自由亚洲电台专访王文怡(图)
 
2006-4-24
 
【人民报消息】4月24日,王文怡博士接受了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李静文的采访,王博士在采访中表示,中共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的器官,并且许多调查证实中共目前正在抓紧屠杀法轮功学员来销毁证据,“我只是基于作为一个医生应该救人,如果这个罪行如果每个人都表示沉默的话,那才是最可怕的事情。”“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非常的紧迫。如果这种群体灭杀式的迫害,这种活体摘取器官不能够被制止的话,我们整个人类都是在犯罪。”

自由亚洲电台记者李静文在报导中写道:然而就在胡锦涛刚刚开始致词的时候,突然从主席台对面的记者区中,传来大声的喊叫。原来是身为《大纪元时报》记者的王文怡,要展开一条黄色的写着“法轮大法好”横幅,并用中、英高喊,“停止迫害法轮功”,“法轮大法好”等口号。王文怡高喊了两分多钟后,才被安全人员带走。

在今天的节目中,李静文特别访问了这位王文怡女士。

记者:王文怡,请你谈谈你计划这个行动有多长时间了,是如何进入白宫的呢?

王文怡:因为这个案件还在进行中,所以昨天律师特意跟我说,所有涉及这个案子的过程,都不能和任何人讨论。这是很抱歉,不只是你们RFA一家媒体,所有的媒体现在我都是这样答复的。因为这涉及到定罪、讯问的过程。

记者:你当时喊了哪些口号?当时的心情是什么?

王文怡:我能记住的是,因为有一个迫害法轮功的大的背景,我说了法轮大法好,还说了停止迫害法轮功。

今年47岁的王文怡向记者介绍说,她毕业于吉林长春的白求恩医药大学,16年前来美国进修西医,获得芝加哥大学的神经学博士学位,曾任美国纽约西奈山医院病理科医师。目前是北美发行的《医学生活》杂志主编,也是《大纪元时报》的记者,主要是从事医学方面的报导。王文怡同时也是法轮功学员。

据《华盛顿邮报》引述美国国家安全局的发言人琼斯说,白宫在王文怡出示证明她是大纪元报社的记者后发给她一张当天报导欢迎仪式的记者证。大纪元是一家合法的新闻机构并且其所属的记者以前曾经参加过白宫举行的许多活动。琼斯表示,他们都很专业,我们没有理由不让他们进入。

记者:身为一名记者,你为什么要在那样一个场合,选择这样一种方式,做这样一件事情呢?

王文怡:实际上还不是法轮功一般被迫害的问题。因为我自己本身背景是一个医生,医生就是治病救人,是天给予的一个职业、职责。但是我最近几个月了解到大量的事实,非常急迫。那就是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大概是2月底,有两个证人冒着生命危险,到大纪元来投报举证,指证国内在沈阳苏家屯那里发生大规模的活体摘取法轮功学员器官的事情,发生在2001年到2003年。我们知道后,详细采访、报导了这个事件,发表在3月9号的大纪元报纸和网站上。两周多后,第三个证人,是一个军队的医生打来电话举证说,这种情况在全国各个劳教所都存在,有很多医院都在参与。据他举证是有36个大的集中营关押法轮功学员。这个事情被曝光以后,包括美国国务院也表示非常关切这个事情,可是中共一直没有任何反映,直到三周后,它有一个记者招待会,那它一定不会承认这件事情的。中共一贯是在这件事情上撒谎的。除了记者招待会,它还宣布了一个新的法律规定,是关于器官移植管理方面的规定。这个法案不是现在马上生效,而是7月1号。据国际追查组织他们的调查表明,在这个事情发生以后,很多医院都打电话给他们等待移植的患者,要他们马上在7月1号前做器官移植。调查员主要以患者的身份打电话过去,说有没有更纯净的活体器官,有没有炼功的,象法轮功学员这样的。他们就回答说我们这里有。肾移植手术一天做14台,一般都没有这样做的,一两例就已经是很大的事情了。你可以看到他们后面的一个器官储存库一样,他们就在抓紧做来销毁这些证据。这就是为什么我觉得非常的紧迫。如果这种群体灭杀式的迫害,这种活体摘取器官不能够被制止的话,我们整个人类都是在犯罪。

记者:我当时也在白宫,早上从北门进来的时候看见外面已经有很多法轮功学员在举行抗议活动。他们知道你会这样做吗?

王文怡:没有,这个我还是要说的很清楚。我这个纯属于个人的行动,和任何组织,和报社都没有关系。我只是基于作为一个医生应该救人,如果这个罪行如果每个人都表示沉默的话,那才是最可怕的事情。实际上,国际社会和媒体在这个事情上是比较麻木的。这两个证人来了以后,媒体并没有广泛报道。有一些政府听到这个事情说是要核实,可是做的速度呢,还远远达不到救人的目地。所有我想在这里说的很清楚,这完全是个人从救人的角度去做了这件事情。




王文怡提醒胡锦涛:善有善报,恶有恶报。

这一个突发事件发生之后,全美国电视直播的画面立刻变成分屏,电视观众可以同时从电视上看到王文怡现场喊话的情形,以及布什和胡锦涛的反应。中共官方媒体对这个抗议插曲只字未提。原本在一些中国大城市的高级旅馆以及高级住宅区可以收看美国有线电视新闻网CNN的节目信号。不过,法新社援引CNN一位制作人指出,抗议者在白宫南草坪欢迎仪式上对胡锦涛高喊的画面以及媒体对这次事件的评论在中国都没有被播出。而美国国家安全委员会负责亚洲事务的官员威尔德 (DENNIS WILDER)表示,布什在之后的椭圆形办公室,对早上的抗议事件向胡锦涛表示道歉。胡锦涛则谦和的接受了。双方之后没有再提起这件事。

而大纪元报社也在当天发出一份声明,指报社不知道王文怡计划抗议的事情。声明中向总统布什以及白宫道歉,但不包括胡锦涛。

记者:我们后来从新闻中看,当时胡锦涛主席面露尴尬之色,现场的中共官员也是很生气。相信有很多中国人会认为,你把本来胡锦涛很风光的戏给抢了,很丢中国的脸。你怎么看?

王文怡:我想,如果人类社会知道现在还有这样的罪行存在的话,每个人都会感到耻辱。如果不停止的话,有辱整个人类。事实上我要不是对这个政府还有一点信任的话,也不会说的。因为没有这样的渠道把这个事情告诉胡锦涛本人。他如果知道了,还有一点良心在的话,他不容许这个事情,要去改变的话,他还是做了有件好事。如果在他执政的情况下,这种罪恶还在继续的话,他犯的罪就更大了。过去老百姓还讲善恶有报,作为一个领导人发生了这样的事情,你能说没有责任吗?所以可以说出于一种善念吧,让他停止,让他改正这样的错误。我相信国际媒体大量曝光这样的罪恶之后,他会有机会做这件事情。

目前,美国联邦检察官以“恐吓、威胁、和扰乱外国官员,阻碍外国官员执行公务”的罪名,向华盛顿地区法庭起诉王文怡。这项罪名最高可以判处六个月监禁。4月21日下午,法官罗宾逊(Deborah Robinson)拒绝对此案作出判决。案件转送给另一位法官凯(Kay),并将在5月3日上午9:30举行聆。王文怡当庭获得无保释放。

 
分享:
 

如果您喜欢本文章,欢迎给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励和支持。让我们一起打拼未来!

 
PayPal在线支付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