終止妊娠!用鎖眼手術解決中共
 
梁美欣
 
2006-2-26
 
【人民報消息】據英國《星期日郵報》報導,英國諾丁漢郡一名女子薩拉,蓋拉特懷了雙胞胎,目前已有4個月身孕,但是她卻罹患了罕見的“雙胞胎逆轉動脈灌流綜合征”,腹中的其中一個胚胎患有先天性器官障礙,沒有任何生存機會,可它仍然在不斷成長,從健康的那個胎兒身上吸取血液。該病症導致她腹中的一個胎兒正在慢慢殺死另一個胎兒,如果繼續妊娠,那麼兩個胎兒都沒有任何存活的機會。 薩拉接受醫生的建議於2月21日進行“鎖眼手術”,結束其中一個病胎的妊娠,拯救另外一個胎兒。

醫生稱,結束病胎不會影響另一個健康胎兒的生命。

這則新聞我看著看著,就想到了中共不是象極了那個患有先天性器官障礙的胚胎嗎?不是我聯想力豐富,而是這幾天,高智晟律師發起的接力絕食運動成了朋友之間茶餘飯後的熱門話題,使人的思想興奮點一直在這件事情上。

“鎖眼手術”

21日北京傳出參與絕食者遭到公安綁架及軟禁,高律師的人身安全也再次面臨威脅。23日,高智晟律師被告知到中共北京市司法局會議室談話,談話沒有實質性的內容,只有中共當局赤裸裸的威脅。而高律師的反應則和所有看清看透了中共的民眾一樣:不再害怕,還有冷靜和思路清晰。這種冷靜和清醒象是給中共實施“鎖眼手術”,是拒絕給中共輸註能量的開始。中共也知道自己很快會因此被窒息,最後倒斃,所以現在處於失態的瘋狂。

“先天障礙”

說中共對民眾的休生養息具有“先天障礙”的作用,最恰當不過了。想想中共本身是靠假惡鬥起家,靠毀滅傳統道德,殘殺生命製造恐懼作為維持統治的“法寶”。要靠它來孕育社會的生機盎然,那簡直是南轅北轍,有著先天的障礙。

不斷“成長”,吸取血液

雖然中共在自己邪惡本性的惡性循環中最後只會毀滅自己,但是看上去它卻在不斷”壯大”。怎麼會這樣呢?原來,他在從正常社會身上吸取血液。中共本身不事生產和經營,完全是對社會無條件的掠取。該“病症”導致中共這個病胎正在殺死另外一個健康胎兒----中國的正常社會。中共除了自己腐敗,奪取民脂民膏享用外,還把人民的血汗錢拿來製造歌舞昇平的繁榮假象,以掩蓋民不聊生的真象,另一方面用大量金錢雇用打手壓制民眾的不滿和反抗,或封鎖和監控信息的流通。同時還把巨額的金錢和定單撒向海外,企圖封住各國政府的口不談論中國人民權益受到中共嚴重侵犯的問題,更把金錢嘩啦嘩啦的撒在諸如《同一首歌》等蒙蔽海外民眾的活動上,或者發工資給成千的特務專門迫害好人,同時也監視自己人。

存活的機會

這個邪黨通過這種極端自私愚蠢的手段,使自己走向毀滅,斷送自己的前途,也不讓正常的胎兒---中國正常社會有存活的機會。如果讓中共繼續存在下去,那麼必將最終導致中共和中國正常社會都沒有任何存活的機會,共同毀滅崩潰。

雙胞胎兄弟還是兇手?

中共以極其狡猾的手段把自己打扮成一個五臟俱全的“胎兒”,讓人以為它是一個職能齊全的正常的政府(其實它的內臟患有“先天性器官障礙”,其政府職能部門往往受高層權力的黑社會似的操控, 根本沒有自主權決定是否遵照規章或法律辦事),讓人以為它是那個能夠代表“中國”的正常社會,以為它是一個“繁榮發展”的正在走向生命的妊娠期健康胎兒,誰也不知道它是一個飽脹的吸血鬼,一個隱蔽殺手,而真正的健康胎兒──我們的民族,我們的社會,正在被它殘害得欲哭無淚!

專家診斷

只有通過醫生理智冷靜的的鑒別和診斷,才能不被表象所迷惑,揭開外表相似的兩個胎兒的生死存亡之迷。我們也不能再對中共聽之任之。我們只有認真閱讀《九評共產黨》,才能清醒剖析中共,對中共惡胎“結束妊娠”,及時拋棄中共,退黨自救,挽回自己和中國社會的未來生命。

不會影響健康生命

“退黨自救”的全民覺醒方式,是一個理智和有力的過程。拋棄中共,對中共惡胎“結束妊娠”的同時,不會影響另一個胎兒──中國正常社會的穩定和健康,反而是挽救和歸還了原本屬於它的穩定和健康。

(人民報首發)

 
分享:
 
文章二維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