫。如果這種群體滅殺式的迫害,這種活體摘取器官不能夠被制止的話,我們整個人類都是在犯罪。”

自由亞洲電臺記者李靜文在報導中寫道:然而就在胡錦濤剛剛開始致詞的時候,突然從主席臺對面的記者區中,傳來大聲的喊叫。原來是身為《大紀元時報》記者的王文怡,要展開一條黃色的寫著“法輪大法好”橫幅,並用中、英高喊,“停止迫害法輪功”,“法輪大法好”等口號。王文怡高喊了兩分多鐘後,才被安全人員帶走。

在今天的節目中,李靜文特別訪問了這位王文怡女士。

記者:王文怡,請你談談你計劃這個行動有多長時間了,是如何進入白宮的呢?

王文怡:因為這個案件還在進行中,所以昨天律師特意跟我說,所有涉及這個案子的過程,都不能和任何人討論。這是很抱歉,不只是你們RFA一家媒體,所有的媒體現在我都是這樣答覆的。因為這涉及到定罪、訊問的過程。

記者:你當時喊了哪些口號?當時的心情是什麼?

王文怡:我能記住的是,因為有一個迫害法輪功的大的背景,我說了法輪大法好,還說了停止迫害法輪功。

今年47歲的王文怡向記者介紹說,她畢業於吉林長春的白求恩醫藥大學,16年前來美國進修西醫,獲得芝加哥大學的神經學博士學位,曾任美國紐約西奈山醫院病理科醫師。目前是北美發行的《醫學生活》雜誌主編,也是《大紀元時報》的記者,主要是從事醫學方面的報導。王文怡同時也是法輪功學員。

據《華盛頓郵報》引述美國國家安全局的發言人瓊斯說,白宮在王文怡出示證明她是大紀元報社的記者後發給她一張當天報導歡迎儀式的記者證。大紀元是一家合法的新聞機構並且其所屬的記者以前曾經參加過白宮舉行的許多活動。瓊斯表示,他們都很專業,我們沒有理由不讓他們進入。

記者:身為一名記者,你為什麼要在那樣一個場合,選擇這樣一種方式,做這樣一件事情呢?

王文怡:實際上還不是法輪功一般被迫害的問題。因為我自己本身背景是一個醫生,醫生就是治病救人,是天給予的一個職業、職責。但是我最近幾個月了解到大量的事實,非常急迫。那就是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情。大概是2月底,有兩個證人冒著生命危險,到大紀元來投報舉證,指證國內在瀋陽蘇家屯那裏發生大規模的活體摘取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情,發生在2001年到2003年。我們知道後,詳細採訪、報導了這個事件,發表在3月9號的大紀元報紙和網站上。兩週多後,第三個證人,是一個軍隊的醫生打來電話舉證說,這種情況在全國各個勞教所都存在,有很多醫院都在參與。據他舉證是有36個大的集中營關押法輪功學員。這個事情被曝光以後,包括美國國務院也表示非常關切這個事情,可是中共一直沒有任何反映,直到三週後,它有一個記者招待會,那它一定不會承認這件事情的。中共一貫是在這件事情上撒謊的。除了記者招待會,它還宣布了一個新的法律規定,是關於器官移植管理方面的規定。這個法案不是現在馬上生效,而是7月1號。據國際追查組織他們的調查表明,在這個事情發生以後,很多醫院都打電話給他們等待移植的患者,要他們馬上在7月1號前做器官移植。調查員主要以患者的身份打電話過去,說有沒有更純淨的活體器官,有沒有煉功的,象法輪功學員這樣的。他們就回答說我們這裏有。腎移植手術一天做14臺,一般都沒有這樣做的,一兩例就已經是很大的事情了。你可以看到他們後面的一個器官儲存庫一樣,他們就在抓緊做來銷毀這些證據。這就是為什麼我覺得非常的緊迫。如果這種群體滅殺式的迫害,這種活體摘取器官不能夠被制止的話,我們整個人類都是在犯罪。

記者:我當時也在白宮,早上從北門進來的時候看見外面已經有很多法輪功學員在舉行抗議活動。他們知道你會這樣做嗎?

王文怡:沒有,這個我還是要說的很清楚。我這個純屬於個人的行動,和任何組織,和報社都沒有關係。我只是基於作為一個醫生應該救人,如果這個罪行如果每個人都表示沉默的話,那才是最可怕的事情。實際上,國際社會和媒體在這個事情上是比較麻木的。這兩個證人來了以後,媒體並沒有廣泛報導。有一些政府聽到這個事情說是要核實,可是做的速度呢,還遠遠達不到救人的目地。所有我想在這裏說的很清楚,這完全是個人從救人的角度去做了這件事情。




王文怡提醒胡錦濤:善有善報,惡有惡報。

這一個突發事件發生之後,全美國電視直播的畫面立刻變成分屏,電視觀眾可以同時從電視上看到王文怡現場喊話的情形,以及布什和胡錦濤的反應。中共官方媒體對這個抗議插曲隻字未提。原本在一些中國大城市的高級旅館以及高級住宅區可以收看美國有線電視新聞網CNN的節目信號。不過,法新社援引CNN一位製作人指出,抗議者在白宮南草坪歡迎儀式上對胡錦濤高喊的畫面以及媒體對這次事件的評論在中國都沒有被播出。而美國國家安全委員會負責亞洲事務的官員威爾德 (DENNIS WILDER)表示,布什在之後的橢圓形辦公室,對早上的抗議事件向胡錦濤表示道歉。胡錦濤則謙和的接受了。雙方之後沒有再提起這件事。

而大紀元報社也在當天發出一份聲明,指報社不知道王文怡計劃抗議的事情。聲明中向總統布什以及白宮道歉,但不包括胡錦濤。

記者:我們後來從新聞中看,當時胡錦濤主席面露尷尬之色,現場的中共官員也是很生氣。相信有很多中國人會認為,你把本來胡錦濤很風光的戲給搶了,很丟中國的臉。你怎麼看?

王文怡:我想,如果人類社會知道現在還有這樣的罪行存在的話,每個人都會感到恥辱。如果不停止的話,有辱整個人類。事實上我要不是對這個政府還有一點信任的話,也不會說的。因為沒有這樣的渠道把這個事情告訴胡錦濤本人。他如果知道了,還有一點良心在的話,他不容許這個事情,要去改變的話,他還是做了有件好事。如果在他執政的情況下,這種罪惡還在繼續的話,他犯的罪就更大了。過去老百姓還講善惡有報,作為一個領導人發生了這樣的事情,你能說沒有責任嗎?所以可以說出於一種善念吧,讓他停止,讓他改正這樣的錯誤。我相信國際媒體大量曝光這樣的罪惡之後,他會有機會做這件事情。

目前,美國聯邦檢察官以“恐嚇、威脅、和擾亂外國官員,阻礙外國官員執行公務”的罪名,向華盛頓地區法庭起訴王文怡。這項罪名最高可以判處六個月監禁。4月21日下午,法官羅賓遜(Deborah Robinson)拒絕對此案作出判決。案件轉送給另一位法官凱(Kay),並將在5月3日上午9:30舉行聆。王文怡當庭獲得無保釋放。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