高智晟:我已不再孤獨
 
——──寫在我的家庭被中共政權非法圍堵的第一百天之際
 
2006-2-27
 
【人民報消息】一個沒有一位具體敵人的人,卻被一群視其為大敵的人以仇恨以及難以理喻的心態包圍攪擾了整整一百天。

中國人對類五、十、五十及一百這樣的數字有些特別的情愛,小若二人間的婚嫁私慶,大至所謂國慶般的公祭,無不如是。

中共政權以非法的、很多回合中根本就是赤裸裸的流氓手段圍堵、攪擾了我家一百天。無論其心態是如何的超然,但當媒體朋友提醒我,今天是中共政權圍堵、跟蹤我全家的第一百天時,無法脫俗的我還是難以自持地寫下了一點記述性的文字。

行在外面的人流中,沒有任何人會發現我一家與普通中國人的家庭有什麼區別。但這種區別是存在的,一百天來,中共的警察是晝夜不間斷地,以各種常人難以想像的方式刻意的營造著、證明著這樣的區別,警察在這一百天裡的「盡職」行為,給我一家造成了生活方面難以想像的不便。

一百天來,中共警察以持續若臨大敵狀的煞有介事,讓生活在我的周圍的人,尤以在我的辦公大樓周圍的不明真相者的眼裡,我絕對會是個嘯聚山林,帶甲百萬的匪首,其實時至今日已百天,我們冷靜的回頭看看,我不過只是講了一點兒真話,對於中共地方官吏的野蠻殺戮無顧中國同胞的生命、精神及自由的真相,在我看到的地方和我看到的領域給揭開被覆蓋著的真實的一小角。這個窮體身著西服,各個整日在嘴上掛著要努力構建和諧社會的政權,對因我給他寫了幾封公開信的反應之激烈、少理智及持久地對自己行為在道德及社會聲譽方面的完全不管不顧實實在在令人難以理喻。

在這一百天裡這個政權為了讓我感到它的強大,無處不在且無所不能的能量,它各種手段無所不用盡其極,它投入圍堵我的車輛在它們以為的特殊日子裡達到每天四十多輛,以圍堵跟蹤攪擾發展到現在的二十四小時圍控,最初的十幾人一路調升至現在每日的一百多人。其間,它們明顯所要做的一切及一切想到達到的目的,由開始的一般跟蹤,到流氓無賴式的跟蹤,已給我的出行及做事造成不便,急速轉變為今天的,以一切它們認為現實可以實現的手段,不管這種手段是否合法及符合道德,它們只考慮是否能用得上,而絕不去考慮它能不能用。目的直指如何設法且能快速的實現徹底剝奪我一家人的生存條件。兩個方面的做法使中共政權的這種依賴心理昭然,一是它們竭盡所能阻撓我們將自己的房屋出租以獲取一點生活費的努力,另一方面,從2月15日起,中共政權專門將北京市朝陽區公安分局的警察投入到實際剝奪我家生存條件的行動中來。在這一百天裡,我全家從未從任何來訪者手中收取過一分錢,和當局錯誤的揣度:以為我們是以來訪者的資助來度日的。成群的警察每天抓捕、非法綁架任何期望來見我的人和我期望見到的人。這種非法及不光彩的做法已到了沒有理智,也沒有了底線的境地。連我的代理律師許志永博士來會見我,照舊被不由分說地綁架到了派出所非法剝奪人身自由三個多小時,對所有被綁架者,反覆逼問的就是你是否給高智晟提供過生活費,反覆威脅讓被綁架者寫出今後也絕不會給我一家提供生活費的保證,堂堂的「政府」,公開了這樣陰暗的目的展開「工作」,實是讓人扼腕嘆息。

一百天裡中共警察針對我們的不光是難以歷數的醜行,還有過以天下昭然的數次暴行。我真希望它們能冷靜的想一想,這樣做對它們自己的價值。

一百天裡中共警察持續著針對我的是行為,只做不說,他自己深知理屈者必詞窮。一百天裡,我個人不僅每天都要面對中共警察的攪擾,更還要面對許多不甘寂寞的 「明白人」的責擾。這些「明白人」最令人驚悚的表現是,他們面對野蠻的專制權力非法及陰毒迫害絕食維權者的現狀表現出驚人的確是極致耐心的沉默(我這裏並無指責這種沉默的意思)。但他們卻在面對人民的理性反抗的態度方面則變得異常活躍。好似這對他們而言是千載難逢的展示他們是「明白人」的絕佳機會。但有些自認明白的觀點者,在邏輯方面裸露出不尋常的缺陷,青島有一個叫劉路者,竟壯懷激烈地說,如果需要,他能列舉出一長串不支持絕食運動者的名單,那叫什麼話?在中國知識份子中間,你要能找出一長串支持反暴政反迫害絕食維權者的名字那你真算是高人,如果要找出一長串不支持反迫害反暴政者的知識份者的名字那豈止是一長串?五歲幼者既足矣。這樣的聲音還真不少,北京有個叫劉荻者,說中國的非暴力維權運動因缺乏類甘地時期,馬丁路德-金時期的傳媒條件及環境,因此不應當進行非暴力反暴政運動。這與丁子霖女士全然否定海外華人支持絕食維權反暴政價值的思想如出一轍,劉荻完全忽視了網絡傳媒及海外自由電播的傳播作用,絕食維權反迫害的倡議發起不到四十八小時,全國各地瞬間回應,豈能是在沒有傳媒條件形式下能夠成就的!獨立傳媒能使甘地、馬丁路德-金的事業速成,難道沒有獨立傳媒,中國人民的維權反暴政事業就永遠不成嗎!

我非常清楚,我的道路不同於追求權力和金錢的道路那樣無風險,更不會有像權貴獻媚那樣全無阻攔。我的道路注定充滿了陷阱和荊棘,充滿了我的前行者的鮮血和淚水。在這塊千萬人正在受苦的土地上,像我這樣的人注定不會舒舒服服地去生活,苦難從這一百天才剛剛開始,但這一百天裡,我認信了基督,因此我已不再孤獨,聖經上說「神若幫助了我們,誰能敵擋我們呢?」「誰能使我們與基督的愛隔絕呢?難道是患難嗎?是痛苦嗎?是逼迫嗎?是赤身露體嗎?是危險嗎?是刀劍嗎?」「然靠著愛我們的主,這一切的事上,已經得勝有餘了。」「黑夜已深,白晝將至,我們就當脫去暗昧的行為,帶上光明的兵器」去在中國大地上用我們的苦難和忍耐來尋找我們光明的道,尋找那榮耀及彰顯天理的道。最後我想轉告那些在下一個一百天裡即使針對我們全家行惡的人,神在聖經當中也說過這樣一句話「伸冤在我,我必報應」。

2006年2月27日在有便衣在有特務及黑社會打手圍堵的日子裡於北京家裡

〔原標題:以受苦難的勇氣和耐心消減暴力與仇恨〕

 
分享:
 

如果您喜歡本文章,歡迎給予捐助,哪怕3元5元也是鼓勵和支持。讓我們一起打拼未來!

 
PayPal在線支付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