胡訪美被邊緣化的原因
 
作者:李天笑
 
2006-4-26
 
【人民報消息】胡錦濤的“和諧社會”和“和諧世界”似乎只能在世界邊緣地帶玩玩,一進入世界中心地帶就玩不轉了,倒是“不和諧”與胡形影相隨。胡錦濤未踏上美國就在“國是訪問”上被邊緣化了。忍辱踏上美國後,不但抗議始終陪伴,半個小時的白宮儀式竟成為過去15年來最失敗的歡迎儀式。

整個歡迎儀式像是為王文怡的喊話預備的,似乎所有的攝像機都是為此而來,為這一刻準備的。當所有的鏡頭從胡轉向王文怡時,整體聚焦完成了三分鐘的歷史定格。未來的意義由未來去評說,但王文怡毫無異議地成了這個儀式的中心人物。而在那一邊,胡的講話被冷落了,似乎變成了“多餘的話”。直到今天,主流媒體仍在耿耿挖掘王文怡喊話的初衷,即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的慘烈事實,而胡在中東和非洲的後續訪問似乎已無人問津了。

在總結胡訪美的得失時,雖然新華社絕口不提“意外”狀況,西方媒體都程度不同地清點了胡訪美出現的“失常”情況。應該說,從雙方的分歧和根本不同的立場看,胡訪美本來也談不出什麼實質成果。因此,胡最寄希望的就是能有一個華麗的儀式來向電視機前的國內觀眾營造一個“熱烈歡迎”的印象,用出口轉內銷方式,借白宮為中共不合法性鍍金。不料恰恰在中共認為唯一能得逞的領域雞飛蛋打,被神機妙算了,要胡錦濤不五味雜陳也難。

一連串看似偶然的“不和諧”事件和被邊緣化的事實確實值得胡錦濤好好反思一把。這不是美國不好客,而是美對胡大失所望,是胡的神秘感和胡刻意保持的回旋餘地消失的結果;不是布什不給胡錦濤面子,而是胡的所作所為替自己蒙了羞。

首先,引起世界媒體聚焦的王文怡的人權喊話值得胡錦濤深省。王文怡用此種超常的方式來向胡猛擊一掌,實出於對胡迷戀黨政軍大權對輕微的勸告聽而不聞深感焦慮。胡錦濤必須聽一聽王文怡的沉痛呼聲。王文怡昂首呼出了法輪功在國內所遭受的殘酷鎮壓以及中共長期踐踏人權且堵死上訴渠道的現實狀況。胡在“八榮八恥” 中竟沒有以法輪功學員被活摘器官的人權醜聞為恥;也沒有以在講“親民”的同時到處血腥鎮壓民眾為恥,卻反而以學習朝鮮和古巴為榮。此種榮辱觀和倒行逆施,又怎麼可能讓布什不引以為恥、不與胡保持距離、不在禮儀上刻意表示冷淡態度呢?

當然,王文怡的喊話並非出於對胡的幻想,而是出於對胡的肯切進言。王文怡說的“胡錦濤,你的日子不多了”、“善惡有報”等不是常識中的咒語,意思是說,神留給胡錦濤可以選擇的時間是不多了。因為胡錦濤可以選擇把江澤民發起的鎮壓法輪功這件事情給結束掉。但是時間對他來說是非常珍貴、非常少了。這是一種忠告,是一種善意的勸告,或者進一步說是一種警告。雖然鎮壓法輪功不是從胡開始的,但是胡上臺之後有增無減。儘管這件事情是羅幹等在推動,但是胡錦濤有推卸不了的責任。如果胡錦濤聰明的話,能夠在這個歷史的關頭把這件事情給結束掉了,或者說他能夠在退黨的大潮當中,作出比方說是退出共產黨或率眾另組新黨等,這對他個人和對中國的前途都是有好處的。

其次,胡是以一個在現行國際體制以及美中貿易中不負責任的參與者的身份來訪的。美國當然非常不滿意中共在國際關係中這種損人利己的“單向道”行事方式。胡對此心曉肚明。此次訪美刻意繞開國會議員和笑容可掬地給美國公司塞巨款就是表示“負罪”求安。

中共一貫拿中國人的血汗當買路錢,以為以此可以換取美國的高規格接待儀式。但中共搞不明白的是,一個看不起自己人民的國家怎麼會被以民立國的國家看得起?美國議員克里斯-史密斯指出“人權不是一個國家授予人們的一種讓步或福利。人權是所有人的權利,它的基礎是人類與生俱來的尊嚴和價值。”中共把人權踩在腳下,無論中美之間的經貿利益多麼重要,也無法建立起真正的互信。

禮儀只是情緒的測試表。粗看是難以磨合的經貿分歧,細看是立國原則的涇渭分明;遠看是粗枝大葉的禮儀打理,近看是美方對中共獨裁體制的不屑;表面上是布什心不在焉,實質上是胡錦濤失去了吸引力。儘管胡錦濤可能有幾句臨場妙語,但根本上缺乏對人權的尊重和缺乏正義的底蘊,使胡必然要時常恢復“總書記”的嚴肅面目和現場出錯步。這並不是用所謂貌合神離可以搪塞過去,或送禮撒錢的可以打點的。

事實上,在美國眼裏,160億巨額支票不是什麼禮物,只是對中共在國際上違規的罰款;在經貿上的施壓是實行“罰款行動”。況且美國更擔心的是,中共的崛起,通過在臺灣和日本問題上展示出來的民族主義情緒可能步當年德日之路。這就是“西雅圖的笑臉換來華盛頓的板臉”的根本原因。

最後,胡布信仰異見形成的不信任感決定了中美關係個人層次上的脆弱性。布什是非常虔誠的基督徒,與不信神的胡錦濤本有根本的隔閡。人以群分。布什非常看重任內各重臣由共同宗教信仰聯接起來的關係,可以說比鐵哥們還鐵。在中美關係上,共產邪教與基督徒怎麼能談到一起呢?除地緣政治、經濟利益和戰略均衡之外,布什與胡在個人層次上幾乎是話不投機半句多。

如果說胡是一個改革者和合作者,雙方的關係可能會進一層。而胡上臺後,在現階段美方最關心的伊朗核危機上,胡持不同於美歐的立場;在朝鮮核危機的處理上拖拉推逶、暗度陳倉;在布什關注的中國人權、宗教信仰等問題上,胡更是毫不妥協、軟硬頂撞。布什邀請胡訪美完全是出於經濟和政治外交策略,心裏本是老大不願意,偏偏胡還要挑挑揀揀,去年布什索性借卡萃那颶風一推了事。這次在對 “各自表述”下勉強來了,胡是“欲借白宮鍍金身”,而布什是“過得去就行”,南轅北轍之下難免“狀態四出”。雖然布什以基督徒之心對胡仍是處處善意罩到,但胡有被邊緣化之感實為在所難免。

網友有詩曰:泥胎難獲帝王尊,欲借白宮鍍金身。百億美元鋪便道,雙皮厚臉做國賓。獨裁不懂人權事,民主豈容殘暴君。法輪直控雙峰會,好事全砸真鬧心。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