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今天与特务朋友玩了一把黑色幽默
 
──即中共政权以黑帮手法围堵我全家的第115天
 
2006-3-15
 
【人民报消息】今天是中共政权以黑社会手段绑架欧阳小戎的第27天。两会已经结束,至今胡佳、倪玉兰仍无消息。而下午再次传来过郭飞熊被湖北秘密警察绑架,没有出示任何法律手续将其软禁,不许他回京工作,一个自称是执政者的集团,干出了这等只有黑社会组织才能干出来的下作勾当,再添中共特务野蛮践踏人类基本尊严丑行的新记录。

今天我搭车去国贸,结果走过了站,于是下车后过了天桥搭上反方向的车往回走,却无意中甩掉了日日夜夜“看护”着我的特务朋友,于是我今天享受了5、6个小时没有跟踪的滋味,感到很难过,觉得空荡荡的怎么这么容易就被甩掉了呢?怎么突然就没人了呢?

于是我也和这些特殊的朋友们玩了一把黑色的幽默,上次我去做调查17天就把自己的手机彻底关掉了,今天看到周围竟没了“朋友”的踪影,于是我又将手机关机,又将自己“失踪”了一下,估计此举又让这些特务朋友们一个下午很是“担心”了一把。在他们的眼里,我每分钟都有逃跑的可能,虽然我从来没觉得自己有什么问题需要逃跑,这种做贼般的时时忐忑的心态,不知能否让那些稍有知性的特务朋友们有所反省呢?

其实跟踪我实在用不到这么多的人,6、7个人还不够么?那么多出来的那些人是为了监视我还是为了监视那些能近距离不断接触到我的那些他们的同伴呢?监视我的特务朋友们想没想到过在你们的背后还有很多监视着你们一举一动的另一批人呢?对别人、对自己永远的不信任,导致了你们将永远的生活在阴暗和龌龊的心态之中。

明天,北京东城税务局将到我们律师事务所进行调查账目,虽然他们明知道我的事务所已经几个月没有营业,但仍是兴师动众,非查不可。有朋友警告说:恐怕把对付刘晓庆的那一手拿来对付你了。我告诉朋友:随他们去好了。早在以前我就提到过:在这么多年和他们打交道的过程中,早已经把我们锻练成了道德完人,逼迫着我们也不得不做的没有一丝漏洞,但他们不仍然可以“冠冕堂皇”不知羞耻的以莫须有的罪名将我的律师事务所停业整顿么?那么再有多少个莫须有的罪名,对他们来说也不过是一块遮羞的藉口而已。

2006年3月15日 在有特务与黑社会打手围困的日子里于北京家里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