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怡:关于白宫事件的陈述 (图)
 
2006-4-23
 
【人民报消息】昨天,我刚刚从DC联邦法庭被释放。在这里我有必要把我这样做的心路历程和在此之前我所经历的遭遇给公众一个陈述。

大家知道,在3月9日大纪元首先报道了2001年到2004年间发生在沈阳苏家屯地区一家血栓结合医院大规模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之后中共迅速转移在苏家屯地区的证据,并否认了这个事件。在这个期间,我作为一个有病理医生和参加过移植研究工作背景的记者,报社委派我参与报道中共劳教所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件。

从3 月初以来,我与举证中国沈阳苏家屯发生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事件的证人一起,陪他们去接受国际大媒体采访,去美国国会和其它政府部门陈述这件事情。与此同时,我们报社经过调查,得到了大量关于中国各大劳教所在2001年至2003年间全面发生盗卖法轮功学员器官包括活体摘除器官的暴行的资料。我们也收到在海外知道此类事情的医生和相关病人的举报。一些病人甚至直接告诉我,近几年各国有很多病人去中国大陆做器官移植手术,而且不止个别人在做手术前已经被告知器官来源是法轮功学员的活体器官。

还有一些医生,知道整个事情的大的背景和黑幕,也告诉我们此事如果全面曝光,其惨烈程度超出目前所有大纪元的报道。如果所有线索呈现出来足以让整个世界瞠目结舌和震惊。

这些人由于逃避和恐惧灭口,他们虽然和我们密切接触,但是不敢站出来。他们都在关注美国和国际媒体媒体对此事的态度,因为他们需要一个可以保护他们的举报环境。正因为如此,我意识到让美国和世界了解这件事的严重性非常重要。我和同事们及时不断地向他们提供和更新所有消息。

在这里,我必须要告诉社会的是:大量的调查和录音显示,目前全中国大陆各省市主要医院做器官移植手术的数字急剧上升,多个器官移植协调中心的网站广告都讲,如果你需要器官移植,我们可以在两周内甚至是几天内找到脏器来源。一些医院不讳言供体来自于法轮功学员,而且是活体。脏器移植涉及到方方面面的问题,但最基本的要求是供体(提供脏器者)和受体(接受脏器者)的血型相同,组织配型(HLA分型)相近。HLA分型除了孪生者,完全一样是不可能的。一般来说一个人需要脏器,要在几百至几万人中才可以找到两个没有血源关系的人,但组织配型相近的配对,这就是为什么病人要用免疫抑制剂来抑制由于组织配型不同而引起的轻重不同的免疫排斥反应。

沈阳的国际移植中心多语种广告公开保证了花2到3个星期可以在中国换完肾,然后心情愉快地去上班,让人不可思议。这只能说明,在这个移植中心后,有一个庞大的提前做好组织配型检查的活体器官源。因为心脏移植,从脏器的取出到移植到受体病人身上,心脏只有4至6小时在体外存活的时间,肾脏24至48小时,肝脏12-24小时,临时配型是无论如何找不到组织配型相近的配对器官。

辽宁沈阳有十几所监狱,拘留所,全国多个劳教所和拘留所,几年来都一直关押着众多的法轮功学员。法轮功学员有成千上万人失踪,不知去向,他们的亲人到处呼吁,却无法找到线索。

苏家屯事件曝光后,该移植中心中文网站迅速关闭。作为一个医生,我清楚地认识到大陆多省份存在着大规模活体器官库。这让我痛苦揪心。

更让我不能忍受的是,中共在苏家屯事件曝光后,很快颁布了7月1日将正式实施《器官移植方面的暂行法例》。调查组再打电话过去,很多医院都表示能够做器官移植手术,要病人马上来做,7月1日以后可能不再容易做器官移植。很显然,中共一方面在掩盖转移手续,一方面因为移植手术所收订金不能退,各医院在加紧做移植手术。这样的录音已经在追查国际网络上公开发表。

我来不及照顾孩子和家人,离开纽约。一个月来不断穿梭于政府部门和各大媒体之间。我唯一的希望是立刻制止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暴行,挽救那些面临被活体摘除器官的法轮功学员的生命。

在我与国际媒体交谈中,有媒体表示,他们相信活体摘除器官事件是真实的。但是由于这些媒体不能承受报道后要面临的压力,而且可能会涉及媒体所在国和中国的关系,所以他们不能报道。

在这个时候,胡在美访问。4月19日,在胡布会面前一天,我听完了整个国会中国人权听证,但我和冒着生命危险来揭发法轮功学员活体器官被摘除事件的两位证人不被允许陈述证据。当时这两位证人因为不断收到恐吓电话,还不敢公开站出来指证。

20日我做为一名记者参加胡布会面的采访。当我看到美国总统和胡锦涛握手,想到此时此刻那些面临被活体摘除器官的生命,我的心情难以平复。我说出了我的心声。我不想让美国总统和国际媒体再被中共欺骗。也希望胡不要步江泽民的后尘,走向群体灭绝的反人类不归之路。我为法轮功学员而呐喊,把最惨烈的大规模法轮功学员活体器官被摘除的罪恶曝光,把法轮功学员受到灭绝性迫害公布于世。

7年来我一直致力于告诉社会与国际迫害的真相。我也多次参加过联合国和一些政要的大型采访。我认为正发生在中国的法轮功学员器官被活体摘除和灭绝性迫害是全人类需要共同制止的罪恶,是人类有史以来最惨烈、最大规模的灭绝。

我走出法庭后,告诉媒体我最近所经历的一切。我最近接受一家国际媒体采访前,也发生过制作人通知我:“不能提器官移植问题。”到目前为止,关于中国大陆劳教所发生的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罪恶,仍没有在国际社会上被广泛揭露出来。我为何在此重大场合呼吁,因为媒体仍然没有详细的报导,但这恰恰是问题的关键。

美国因为尊重人权获得了尊严,我认为活体摘除法轮功学员器官的群体灭绝,正挑战人类道德底线,也是人类共同面对的挑战,罪恶不能再延续了。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