樊梨花之死!前世回憶彌補歷史空缺(圖)
 
喻梅
 
2006-2-23
 

透露樊梨花死因
【人民報消息】“前世今生”是現在很熱門的話題,許多人對這個主題很感興趣。回憶前世有幾種方法,比如以催眠、易卦占卜或者是特異功能觀察,其中以特異功能觀察為最高。

臺灣作者歸真說特異功能是透過修煉才可得到的能力,修煉人隨著修煉的境界與層次提升,可以在清醒狀態看到或回億起前世的往事。作者就是通過這種能力漸漸的回憶起一些前世的事情。下面是其發表在正見網上的幾個前世故事。

樊梨花之死

樊梨花是大唐貞觀年間西涼國寒江關守將樊洪之女,武藝精湛,威鎮四海。但她被姦臣所害致死之事在史記上卻沒有任何記載。作者歸真的前世回憶彌補了這段歷史空缺:

唐朝時民風開放,男尊女卑的觀念不如中國其它朝代明顯,許多女子也加入軍隊,縱橫沙場,四處征戰。當時我也是一名小女將,身穿金鎧甲,手持長槍,率領一小隊女兵,負責打前鋒。我們征戰的對象是吐蕃,帶兵的大將是薛丁山與樊梨花夫婦倆,薛丁山率的是男兵,而樊梨花則帶女兵。薛丁山是薛仁貴之子。

我們部隊打了很多場勝仗,大家士氣高昂。在最後一次勝利後,樊梨花召集所有的女將領慶功,大家喝酒、聊天、歌唱,輕鬆快活得很,因為第二天就要班師回朝。然而歡樂的場面也隱藏著邪惡的陰謀,有個奸臣妒忌樊梨花的功績,怕其功勞太大影響自己的官位升遷,於是在酒裏下毒,所有與會的女將領都中毒身亡,樊梨花也未免一死,我那輩子就只活了二十幾歲。

下面作者還透露了自己三個因果關係的前世故事,非常有趣:

這兩人成了我未來的岳父母

在某個前世,我是中國宋朝的朝廷官員,在那次轉世,身為朝廷大臣,位高權重,但謹守著儒家的道德規範,不做任何貪贓枉法的勾當,也決不與朝廷中的貪官污吏同流合污。當時的官員如果比較有“辦法”的,家裏大概都累積了一定的財富。我是少數禮品分文不取的官員,因此家中的擺設簡簡單單,身上也穿著朝廷發的官服,沒什麼綾羅綢緞,穿久了還有點破舊的感覺。當時我有一位知書達禮的夫人,我們夫妻十分恩愛。她是我的賢內助,偶爾也會幫我處理公務上的事情。

雖然物質生活上沒什麼講究,我們對於這種清廉的生活非但不抱怨,反而感到十分滿足,因為我們感到對得起自己的良心。當時的這個夫人是我現在的未婚妻。當時家裏有幾個傭人,都是我現在工作的公司裡的助理人員。

對於公事我一向秉公處理,不講情面。當時有一個老百姓犯了罪,我判他坐牢幾年,他的妻子一直對我求情,希望法外開恩,不要判的那麼重。我認為自己的判決完全是按照法律來判的,沒有對他不公,因此拒絕了她的請求。唯一做錯的是,口氣嚴峻中帶有高傲與固執,其實就是有一點瞧不起這兩個平民的居高臨下的態度。秉公辦事但待人不厚道使我與這兩人結了怨。

為了了結這段怨氣,我必須承受,不是我想承受,是實在躲不過去,因為這對夫婦成了我此生未婚妻的父母,所以他們現在可以對我居高臨下了!

照顧過我的善人得了善報

中國古代修道的風氣很盛,許多人從小就進入道門中修練。在那一輩子,我穿著樸素的道服,在山上的森林裏打坐,身旁還有另外兩個道士,一個比我大,一個比我小,三個人成天就在山上坐著,不管刮風雨淋。他人看起來覺得這樣的日子很苦,很不值得,我們卻不以為意,反而覺得挺自由自在的,無牽無掛。在家中雖有物質享受,但天天有常人事務的羈絆,那才麻煩呢!有一個老師父教我們練功,他跟一般的道家師父有點不同,他通常是很慈善的,也不常打罵我們。要知道,道家的師父是很嚴厲的,很少有不打罵弟子的。我們跟著他直到他去世,後來幾個弟子就各赴四處去雲遊了。

到老的時候我還四處要飯吃,心裏想的是遇到好人要講道給他聽,度化他。常常要飯要了很久也要不到,我也不以為意,因為修煉人其實也不需要很多食物。有一位官家的老爺與夫人倒是例外,見到我是個修行的人就很尊敬的請進屋內要供我吃住,於是我在他們家住了半個月,講了一些道家修煉的道理以及人為何要修煉的原因給他們聽,他們聽了後也有了修煉之心。到了這輩子,這位老爺和夫人成了我的父母親,他們現在也在修煉法輪大法,按照“真善忍”要求自己,不但無病一身輕,而且家庭和睦。

歐洲的科學家

歐洲也曾是我轉世的地方。在那輩子,我致力於研究工作,尤其是水利工程、運河系統、水壩等等。有一個私人的研究室,裏面有許多十七、十八世紀的儀器與實驗設備,還有一個模擬實況的運河模型。當時做研究相當認真,靈感也源源不絕,研究了許多主題,也推導出許多方程式,寫在記錄簿上。這些方程式都成了現代教科書的內容。

雖然身為研究室的管理者,但沒有擺什麼架子,我大體上對研究室的工作人員還算是親和的,不象在宋朝當官那輩子一樣。在歐洲研究室的那些研究人員又成了我這輩子公司裡的同事,而我們現在的工作也是做與水力相關的研究。

當時實驗室有一個小助手,我特別注意他,因為他是整個研究室最聰明的,但有一個缺點是不服輸而且不太守規矩。我因此常常提醒他除了工作才華外道德操守的重要性。這輩子他成為我的碩士指導教授,還是一樣聰明,一樣才華洋溢,個性也還是一樣。

這三個前世的故事看完後,我當真去思考自己和親人、同事、鄰居之間的因緣和因果關係,我感到自己的心開闊了許多,氣兒也順多了。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