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再问胡锦涛 如此相逼为哪般?
 
——──即中共政权黑帮手法围堵我全家的第142天
 
2006-4-11
 
【人民报消息】据说欧阳小戎已经被绑架者“释放”。中共政权从对他的公开绑架到今天的偷偷放回全过程,再次暴露了中共反文明势力,因其自身长期的无底线的堕落,终致使自已沦落到不得不以地痞流氓的方式来解决类欧阳小戎问题的可悲境地,公开绑架到偷偷放回,无不反映着这个看似不可一世的庞大集团的自卑、怯懦及绝望。

昨日我的文章中向胡锦涛先生提出一个在他看来是小得不足一提的问题,就是在中国,哪里可供我栖身!对于这个貌似庞大的政权而言,一个个体公民的居住问题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就是这样在这个政权眼里是微不足道的小事,却在过去近五个月的时间里,被这个政权当成惊天动地的大事去对付。中共大批特务,以弃绝人类最基本廉耻的手段,以求将我逼至居无定所走投无路之境地。

昨日,我通过努力落实了租房事宜,签好了合同并交足了三个月的房租。今天早饭后,正准备搬进所租房屋居住时,房东夫妇急急赶来,说坚决要收回他们的房屋。因为涉及违约责任问题,我显然需要他们说出解除合同的正当理由,这才得知,他昨天和我们签了房屋租赁合同后,昨晚被中共安全部直接抓去追问了一夜。安全部官员告诉他:若不立即收回租给高智晟的房屋,就要砸烂你全家的饭碗,断你全家的生路!我等岂能为难眼前这般惶恐不安的无辜居民,我同意了他们的解除合同要求。

如何找到栖身之地仍属今天我和马文都先生的当务之急。

上午十一时,马文都先生和刘京生又出门开始寻找可供我们栖身的出租房屋。至下午十四点,两人面带喜悦而归--房屋找到了。三个月的房租已一次性的付给房东,紧绷着的神经得到了少许释然。

当我的车拉着行李赶到刚刚租来的房屋门前时,已有大批的中共特务及警车广布该房屋四周。我和赶来看我的夫人一起开始收拾房间卫生,热心的房东援手以助。一辆神秘的车驶到我们的房前,车上下来两名军人,行色匆匆,他们面色严峻的来到我所租的房屋门口,招手示意让房东出去后,两名军人与房东一起走进了卫生间,不足五分钟,房东脸上挂着犹新婚般的喜色连连道歉,说实在不好意思(从他脸上没有看出一丝的不好意思),这房屋因发生了紧急情况而不能再往外租了!他不但表示愿意退钱,也愿意承担违约责任。并拉着我的手笑容可掬的让我看他在院子里面摆放的根雕制品,并大方的诺以“只要您能看得上的根雕,我就白送你一件”。我们完全明白眼下已经发生了什么样的改变,当我表示不会为难他时,两名军人匆匆离去。我们在成群的特务、警察的注视下,再次无奈的离开。

可以断定,中共特务将全力阻止我在北京寻找栖身之地的恶举不会止行。其意非常明确,即:施以一切恶劣手段将我逼回家,然后再效法前阶段的对我家庭的恶意骚扰和搅扰之举,以期达到在心理、精神方面对我全家的彻底摧毁的目的。

我不过是想在北京找到栖身之地,数以十计的车辆、几十名的军警特务步步紧跟进行赤裸裸的公开阻挠,胡锦涛先生,如此苦苦相逼到底为哪般?

2006年4月11日在有特务围困的日子里北京朋友借居处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