王文怡:關於白宮事件的陳述 (圖)
 
2006-4-23
 
【人民報消息】昨天,我剛剛從DC聯邦法庭被釋放。在這裏我有必要把我這樣做的心路歷程和在此之前我所經歷的遭遇給公眾一個陳述。

大家知道,在3月9日大紀元首先報導了2001年到2004年間發生在瀋陽蘇家屯地區一家血栓結合醫院大規模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之後中共迅速轉移在蘇家屯地區的證據,並否認了這個事件。在這個期間,我作為一個有病理醫生和參加過移植研究工作背景的記者,報社委派我參與報導中共勞教所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事件。

從3 月初以來,我與舉證中國瀋陽蘇家屯發生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事件的證人一起,陪他們去接受國際大媒體採訪,去美國國會和其它政府部門陳述這件事情。與此同時,我們報社經過調查,得到了大量關於中國各大勞教所在2001年至2003年間全面發生盜賣法輪功學員器官包括活體摘除器官的暴行的資料。我們也收到在海外知道此類事情的醫生和相關病人的舉報。一些病人甚至直接告訴我,近幾年各國有很多病人去中國大陸做器官移植手術,而且不止個別人在做手術前已經被告知器官來源是法輪功學員的活體器官。

還有一些醫生,知道整個事情的大的背景和黑幕,也告訴我們此事如果全面曝光,其慘烈程度超出目前所有大紀元的報導。如果所有線索呈現出來足以讓整個世界瞠目結舌和震驚。

這些人由於逃避和恐懼滅口,他們雖然和我們密切接觸,但是不敢站出來。他們都在關注美國和國際媒體媒體對此事的態度,因為他們需要一個可以保護他們的舉報環境。正因為如此,我意識到讓美國和世界了解這件事的嚴重性非常重要。我和同事們及時不斷地向他們提供和更新所有消息。

在這裏,我必須要告訴社會的是:大量的調查和錄音顯示,目前全中國大陸各省市主要醫院做器官移植手術的數字急劇上升,多個器官移植協調中心的網站廣告都講,如果你需要器官移植,我們可以在兩週內甚至是幾天內找到臟器來源。一些醫院不諱言供體來自於法輪功學員,而且是活體。臟器移植涉及到方方面面的問題,但最基本的要求是供體(提供臟器者)和受體(接受臟器者)的血型相同,組織配型(HLA分型)相近。HLA分型除了孿生者,完全一樣是不可能的。一般來說一個人需要臟器,要在幾百至幾萬人中才可以找到兩個沒有血源關係的人,但組織配型相近的配對,這就是為什麼病人要用免疫抑制劑來抑制由於組織配型不同而引起的輕重不同的免疫排斥反應。

瀋陽的國際移植中心多語種廣告公開保證了花2到3個星期可以在中國換完腎,然後心情愉快地去上班,讓人不可思議。這隻能說明,在這個移植中心後,有一個龐大的提前做好組織配型檢查的活體器官源。因為心臟移植,從臟器的取出到移植到受體病人身上,心臟只有4至6小時在體外存活的時間,腎臟24至48小時,肝臟12-24小時,臨時配型是無論如何找不到組織配型相近的配對器官。

遼寧瀋陽有十幾所監獄,拘留所,全國多個勞教所和拘留所,幾年來都一直關押著眾多的法輪功學員。法輪功學員有成千上萬人失蹤,不知去向,他們的親人到處呼籲,卻無法找到線索。

蘇家屯事件曝光後,該移植中心中文網站迅速關閉。作為一個醫生,我清楚地認識到大陸多省份存在著大規模活體器官庫。這讓我痛苦揪心。

更讓我不能忍受的是,中共在蘇家屯事件曝光後,很快頒布了7月1日將正式實施《器官移植方面的暫行法例》。調查組再打電話過去,很多醫院都表示能夠做器官移植手術,要病人馬上來做,7月1日以後可能不再容易做器官移植。很顯然,中共一方面在掩蓋轉移手續,一方面因為移植手術所收訂金不能退,各醫院在加緊做移植手術。這樣的錄音已經在追查國際網絡上公開發表。

我來不及照顧孩子和家人,離開紐約。一個月來不斷穿梭於政府部門和各大媒體之間。我唯一的希望是立刻制止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暴行,挽救那些面臨被活體摘除器官的法輪功學員的生命。

在我與國際媒體交談中,有媒體表示,他們相信活體摘除器官事件是真實的。但是由於這些媒體不能承受報導後要面臨的壓力,而且可能會涉及媒體所在國和中國的關係,所以他們不能報導。

在這個時候,胡在美訪問。4月19日,在胡布會面前一天,我聽完了整個國會中國人權聽證,但我和冒著生命危險來揭發法輪功學員活體器官被摘除事件的兩位證人不被允許陳述證據。當時這兩位證人因為不斷收到恐嚇電話,還不敢公開站出來指證。

20日我做為一名記者參加胡布會面的採訪。當我看到美國總統和胡錦濤握手,想到此時此刻那些面臨被活體摘除器官的生命,我的心情難以平復。我說出了我的心聲。我不想讓美國總統和國際媒體再被中共欺騙。也希望胡不要步江澤民的後塵,走向群體滅絕的反人類不歸之路。我為法輪功學員而吶喊,把最慘烈的大規模法輪功學員活體器官被摘除的罪惡曝光,把法輪功學員受到滅絕性迫害公布於世。

7年來我一直致力於告訴社會與國際迫害的真相。我也多次參加過聯合國和一些政要的大型採訪。我認為正發生在中國的法輪功學員器官被活體摘除和滅絕性迫害是全人類需要共同制止的罪惡,是人類有史以來最慘烈、最大規模的滅絕。

我走出法庭後,告訴媒體我最近所經歷的一切。我最近接受一家國際媒體採訪前,也發生過製作人通知我:“不能提器官移植問題。”到目前為止,關於中國大陸勞教所發生的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罪惡,仍沒有在國際社會上被廣泛揭露出來。我為何在此重大場合呼籲,因為媒體仍然沒有詳細的報導,但這恰恰是問題的關鍵。

美國因為尊重人權獲得了尊嚴,我認為活體摘除法輪功學員器官的群體滅絕,正挑戰人類道德底線,也是人類共同面對的挑戰,罪惡不能再延續了。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