郭飞熊接受中共条件 高智晟「接受神的引领」
 
2006-2-25
 
【人民报消息】今天(25日)周六,是每周固定维权接力绝食中高智晟律师的绝食日,他在办公室里进行了一天的绝食抗议活动。

大纪元记者赵子法报道,当天,当局依然继续切断高智晟的电话和网络,绑架了13名试图和高智晟会面的人士。但在极其严厉的封锁下,从昨天到今天上午为止,却仍有18个省市以及台湾的民众突破封锁,设法同高智晟取得联系,声明参加周六的绝食活动。

同时,面对日益升级的迫害,高智晟呼吁勇敢人士的帮助,他将就中共的跟踪迫害、诽谤、电话网络公司的帮凶行为提出起诉,全家还将申请游行示威,反对暴政迫害。

高智晟:“中共的封锁更加空前”

高智晟表示,今天除了继续遭到上百名秘密警察的严密监视外,“今天,全天都进不来一个电话,外国电话全天根本就打不进到我的手机上,我的小灵通全天的大部分时间也都打不通,我就坐在我的小灵通前,我用我的手机打都打不通。我被迫买了几个卡打电话,下午他们又给掐断了。针对我和全家的迫害是步步升级!”

“中共的封锁更加空前,今天,就连突破网络封锁高手的法轮功的一些人也说消息根本就发不出去,封锁是前所未有的,中共确实是无法无天!而电话公司和电脑公司已经无耻的沦落为流氓政权的工具。”

今天,前来和高智晟谋面的13名人士在他的办公室门口被秘密警察带走并遭到审问,其中包括全国闻名的维权律师许志勇、李苏滨和秦兵。

李苏滨在事后发给高智晟律师的短信中写道:“高律师,很抱歉!来看你未见到面,却见到了很多警察。下次有机会再说吧。正义终将战胜邪恶!”

高智晟律师说:“今天许多人要来闯我的办公室,我不同意,我不愿意他们因为我受到更多的伤害。郑州的一位网名叫“战神”的给我打电话说他要带50多名村民到天安门去声援我,我说罢了!罢了!我不同意。他说高律师,我们什么都不怕,什么东西都被他们抢光了,现在我们什么东西都没有了,连怕也没有了!”

高压当前 维权绝食却暗流汹涌 18省市参加维权接力绝食

从2月4日开始的这场维权接力绝食活动在当局大面积的绑架、迫害、新闻封锁中却暗流汹涌,更加澎湃。

在有史以来最严密的空前封锁中,高律师依然接到了来自全国各地的声援,他说:“就是今天,全国也有18个省市同时绝食,抗议中共的野蛮暴行,抗议中共的黑社会化,声援最近中国被抓捕的人,也同时声援中国这些上访的苦难群体。”

按照他们的联系顺序,绝食省市包括如下:河北3人,辽宁2人,河南7人,山西3人,内蒙古4人,山东5人,贵州3人,陕西4人,湖北2人,四川4人,新疆3人,台湾2人,北京2人,上海2人,黑龙江16人,湖南1人,甘肃3人等。

高律师表示,这六七十名人士将固定参加今后每周六的绝食活动。

与此同时,陕西署名律师、异议人士张鉴康也表明将参加每周一固定的接力维权绝食活动。

高智晟要打四个官司

“我想找几个勇敢的支援者来给我打几个官司,因为我确实没有这个精力。”

“一个是北京公安局在我的门口来一个人抓过去一个,他们都说高智晟是坏人,他们用这样低级下流的手段诽谤我,限制我和外部世界的接触,诽谤我的律师事务所,这个我想打一场官司。”

“另外一个是他们跟踪我,这个我也想打一个官司,打不了没有关系,但是我就想去打。”

“第三个就是我的两部电话和电脑公司(电话是铁通公司和北京市话公司),我们准备去告他。”

“第四个是中共特务持续用这种黑社会手续围堵我们全家,我准备找人代申请我们全家一个游行示威,我们希望在他们给我们指定的路线上举行和平示威,口号只有一句,反流氓暴政!反压迫人性!”

“我需要一系列人士来代理这些,不一定非要是律师,法律上他可以跟我来商榷,只要他有勇气和时间就行。因为我确实没有时间,这些都是需要有人跑的。同我的联系方式还是固有的联系渠道。”

高律师说:“你电话公司跟我是合同关系,你收了我的初装费,现在就是你不给我通话,我都交所谓的固话费;包括我的办公室和我的家里,电脑公司他都收去我的固定费用和包月费用。电话公司和电脑公司他们无耻的沦为这种过程中的流氓工具,成为流氓政权的资源,我们感到非常愤怒!这不仅仅是违法的,同时是不道德的!”

郭飞熊接受中共条件停止绝食 高智晟表示“我接受神的引领”

高智晟证实了绝食发起人之一的郭飞雄已经接受中共条件,停止绝食一事。停止绝食后,郭飞熊雪上加霜,在归途的车上手机被盗。

郭飞雄向高智晟律师表示,自己对丁子霖的公开信只赞成一点,就是“停止绝食”这一点,高智晟说,“其实,丁子霖文章的主要功能就是要停止绝食。”

“是有不少人劝我停止,现在还有人打电话,他们对胡锦涛个人有期望,他们都希望至少在胡锦涛访美期间停下来。”

“但是,我会坚持下去!”

在电话网络、外界联系几乎都被切断的状态下,高智晟律师表示他已经听到袁红冰《为高智晟辩》一文的内容了。

高智晟说:“我觉得我和袁教授在思想的深处以及对中国暴政的清晰认识、在目前斗争的形式以及脉络上的清晰认识上我们是绝对相同的,但是我们不同的是我常常被各个群体掣肘,他们常常通过各种方式来找你。我们有时候说一些他们又不高兴。我急着不行就去说他们,为什么几十年来,你们不去劝说中共少一点对人民的残暴?为什么你们从来不认为中共做的过火?为什么当有人出来说不,你们就迅速成为活跃人士了呢?为什么中共针对人民的残暴你们可以沉默一辈子,但是当人民略有反抗,还是理性的反抗的时候,你们就沉默不了了呢?你们就绝对无法忍耐了呢?你们想在这样的过程中得到什么呢?”

对胡锦涛在访美之前的 22日,中共将因向天安门城楼的毛泽东画像投掷墨水鸡蛋壳而遭到16年监禁的喻东岳释放,但喻东岳已经精神失常,智力只有三四岁孩子程度一事,高智晟律师说:“现在实际上是境外也无耻,他们实际上和中国已经演了几十年的人质外交游戏。可悲的是中国的外交游戏就是绑架自己的人民,有时候把你折磨的奄奄一息的时候,又以开明的姿势把你放出来,绑架自己的人民,这是人世间最卑劣的人质外交!”

在目前中共当局的巨大压力和国内劝责者众多的逆境中,高智晟表示除了海内外人间力量的支持外,“目前我更多的是接受神的引领。因为我总觉得人们追求天理彰显是因为天理有价值,中共在中国肆无忌惮的暴虐,如果这样的历程是常理,而且是长期的话,我想天理都会蒙羞!天理都会受到怀疑!我们现在至少是在荣耀神的意义,我们当然应该获得成功。”

而两年前,在高智晟律师奔赴陕北病危母亲的身边时,那时他还是一个不信神的人。今天,高智晟律师坦率的再次表示,在近一两年众多事件的遭遇中,使他确切的感到神的存在。

每个周日的下午一点到六点,高智晟都会参加北京朝阳区的方舟教会祷告。明天,高智晟也将去方舟教堂祷告。

“邪恶和暴力的能量常常是大面积产生正义的条件,而不是灭绝正义”

由30 名北京人士署名的《北京反迫害维权声援团绝食声明》中表示参加本周六──今天的维权绝食活动。高智晟在听到朋友告知这则消息和名单时,他的双眼模糊了,他说:“这些人我都不认识,这些人真正是些勇敢的人,他们明明知道今天站出来绝食声援我会是什么样的遭遇,但是他们都把自己的名字公开。我首先向这些勇敢的市民表达对他们的敬意!再表达对他们的感谢!他们大多不是上访群体的一员,但从他们的言辞里面感到了他们对上访群体的切肤之痛,这唯有道德和人性二字才能完全释解开。最主要的最可敬的是他们对中共暴政的最清晰的认识,这是最可贵的!这是坚定一切方向的根本保证。”

就声明参加48小时绝食而后不久便失踪的小乔事件,高智晟表示强烈的抗议,“小乔是一位勇敢的女士!她曾数度给我打电话和发短信表示支持绝食。她曾忧虑过父母和刚刚找到的工作,但是她说我在大是大非问题上会做出自己的选择,我会用行动来支持您,她也是郭飞雄的好友。今天我听到她失踪的消息,我至为悲愤!我们不知道用什么样的语言来形容今天的中国!中共在黑社会的道上已经走得够远了,它还将把自己引到什么方向去?所以,我今天的绝食,还声援小乔及她的家人,强烈抗议中共的这种黑社会手段!强烈抗议用黑社会手段来对待中国公民的流氓行径!”

高智晟说:“中共在这场战争中必败!为什么呢?因为决定这场战争的战术性武器是道德和正气,而中共这个群体,它用最阴毒的心理来打这场战争,在道德和正气的战争中阴毒是它最致命的缺点,他们错误的把这场战争视做为物器和兵丁的战争。”

“几年都过去了,中共有一句话却萦绕在耳,那就是公开喊的‘三个月内彻底解决法轮功问题’。但是六年过去了,中共在法轮功问题面前已经彻底崩溃了,没有了任何颜面,彻底的到了崩溃的地步了。”

“我想他们在对待这场绝食维权抗争问题上,他们内部肯定是想要在几天、最慢也是十几天之内保证解决这个问题。结果他们看到的又是相反,这里就映衬出邪恶和暴政的能力是极其有限的,而邪恶和暴力的能量常常是大面积产生正义的条件,而不是灭绝正义。”

 
分享:
 
文章二维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