透視《人民日報》系列(一):人民日報是什麼
 
作者:仲石才
 
2006-2-25
 
【人民報消息】今天,當我們站在歷史的公正與良知角度,審視中共中央機關報《人民日報》時,我們不能不面對五十六年來被《人民日報》的欺騙與謊言所導致的直接或間接死亡的數以千萬計無辜的生命;不能不面對《人民日報》所導致的中國人道德淪喪、良心迷失、黨文化思維模式的嚴重後果;不能不面對《人民日報》這個殺人不見血的屠刀所導致的中華民族優秀傳統文化被破壞殆盡的殘局;不能不面對深深毒害了我們的父輩、我們自己及我們下一代心靈的中共“喉舌”《人民日報》的所代表的整個中共邪惡謊言宣傳體系。

中共自1949年竊據政權開始,便傾國家之全力將其暴政、謊言欺騙、殺人與株心、破壞民族文化等毀滅中華民族前途與未來的邪惡、通過所謂的“媒體”——宣傳工具的形式,國家暴力機器等有組織、有計劃、有系統的在五十六年中,恣意荼毒善良的中國人民心靈。

《人民日報》是中共在意識形態上將中華民族上下五千年歷史長河中的神傳文化偷梁換柱、將我們祖先“天人合一”的宇宙觀、“善惡有報”的普世常識、及“仁義禮智信”的道德基礎扼殺殆盡的魁首。

在歷史的今天,當良知復甦的中華民族的子孫反思中共暴政的這段歷史時,我們也必然要清除《人民日報》滲透於中國人心中、乃至附著於中華民族肌體中的毒素,正本清源,這必將加速終結共產邪黨的解體與消亡。

《人民日報》是中共“殺人與株心”的輿論工具,在維系中共五十六年來得以生存和欺騙的運行機制中,以媒體形式出現的中共宣傳體系起到了決定性的作用。眾所周知,在中國,所有的報紙只有一個總發行人,那就是“共產黨”。而《人民日報》從第一天開始運作、便成為傳播貫徹中共意志的最大邪惡工具。

一、《人民日報》是中共的意識體現

早在毛澤東時代,《人民日報》的重要社論,就多由毛澤東執筆,或經其修改。例如,一九五八年三月,毛澤東在發動大躍進的成都會議上說過,“組織指導工作,主要靠報紙。”而在整個大躍進過程中,毛也是通過《人民日報》來製造大躍進新形勢的。

當時山西省洪趙縣向中央報告說,將小麥和谷子嫁接,畝產可達到八萬九千斤。要是再將小麥改良成一株多穗,產量將高得無法估量。中共中央對此報告不僅不斥之為無稽,反而大為稱讚,轉發全國,同時指示“原報可以在報上發表”。(註3:《農業集體化重要文件匯編》(下)第五十至五十四頁,轉引自《晚年毛澤東》第一六五頁。)
  
在中共建政後歷次運動中的社論,逢七一建黨、八一建軍、十一國慶、元旦社論等、也多是根據中共高層人物的講話精神整理而成。例如一九八九年的“四.二六”社論即為四月二十五日鄧小平對當時學運的“定性”講話後,由《人民日報》副總編輯範榮康撰寫成社論的。

在2001 年中共邪黨成立80年時,人民日報根據江澤民發表的“七一”講話,組織了一批重點文章發表,如“指引黨勝利前進的思想法寶”、(人民日報2001年6月7 日)、“三個代表:立黨治國的偉大綱領”(人民日報2001年6月30日)、“江xx論黨的思想路線”等。僅在《人民日報》等中央級報刊發表的以“廣東省鄧小平理論研究中心”名義署名的文章就有8篇,並受到中宣部的表揚。
  
在1999年10月25日,江澤民接受法國《費加羅報》社論委員會主席佩雷菲特書面採訪時第一次提到“法輪功就是X教”。在兩天之後的10月27日,《人民日報》發表特約評論員文章,反覆引用了7月22日《人民日報》批判文章中關於法輪功的謠言來論證江澤民的講話如何如何的 “言之有據”。

二、人民日報是中共的洗腦和殺人工具

中共暴政五十六年中,發行最早、影響最大、欺騙毒害人民最深的是中共的報紙。雖然電視近年來漸已普及,但它也遠沒有取代報紙的特殊地位。自《人民日報》於1948年6月15日產生於河北省平山縣起,中共便開始有序的利用《人民日報》對中國人民“洗腦”。共產黨控制的殘酷性不僅僅在於肉體上的折磨,更體現在使人逐漸變成沒有獨立見解的懦夫。它為了維護永遠統治目地,竭盡全力使用全部招數給中國人洗腦,讓百姓想共產邪黨所想,言共產邪黨所言,行共產邪黨所推行之事。

中共利用《人民日報》社論、評論員文章和表彰好人好事的“通訊”方式等等,不斷變換花樣,將共產邪黨所需要的思維模式,話語系統,語言文字,善惡標準滲透到人們的內心深處。人們閱讀《人民日報》,即在不知不覺之中,陷入了被黨文化全方位輻射與毒害的過程。

1949年之後,中共暴力殘害的中國人,數目竟然超過之前近三十年的戰爭總和。共產黨的暴力恐怖主義以國家為載體。而作為中共的“喉舌”《人民日報》則是中共歷次運動中群體滅絕的殺人不見血的屠刀。中共暴力機器作為《人民日報》所代表的中共宣傳體系的後盾。數百萬軍隊、幾萬座監獄、一百五十萬武警,一百多萬警察,中共邪黨就是用這個龐大的專政機制來維護謊言,毒害人民,殃及中華民族。你相信《人民日報》的謊言,那麼也許你能暫且茍安時日,你如果敢於懷疑,很可能就被“打翻在地,再踏上一萬只腳,”可能“永世不得翻身”。

三、人民日報是灌輸“黨文化”的工具

在過去五十六年中,《人民日報》一直向中國人民灌輸著“黨和人民”如何如何。這給人一種心理暗示:即黨是代表人民的。而人民是誰?全體十三億人。本來中共黨員是少數,在十三億人中即使有六千多萬黨員也只是幾十分之一。而中共邪黨充分利用其“喉舌”的宣傳效應,不斷將“中國人民選擇了共產黨”的思維壓入人民的心中,這種欺騙與謊言無所不在,無奇不有。

在互聯網上當我們搜索“黨和人民”與“人民日報”幾個字時,結果顯示出近百萬與“黨和人民”有關的人民日報文章和社論,諸如“牢記黨和人民的囑托”、“黨和人民的優秀幹部”、“黨和人民賦予的權利”、“黨和人民的需要”等等。

“中共幾十年的洗腦和鎮壓,已經把它的那些思維方式、善惡標準壓入了中國人生命的深層中,以至於我們都在一定程度上接受並認同了它的歪理,並成為了它的一部份,由此向中共提供了其存在的意識形態基礎。(《九評共產黨》)

四、人民日報是造謠誣陷的工具
  
做為中共的喉舌、《人民日報》緊緊控制著中國社會的輿論導向,在50年代對所謂胡風集團的批判、對三面紅旗和大躍進的狂熱宣傳、對所謂彭德懷右傾反黨集團的整肅;60年代鼓吹以階級鬥爭為綱,從批判“三自一包”、“四大自由”和“四清”整黨內走資派,到“文革”中被“四人幫”掌控;70年代反擊右傾翻案風; 80年代反對資產階級自由化、清除精神污染,“6.4”發表社論,誣蔑愛國學生搞反革命暴亂,為軍隊鎮壓天安門學生運動製造藉口;而在90年代,人民日報為中共鎮壓法輪功修煉人大行造謠、誣陷之能事。

《人民日報》是中共謊言與欺騙的直接製造者與傳播者,它是一個活的生命,是中共的喉舌,是共產邪靈生命中的一個部份。中共的祖師馬克思在《新萊茵報》審判案中所說:“報刊按其使命來說,是社會的捍衛者,是無處不在的耳目,是熱情維護自己自由的人民精神的千呼萬應的喉舌。”列寧在“論俄國社會民主工黨的現狀”中說:“合法存在的、以馬克思主義思想為指針的俄國報紙,已成為向俄國社會民主黨、工人群眾進行黨的宣傳鼓動工作的一個最重要的公開喉舌。”

毛澤東常用“喉舌”來強調中共黨報黨刊的重要性。延安時期的中共中央機關報《解放日報》在 1942年4月1日《致讀者》的社論中就說:“使解放日報成為真正戰鬥的黨的機關報,…成為一切願意消滅民族敵人建立民族國家的人的共同的喉舌。”江澤民在1996年9月在人民日報社裏說:“幾十年來,人民日報作為黨和人民的喉舌,在黨的領導下,堅持正確的辦報思想和辦報方針,在革命、建設和改革中,做出了重要的貢獻”等中,都一脈相承的道出共產邪黨的“喉舌”代表著中共統治在媒體上的權力形象,
  
《人民日報》的言論,被認為是直接傳達著共產邪黨的聲音,而中共意識形態的核心就是謊言與欺騙。在中共的“黨國”中,謊言無孔不入、無所不在。邪黨一張嘴就是謊言。“全心全意為人民服務”是謊言、“偉大、光榮、正確”是謊言、“人民當家做主”是謊言、“全民所有”是謊言、“我們的朋友遍天下”是謊言、“共產主義美好理想一定能實現”是謊言、連 “中華人民共和國”七個字,也是謊言。它既非“中華民族”的代表,也從沒有過“共和”,更不是屬於人民。

一九五七年“反右”運動中,《人民日報》上幾乎全是這種標題:“工人階級說話了”;“右派要翻天,我們貧下中農不答應”;“全國各民主黨派都和共產黨站在一起,共伐右派”;“全軍指戰員憤怒聲討”;“少數右派陷入人民群眾的重圍”;“右派是一小撮敗類,絕大多數知識份子與黨同心同德”……

這種人民日報的語言製造了一種氛圍和心理效應:工人、農民、軍人、知識份子,廣大人民群眾都與黨站在一起,都反對“右派”的觀點,報紙“反映了大多數人的意見,右派只是極少數。”

《人民日報》憑空捏造謊言的一個典型事實還有,1958年8月間關於“人有多大膽,地有多大產”的新聞報導中,人民日報為了展示所謂大躍進、總路線、人民公社的優越性和成果,報導了“湖北麻城縣稻子畝產三萬六千九百五十六斤”的消息,還特別發布了一幅新聞照片,顯示四個小孩站立在田間的稻穗上,照片下的說明是:孩子們站在上面就像站在沙發上似的。不過,這個奇蹟很快又落伍了。一個月之後,又一幅照片問世,其說明為:三個成年人站在上面也壓不倒。事後被揭露出來的真相表明,這一切都是出於當年政治需要的杜撰。

在“文革”時代,謊言更加有恃無恐。明明是一場“浩劫”,《人民日報》及其它各報上卻到處稱頌它是“保證社會主義江山千秋萬代永不變色的百年大計、千年大計”。面對中國經濟到了崩潰的邊緣,民不聊生、怨聲載道。《人民日報》上卻是“政治穩定,市場繁榮,人民生活水平不斷提高”,“社會主義顯示出無比的優越性”。這正是“黨有多大膽,報有多大謊”的真實寫照。

在中共對法輪功的鎮壓中,據不完全統計,在短短的半年之間,包括人民日報在內的中共宣傳工具,在海內外對法輪功的誣陷報導和批判的文章,竟然高達三十余萬篇。

1999年7月23日,中共鎮壓法輪功後的第三天,中宣部負責人對人民日報發表講話,提出“我們同‘法輪功’組織的鬥爭,是一場嚴肅的思想政治鬥爭,要牢牢把握正確輿論導向等。” 《人民日報》系的《新聞戰線》雜誌發表特約評論員文章,專門論述如何“把與‘法輪功’的鬥爭作為新聞宣傳工作的一項重要政治任務”,該文甚至具體到了報導的方法:“多採用群眾身邊的事,多讓‘法輪功’練習者轉化後現身說法,多讓‘法輪功’受害人及其家屬揭批、控訴‘法輪功’的罪行。要克服概念化的宣傳,努力在深度上下功夫,注重宣傳實效。”

中國人的天性是善良的,然而,人們善的道德根基卻被中共利用包括《人民日報》在內的整個宣傳體系的欺騙與謊言摧毀、被中共暴力機器一次次打碎、扼殺。

五、《人民日報》的新聞性是“黨性”的充分體現

《人民日報》的影響是巨大的,其是至今中共邪黨控制的數以千計報紙,雜誌,電視臺和電臺等“媒體”中,禍害中國人民時間最長、滲透與毒害老百姓最深、波及中國面積最大的中共“媒體”。其滲透於人民的精神與思維之中,並影響著幾代人的價值觀、人生觀、善惡觀、道德觀長達五十八年之久。

《人民日報》作為中共的“喉舌”,其所維護的黨性正是從共產黨的邪教本質演變出來的。《人民日報》的重要社論,其他黨報必須轉載已經成為必然,地方各省、市黨報不敢擅作報導和評論,必須以其為報導標準,並且要放在頭版重要位置。這並非成文規定,但凡各級黨報總編們都視其為基本的黨性原則。

中共頭子對下屬要求的黨性就是奴性,是絕對的服從,十三億中國人中中共黨員雖是少數,但在中共喉舌《人民日報》的全方位輻射中,所有人都被中共的黨性所制約。歷經鎮反、三反五反、土改、反右、四清、文革、六四、鎮壓法輪功等無數次血腥恐怖大事件的中國人民,已經在鋪天蓋地、永無休止的恐怖中噤若寒蟬。

其實,即便是老百姓早已厭倦《人民日報》的空洞,口號式,長篇大論,但是在歷次運動中形成的條件反射使得許多人看《人民日報》的報導成為保護自己,左右逢源、在歷次運動中觀點的取舍、收斂、及行為約束的標準和生存的需要。在共產邪黨“媒體”長期的潛移默化的“洗腦”中,人們開始自覺不自覺的運用中共的思維方式,去思考問題、解釋現實。按照報紙上的語言模式來規範自己的話語系統,例如,應該說什麼,不該說什麼,怎麼說等等。這種循環過程,不僅使黨文化中的 “一言堂文化”、謊言文化、煽動仇恨文化、走過場文化等得以傳播、輻射,最終《人民日報》的傳播對象被轉換成為黨文化靈魂所驅使的血肉之軀。

結語

《人民日報》這部中共得心應手的謊言與欺騙機器,每分鐘都不停止的向中國人民灌輸,導致每個人都無可奈何地成為它的接受者和受害者。從謊言制度化而繁衍出來的欺騙、虛偽、恐怖,令所有經歷過來的人畏懼。從這個角度上講,中共對中華民族的摧殘,不僅在於環境的污染、自然資源的“竭澤而漁”,貧富的懸殊,經濟的崩潰,社會危機四伏,更致命的是中華民族道德的淪喪,中國五千年傳統文化的毀滅。中共制度化的“媒體”謊言欺騙宣傳,摧殘了億萬中國人的心。

在歷史的今天,當我們清除《人民日報》的毒素時,也正是清除共產邪靈生命的一部份,當我們都能夠認識到《人民日報》的欺騙與謊言之時,也就是終結《人民日報》及中共控制的所有邪惡“媒體”之時。

(大紀元特稿)

 
分享:
 
文章二維碼: